第一文学城

【大奉打更人之青葱】(06)被深夜采花的婶婶和妹妹【作者:坑尼】

第一文学城 2022-04-28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坑尼 字数:14130             被深夜采花的婶婶和妹妹   深夜,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躲在许府的角落窃窃私语,「喂!咱俩这么搞要
作者:坑尼
字数:14130


            被深夜采花的婶婶和妹妹

  深夜,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躲在许府的角落窃窃私语,「喂!咱俩这么搞要
是被许七安发现肯定会被一刀劈死的吧」「没事,你肯定是一刀被劈死,本圣子
应该是跑的掉,不过别担心,我白日时看了,姓许的后院起火现在肯定是去哄洛
玉衡或者公主去了,今夜这时还未回来那八成是……嘿嘿,所以你我的机会就来
了」。

  这两个躲着的贱人不是别人,正是天宗圣子李灵素和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苗
有方,回京后一直没机会在去找洛玉衡的二人打算今夜溜进许府窃玉偷香,「时
间不多,咱俩一人一个,搞定之后以后有的是时间一起玩,你要哪一个?」「我
选许七安的婶婶吧,白天时候看着了,那风韵,操,当时就硬了,而且那小丫头
不是个省油的灯,搞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

  苗有方在白日时见到许七安的婶婶就立刻决定,今晚行动刻不容缓,至于硬
骨头就交给李灵素了,反正这小子生了一副好皮囊,李灵素也不反对,反正这事
对他来说早就是家常便饭了,而且回京的路上碰到一个神秘的术士,要求他们二
人做他的内应关键时候扯一下许七安的后腿,作为交换,那人自述早已在许家布
了阵法,此阵可以不断增强人的欲火,时间一长女的变骚货,男的变淫兽,虽然
时间不长,但估计已经足够,特别是许七安的婶婶和妹妹常年深居家中,今日二
人一看发现的确有个阵法,而且李灵素感知了一下,觉得此事靠谱,就是不知道
是谁这么恨许七安了。

  二人调查发现今夜二郎不知去了何处,许平志则是去当差了,时间紧迫,二
人当即决定就此分开各奔目标而去。

  先说婶婶这边,苗有方早已打听好了,婶婶原名李茹,嫁入许家有些年了,
跟着许平志也算是吃了不少苦,要不是有那个神秘人的阵法之说他还真没什么信
心,东拐西折之下总算是快到了,屋内漆黑一片但却有阵阵低吟传出,难道被人
拔了头筹,还是说在自行……

  想想刚才来时看见那门房老头正抱着一个丫鬟插得正爽,一个一边插还一边
喊小姐,另一个一边被插一边喊公子快点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苗有方心中定
了不少,偷偷的推开门,屋内的气息果然只有一人,走进了只见一美妇身着轻纱,
一对饱满的丰乳暴露在外,一只手毫不怜惜的用力揉捏着,整个人跪坐在床上,
圆润丰满的美臀高高翘起,丰腴的双腿来回摩擦,一只手则在那美丽的花瓣中轻
轻揉动,时不时还用一根手指插入其中,小嘴不断吐气如兰发出阵阵娇吟,下体
更是有丝丝玉液流出,苗有方见此内心一片火热,这种成熟的美人对他最有杀伤
力了,更别提还是在他眼前,下体肉棒高高涨起,犹如发情的野兽般直接冲上去
从后面抱住了美人。

  正在深夜中偷偷自慰的李茹被人从后面突然抱住,本能惊呼一声「谁?」可
惜还没等她站起就感觉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那高耸的乳房,本就几近高潮的她经
此刺激差点没直接去了,但仔细一想自己侄儿如今就在京城,有那个不要命的采
花贼敢到这来撒野,内心稍定,但马上惊觉抓着自己的这个人肯定不是许平志,
而是一个少年人,李茹忍不住心中暗想「难道是许七安这个臭小子?平时就感觉
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但这终究有悖人伦。」

  而就在李茹胡思乱想之际,一根火热的巨棒在她那浑圆肥嫩的臀部来回摩擦
起来,刺激着她那本就饥渴的内心,一双美目满是春意,口中却还倔强着说道
「嗯,许七安,是你吗?嗯……你这臭小子,当心你二叔回来把你……啊……别
插……好大……啊……轻点……」原来苗有方在发现自己被当成了许七安后就不
再犹豫,挺枪便插入那满是春水的蜜穴,搞得李茹前半句还是训斥,后半句则直
接变成呻吟了,苗有方心想不如将错就错,趁着此女没搞清楚自己是谁先把她插
爽了再说。

  双手紧紧握住李茹那柔软水嫩的巨乳用力揉捏着,身体则控制住李茹不让其
倒下,身下肉棒则强硬的顶了进去,整个输送进了李茹那迷人的花瓣里,虽然已
经育有一子一女但下体却还是紧密无比,虽然比不上洛玉衡但许七安婶婶的这个
身份却是让他兴奋无比。

