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九节鹰撮霆击7

第一文学城 2022-05-08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幻想3000
字数:9051   已经连着干了四次,即使铁打的人也会有点吃不消,坂田龙武想离开,但看

字数:9051

  已经连着干了四次,即使铁打的人也会有点吃不消,坂田龙武想离开,但看
看时间十点都没到,好象又太早。他叫来女侍者带蓝星月去梳洗,然后躺在床上,
让侍者为他捶背按摩。当侍者问他是否让蓝星月穿上衣服,坂田龙武随口说那就
穿旗袍吧。在浦田绝狼留下的视频中,白霜几次穿着旗袍的样子令他记忆深刻。

  过了片刻,穿着一袭宝蓝色斜襟真丝旗袍的蓝星月走了进来。坂田龙武顿时
眼睛一亮,换上旗袍的她英气中多了几分妩媚,令人感到无比惊艳。

  「蓝小姐穿上旗袍非常好看。」坂田龙武由衷赞道。

  蓝星月不知该如何回答,看到对方皱了皱眉,只有勉强回应道:「谢谢夸奖。」

  「蓝小姐谦虚了,以你姿色放眼天下,也找不出几个来。」坂田龙武道。

  「我都到这里几天了,还不知道你名字。」蓝星月想搞清楚对方的身份。

  「我叫坂田龙武。」坂田龙武道。

  「原来你就是雅库扎的六代目。」凤战士的主要敌人是魔教,但身为国家安
全局的成员,对世界各大黑帮也有所了解。

  「蓝小姐听到过我的名字?」坂田龙武道。

  「是的。」蓝星月道。

  「那蓝小姐是怎么得罪住友幸夫社长,让他把你送到我里来。」坂田龙武道。
虽然财团需要和雅库扎保持良好关系,但这份礼送得实在有点出人意料。

  「这个我也不清楚。」这个问题蓝星月同样无法理解。那几个长老明明对她
们的美色垂涎三尺,为何转手就把她们拱手送给别人?虽然雅库扎在日本算是能
呼风唤雨,但在凤看来,不过疥癞之患,更不会让「门」如此的重视。

  「他应该是想我们保持良好的关系吧。」虽然不太说得通,坂田龙武暂时也
只能这么认为。

  「坂田龙……坂田先生,我还是请求你不要这样对待白无瑕,每四小时注射
一次春药,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受得了,而且将她半身埋在土里,血液流通不顺,
时间长了她有可能瘫痪的。」蓝星月一想白无瑕就比自己被污辱还难受。

  「白无瑕是我的杀父仇人,她还没死已经非常幸运了,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
件,我说了,她是否还能继续活着要看你的表现,只有你的表现让我非常满意,
她才有可能离开地方。」坂田龙武道。

  「我要怎样才能让你满意?」蓝星月明知道对方是在戏耍自己,但她不得不
舍弃尊严去尽力拯救白无瑕,哪怕只有一线的希望,她都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交
换。

  「呵呵,满意!我和你干过有六、七次了吧,你不是哭丧着脸,就是像个提
线木偶,你说我会满意吗?」坂田龙武道。

  「我已经尽力了。」蓝星月道。

  「我只看结果,不问过程,明白吗?」坂田龙武道。

  「明白。」蓝星月清楚与对方争论毫无意义。

  「明白就好,那就用你的美丽来打动我,让我满意吧。」坂田龙武道。

  蓝星月愣了片刻,看到对方贪婪的眼神,叹了一口气,手伸向旗袍的斜襟。
才解开一颗钮扣,坂田龙武摆手制止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懂怎样才能让男人快
乐,看在你还算尽心的份上,让她们教教你吧。」看到蓝星月脱衣服,坂田龙武
感到肉棒似乎有点有心无力,他还需要休息片刻。

  两个女侍搂着蓝星月走到床边,在霏靡的乐声中,蓝星月像玩偶一般任她们
摆弄起来。她在坂田龙武的面前时躺、时跪、时趴,从不用角度展示着旗袍诱惑,
尔后她们解开了蓝星月旗袍的斜襟,让半边酥胸裸露了出来,其中一人用涂着豆
蔻色指甲油的指尖轻撩娇嫩的乳头,另一人则撩起旗袍的下摆,轻抚着素色亵内
裤夹缝处。

