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崩坏3

第一文学城 2022-05-05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haihai 字数:10216   难得的风平浪静,德丽莎她们在一家自助火锅店里刷着羊肉,锅里升腾起的
作者:haihai
字数:10216


  难得的风平浪静,德丽莎她们在一家自助火锅店里刷着羊肉,锅里升腾起的
白气朦胧了视线。

  德丽莎笑得像朵花那么灿烂,说:「今晚我们玩通宵,明天再回去,今晚的
一切消费,我包了!」

  看着她们高兴得起哄的样子,德丽莎暗道「琪亚娜,大姨妈我今晚只能帮你
帮到这了。」

  她们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吗?她们都知道得很,只是能搓德丽莎一顿就
搓德丽莎一顿。

  她们都知道,今晚,芽衣回来留宿。

  双人床上,琪亚娜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花边睡衣趴在芽衣的身上,白色的长发
带着洗完澡的水气披散下来,散在背上,散在芽衣的身上。

  用细长的黑色带子吊住的黑色蕾丝超薄睡裙遮盖住芽衣的酮体,黑色的足足
长到脚根的长发像墨水一样晕染在床单上,惬意又放松的淡淡的微笑着,手指绕
着琪亚娜的长发,玩弄着她的发梢。

  硬起的乳头把黑色的睡裙顶起了两个凸点,琪亚娜就像猫咪见到老鼠一样,
蓝色的眼眸仿佛发着光,手不由自主的伸向这两团就算芽衣躺下后也依然明显的
乳峰。

  手掌覆盖在乳峰上,美妙的触感使得琪亚娜轻呼出声,手指夹住芽衣凸起的
乳头,放在芽衣身上的手掌还是明显的能感受到芽衣突然一滞的呼吸。

  「芽衣~ 」

  芽衣稍微抬起头来,看着琪亚娜的手玩弄着自己的胸部的样子,感受着从胸
部传导过来的感觉和琪亚娜的手掌的温度,芽衣觉得琪亚娜现在就像只在踩奶的
猫。

  「我现在没有奶水的哦,你现在怎么揉都揉不出奶水来的。」一边说着,一
边伸出手指点在琪亚娜的鼻尖上,然后轻轻的骚动。

  芽衣虽然一副游刃有余在逗猫的样子,不过脸颊的浅浅红晕还是出卖了她。

  琪亚娜的手擒在芽衣的胸上,跨坐在芽衣的腰上,看着芽衣双手举过头顶交
叉在一起,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一副任由琪亚娜施为的样子,琪亚娜就觉得自
己像是小奶猫落入了大灰狼布下的陷阱里。

  好想……

  好想被大灰狼……

  好像被大灰狼吃掉……

  琪亚娜俯下身子直视着芽衣的眼睛,恳求着说道:「芽衣……这次可不可以
不要戏弄我了……芽衣抖S 的样子,真的好迷人……我知道我现在好奇怪,但我
真的好想被芽衣S 啊……」

  她一边说着这些危险的发言,一边羞得越讲越小声,眼睛从对着芽衣的双眼
一点一点的往下挪,最后只敢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胸部,手重复的捏起芽衣的乳峰
又按下去。

  「呵。」

  芽衣笑了笑,双手突然抓住琪亚娜的手臂,不让她逃脱,腰用力支起身子,
手拉住琪亚娜往自己的方向拽,琪亚娜撞在芽衣的身上,没有穿内衣的两人,乳
肉撞在一起,彼此的胸部贴在一起,淡薄的睡衣和睡裙根本遮挡不住对方的肌肤
的温度,反而被这种滑润的质感和凸起的乳头摩擦更加挑起身体的燥热。

  芽衣似笑非笑的样子让琪亚娜心里有点儿慌,落在琪亚娜的眼中,就像是一
只狼在戏弄着即将入肚的美食一样。

  「芽……芽衣……」

  芽衣玩味的欣赏着琪亚娜因为害羞,低着头眼神四处瞟的样子,说:「琪亚
娜,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些什么?在做些什么?」