  突如其来的整根插入让李茹身体如同过电一样,娇躯颤抖不已,一阵阵酥酥
麻麻的快感冲击着她脆弱的意志,近些时日自己总有些欲求不满,偏偏许平志总
是去宫中当差根本没时间来满足自己,如今总算是有个男人来满足自己自然是兴
奋不已,「啊……好爽……你这……啊……啊……混小子……啊……我可是你的
……嗯……婶婶啊……啊……跟你的死鬼老爹一个德行……嗯……你怎么一点声
都不出……哎呀……我……好久都没有……嗯嗯……这样爽过……都怪你……啊
……二叔……啊……用力插……婶婶的小穴……是不是很爽……啊……你的也好
大……操得我……嗯……啊……美死了……」此时的李茹已经不复白日主妇的那
副端庄模样,深夜里和自己的侄子偷欢,特别是那火热的巨棒直插到她的心里去
了,这股背德感和身体上的满足感交织在她的脑海里,将她推向欲望的高潮,无
心反抗的李茹也是用力的夹紧下体,努力的迎合着身后的男人。

  苗有方看到李茹竟然如此不济,简单的插了几下就已经一脸沉醉,看来这阵
法比想象的还有用啊,早知道就一个人来了,这样大小美人就都是他的了,想到
李灵素拔了许玲月的头筹心中暗暗不爽,不过他很快就整理心情准备好好地在许
七安的婶婶身上爽一爽,苗有方快速的挺动着腰,大力的抽插着,肏弄着李茹那
欲求不满的浪穴,发出啪啪啪的声音,一双手则随意的把玩着那对丰满的巨乳,
肏的李茹发簪都落下只能散着头发在他的胯下娇喘不已。

  「嗯……我要不行了……啊……要到了……啊……明明是被自己的侄子插着
……啊……不行了……嗯嗯……继续插……啊……插坏我那淫荡的小穴吧……」
本就快要高潮的李茹在苗有方的大力抽插下很快就泄了身,苗有方只感觉李茹的
肉壁不断包紧着他的肉棒想要将他榨干一样,从后面偷偷观察发现李茹的表情变
得十分妖艳淫靡,努力扭动着那色情的身体,下体的爱液不断喷涌而出,伴随着
每一下抽插而发出噗嗤噗嗤的响声,苗有方受到这份刺激也险些射了出来,连忙
屏气凝神压制住了射精的欲望,在感觉李茹也有些回过神之后继续开启了第二轮,
努力的耕耘着李茹这块肥沃的土地。

  「啊……你怎么……嗯……还没射……啊……啊……婶婶会被你玩死的……
嗯……这一次轻一点……啊……你们这些武夫一点也不知道……啊……哈……怜
惜……太深了……这样下去……我又要……啊……」伴随着苗有方毫不留情的冲
刺,李茹只能用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单,身体则挑衅的来回摆动,企图让那根粗壮
的坏东西插得再深点。

  苗有方则不再满足于这单调的抽插了,一只手抓住李茹圆润的美臀大力的拍
打起来,受刺激的李茹则更加用力的摆动身体,乌黑柔顺的头发上下飘动着,遮
住了那张娇艳的脸,嘴上则不断发出阵阵淫靡之音。「啊……又要到了……嗯…
…射进来吧……啊……婶婶想要你的……啊……好爽……淫妇要被自己的侄子操
死了……啊……啊……真的不行了……身体要散了……要融化了……啊……到了
……到了……」越来越熟练的淫言乱语从李茹那娇嫩的嘴中喊出,身体前后起伏
的幅度越来越大,双手用力的让人怀疑会不会直接把床单撕破,伴随着一声娇吟
身体紧紧的顶住了苗有方,小穴猛烈的吸紧了肉棒,一大股淫水从深处泄了出来,
苗有方也不再忍耐,直接将那滚烫的精液射入许七安婶婶的体内。

  「呼呼,你这臭小子,平时和我作对,现在还来欺负我」高潮后的李茹趴在
床上轻轻地喘息,小声的抱怨着许七安刚才粗暴的抽插。

  「抱歉啊,下次我会温柔一点,谁让你长了一幅这么色情的身体,根本把持
不住啊」此时发泄过后的苗有方也不在乎被发现了。

  一听到陌生的声音李茹猛的坐了起来,结果因为刚刚高潮身体酥软直接趴到
在了苗有方的身上,那根刚刚在她体内肆虐过的肉棒恰好就在他眼前,火热的肉
棒上还隐隐散发处她体内的味道,但还是强忍着坐起来质问道「你是谁!你竟敢
如此……你就不怕……」「我怕什么,刚刚你可是不断喊着自己侄子的名字,怎
么,你侄子可以本大爷就不行?这事要是传出去让大家知道,护国英雄的家里竟
然……嘿嘿,那可就有好戏看了」没等李茹说完苗有方就直接出言打断,既然敢
做他肯定不怕,而且李茹这种深闺主妇哪里是苗有方这种人的对手,没两句就被
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你……哇……我不活了!」李茹看了看满是痕迹的床单,自己被捏
青的巨乳,还在流出白色液体的下体,心里一委屈竟然直接哭了出来,苗有方一
看也有点慌,赶忙出言道「别哭了,刚刚不是挺舒服的吗,反正也没人知道,你
相公不疼你,以后我来疼你,别哭了,再哭下去把人引过来那可就真的暴露了」
此言一出,果然管用,李茹本就是小女人的性格,没什么主见,被苗有方一吓果
然不敢再哭。

  苗有方也没想到李茹这么好对付,心里不禁有些奇怪她是怎么生出那样一对
儿女的,不过既然李茹没什么反抗,他也不再装什么正人君子了,直接上前将李
茹再次压于身下「嘿嘿,夜还长,反正也没人打扰,不如就让我来再满足一下吧」
说着直接吻了上去,李茹有心反抗却拗不过苗有方,丁香小舌在苗有方的大舌头
的几番追赶下被抓个正着,努力的纠缠在一起,苗有方趁机将李茹搂入怀中,丰
满的巨乳紧紧的压在他的胸膛,火热的巨棒则在李茹的花瓣上来回摩擦,双守则
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着。