  在两名女侍的挑逗下,蓝星月绝美的脸庞渐渐染上彩霞似的颜色,她清楚对
方所说的满意是什么,她必须得在对方的奸淫中亢奋起来,甚至高潮。这非常困
难,也无比耻辱,但再困难,再耻辱也得去做。所以当两名女侍挑逗她时,她努
力让自己静心,努力地去想和白无瑕一起时欢爱时的快乐。

  女侍将素色亵裤夹缝搓卷成一条细线,勒进花唇的缝隙来回拉动,蓝星月红
唇微张,销魂的呻吟犹如天籁般悦耳动听。坂田龙武的阳具早已雄起,听到那呻
吟,他不由主抓住自己的大腿,眼睛瞪得似铜铃一般。当侍者将细线从花唇缝隙
拨到旁边,看着染上了露水、娇艳欲滴的花瓣,坂田龙武再也控制不住澎湃如潮
的渴望,向蓝星月扑了过去。

  坂田龙武的举动将蓝星月拉回现实,燃烧起来的情欲之火顿时黯淡许多,但
她并没有放弃,努力忽视面前男人的狰狞面目,继续回忆和白无瑕一起时的美好
时光。对于坂田龙武来说,这次蓝星月带给自己的快乐无比强烈,她终于开始叫
春了,坂田龙武心中满满都是成就感。

  坂田龙武越来越亢奋时,蓝星月却感到无比焦燥,情欲之火是被点燃,但就
像水只是热了,还根本无法沸腾。正当她努力使自己更加亢奋时,坂田龙武却又
一次射了。还没到十二点,他就一夜五次郎,多少也有点感到累了。

  「我想见白无瑕。」蓝星月说道。

  「可以。」坂田龙武没有拒绝,让她看看白无瑕受苦也好,她可以更听话一
点。

  「她吃过饭没有?」蓝星月看到白无瑕低垂着脑袋,眼睛虽张着,却一点神
气都没有。

  「应该没有吧。」坂田龙武道。

  「能不能让她吃点东西,她这样会死。」蓝星月恳求道。

  「放心,死不了。」坂田龙武道。

  「刚才我真的已经尽力了,让她吃点东西吧。」蓝星月看到对方下了床急忙
抓住他的手臂。

  「让她吃东西是害了她,她会死得更快。」坂田龙武道。

  「为什么?」蓝星月道。

  「她下半身埋在泥里,尿还能从泥土里渗出去,大便可拉不出来,吃下去不
拉出来,你说是不是会死得更快。」坂田龙武道。

  「那她不是要被饿死。」蓝星月面色大变。

  「真要快要饿死时给她输点营养液就行,又能多活几天。」坂田龙武道。

  「那你晚上给她输点营养液吧,求你了。」蓝星月道。

  「可是今晚你没让我满意。」坂田龙武道:「明天再说吧。」说着甩开蓝星
月的拉扯准备离开。

  蓝星月身体前探再次抓住了他道:「再做一次,我会让你满意的。」

  坂田龙武没想她竟然说出这话,顿时愣在原地道:「今天都做了五次了,明
天吧。」

  「不,再做一次,我不会让你失望。」蓝星月抓着他不肯放手。

  她竟主动提出还要再干一次,坂田龙武意外之余觉得有种别样刺激,犹豫了
片刻他欣然应允。

  「你就躺着,由我来,行吗?」蓝星月道。

  「行,没问题。」坂田龙武感到性趣盎然。

  蓝星月脱掉身上被揉得皱巴巴的旗袍,跪坐在他的腿上,深深吸了口气,摒
弃心中所有的杂念,然后当着他的面开始自慰。这是她能想到最快令自己亢奋起,
并有可能产生高潮的方法。当然在快到达高潮的时候,还是需要让对方进入自己
身体,这样才能做到他要求的满意。

  坂田龙武没想她竟在自己面前自慰,惊讶之余又感到分外刺激,看来今天有
可能享受到这绝色美女高潮时的销魂时刻,他心中充满了强烈的期盼。

  没人比蓝星月更清楚自己哪些地方最敏感,她持续刺激着乳头、阴蒂,欲火
慢慢开始升腾,为了有更强烈的刺激,她用手指插进自己的花穴,寻找到阴道内
的G点。不多时,婉转低柔的呻吟变得尖锐而高亢,她感到自己离欲望的巅峰已
只有一步之遥。