  琪亚娜的声音很小声:「知道啊,想被芽衣SM的做爱。」

  芽衣在她的耳边轻吹了一口气,暧昧的暖气吹动琪亚娜耳边的发丝,瘙得她
耳朵有些痒,又被带着芽衣气味的暖气打在耳垂上,下意识的呜的哼了起来。

  「那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在玩游戏之前,琪亚娜你要大声的说琪亚娜是个抖
M ,是个渴望着被芽衣用粗暴的方式来S 的肉便器。」

  琪亚娜抬起头嘟着嘴看着芽衣:「好难为情的了!」

  「难为情吗?」小恶魔慢慢的从芽衣的心里出来,她坏笑着:「那就还是老
样子用沉浸式系统看一晚上的恐怖片还不许叫出声咯?」

  「不要!不要再用沉浸式系统看一晚上的恐怖片了!这不是我想要的!」

  芽衣的双手捧着琪亚娜的脸蛋,微笑像阳光般暖和:「那你就大声的喊出来
啊。大声的喊出来,然后我们就开始玩《恶鬼和被俘姬骑士》的SM游戏。」

  琪亚娜轻轻的吐了口气,结结巴巴的说着:「琪……琪亚娜是……是……是
个抖……抖M ,是……是个渴望着被芽衣……用……用粗暴的方式……来……来
S 的肉便器。」

  芽衣的声音很温柔,手撩开琪亚娜的衣服,伸了进去,说:「声音又小,又
结结巴巴的,得罚你重新再念一遍。要声音大,够流利的说出来才可以开始玩游
戏哦。」

  琪亚娜已经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自己的腰还被芽衣抚摸着敏感的部分,浴
火在升腾着却无法被得到满足,只能乖乖的重新念了一遍:「琪亚娜是……是个
抖M ,是个渴望着被芽衣用粗……粗……粗暴的方式来S 的R ……肉便器。」

  芽衣的内心已经被放出来的小恶魔彻底的占据,她不还好意的笑容就像是一
条鞭子抽打在琪亚娜的心上,渴望着芽衣的施虐。

  「琪亚娜,这次比第一次要进步了,但声音还是不够大,要再大声一点。」

  「呜呜……」泪花已经在眼眶里流转,有几滴已经从眼眶里流出来了。

  芽衣的手指还带着琪亚娜的味道,轻柔的舐去琪亚娜的眼泪,像是在勾人堕
落的恶魔:「再努力努力,就可以了。」

  琪亚娜抱着自暴自弃的念头,大声快速的喊出来:「琪亚娜是个抖M !是个
渴望着被芽衣用粗暴的方式来S 的肉便器!」喊完了,她也感觉自己好像整个人
都轻松了下来那样,脑里一片清空,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她仿佛能听到自己的
尊严发出像玻璃破碎一样的声音。

  「琪亚娜的心愿已经传达到我的心里了,努力的琪亚娜,最可爱了。」红色
的闪电塑出芽衣的律者形态,和平时的时候不同,只保留了头顶上的一双黑红色
的鬼角、脖子上的围颈、黑白二色的束腰、红色的肩甲和白色的长袜,把丰满的
乳峰和腹部和诱人的花园暴露出来。

  「恶鬼已经出场了,轮到白色的姬骑士登场了哦,琪亚娜。」

  琪亚娜嗯的点了点头,白色的散发在进入律者形态的时候被自动扎成一根马
尾辫,白色的甲胄覆盖在身上,也只是保留了围颈、无甲只留布块部分的束腰和
遮裆和一双白色的长袜,身上的所有硬质的材料和甲片全部去掉,露出粉色乳晕
和凸起的乳头点缀着的胸部。

  突然,芽衣的手掐住琪亚娜白皙的脖子,把她从床上提了起来。

  「咕呜——」

  「琪亚娜,《恶鬼和被俘姬骑士》的SM游戏,开始咯。」说完,手一收一甩,
把琪亚娜扔了出去。

  雷之律者的一双红色臂铠出现在琪亚娜的身后,抓住了被甩飞过来的琪亚娜
的两只手,强迫她的双臂展开,提着她飘起来,芽衣再操控着崩坏能在琪亚娜的
脚踝上生成出圆形和长形的崩坏能结晶,锁住琪亚娜的脚并且长形的部分连接着
墙。