  李茹在这火热的索吻中很快迷失了,刚刚要当贞洁烈女的想法也不知道丢到
哪去了,下体的爱液偷偷的流了出来,湿润的神秘之地也在追逐着那火热之物,
渴望将自己的缺处填满。

  苗有方静静的看着李茹那张美颜的脸庞,盯的李茹不好意思的斜过脸去,苗
有方则趁机吻上李茹的耳垂并且轻轻私语道「婶婶,侄子我要进去了哦」李茹听
到此言更加羞涩难耐,只能轻轻的用那对大白蟒夹紧苗有方的腰以示允许,双目
紧紧闭合,紧张的等待苗有方那火热的一击。

  粗壮的肉棒顶开那紧密的花瓣,进入了那熟悉的紧密小穴中,感受着那肉壁
熟练地包裹上来苗有方爽的恨不得立刻长啸一声,但为了不被别人发现只能忍耐
下来,转而集中注意力进攻李茹的蜜穴。

  「嗯……你的……又进来了……啊……好粗……这次慢点好吗……啊……我
怕我受不住……啊……好涨……」伴随着一阵肿胀火热的感觉李茹知道自己再次
失身给了这个年纪只有自己一半的男人,奇怪的是自己完全没有什么羞耻感,有
的只有欢愉,身体熟练地缠住苗有方的身体,扭动着娇躯偷偷的配合苗有方的抽
插,让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口中发出阵阵诱人的娇吟引动着男人的欲
望。看到李茹的反应苗有方心中更加得意起来,自己先是操了许七安的道侣,现
在又操了他的婶婶,接下来还要操他的妹妹,想起白日许七安后宫起火时自己见
到的那几位美人,心中更是一片火热,用力的挺动起肉棒,让其插得更深一些,
嘴上还不依不饶的说道「快说啊婶婶,是我的大还是叔叔的大,侄子的鸡巴操的
你爽不爽,说!说!」一边问着一边大力的抽送着。

  被连续追问的李茹知道这恶人是不肯放过自己了,只能顺从的娇吟着回答道
「嗯……舒服……啊……婶婶被你插得……啊……爽死了……啊……啊……你二
叔就是快木头……嗯……我早就想……啊……再快一点……嗯……对……啊……
你插的好好……啊!插……插到花心了……你……嗯……」背德的话语很快就越
说越顺,到后来李茹更是直接不管不顾的大声淫叫起来,想象着自己的侄子许七
安正抱着自己用力的抽插着,那火热的肉棒在自己紧密的小穴中大力的抽送,什
么礼义廉耻都被她抛到了脑后,只想要好好的放纵自己一次,那股背德感的兴奋
更是刺激的她几近高潮。

  苗有方没想到这娇羞的美妇人一下子放得这么开,甚至有些反客为主,整个
人直接将他压在下面,仿佛一个女骑士一样,大力的上下起伏着,那双迷醉的美
眸也变得满是兴奋,这情况反而变成了李茹操他了,在上下操动几下后更是不满
的直接将嘴唇吻了上来,不再满足于小鸟轻啄式的吻法的李茹直接将舌头伸进了
苗有方的嘴中,甘甜的唾液伴随着舌头一起用了过来。

  「啊……啊……用力插婶婶……哦……」这大胆的吻法和呻吟声让苗有方一
时间大脑一片空白,肉棒在小穴内翻滚着,爱液溢了出来,飞溅到二人的大腿上,
「啊……小穴都已经湿漉漉了……嗯……好害羞……啊……没用的婶婶要被插死
了」

  被压在身下接受李茹榨取的苗有方心中不禁大喊「你这说出来的和做的完全
相反啊!」但这样让他也很享受就听之任之了,大量的爱液起来润滑的作用,让
苗有方的巨棒每一次都轻松顶入最深处。

  「啊……抱着我……我要没力气了……用力的抱住我……啊……没用的婶婶
需要惩罚……嗯……用肉棒更用力的抽插吧」李茹娇软的身躯没一会就没力气了,
无力的滑到了下去,李茹躺倒在床上将自己的大腿抱起,沾满爱液的手指则分开
花瓣请求着宠爱,一双美目满是哀求,此刻的李茹似乎已经彻底沉溺于欲望的海
洋中。

  苗有方见到此景忍不住呼呼的喘起了粗气,直接上前将李茹压在身下,将李
茹的那对玉腿压在她的肩膀和巨乳上,为了证明自己男人的尊严,苗有方直接将
肉棒顶入李茹的蜜穴中,「啊,婶婶,你的里面好紧,就让侄子我替叔叔好好地
惩罚一下你这个淫荡的婶婶吧!」「啊……好舒服……你的肉棒好大……啊……
好厉害……我最喜欢肉棒了……插我吧……插死我……啊……要去了……小穴一
跳一跳的,已经不行了……又要去了……啊……要到极限了……给我吧……啊…
…好幸福……被这么粗壮的肉棒……啊……插我的淫荡的小穴……啊……不行了
……」彻底放开的李茹着实是让苗有方吃了一惊,这些话就算是青楼的女人也喊
不出来,操了洛玉衡好几次也就是叫叫老公,没想到许七安的这位婶婶面相端庄
心里竟然是这样的,又或许是那个神秘人的阵法太厉害了?他只是个粗鄙的武夫
搞不懂那些,不过此时,就让他来替许七安来好好满足一下他的婶婶吧。