  低头看去,眼前的阳具虽已开始膨胀,但尚未完全勃起。毕竟坂田龙武五分
钟前才射过精,而且晚上已经射过五次。无奈之下,蓝星月只有用手握住肉棒,
一阵轻轻撸动,掌中的肉棒越来越硬。

  蓝星月这些举动令坂田龙武目瞪口呆,为了给白无瑕一点营养液,她竟能做
到这样的程度。虽然未必及得上当年的白霜,但已不遑多让。看着她渐渐充盈起
强烈情欲的胴体,坂田龙武有种人在梦境般的感觉。

  到达高潮的临界点,蓝星月不再迟疑,她半蹲着,握住手中的阳具对准花穴
入口,心中叫着白无瑕的名字,雪白的屁股猛地一沉,粗大的肉棒噗呲一下整根
捅进了花穴中。蓝星月一边抚拨着乳头、阴蒂,一边摇晃扭动着屁股,在坂田龙
武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时,她「呀呜呀呜」叫了起来,用自己的亢奋的身体取悦着
眼前的恶魔。

  坂田龙武这才回过神,她的高潮就这样来了,这也太快、太意外了,但无论
如何,蓝星月的高潮令他无比的亢奋,他猛地坐了起来,将她压在自己的胯下。
肉棒噗呲噗呲在被蜜汁浸湿的花穴里畅快抽动,蓝星月呻吟声低了下来,高潮已
过肉欲渐渐退去。

  「你满意了吗?」蓝星月忍不住道。

  「啰嗦什么,干完再说。」坂田龙止不耐烦地道。

  这一次坂田龙武足足干了近半个小时才算完事。精液虽射不出几滴,但无论
过程还是射精的一瞬间都令他极度兴奋。

  「你满意了吗?」蓝星月在他的准备离开时再次问道。

  「等下我让人给她送点营养液。」坂田龙武道。听到他的回答,刚支起身体
的蓝星月软软瘫倒床上,这一刻身心无比的疲惫令她几乎要晕厥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被束缚在床上的蓝星月等呀等,终于看到有人为白无瑕输了
营养液,她的精神似乎稍稍好一些,这一刻蓝星月强忍一晚上的眼泪似泉水般涌
了出来。

  「无瑕,你一定要坚持住,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我也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的。你可一定要坚持呀。」输完营养不久,又有人给她注射春药,稍稍有点精神
的白无瑕又开始痛苦呻吟叫喊,蓝星月的眼泪又一次不受控制地流淌了出来。

  坂田龙武这一晚睡得无比香甜,早上醒来阳具又是硬梆梆的,脑子里想到第
一个人竟然还是蓝星月。他略做洗漱又走向蓝星月所在房间,在门口时他停下了
脚步,自己是不是过于沉迷美色了,昨天干了她六次,今天一大早就又来,这样
下去身体不知道吃不吃得消,会不会让自己无心帮会之事。他知道有句诗「从此
君王不早朝」,虽然忘了前面一句是什么,反正大概意思指帝王过于贪恋美色而
耽误正事。犹豫了片刻,他还是推门而入,他想起另一句诗「人生得意需尽欢
「,自己干得是刀口舔血的营生,哪有那么多顾忌。

  蓝星月又几乎一晚没睡,身心疲乏到极点,看到坂田龙武又出现自己面前,
她有种心若死灰的感觉。自己现在和处境比待宰的羊羔还不如,待宰羊羔尚有闭
目等死的权力,但她连这都做不到。一次次去求他有用吗?如果不求自己又能为
白无瑕做些什么?此时蓝星月深切感受到当年白霜的心境,自己能做得到和她一
样吗?

  此时,大楼外面晨光灿烂,新的一天刚刚开始,而在这间阳光照不到的囚室
中,失去力量的凤战士赤裸着身体,张开着双腿,默默忍受着男人野兽般的侵犯。
她的心在滴血,屈辱似潮水汹涌,油然而生的绝望似黑网缠住了她,像巨石压住
了她,令她感到强烈的窒息。难道就这样接受悲惨的命运?不!决不!蓝星月心
中发出无声的呐喊。如果就这样倒下,她不配做白无瑕爱的人,更不配做一个凤
战士。

  在「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中,时而尖细婉转、时而低沉绵长的呻吟如诉如泣
开始回荡在空中,房间里肉欲的气息越来越浓郁。