  琪亚娜此时上不触顶下不沾地,腿还被分开,只要只有挡裆还勉强遮住那片
花园,下体凉飕飕的,期待着芽衣待会会这么抖S 来对待自己的下体。

  芽衣的手上多出了一条由雷电聚流而成的长鞭,一步一步的朝着琪亚娜走过
来,来到她的身前,用鞭子托起琪亚娜的脸蛋,语气魅惑又带着几分凶狠:「讨
伐恶鬼的姬骑士落入恶鬼的手中,会有什么后果,你是知道的吧。」

  琪亚娜也很快入戏,恶狠狠的瞪着芽衣:「咕……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
说的!」

  芽衣把鞭子收回来,手用力的掐住琪亚娜的乳峰,像和面团似的用力揉动,
明明是毫无快感的疼痛,却能令得琪亚娜绷紧了上身,朦胧的泪眼和欢愉的笑意
共存在脸上。

  「真是变态啊,姬骑士。不知道你现在的丑态,你自己有没有看过?我不杀
你,我会拷问你的身体,你会什么都告诉我的。」芽衣似笑非笑的样子,随意的
甩动着长鞭,电火花的声音劈啪作响,明暗交错的光照在琪亚娜羊脂玉般的肌肤
上,她先不急着下手,她在等一个时机。

  琪亚娜扭过头闭着眼睛全身绷紧,等待着芽衣的鞭子打在自己身上,脑子里
出现的是芽衣会怎么抽自己,抽哪里。是打在乳房上?还是肚子上?还是……花
穴?想到这里,琪亚娜更是觉得身体一阵燥热,难受得发痒。

  期待的鞭子迟迟都没有打下来,琪亚娜慢慢放松了下来,疑惑的把头转回来,
睁开眼睛看向芽衣。

  时机到了!

  芽衣立刻挥出电鞭,横向用力的朝着琪亚娜的乳房抽下去,啪的皮鞭抽在乳
肉上的声音和电流电击琪亚娜的乳肉上的声音一起响起,抽得琪亚娜的乳肉轻微
的晃动。

  「啊啊啊——」

  「啪——」芽衣再补一鞭。

  「咿呀!!!」

  以粉色的乳晕为界,琪亚娜胸前的两座乳峰的上半球和下半球都各出现了一
道红色的鞭痕,鞭子又是用闪电所做,被鞭打出来的两道红印又痛又被电得发麻,
伴随着琪亚娜的用力呼吸,胸前的乳峰也跟着轻微的上下跳动。

  抽完两鞭之后,芽衣先忍不住爱抚起琪亚娜乳峰上的这两道鞭痕,这两鞭打
得琪亚娜又痛又热,汗水从皮肤渗出,芽衣的手碰在这两道鞭痕上的痛感,惹得
琪亚娜忍不住绷紧了身体,呻吟声从嘴巴里漏出。

  「芽衣……」

  「嗯?SM……还是不要玩了吧。」

  「芽衣的鞭子……我好想要……身体好热……」

  琪亚娜的表情淫靡又飘忽,声音糟糕得像个被性欲完全占据了脑袋的女变态。

  芽衣用力的捏住琪亚娜的胸部,琪亚娜的嘴巴里立刻发出令人浮想联翩的呻
吟。

  「啊……暴力的芽衣……好喜欢……」

  芽衣着重关照两道鞭痕,琪亚娜更是兴奋得绷紧了身子,「你就这么喜欢我
的鞭子吗?」芽衣松开琪亚娜的乳房,退后几步挥起电鞭从琪亚娜的肩膀斜挥下
去,鞭子的破风之声后就是鞭子撕裂了琪亚娜身上的这些用来装样子的布块的声
音。

  「啊————」

  「嗯呜————」

  「呜嗯————」

  在琪亚娜吃痛的喊叫声和鞭子抽击在身体上的清脆响声中,琪亚娜上身和腰
间的布块已经全部被抽烂,只留下几根布条还挂在被抽得尽是红色鞭印的身上,
胸部更是重点关照的对象,在暴雨般的鞭击中像风暴中被无情的海浪摇晃的小船,
挡裆也被抽烂,下体就这样暴露在施暴者芽衣的面前。