  伴随着咕噜,噗噗的声音,湿漉漉小穴中一下子冲出了大量火热的爱液,被
此一冲的苗有方差点也跟着射了进去,不过好在他也是数次与洛玉衡这样的极品
拼杀过的男人,勉勉强强是忍住了,趁着李茹高潮失神的片刻,赶紧发起了反攻,
一只手抓住李茹那软绵绵的胸部,开始大幅度的摆动腰部。

  「啊……好厉害……好舒服……这么长时间过去竟然还那么硬……嗯……」
被插入敏感点的李茹再次燃起了欲望之火,虽然今夜已经泄过数次但李茹依然不
打算投降,她要把这可恶的男人榨干,那如水的的身体紧紧的吸弄着苗有方,整
个床单在两人彻夜酣战下已经彻底湿透了,但两人根本无暇顾忌那些,就像是两
头淫兽一般努力的迎合着对方,一同前往那欢愉的彼岸。在一阵肏弄后,苗有方
将李茹再次翻了过去,从背后插了进去,眼睛则紧紧的盯着那伴随着抽插而一张
一合的嫩菊,他要在今晚拿走李茹的最后一块处女之地,让自己的痕迹永永远远
的刻在她的身上,趁着李茹失神他将肉棒拔出然后慢慢的插向那可怜的小菊花。

  正在享受的李茹只感觉一阵空虚,随后就感到一根火热的肉棒顶在了她的后
门上,然后伴随着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那根粗鲁的肉棒顶入了她那从未有过来客
的后门,「啊……好难受……别插那里啊……啊……拔出来……」因为是第一次,
李茹显得十分痛苦,但苗有方还是坚持的全部插了进去,虽然是硬上,但经过二
人的那番欢好爱液早已将菊花沾湿了,所以比预想的还要顺利许多。

  「对不起,但是里面实在太舒服了,呼,别担心,一会就会舒服了」苗有方
一边安抚李茹让她别乱动一边轻轻的抽动着巨棒,「好厉害……果然婶婶你的后
庭也是粉色的呢,看啊,将我的鸡巴完全吞下去了,呼,爽啊」听到苗有方的评
价本以为自己已经百毒不侵的李茹几乎要晕死过去了,浑身因为疼痛轻轻抖动着,
牙齿咬紧嘴唇,那个辛苦了一夜的床单终于伴随着撕拉一声被撕破了「不要说那
种话,啊……还是好疼,你欺负人,你杀了我吧,啊……我不活了」婶婶再次哭
哭啼啼了起来。

  不过这次苗有方却没在安慰她了,反正木已成舟,现在李茹已经没法逃出他
的手掌心了,而且有过洛玉衡那次经验后的他一边缓缓抽插,一边用手抚摸李茹
的美臀和丰乳来刺激她的情欲。

  这招果然管用,很快李茹软绵绵的呻吟声又传了过来「呜呜呜……好像不那
么疼了……啊……天底下哪有你这种……竟然这样欺负人……啊……虽然不疼了
但别乱动啊……你的……太大了……塞得太满了」痛苦的表情消失在了李茹的脸
上,话中与其说是抱怨倒不如说是撒娇。而苗有方在发现李茹开始适应后开始悄
悄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嘴上则跟着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开始舒服了?」「嗯
……嗯……哈啊……啊……」听到苗有方明知故问的话李茹咬紧牙关,只发出几
声控制不住的低吟,但这样可没办法让苗有方满意,他立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是……是……菊花……嗯……也很舒服……啊……你这坏人……啊……后面被
你的……嗯……插得好满……用你火热的肉棒把我插穿吧……又要到了……来吧
……嗯……灌满我……」终于在这加速的抽插中李茹再次沦陷了下去,说出了自
己的真实感受,后庭紧紧的缠箍住苗有方的肉棒,爽的苗有方都有些吃不消了,
一夜奋战下他这位武夫也无力再战了,只能拼命的耸动着下体在李茹的主动起伏
的配合下再次射在李茹的体内,而伴随着滚烫精液的喷射,强烈的刺激也将李茹
再次推向了高潮,无力的躺在床上,双眼发散无神,脸上满是妩媚和满足的神采,
口中小口喘息着,俩穴缓缓收紧,一片狼藉。

  此时发现约定的时间几乎快过去了,苗有方慌忙穿好衣服准备逃跑,要不然
等许七安回来,那他就是给法医出难题了,正待他准备翻窗出去时,一只娇嫩的
小手拉住了他的一角,回头一看,李茹用怯生生的表情问道,「你明晚还来吗?」
这一句问话搞得苗有方差点忍不住立刻再和她大战三百回合,只不过为了自己的
小命只能柔声回答道「倘若有机会,在下一定再来登门拜访,说不定还会带个朋
友,还有惊喜给你……」说完不待李茹反应立刻溜了出去。

  出去后赶往约定地点的苗有方等了半天,直到天几乎彻底亮了李灵素才来,
看这货这副德行就知道这一夜也挺忙,两人来不及多说立刻撒丫子跑了,两人每
走多远许七安就提着青橘回来了……

