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普慢列车偶遇女列车长大战乘警乘务员】(完)【作者:xinghaichaox】

第一文学城 2022-05-06 03:04 出处:网络 作者:xinghaichaox
  「有没有搞错,这个火车怎么没人呀?」小梅第一次跑上车,看着空荡荡的

  「有没有搞错,这个火车怎么没人呀?」小梅第一次跑上车,看着空荡荡的
车厢惊叫着。

  「怎么没有人?那边不是还有两个人嘛。」组织这次旅行的李平指着车厢尽
头的两个脑袋安慰她。

  女友小云环顾着四周说:「一节车厢就加上我们四个和乘务员,才七个人,
空荡荡的,现在可是学生暑假。」她看了看旁边的车厢:「这边的车厢就乘务员
一个人。」

  「这样也好,不用被别人挤。」我替李平打圆场,提着行李包首先走进了车
厢坐在车票指定的位置。

  女友小云笑了笑,跟着我走了进来,坐在我的里面,靠着车窗。

  小梅大踏步的走到我对面的位置上,李平灰溜溜的跟过来,「你们看,这车
窗都锈成什么样了,」小梅狠狠的白了一眼李平,拿起手中的车票看了看:「不
是吧,不到一百五十公里的路要跑六个半小时。」

  李平跟她叫板:「这里是边境,铁路末梢,有趟火车就不错了,你以为是上
海北京,有动车组坐?车慢点可以欣赏沿途景色。」

  「这车速度跟自行车差不多,早知道这样我们骑自行车来多好,不但看风景,
还能锻炼身体。」小梅气得脸有些发红。

  「好啦好啦,」李平一把搂住小梅,小梅挣扎了两下,李平指着车窗外:
「你快看看那边的山,」我们随着小梅一起往李平指的方向看过去

  小梅靠着李平的肩上,望着车窗外秀色可餐的景色,悠悠的说:「我喜欢这
里。」

  李平轻轻摸了摸小梅的长发,会心的笑了笑,女友小云也顺势靠在我的肩膀
上,眼睛看着车窗外,女人就是容易受环境影响。

  「请出示车票。」一个有些冰冷的女声打破了我们四个人的温馨。

  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个36,7岁的女人带着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乘警,一
个年轻的乘警,还有一个人年轻的男乘务员站在我们旁边。

  那个女人一脸的冰冷,白白的粉膏好象脸上结起的冰霜,细细的眉毛上竟然
有些发蓝,暗红的嘴唇带着一丝野性,暗黄色的卷发勉强束在帽子后面,这浓艳
的妆容使她看起来既冰冷又狂野,她的胳膊上带着「列车长」字样的标志,她旁
边那个跟她差不多大的乘警更是一脸的严肃,另外一个年轻的乘警倒是挂着点笑
容,最搞笑的就是那个年轻的男乘务员,好象还没我们大,一脸的稚嫩。

  「把车票拿出来!」那个老一点的乘警带着些怒气的说道,女友小云立刻站
起来拿过四个人的车票交给他,那个老一点的乘警接过车票随意的翻了几下,眼
神却好象不在票面上,我定睛一看,这个老色狼居然盯着女友小云白皙的小手,
我刚想发作,女列车长抢先了一步,女列车长不动声色的踢了一下那个老一点的
乘警的脚踝抬脚就朝前面走去,那个老一点的乘警立刻微微动了一下,然后把票
放在桌上立刻跟了过去,那年轻的乘警和男乘务员也跟着走过去,

  「MD」我使劲的看了一看眼那个老一点乘警的背影,

  「怎么了?」女友小云坐下立刻挽住我的胳膊关切的问。

  「没什么!」我又使劲看了一眼那个老一点的乘警,

  那个女列车长的背影却进入了我的视线,那女人的屁股不是一般的大,按照
她身材的比例大的有些离谱,看起来又圆又结实,走路还使劲的扭来扭去,不断
触碰到每排车座的靠背边缘,而她身后的那个老一点的乘警,走起路来却是低着
头,那个老色狼估计正在瞄着他眼前女列车长性感的屁股