  触手可及。

  原本白皙丰满的胸部现在爬满鞭痕,大面积的红色看得直叫人心痛,芽衣再
一次用力的揉捏着这对饱受鞭刑的乳峰,故意去刺激上面的由鞭子和电击留下的
痕迹,吃痛之下,琪亚娜的眼眶里流出晶莹的泪珠。

  看似可怜的样子,其实她们都心里有数,这些痕迹对于她们来说只是琪亚娜
愿意在身上留下而已,只要她想,靠着律者的自愈能力完全可以很轻松的抹去。

  「姬骑士,还要嘴硬下去吗?再嘴硬下去,这具美丽的身体会变成怎样,我
可就不管了哦。」

  「恶鬼!你以为就这些小手段,就能让我屈服吗?」

  「呵,还嘴硬是吧?」芽衣捏住琪亚娜的乳头,拽住乳头用力的拉长,把琪
亚娜的乳房拉了起来。

  「咕嗯——不管你做什么,都没用!」她的脸色潮红,在期待着芽衣S 自己
的这对乳房。

  芽衣松开琪亚娜的乳头,拿起闪着电火花的电鞭轻轻的点了下被自己捏红了
的琪亚娜的乳头,电压和电流大小都被控制得很好,酥酥麻麻又能电得琪亚娜的
乳头硬起,酥酥麻麻的电流感和热量从乳头传遍全身,琪亚娜不由得发出享受的
慵懒低吟。

  芽衣说:「那就要看看,你的乳头,有没有你的嘴巴那么硬了,姬骑士。」

  呼的一阵破风之声,电鞭准确无误的抽打在琪亚娜方才被电流刺激得敏感的
乳尖上,啪的一声,左乳房的粉色的乳晕上多了一条从中间穿过的鞭痕。

  「啊……」

  「啪——」再打一鞭,打在琪亚娜的右乳房上。

  「呜咿……」

  「啪——啪——啪——啪……」

  一鞭又一鞭的落下,姬骑士依旧没有对这位凶狠的恶鬼低头,除了一声声令
人燥热的呻吟声之外,没有从她的嘴里得到任何的东西。

  最后一鞭,恶鬼突然转变攻势,电鞭笔直的甩下,从双乳间笔直往下,抽打
在姬骑士的秘密花园里的小豆豆上。

  「啊——呜咿咿咿咿咿咿咿————」

  琪亚娜仰着脑袋,瞪大着眼睛,眼瞳缩小,眼泪和唾液一起流下,紧咬的牙
齿在上下打着颤,被锢住的双腿在奋力的合拢却无济于事。

  芽衣立刻轻轻的按摩着琪亚娜的小豆豆,懊悔自己刚刚怎么就没忍住就挥下
了这一鞭,也不考虑琪亚娜吃不吃得消这样的疼痛和刺激。

  「嘶——呜呜——嘶哈……呵,这算是恶鬼的虚情假意吗?手段用完了,开
始用糖衣炮弹了?」

  这给了芽衣一个信号,琪亚娜不仅没事,而且还继续渴望着芽衣的暴力侵略。

  「呵哈哈,姬骑士,你知不知道,女人的阴蒂在刺激到敏感的时候,再被暴
力对待,足够让任何一个女人服软的吗?」

  「哼,就这些皮肉之苦就妄想让我屈服?做梦!」

  游戏继续下去,胸部和腹部已经全是鞭痕,芽衣把目标转移到琪亚娜的下半
身和她的大腿。松开琪亚娜一处脚铐,一只臂铠抓住琪亚娜的两只手,一只臂铠
抓住琪亚娜的一只脚,把她的腿抬起来,下身门户大开。