  且说另一边,李灵素在与苗有方分开后施了个法术然后就大摇大摆的在许府
里晃悠了,跟苗有方那位粗鄙的武夫不同他可是能更加清晰地感受到许府的变化,
周遭的一切生物都在偷偷地躁动着,许府的下人们几乎都在偷偷地乱搞着,看来
那位术士的品级比想象中高不少啊,了解到这一切后李灵素心中一下子有底了,
来到许玲月的门前感知了一下发现屋内人呼吸平稳似乎根本不受外界影响,李灵
素心中暗想「这不对啊,按理说这种小丫头早就该一个人偷偷地那啥啦啊。」

  习惯于窃玉偷香的李灵素不敢大意,白日里他也看见了这位小丫头的厉害,
不但对他圣子大人无动于衷,而且还几句话就挤兑走了国师,茶宗强者恐怖如斯
啊,李灵素用右手捏个法诀,身上伴着阵阵迷雾,然后偷偷的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还没等行动,就看到一妙龄少女正背对着他在床上打坐,察觉到有人进来
立刻警觉地回头,李灵素定眼一瞧,好家伙!小丫头还是个有修为在身的,不过
他也不慌,他圣子大人在进门前已经施了幻术,现在在外人看来他就是许七安,
而且他白日时就发现这位妹妹看许七安的眼神可不太对。

  「大哥?这么晚了来玲月房间有什么事吗?」果然,许玲月发现来人正是她
的好大哥立刻就放缓了语气,但李灵素却愣了神,月光下一位少女正坐于床上,
因为是在自己房间中所以大片肌肤正暴露在外,曲线玲珑的玉体,欺霜赛雪的肌
肤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羊脂白玉般的娇容因为男人的闯入而有些泛红,又或者是
春情勃发的娇艳,李灵素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或许是因为阵法的原因,他今
天一进屋就感觉下体硬的好像要爆炸一样,明明以前这种小丫头他都是不太感兴
趣的。

  「啊……」许玲月见到她大哥深夜闯入她的闺房一言不发,下体还将裤子高
高的顶了起来,口中不禁发出一声娇呼,这时李灵素也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下体
的丑态也不免老脸一红,「咳咳,今夜二叔和二郎都不在,下人们也不知去哪了,
所以大哥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许玲月嗔怪的瞪了李灵素一眼,道
「那大哥也不能这样闯进来啊,不过的确,近几日一到晚上下人们就都不知道跑
去哪了,就连爹爹也数日未曾回来。」说着许玲月起身下床朝李灵素走来,也不
知是不是无意的,身上本就不多的衣服一下子从身上掉了下来,露出了冰雪般白
皙的肌肤还有那对晶莹光洁,修长动人的玉腿,身上的小肚兜隐隐约约可以看出
里面小巧玲珑的娇胸形状,再往下则是平滑如玉的小腹和隐隐看见的那挺翘臀部,
李灵素呼吸一下子更加急促起来。

  虽然李灵素已经精虫上脑但保险起见还是问道「最近有没有感觉身体上有什
么不舒服吗?」一边问着一边偷偷地从指尖打出一把粉色的粉末,另一只手更是
用了个特殊用途的法术,李灵素心想「这下子本圣子可是手段尽出了,这样还摆
不平你个小丫头,看本圣子一会怎么干你!」因为夜色的原因许玲月并未注意到
粉末打在她的身上,但她还是感觉到浑身瘫软无力「嗯……的确,最近玲月总感
觉很是寂寞,偏偏大哥还一直在外,哎呦……」没说完就倒在了李灵素怀中,李
灵素心中暗喜,嘴上却说道「大哥这不是来了吗」说完直接抱着许玲月走到床边。

  不等许玲月反应直接低头吻了上去,许玲月一下子瞪大了双眼,但马上大胆
的回应了起来,柔软娇嫩的芳唇在李灵素的嘴唇上蠕动着,一根小巧的舌头更是
淘气的溜进他的嘴中,处子的幽香环绕在李灵素的鼻尖,灼热的身躯在怀中轻轻
的蠕动着,李灵素这下更加放心,他将许玲月直接压在身下,搂着许玲月纤细柔
软的腰肢,仔细感受着这份少女的芳香。

  啵,伴随着二人的唇分,许玲月涨红了双颊,身体也因为首次与异性如此近
距离接触而燥热着,数日以来一直积累的燥热几乎要把身体烧起来了,许玲月躺
在床上,眉宇间满是春情,红润的芳唇轻启发出一声声哀求「嗯……大哥……来
……帮帮玲月……玲月好热……」一边说着一边用莹润的脚趾轻轻地勾动李灵素
的下衣,知道许玲月已经情动,李灵素也不犹豫,直接褪去自己碍事的衣服,然
后温柔的脱下少女的肚兜和仅存的布缕,让许玲月的娇躯彻底暴露在空气和他的
视线中。

  李灵素来不及仔细观察就被一张樱桃小嘴吻了上来,而且许玲月还主动的抓
着他的一只手攀上了小巧玲珑的玉乳,感受那动人的细腻润滑感,李灵素轻柔的
搓揉捏弄着,感受着肌肤的触感,甚至让他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对他来说一个
纯洁的少女这样的乳房刚刚好,李灵素低下头吻上了可爱的樱桃,把唾液涂满,
吮吸着。