  很快我的看法就成了共识,因为我们前面的那两个乘客传来一个男人低低的
说:「我操,屁股真TM大。」

  「你TM说什么?把身份证拿出来」女列车长身后的那个老一点的乘警立刻
窜了上去。后面年轻的乘警和男乘务员也想挤过去,却被女列车长挡在身后。

  女列车长一手使劲拉着那个老一点的乘警胳膊内侧往前推,不在那么冰冷的
说:「算了,算了。」

  那个老一点的乘警嘴里还说着什么,不过很快就消失在车厢的尽头。

  车厢内立刻恢复了宁静,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前面的两个男人下了车,整
个车厢内就剩下我们四个。小梅靠在李平的怀里睡着了,李平把头靠在她的长发
上使劲的吸了几下,小梅动了动身子,轻哼了几下,脸上却浮现出浅浅的微笑,
李平拿过桌上的手包,轻手轻脚的把熟睡的小梅放在座位上,而女友小云也趴在
车窗边睡着了。

  李平站起身,双手抬起使劲的伸了一下懒腰,而他裤裆上不知什么时候支起
的帐篷明晃晃的呈现在我眼前,李平发现我看到了他的帐篷,笑了笑,轻声说:
「坐了快三个小时都没动,从脚麻到腰,还憋着尿,JB都整硬了。」我伸手拍
了拍身边小云的后辈,女友小云含糊的哼了一声,看来她也睡着了,我转头笑他:
「你小子总在小梅身上摸来摸去的,能不硬么!」「我靠,我真没摸她。」李平
转头看了看两边的车厢,低声对我说:「现在两边都没人,她们两个女生睡醒了
肯定吵着饿,咱俩去餐车看看,整点东西回来。」

  「这里能有餐车吗?」我站起来看着残破的车厢问道。

  李平转身就走:「放心,上车前我看见了。」

  李平先上了个厕所,然后大步的在前面开路,我跟在他的身后,走过了足足
七个车厢,每个车厢里一般只有乘务员一个人,好一点的能有一两个乘客,在一
个紧紧关着的车门前,李平停住了脚步说:

  「餐车就是这里。」

  我疑惑的看了看,里面光线有点暗,「你确定?」

  「肯定没错。」李平轻轻推开车门,轻轻的走了进去,我有些迷茫的跟在他
的身后。

  这个确实是餐车,里面的摆设真是破得不能在破了,

  看起来是不会做饭了,不过还是有人打扫过的,

  「等等。」李平突然性的站住让我的头一下撞在他的后脑上,

  「你干嘛?」我们同时质问对方,并且揉了揉头上的痛处。

  「里面有动静!」李平很确定的指着餐车尽头的车门。

  「这破车难道还有卧铺?」我朝车门内上下看了看。

  「必须有,我看见过。」李平说着伸手去推那车门。不过没推开,好象是在
里面反锁上了。

  我也上了伸手转了转把手,确实是反锁上了,「算了,回去吧。」我转身要
走。

  「哗啦哗啦嘟嘟」身后传来好象对讲机的声音,「我看过了,没几个旅客…」
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李平慌忙的四下看了看,现在走回去肯定免不了口舌,李平拉着我迅速躲进
来旁边的厨房,里面是一股很浓的消毒味道,李平低声说:「等他过去了我们在
回去…」

  随着重重的皮鞋声,我看见刚才查票时那个年轻的乘警走了进来,他直视着
前面快速的走了过去,站在那个被反锁的门前,

  「…等下,我过去给你开门…」年轻乘警肩上的对讲机里传来一个中年男人
的声音,好象是当时站在女列车长身后,还色迷迷盯着女友小云手的那个老色狼!

  年轻的乘警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喀嚓…」那反锁的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
站在里面。借着不太明亮的光线看过去,就是那个老一点的乘警,更让我跟李平
惊讶的是,那个老色狼居然是光着身子,而且他那短粗的JB居然是硬的,

  我感觉身体里突然升起一股热浪,从手心里迅速渗出冷汗,李平突然抓着我
的手臂,这小子也很激动,我感觉他的手也不断的渗出冷汗,还有些发抖。

  「快进来。」老一点的乘警丢下句话就很着急似的转身进去了,年轻的乘警
也跟着走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李平死死盯着那扇门,突然拽着我的胳膊走了过去,我看见他浑身都在微微
的颤抖,咬着嘴唇鼻孔大大的张着,额头居然也挂着几个汗珠,李平有些哆嗦但
很用力的握住门把手,很慢很慢的转动,只见那扇门突然微微晃动了几下,李平
迅速抽回手,那扇门竟然无声的开了很大的一个缝隙!