  芽衣拿着电鞭在琪亚娜的大腿内侧和花穴上点动着,电流被控制在琪亚娜能
感到痛觉但又不会真的让她疼痛的地步,每一次鞭子将要点在琪亚娜已经勃起的
阴蒂上的时候,琪亚娜都会绷紧身子,侧着头但又会偷偷的瞟向自己的下身,电
上去了,她就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身体绷得紧紧的弓起身子挺起胯来。如果电
在大腿内侧,她浑身颤抖奋力忍耐的可怜样子更加勾起人内心的欲望。对于芽衣
来说,真真假假的去刺激这两个地方,尤其是做出要电小豆豆的样子,转手就去
电大腿内侧,或者做出要电大腿内侧的样子,转手去电小豆豆。让琪亚娜捉摸不
定的电击位置,每次的捉弄都能欣赏到琪亚娜不同的反应和叫声。

  芽衣见刺激得差不多了,挥起电鞭抽打向琪亚娜的花丛中,每一次抽击,都
会给琪亚娜的花穴带来难以言说的痛感和抖M 才会有的快感。

  「啪——啪——啪——」

  「呜呃呃呃——呃啊啊——」

  「啪——啪——啪——」

  「呜嗯啊啊——哈哈——咕呃呃啊啊啊——」

  「啪——啪——」

  「咕嗯嗯嗯啊啊——要去——要去——咕嗯啊啊——」

  「姬骑士,你下面的嘴巴,好像更容易撬开一些。」琪亚娜痛苦又勾人的声
音也在一次次的冲击着芽衣的神志,她现在就有着一股冲动,一股想让琪亚娜露
出更加痛苦,更加可怜的神情,想让琪亚娜的身上布满更多的,由自己造成的痕
迹,最好的,永远去不掉的,不管她去到哪,不管是谁,看到这些痕迹,想到的
都是,这个女人是雷电芽衣的所有物。

  「呜嗯……还没完呢……就这样了?」

  「呵,好,好。」芽衣已经注意到刚刚自己的电鞭在甩向琪亚娜的小花园的
时候,都会带出来的点点水渍:「姬骑士都是像你这么变态的吗?被鞭打会爽到
高潮的抖M 变态?」

  「啪——啪——啪——」

  电鞭再次落下。

  「呜啊啊啊啊——要去,要去了……咕嗯嗯嗯啊啊啊啊——要去……要去啦
……」

  「变态的抖M 姬骑士,你就庆幸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变态抖M 的高潮,原
本想着你不说出来,我就把你晾在这了,定时来保持你将要高潮但又没法高潮的
状态,好好的折磨你。现在我心情大好,就赏你在鞭打中高潮吧。」说完,电鞭
密集又迅猛的落下,罩向琪亚娜的全身。

  「呜啊啊啊啊啊啊——咿咿咿咿——啊啊啊啊——」

  电鞭抽打得琪亚娜的身躯不住地摇晃,激痛的感觉和抖M 的快感在琪亚娜的
身体里横冲直撞,眼泪和唾液不受控制的流下,密汗遍布了她的全身,她的身体
发着热,泛着红,芽衣抡起电鞭用力的抽下,最后一鞭,抽打在琪亚娜的小穴上。

  「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啊!!!好爽好舒服好舒服啊!!小豆豆要被飞
走了!要飞走了!!!咿啊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

  激烈的鞭打抽在琪亚娜的小豆豆上,疼痛和快感使得琪亚娜奋力的狂乱的叫
着,身体痉挛着抽搐着。

  「更多!更多!更多!要去了!去了————」

  爱液从被抽打出鞭痕的花穴里像水枪一样喷出,这种激烈的电鞭调教把觉醒
成抖M 的琪亚娜送上从未试过的顶峰,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像破烂的布娃娃似的
仿佛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如果没有芽衣的臂铠和脚铐,琪亚娜现在已经像滩软
泥一样倒在被她打湿的地上了。

  芽衣立刻丢掉长鞭,散去臂铠和脚铐,亲手横抱起被自己施虐后,正面的身
体全是鞭痕的琪亚娜,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手指轻触着肿起的鞭痕,只要手指
扫过这些鞭痕,爽到失了神的琪亚娜还是会下意识的绷住身子,嘴里发出些意义
不明的音节。