  「嗯……大哥……这样好……啊……太羞人了……」许玲月一边呻吟一边将
火热的气息打在李灵素的身上,雪白的肌肤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绯红,李灵素则一
路而下,分开那对洁白的玉腿,仔细观察那可爱的神秘花园,两瓣花瓣轻巧的绽
放着,中间隐隐有丝丝玉液流了出来,李灵素情不自禁的吻上了那可爱的花瓣,
少女的芬芳刺激着他的鼻腔,伴随着他的舔弄少女精致的乳房上下颠动着。

  「啊……别舔……嗯……太羞人了……大哥……给我吧……玲月受不了了…
…」许玲月用手扶起李灵素的头部,用楚楚可怜的声音发出了动人的邀请,李灵
素握紧涨得发痛的地肉棒对准那娇嫩的蜜穴刺了进去,「啊!!被……被插进来
了……明明是留给……可是……大哥他根本不管我……只顾得……」许玲月小声
的呻吟痛呼着,声音细小到只有自己能听到,眼角中流出几滴眼泪纪念着自己失
去的处子之身,身下一丝鲜血伴随着肉棒的插入流出。

  「呼1 小玲月,你,果然是处女啊,好紧」看着被鲜血玷污的床单,李灵素
更加兴奋了,用手扶紧许玲月的腰部,向前突进,处女的体内紧得几乎要把他的
肉棒压碎了,只能勉强向前挺动着,但这与将许七安的妹妹破除的愉悦感相比根
本不值一提,伴随着咕噗咕噗声,李灵素有节奏的侵犯着许玲月的小穴,伴随着
抽插,一股股爱液也随之流出,在这润滑下终于可以顺畅的抽插起来了。

  「啊……啊……大哥……嗯……你的好热……好大……玲月的下面好像要裂
开了……但是好舒服……嗯……好幸福……不要停……继续……啊……」伴随着
李灵素的抽插,许玲月的秀发在空中飞舞凌乱着,脸上伴随着痛处的表情,但双
腿却不依不饶的夹紧了李灵素的腰,期望着身上的情郎插得再深些。

  「嗯……开始变得舒服起来了……啊……慢点啊……大哥……嗯……别插太
深……嗯……嗯……玲月受不住……啊……大哥的肉棒……在……在我的里面…
…呼……啊……我是不是太淫荡了……啊……明明是第一次……」疼痛已经过去
了,许玲月已经开始可以配合李灵素,水润眼睛中满是羞涩,嘴角不自觉的流出
了一丝唾液宣告着她彻底沉溺于这场不被允许的性爱中了。听到许玲月的自我怀
疑,李灵素赶忙出言安慰「怎么会呢,女孩子这时候舒服是理所当然的,要怪也
只能怪大哥」

  「啊……是吗……嗯……嗯……那就好……玲月要忍不住叫出来了……啊…
…大哥……不要笑话……嗯……好舒服……身体酥酥麻麻的……不行了……要尿
出来了……嗯……大哥……停一下……这样下去……嗯……不行啊……」许玲月
起身像八爪鱼一样抱紧了李灵素,娇小的玉乳在他的胸前来回摩擦,淫荡的娇喘
声音鼓励着李灵素的肉棒,祈求让他插得更深一些,同时不断拿扭动着腰迎合抽
插,蜜穴更是紧紧的吸住了李灵素的肉棒,跟白日的羞涩大小姐不同,这时的许
玲月更加淫荡,大胆。

  李灵素在这份兴奋的患癌中也快要到极限了,他讲许玲月摁倒在床上,然后
将她的双腿抱起,举过她的头顶,用体重将肉棒顶入最深处,努力的耸动着腰誓
要为许玲月的第一次画上一个完美的结尾,而且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见两人
性器官链接的地方,伴随着他的抽插,淫水一股一股的被挤了出来,有一些甚至
直接流向了许玲月那娇嫩的芳菊。

  「啊……玲月要来了……嗯……大哥也是……我可以感觉到……啊……每一
下都好深……好粗暴……啊……啊……但是……好喜欢……下面完全变成大哥的
形状了……来吧……嗯……射进来吧……射进妹妹的……小穴里吧!」快感让许
玲月浑身颤抖,快感冲击着她薄弱的意志,连日的相思之苦,对白日那些女人的
羡嫉之情,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无所谓了,就在李灵素那火热的冲击下,许玲月来
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伴随着许玲月的高声淫叫李灵素也将本就库存不多的精液爆射在了她的身体
深处,「啊……啊……不要……不行啊……好烫……啊……要坏掉了……」随着
李灵素的射入,许玲月在那股滚烫的精液下爽的意识都飞了出去,双手用了的抻
着自己的秀发,脸上满是幸福的余韵,但马上一张俏脸就满是羞红,伴随之哗啦
啦的水声,身下的床单立刻变得湿漉漉起来。

  李灵素将肉棒拔出,看着白色液体缓缓从许玲月两腿中流出,而同时流出的
还有大股的水流,「玲月……你该不会是……」李灵素惊讶的问道。「不,不是,
都怪大哥,别看我,不要看着我,呜呜呜,玲月不想要……」在别人面前失禁这
件事严重打击了许玲月的自尊,特别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还顶着一张大哥的脸,只
能用胳膊挡住脸庞躺在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李灵素也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位清冷的许家大小姐竟然第一次就有这么强烈
的反应,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不过看到许玲月呜呜呜哭个不停的样子也有些忍
俊不禁,但还是贴心的是个法术整理了床铺,抹去了刚刚战斗过的痕迹,包括那
一滩可疑的液体,「好啦,都没了,没事的玲月,哈哈,你实在是太可爱了。」