  我四下看了看,有些紧张的看着李平,而李平却慢慢的往门里面看去。

  「不会吧,你…」

  「嘘……」李平立刻打断我的话,我看见他很激动,浑身颤动得更厉害了,

  李平轻手轻脚的朝里面再看了看,突然无声窜了进去,又探出头来,低声神
秘的对我说:「有好戏,快来!」

  我犹豫了一下,真不知道该不该跟他一起进去看「好戏」,可事实上却由不
得我选择了,因为我隐约听见远处又响起了对讲机的声音,而且是往这里来的!

  万般无奈,我艰难的走进了那扇门。这确实是一个卧铺车厢,而且好象是硬
卧车厢。

  李平见我进来,立刻把门轻轻的关上,然后把身上的衣服拉起来,厚厚的裹
住门锁,只听很小很小的一声「喀嚓」!

  他居然亲手把我们俩反锁在这个危险的环境中!

  我愤怒又疑惑的看着李平,李平则迅速朝里面看了看,拉着我的胳膊躲进旁
边第一个隔间里,我跟李平紧紧靠着车窗蹲了下去,上面和对面的窗户是开着的,
窗帘却是拉下来的。光线时好时坏,我忐忑不安的蹲坐在李平旁边,李平低低的
说:「既然进来了,生死由命喽。」然后无声的傻呵呵冲我笑,MD,我彻底愤
怒了,要不是现在所处的环境不允许,我早就扑上去踹死这小子,都什么时候了,
还在这儿扯没用的,

  李平突然好象想起了什么,低声说:「把你手机给我,快点!」我疑惑的掏
出手机,李平一把抢过我的手机,另一只上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着他的手机,
双手拿着两个手机伸进旁边的被子里,然后用头死死压着棉被,只听两段很小音
乐声过后,他才轻轻的把两个黑屏的手机从棉被里拿出来,他揣好自己的手机,
然后把我的手机递给我,低低的:「以防万一。」我翻了翻白眼,心想:这小子
不干特务真TM屈才了。

  过了大概几分钟,外面响起了对讲机的声音,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另一个方
向传来,越来越近,我感觉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李平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使
劲闭着眼睛,随着脚步声临近,一个赤裸的男人从我们眼前匆匆走过,这个男人
好象因为是年轻,或者因为是经过训练,身上满是肌肉,一根长长的粗大的JB
挺立着,随着他的走动在那里晃来晃去。他伸手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从看侧脸
看,原来是刚才近来的年轻乘警!

  紧接着是「喀嚓」一声开门声,那个赤裸的男人又匆匆走回去,丢下一句:
「我就感觉我把门锁上了,老赵还不信…」,李平突然睁开眼睛,使劲捏捏我的
胳膊,砖头冲我特别得意的笑了笑,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喀…嚓…」一声很缓慢的反锁门声,紧跟着是一个很慢很轻的脚步声,又
一个年轻的男人从我们这里走过,就是那个好象比我们还小一点的年轻男乘务员,
那个人看起来很犹豫的样子,脸绷得紧紧的,好象很紧张。

  「小王…快…点过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呼吸好象有些急促,听起来
居然是那个女列车长的声音。

  「哦,哦。」眼前走过的年轻男乘务员含糊的应了两声,一阵加快的脚步声
渐渐消失在车厢深处…

  李平慢慢的站了起来,轻轻的使劲的捶了捶腿,转头看了我一眼,一把把我
拉了下来,他迅速朝里面看了看,拉着我的胳膊就要往里面走,我使劲拽着了他,
他转头看着我,低低的说:「再往里面走走,这里听不见又看不着…」我吃惊的
看着他,李平拉着我的胳膊转身就往里面走。

  我们俩的往前走得很迂回,基本走两步退一步,时不时还要躲进旁边的隔间
里藏好。终于渐渐的听到了一些声音:

  「啊…啊…恩…」一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哼吟着,是那个女列车长的声音

  「呼,呼……啊……」一个年轻男人有力而沉重的呼吸声,偶尔传来一声欢
快的呻吟。是那个年轻乘警的声音

  「呵呵,对,对,就这样,再用力点,深一点,对,嘿嘿…」一个中年男人
好象在饶有兴致的指挥着,是那个老一点的乘警,那个老色狼的声音。

  我感觉我们两个已经离他们很近了,而且我感觉自己的脸上火烧似的,整个
脑袋跟着一起烧,烧地我都有点站不稳,JB硬得难受。李平也好不哪去,他的
一只手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嘴里慢慢的使劲的吞着口水,使劲呼吸着。另一只
手不断的在裤裆那支起的大帐篷上来回摩挲。

  李平突然拉着我又往前走,天那,这小子不要命了啊!