  高潮的余韵退去,琪亚娜看见芽衣把放在房间角落里的医药箱拿过来,手撑
起身子,打算从床上起来。

  「别动。」

  芽衣自我厌恶的语气琪亚娜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她拖着满是鞭痕和电击留下
的痕迹的身体,爬到床边,芽衣低着头,紫色的眼睛在逃避着琪亚娜的视线和身
体。

  「芽衣,你在害怕吗?」

  「对不起……我……」

  琪亚娜抓住芽衣要打开医药箱的手,把箱子推开,把芽衣的手按在自己布满
红印的胸部上。

  「芽衣,不用怜惜我的,也不用自责,因为这是我的要求,你会这么做了。
就像把我吊起来的时候一样,用力的捏我的胸部,刺激我身上的鞭印,用电来电,
用力去揉捏。」

  琪亚娜的笑容温柔得好像刚刚被折磨的不是她自己,期望被折磨的人也不是
她自己,就像是在跟芽衣分享一件她认为有趣的玩意。

  「不……不可以……不要这样!」

  芽衣想把手缩回来,但被琪亚娜抓住,强迫她自己的手捏揉着琪亚娜的胸部,
被抽肿的乳尖顶着芽衣的掌心,挑逗着她的神志。

  「芽衣,我都知道的,你现在的压力非常的大,你只是一直在挤压着,这样
对身体不好的。我又帮上你些什么忙,思来想去,我现在能拿得出手的,好像就
是我的身体了吧。」

  「不!不是的!你只要好好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没有关系!」

  她的嘴巴,被琪亚娜的嘴唇堵上了,舌头交缠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水声和喘息声交杂,琪亚娜抓住芽衣的手掌,操控着她的手掌对着琪亚娜她自己
的乳峰上下左右的搓挪,交织的唾液粘稠得拉出晶莹的丝线。

  「芽衣,我又怎么不是这样想的呢?只要你能好好的,我也怎么样都无所谓。
暴力是宣泄压力最好的手段,对我尽情的宣泄吧,游戏,还没结束,姬骑士还没
认输。」

  「不可以!不要这样,琪亚娜……」

  「芽衣,那句话,『琪亚娜是个抖M !是个渴望着被芽衣用粗暴的方式来S
的肉便器!』的这句话,我是认真的,我就是芽衣的专属抖M 肉便器,请不要…
…怜惜我……把我当做是你的专属泄欲工具吧。」

  「笨蛋……琪亚娜你这个笨蛋!你这个抖M 大笨蛋!」芽衣大喊着,把琪亚
娜推倒到床上趴着:「那好啊!当我的专属泄欲工具是吧!那你就给我哭得好听
点吧!」

  两只臂铠抓住琪亚娜的两只手臂,琪亚娜以一副手不触床的姿势跪着在床上,
芽衣用崩坏能凝聚出一根弧状的带着雷之律者能量的崩坏能结晶,芽衣掰开自己
其实早已湿透的小穴,把这根崩坏能结晶塞进去,粗实的崩坏能结晶撑开了芽衣
的小穴,在她自己的情迷低吟声中,顶到她自己的G 点。

  芽衣在琪亚娜的耳边说道:「琪亚娜,我这根双头龙呢,做得很简陋。但它,
是会放电的。」说着,掰开琪亚娜那流着涓涓细流的肉穴,激烈的潮吹完全打湿
了她的大腿内侧和这片花园,芽衣把用崩坏能结晶做成的双头龙顶在琪亚娜的花
瓣上。

  这是芽衣用崩坏能结晶做成的双头龙?上面有芽衣的崩坏能……好热,明明
还没插进来,好想被芽衣干到哭……

  双头龙只顶着花瓣并不插入,只是围绕着琪亚娜的花穴磨蹭着挑逗,芽衣从
后面完美的欣赏到琪亚娜扭着腰肢,渴望这根双头龙的样子。

  「芽衣……草我……草哭我……玩坏我……好想被芽衣草哭,好想被芽衣玩
坏……」

  「我要进来咯。」芽衣突然用力的顶起腰肢,这根双头龙便在琪亚娜的惊呼
声中被送进她的身体里,双头龙毫无难度的在这湿润的花径中滑进琪亚娜的深处,
顶到琪亚娜的最深处,肉体碰撞在一起的力道也带起了两人乳房的跳动。