  说完,李灵素又舔着个脸上前将美人抱入了怀中,许玲月回过神来发现一切
都恢复了,心中稍稍稳定,总算不再羞愤的要自杀了。

  许玲月轻轻地靠入李灵素的怀中,嘴中却小声叹气「大哥,妹妹的身体,喜
欢吗?」「喜欢,当然喜欢,大哥我恨不得一辈子都在这床上」听到这回答的许
玲月轻轻地将手搭在李灵素的胸前又问道「那,玲月可以问个问题吗?」「当然
可以!」李灵素不假思索的回道,「那……玲月可就问了,大哥你……是谁?!!」

  前一句还软绵绵的许玲月,问到后一句时已是一脸冷漠,手指中一道道丝线
缠入李灵素的胸中。

  被发现的李灵素赶忙打算起身,但却立刻感觉心脏传来一阵难忍的痛苦,低
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制住了,都怪许玲月刚刚演的太好而且他自持自己修为
高深,一时大意已经落入其手,但他李大情圣一辈子经历的这种场景数都数不过
来,赶忙出言想要稳住许玲月「玲月你这是干什么?快放开大哥。」

  许玲月眼中寒芒一闪,叱道「你这奸贼还敢装蒜!从你一进门我就发现你不
是大哥!你是谁?司天监?三宗?还是那几个淫妇找来的?」手中元气所化的丝
线在李灵素体内不断游走着,李灵素这采花贼哪经历过这些,没过片刻就全招了。

  一边解释来龙去脉一边试图解开许玲月的法术,他能感觉到许玲月品级不高,
甚至还不如苗有方,但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没法将其祛除,在听到他说他和苗有方
分兵两路其中一个已经前往母亲那里时,许玲月已经打算结果这淫贼,但转念一
想此事早已无可挽回,先前为了这淫贼放松警惕已经失身于他,而母亲此时估计
也是来不及了,而且万一被两人中的一个跑掉宣扬出去,那她许家可就身败名裂
了,而且这淫贼品级不低,应该能帮上她许多,想想白日那几个女人,再看看自
己一片狼藉的下体,许玲月更加肯定了心中的计划。

  再回头时,许玲月已经不复一幅要杀人的冷冰冰的样子了,反而换上一脸妩
媚的表情,脸上还挂满了纯纯的娇笑,但这可把李灵素吓的魂都快飞了,许玲月
一招手丝线就回到了她的手中,嗯……一部分。

  李灵素感受到丝线离体立刻觉得他又行了,然后……他就又跪了,「这是我
从司天监拿来的法器,虽然很难用,但一旦控住就不可能摆脱,除非你晋入三品,
否则我随时可以催动要了你的命」

  一边说着许玲月走到李灵素的面前,事到如今她也不在乎被人看到身体了,
反而直接将小脚才在李灵素的老二上,然后用光滑的脚底和纤细的脚趾轻轻地摩
擦撸动着李灵素的肉棒,刚刚射过的精液也不免有一些粘在她的脚上,本来刚刚
被吓得已经软了下去的李灵素受此刺激立刻又挺立了起来。

  「明明是被踩着竟然还会这么硬,你还真是个被下半身控制的渣滓啊,不过,
接下来我有些事需要你帮忙,放心,肯定是你爱做的事,作为回报……呼……」
一边说着,许玲月用玉足轻轻的踩弄着李灵素的肉棒,敏感部位被玉足所玩弄的
耻辱感和被脚底抚慰肉棒道温柔触感麻痹了他的自尊心,而且这个姿势可以让他
清晰地看遍许玲月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想到刚刚这位少女被自己肆意玩弄,插到
失禁就让他的欲望更加高涨起来了,沾满精液的脚底触感滑溜溜的,细长的脚趾
一会夹住一会摩擦。

  「怎么样?这样疼爱你是不是很舒服啊?呼……大肉棒好热……既然你这么
喜欢……那就给你撸个够」说完,许玲月立刻加快了摩擦的速度,同时自己坐下,
将美丽的蜜穴展示在男人眼前,另一只脚也一同上前摩擦着李灵素的肉棒。

  「呜……啊啊……」被如此玩弄的李灵素不仅发出了种种不堪的呻吟,伴随
着越来越多的液体流出,许玲月的两只脚丫都沾满了黏液,伴随着脚的滑动发出
了噗叽噗叽的声音,许玲月也是第一次这样做,直接把李灵素的肉棒当成了玩具,
来回抚摸着李灵素的肉棒,足底和指尖来回滑动着,为李灵素带来特殊的快感。

  「被刚被强暴的少女这样玩弄竟然还会感觉到舒服吗?真是无可救药啊,差
不多要射出来了吧……射吧,不是要彻底的弄脏我吗?只要你听话我每天都可以
的哦……来吧,全部给我……嗯……这火热的肉棒,啊……实在是太浪费了」许
玲月扁起了嘴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不断发出奇怪声音的渣滓,手却偷偷的抚摸起
了自己的下体,将手指在蜜穴里轻轻地抽动着,脚下也不断加快着速度。