  我和李平艰难的又走近了两个隔间,「啪,啪…」一阵肉体相撞的声音清晰
的传来,而他们之间的声音也更清楚,我确定他们就在我们两个隔壁的隔间内!

  「啊…啊…太爽了…啊…来了…来了啊」女列车长突然开始大声的嚎叫

  「饿…饿…」年轻乘警也跟着低低的吼叫。

  「兄弟加把劲,她高潮了,使劲操她,快,对,真TM带劲…」那个老的乘
警号跟评论员似的在隔壁观战。

  李平忍不住了,悄悄走上前去,我也跟着走了过了,李平侧着身子直直站在
我的前面,双手伸进裤子使劲掳动自己的JB,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我好奇的
把头伸过他一侧的肩膀,停在他的下巴下面,里面的情景太震撼了!

  之间女列车长仰卧着躺在一测最下层的硬卧上,双条腿大大的劈开着,双手
抓着上面中间铺位下面支撑的两个铁棍,依靠在后面的板墙上,眼睛盯着自己跟
年轻乘警交合的下体大声呻吟着,女列车长暗黄色的卷发已经被汗水湿透,脸上
的妆也被汗水洗掉,不过皮肤还不错,白白的,身上很丰满,但没有多余的觜肉,
两个雪白硕大的乳房被那个年轻乘警抓在手里不停揉动,女列车长的肚子居然是
平坦的,浓密的阴毛胡乱缠绕着年轻乘警粗硬的阴毛

  那个年轻乘警浑身精壮黝黑的肌肉也被汗水打湿,他的双手有力的抓着女列
车长雪白肥大的乳房,挺着屁股没命似的往女列车长的身体里冲刺着,速度之快,
以至于肉体相撞的「啪啪」声都变成了连续不断的「呲呲」声,年轻乘警饱满的
蛋蛋不停撞击着女列车长肥厚的阴唇,不断有发亮的黏液顺着年轻乘警黑亮的蛋
皮滴落在地上,

  那个老一点的乘警光着身子坐在对面,笑眯眯的看着眼前激烈的「肉搏」,
双手不断摸着自己短而粗大JB,突然他起身,伸手摸向年轻乘警跟女列车长正
在交和的下体,他用手左右拉了拉女列车长两个肥厚的阴唇,有捏了捏年轻乘警
两颗饱满的蛋,笑了笑,站在女列车长身边,将沾满女列车长被年轻乘警操出来
的黏液涂在JB上,使劲掳着,

  而那个比我们还小一点的年轻男乘务员光着上身靠窗坐在那,脸红红的紧绷
着,太阳穴青筋突出,满头大汗,双手紧紧梧着自己的裤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
一切,

  突然正在操着女列车长的年轻乘警大叫了一声,把整个车厢都震动了似的,
格外用力的操了几下,这几下把女列车长靠着的板墙都搞的咔咔作响,最后使劲
顶住女列车长,大腿上的肌肉一阵紧缩,两个饱满的蛋蛋猛的挤在一起一阵阵颤
动。

  女列车长大大的张着嘴,好象叫都叫不出声了,眼睛直直的盯者斜上方一动
也不动,站在她身边的老一点的乘警也射了,但只是

  流下来两滴,有些肥胖的身体不断哆嗦着。

  那个年轻乘警慢慢从女列车长的体内抽出自己的JB。女列车长本该闭合的
阴部被干出了一个圆圆的红肿的肉洞,一股白色粘稠的精液漫漫的从肉洞里淌出
来,年轻乘警甩了甩他那根硬JB上残留的精液,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转身一
把拉起呆坐在那里的年轻男乘务员,那个男乘务员双手梧着自己早已支起的裤裆,
往后扭动身体想挣脱,不过他根本没年轻乘警力气大,几下就被年轻乘警扭送到
女列车长旁边,女列车长似乎还沉醉在高潮中,双腿大大劈开着,全身瘫软一动
也不动,老一点的乘警伸手拍了拍女列车长湿漉漉的脸,笑着问她:

  「亲爱的,爽不爽?」

  女列车长笑了笑,动了动可能早已发酸发麻的双臂,可是双手依然抓着上面
铺位下的支撑铁棍。

  「现在让你尝个嫩的!」老一点乘警笑嘻嘻转身去拉年轻男乘务员的胳膊,
可怜的小乘务员双手还是梧着自己的裤裆,明显不愿意的样子。

  「快点,把裤子脱了!」年轻0乘警拉开小乘务员一只胳膊,小乘务员另一
只手还在梧着自己的裤裆,年轻乘警侧身另一只手立刻抓住小乘务员另一只胳膊,
这个年轻的男乘务员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年轻乘警相后一搬,年轻男乘务员的双
臂就被年轻乘警死死弯在后面动弹不得。

  「小心点。」女列车长笑吟吟的看着年轻的男乘务员说道。

  「放心,我兄弟有分寸。」老一点的乘警走过去,几下就把年轻男乘务员的
皮带解开,粗鲁的连同内裤一起拉到脚踝,年轻男乘务员的JB红红的,龟头已
经充血发紫,不断有丝丝黏液流下来,可怜的小乘务员还在扭动着身体挣扎,那
个老一点的乘警把皮带在年轻男乘务员的脚踝处重新系好,这下年轻乘务员彻底
动不了啦。

  「你们…」年轻的男乘务员急促的喘着气,

  「小弟弟别着急,一会儿有你爽的。」老一点的乘警站起身,伸手捏着年轻
男乘务员稚嫩的JB晃了晃,转头对女列车长说:「这孩子看起来还没碰过女人,
他多大了?」

  女列车长高兴的笑着说:「他才20岁,刚来我们队!」

  「亲爱的你可有福了,今天让你尝了个原装的纯小伙!」老一点的乘警说着,
朝正在控制年轻男乘务员的年轻乘警点了一下头。

  年轻乘警把身前的男请男乘务员使劲往女列车长身上推了推,年轻男乘务员
的JB已经抵在女列车长下身被干开的肉洞口,那个老一点的乘警笑眯眯的,伸
手把年轻男乘务员稚嫩的JB对准女列车长被干开的肉洞口,立刻抽回手,

  「别…别…别…」年轻的男乘务员扭动着身体还在做最后的挣扎,站在他身
后的年轻乘警把他往女列车长的身上使劲一推,年轻男乘务员的处男JB就一下
完全插进了女列车长的肉洞。

  年轻的男乘务员惊住了几秒。大概从来没有过那种感觉,年轻乘警笑了笑把
身体侧向一边,那个老一点的乘警走到年轻男乘务员的背后,双手住着他的腰,
慢慢的前后动着,小乘务员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女列车长笑着,她的小腹居然在
快速的抖动,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小乘务员大声的叫着,他身后哪个老一点的乘警
却坏笑着加快了推动的速度。

  「啊……」小乘务员突然一声大叫。声音里都带着些破音,年轻的男乘务员
使劲抬着头,他的双腿在颤抖,

  「啊,啊,好嫩,射得好多好有劲。」女列车长喘着粗气大声的说着。

  老一点的乘警停止了推动,松开手,拍了一下年轻男乘务员的屁股说:

  「小处男…」

  年轻乘警立刻把年轻的男乘务员往后拉,小乘务员的嫩JB就从女列车长红
肿的肉洞里滑了出来,年轻乘警一把把小乘务员扔坐在对面的铺位上,小乘务员
呆呆的坐在那。

  女列车长立刻作了一个向上提缩的动作,慢慢的放下双臂:「宝贵的东西要
保存好。」

  李平突然一手拉住我的胳膊开始快步往外走,在离门最近的隔间,也就是我
们刚进来藏躲的隔间又重新蹲坐下来,他拉我的那只手上粘呼呼的,我赶忙掏出
纸巾擦干净,他也拿出纸巾擦手,并且伸进裤子里擦了几下。

  过了几分钟,两个有些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原来是那两个乘警,老一点的乘
警走在前面。年轻乘警跟在他身后,老一点的乘警笑着说:

  「这下我调走,以后你有也好日子了。」

  「多谢赵哥。」年轻乘警双手还在系上衣扣子,

  「客气什么,都是自家兄弟…」

  「哈哈哈哈…」

  两个人的笑声回荡在车厢内,

  「咣——」门被关上了。

  李平拉着我的胳膊站起身就往外跑,在回来的车厢再次遇到那两个乘警,我
们还慢慢的停下来,装作没事人似的跟他们闲聊几句呢!

                【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