  「呜啊!哈……哈……哈……」感受到下体的充实和芽衣的崩坏能,琪亚娜
主动扭动着腰肢:「我和芽衣结合在一起了,芽衣的崩坏能结晶要粗,好硬,好
长,好热啊,只是被顶到就快要去了……咿啊啊啊——」

  芽衣用力的前后耸动着腰和胯,身体趴在琪亚娜的身上,手抓住琪亚娜的胸
部,捏住她的奶头,把琪亚娜少女一样的胸部捏成长奶,听着琪亚娜的呻吟声,
芽衣故意问道:「姬骑士,你想不想体验一下,一边交合,一边被电击的感觉?」

  「嗯啊……恶鬼!就算……就算你把我玩坏掉,也……咕嗯……我也不会出
卖……」

  「那就先从这里开始吧。」说完,芽衣捏住琪亚娜的乳头的手指突然释放出
电流,这些电流刺激但已经不像方才那样,是一种爱人调情的那种微痛和酥麻。

  「嗯啊,奶头,奶头要被芽衣~ 要被芽衣电成~ 电成芽衣的专属形状了……」

  芽衣趴在琪亚娜的背上用力有节奏的耸动着下身,张开嘴巴,咬在琪亚娜的
肩膀上。

  「琪亚娜,你的声音好好听。好想录下来,做成音频文件永远的保存。」

              滋——滋——

  电流稍微加大了一点,又马上降下来。

  「呜哇!!!麻了,乳头麻掉了。」

  芽衣的嘴巴从琪亚娜的左肩上松开,在嘴巴原本咬住的地方,出现了一圈完
整的牙印。

  「琪亚娜,我把你的声音全部录下来,好不好啊?」

  「不要,好难为情的了,也不好听。」

              滋——滋——

  电流立刻加大了一些。

  「呜哇——啊啊啊啊——」

  听到琪亚娜突然激烈起来的叫声,电流又调回原本的强度。

  「坏掉了,奶子要被电流弄坏掉了。」

  「好想录下来,把琪亚娜的声音全部,全部,全部录下来!做成音频文件,
以后就算不在琪亚娜的身边,也可以听到琪亚娜的声音了。」

  「呜呜……」

  琪亚娜泪眼朦胧的样子就像是给芽衣的欲火浇了一桶油,低头咬在琪亚娜的
右肩上,更加奋力的耸动起腰肢,每一次都能把崩坏能结晶顶到琪亚娜的G 点。

  「啊……啊……啊~ 芽衣~ 好激烈,要被顶坏掉了……」

  「琪亚娜——琪亚娜——」崩坏能结晶里封存的雷之律者的电流轻微又短暂
的释放着,一触既分的刺激着琪亚娜的花心,每一次的抽拔,都能带出花径里的
琪汁,芽衣的心里突然有了个坏想法,对琪亚娜说:「琪亚娜,待会,会更加刺
激些。」

  「芽,芽衣?呜喵!!!」

  琪汁能导电,每一次猛烈的抽插带出来的琪汁都成了崩坏结晶里的电流的绝
佳导体,芽衣控制着电流,琪汁流到哪,电流就电到哪,酥麻的微痛一点点的从
花穴开始蔓延到腿上,蔓延到屁股上,琪亚娜只能发出「呜呃呃呃呃」的软懒呻
吟,要不是被臂铠抓住两只手,琪亚娜已经软倒在床上,抖着屁股。

  「好奇怪……好奇怪的感觉……子宫口酥酥的麻麻的,还有点点痛……好舒
服,好舒服的感觉……要被……要被……呜嗯……要被芽衣的电流,要被芽衣的
崩坏能结晶……搞到……搞到要……要去了——」