  「啊啊……」李灵素紧紧的盯着那在纤细的手指抽插下一张一合的桃园和那
在自己肉棒上不断起伏的玉足,伴随着一阵低吼,将精液披在了许玲月小巧的美
足上,脑中却在想的是「妈的,苗有方那孙子是对的」

  许玲月则大口娇喘,用一根沾满自己体液的手指蘸在腿上的精液然后放入嘴
中,脸上也浮现出了陶醉的表情,再从最终拿出后又将另一根手指放入了李灵素
嘴中,一直到他舔干净后才满意的拿了出来。

  「天快亮了,不然你真大哥回来非把我做成标本不可,放我走吧」李灵素发
现离合苗有方约定的时间已经很接近了,赶忙起身准备穿衣离开,但还没来得及
起身就又一次被许玲月按在身下。

  「这不是还早得很嘛,大哥昨夜肯定去了那几个狐狸精那里,而且,刚刚你
不是很开心的嘛」一边说,许玲月用手指在李灵素的胸膛划过,然后再次抓住了
他的龙根,简单的撸动了几下后就又一次坚挺的站了起来,「还是很精神的嘛,
今晚,就留在这里吧,我,还没有……」

  说着,许玲月直接跨坐在李灵素的腿上,没等李灵素拒绝,他的肉棒就被温
暖的肉黏膜包裹住了,直到挺入最深处……「啊……果然……嗯……还是好大…
…我还以为……会和大哥在一起……但这样……嗯……嗯……也没关系……怎么
样……啊……我的里面……很舒服的吧」许玲月激烈的扭动着纤细的腰部,从嘴
中吐出炙热的喘息打在李灵素的脸上,李灵素那凶猛的肉棒被许玲月的肉壁狠狠
夹紧。

  根本没有给李灵素发言的机会,虽然他以前也有过不少次被迫交公粮的时候,
但被如此强烈的压榨还是第一次。「啊……好深……嗯……嗯……又变大了……
啊……在我的体内……啊……不可以的……还不能射哦……嗯……人家……啊…
…还没有满足……被人强奸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也很爽?就这样去吧……啊
……以后我要你把大哥身边的……啊……那几个狐狸精……都……嗯……不行了
……又要到了……」听到许玲月在自己身上发出如此淫荡的呻吟,饶是受制于人
可李灵素还是忍不住了,扶住许玲月的腰大力的上下抽插起来,飞快的抽插在许
玲月紧密多汁的蜜穴中,小腹和许玲月的翘臀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声音,硕大的龟
头每一下都深深地插入,撞击着柔软的花心,许玲月被插的头部乱摆,胸前那对
玲珑玉乳也上下波动着。

  「啊……大哥……大哥……啊……好猛……玲月要去了……嗯……要疯掉了
……大肉棒插死了……啊……小穴好麻……哦……不行了……太舒服了……」许
玲月想象着自己身下大力肏干的是许七安而非李灵素这个小喇叭,嘴中不断发出
平时想都不敢想的淫叫,李灵素的大肉棒每一下都凶猛有力,仿佛恨不得要把卵
蛋也一起插进去一样,而这个姿势也导致每一下都会插入最深处,摩擦着花心,
源源不断的快感流动她的全身。

  而快要射精的李灵素更是不顾一切的用手狠狠地拍打起了许玲月的翘臀,而
许玲月也不在乎这些,上下大幅度的摇摆着,迎合着体内火热的肉棒有力的抽插,
陶醉的如痴如狂。

  「啊……我又要尿了……要被插破了……啊……嗯……不行了……要死了…
…啊……浑身要融化了……干死我吧……」伴随着许玲月嘶声力竭的淫叫声,沸
腾的快感终于到达了顶点,灼热的阴精在体内喷涌而出,而本就是强弩之末的李
灵素再被阴精一浇,双手死死地捏住许玲月的玉臀,粗壮的龟头顶入花心将滚烫
的精液喷射而出,打在子宫壁上,射的许玲月几乎昏死过去,从李灵素的身上直
接跌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体满是高潮过后的潮红。

  而李灵素因为经验丰富提前还了缓过来,在发觉天色这次真的亮了起来,慌
忙穿好衣服仓皇向外逃去,身后许玲月躺在沾满精液的床上,目送李灵素逃亡的
背影,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满足的笑容。终于在许七安回来前逃出去的李灵素,在
看到苗有方焦急等待的身影来不及多解释就赶紧向远方逃去,回想起着几经波折
的一夜,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说「以后还有机会,本圣子……一定没问题,许玲
月,你等着…」直到安全后被苗有方逼问为什么迟到才支支吾吾的解释起来,掐
头去尾只说自己被抓了把柄,在苗有方的嘲笑中回客栈恢复体力去了

  为了游戏平衡,本版本加强了许玲月这个角色,为其配备了可成长性专属武
器,同时加入了黑化属性,削弱了李灵素这个角色,同时角色黑莲即将被删除

  后面写谁还没想好,先鸽一个星期 大佬,牛逼啊 偷奸,很喜欢的动作以及偷后被发现,还被反奸,厉害了 最近 大奉打更人 的同人作品不少,加上女性角色不错,不知道能不能接下 极品家丁 的班,成为下一个火爆题材。 妹妹居然黑化了,依據原版劇情中妹妹的個性黑化這個選項也是蠻合理的而且不錯的發展,看來後面會有很多人被妹妹陷害拖下水,話說書中聖子的後宮團也不小啊,在妹妹黑化的影響下也許有機會被拿出來玩換妻遊戲?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