  「嗯啊,啊,啊,啊……琪,琪亚娜,我也要去了……呜嗯嗯嗯……」

  「芽衣,我们……我们一起去吧……」

  芽衣扒在琪亚娜的背上猛烈冲刺着,双手用力的捏住琪亚娜的乳峰,两人的
呼吸都变得沉重和急促,琪亚娜被电击后略带痛苦的呻吟声更是把芽衣往顶峰推
去。

  「要去了——要去了——」

  「琪亚娜!琪亚娜!」

  「芽衣!芽衣!」

  「嗯啊啊啊……」

  呼唤着彼此的名字,两人的精神同时攀上了顶峰,芽衣抱紧着琪亚娜,崩坏
能结晶里的电流突然增大了一些,顶着琪亚娜的G 点释放,雷之律者的权能不由
自主的释放出来,以整个身体来释放出电流,被她抱着的琪亚娜立刻被内外夹击
的电流电得尖叫出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花径内和尿口同时喷出暖流,电流跟着这些液体,电在琪亚娜的整个屁股和
靠近花园的大腿内侧上,失去了臂铠支撑后,琪亚娜只能软倒在床上,翻着白眼,
眼泪和唾液不受控制的流出,和汗水一起,染湿了被子的前面。

  被电击专门侍候的下身,在拔出崩坏能结晶之后,潺潺暖流还在从花穴里流
出,痉挛的大腿和屁股时不时的颤抖着,潮吹的余留还会从花径里喷出几滴琪汁,
被子的下面是琪亚娜和芽衣的汁水的混合。

  完了!又玩大了!

  芽衣立刻拔掉还在自己体内的那截崩坏能结晶,这张被子现在已经完全不能
盖了,芽衣忍住高潮带来的无力,把被子扒去一边,摆弄着琪亚娜把她放平在床
上,自己一拐一拐的去拿药箱和衣服,光凭药箱里的药,应该不够搞定琪亚娜身
上的痕迹,不知道一楼的药柜里有没有能用得上的。

  琪亚娜的乳峰上不仅有被她抽打出来的红印,还有被她的手掌放电的时候电
出来的印记,背后被她压着放电,给琪亚娜的整个后背留下了大面积的电击留下
的印记,下体更是一片狼藉,如果是个普通人,现在已经在医院里躺着了。

  「芽衣……」

  声音很小,有气无力。

  「你在这里躺好,我下去找一找药柜里的药,不,还是先用药箱里的吧。」

  琪亚娜牵住芽衣的手指,说:「我没事,以律者的体质,这些很容易就能去
除的了,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的。」

  「对不起,我不该放纵我自己的。」

  琪亚娜笑了,笑得很软很暖,就像一束阳光照进芽衣的心田,她说:「你在
说些什么胡话?好啦,不用自责到从表情上都看得出来,我可是芽衣的专属抖M
肉便器啊。」

  「不是的!你不是变态抖M 也不是变态肉便器!」

  「那……我能抱抱芽衣吗?就现在,我想抱着芽衣。」

  「好。」芽衣脱下刚穿上的衣服,爬上了床,两人面对面的对着,身上的不
完全的律者装甲全部散去,琪亚娜的白色长发在床单上晕开,芽衣头上的鬼角消
散。

  「芽衣,能听听我的心跳声吗?」

  「嗯。」

  芽衣往下缩去,到脸和琪亚娜的胸口齐平的高度,然后凑上去。

  琪亚娜突然抱住芽衣的头,一只脚横在芽衣的腿上,把芽衣固定在自己的身
前。

  「芽衣,我的心脏跳动得很健康,很有力吧。」

  「嗯。」

  「芽衣,我现在很健康,不要再去强迫自己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不要再给
自己压力了,好吗?我只想你好好的过日子。」

  「芽衣,我先说好了,你不要再给自己挤压压力了,不然,就算你去到哪里,
我都会找过去,当你的泄欲抖M 肉便器,玩《恶鬼和被俘姬骑士》的SM游戏。电
我也好,打我也好,我都可以。」

  「琪亚娜你别说了。今晚我想听着你的心跳声睡觉。」

  「嗯,我也要闻着芽衣的味道睡觉。」

  薪炎之律者的权能启动,雷之律者的权能启动,不管是分子运动,还是电磁
加热,房间里的温度,都被提升到可以不穿衣服睡觉的程度,相拥的两人,很快
就在感受着彼此的存在中入睡,这一夜,睡得特别安稳。
0

上一篇: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