  蓝星月虽决意用自己的身子取悦魔鬼,奈何肉体并不完全听心灵的指挥,而
坂田龙武的持久力也不够,不到十分钟已丢盔弃甲结束了战斗。蓝星月没能做到
他所说的满意,但还是硬着头皮求坂田龙武再给白无瑕一些营养液。每次白无瑕
被注射春药后,都要消耗大量的体力,没有营养液的支撑,她撑不了几天。

  「晚上再说吧。」坂田龙武说着离开了房间。

  坂田龙武走后,蓝星月强迫自己睡了几个小时,从上飞机到现在已有三天,
加起来睡着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小时,没有体力,就算有逃脱机会也会丢失,没有
体力,要做到坂田龙武所要求的满意,更是难上加难。

  到了晚上,几个黑西装男人将蓝星月带去另一个房间。房间宽敞空旷,侧面
墙壁整幅是落地镜,有点像排练厅或舞蹈房。他们让蓝星月站在镜子前,然后退
出了房间。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浓浓的惆怅弥漫在她心头。镜子中的自己虽略有些憔悴,
但丰乳翘臀、蜂腰长腿依然充满诱惑,昔日的美丽分毫不曾减少。曾经她也为自
己的美丽感到骄傲,为白无瑕喜欢这份美丽而感到喜悦,但此时自己成为男人的
玩物,这份美丽让感到莫名的悲哀。

  镜子后面,坂田龙武和另外三个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蓝星月。住龙幸夫在把
白、蓝二人交给坂田龙武时曾告诉他,抓住两人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有着难
以想像权势的大人物,那个大人物不是让他杀了白无瑕,而是希望将白无瑕调教
成性奴。至于蓝星月,因为两人的关系,可以作为调教白无瑕时的工具。同时,
住友幸夫还承诺,如有机会,那个大人物会把白霜也送给他,让他报爷爷被杀之
仇。

  坂田龙武内心是想杀白无瑕的,但能让住友夫这样的人都诚惶诚恐,他所提
的那个大人物不是自己能招惹的。更何况,让白无瑕成为性奴,恐怕是比杀了她
更妙的主意。坂田龙武对于调教性奴并不在行,所以邀请了几个在这个领域比较
出名的人,准备从中挑选合适的调教师。

  「坂田先生,此女天生丽质、仪态万方,更难得是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英气,
是我平生仅见良材璞玉,如果坂田先生能给我这个机会,老夫此生无憾。」说话
的人是叫荒木弥生,他头发花白年近六旬,人虽并不高大,但体格极为魁梧,像
一名年老的武士。他与日本传奇绳缚宗师雪村春村师出同门,因为他走的路线比
较极端,所以不如他师哥有名,但不妨碍他元老级的地位。

  「荒木前辈,坂田先生是让我们调教性奴,可不是什么绳艺表演,前辈的绳
艺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要让女人像母狗一样乖巧听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此女英气外露,赤身裸体站在镜子前,仍能这般镇定,脸上毫无畏惧之色,不用
些非常手段,绝难将她调教成为性奴的。」老人边的一个四十多岁瘦高男人说道。
他叫吉田明夜,是一名相当出名的调教师。

  荒木弥生作为前辈,这么说多少有些不敬,但他第一眼看到蓝星月,就想将
她据为已有。作为调教师,大多为权贵财阀服务,性奴的主人虽不是自己,但在
调教过程中还是可以进行随心所欲地玩弄。眼前的女人乃人间绝色,即便短暂的
拥有,也足以回味一生。

  「你懂什么,老夫出道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女人嘛,好驯服得很,将
她吊个几天几夜,哪会不乖乖听话。」荒木弥生怒道。

  「呵呵,如果吊个几天就都乖乖听话,那还要我们这样的调教师何用。」吉
田明夜顶道。

  「吉田明夜,你以为我不懂你那点伎俩,女人到你手里,个个人不像人、鬼
不像鬼,什么叫暴殄天物你懂吗?」荒木弥生大声道。

  坂田龙武见自己都没开口,他们竟吵起来,立刻道:「两位,先听我说,不
瞒各位,想请各位调教的正主不是她,今天请你们过来呢,是想见识下各位的手
段,顺便也向各位教请。」

  「不是她?」吉田明夜脸上浮现失望的神情。

  「不错,正主与她关系非同寻常,届时如果方便,倒也可她将一并进行调教。」
坂田龙武道。

  相比荒木弥生、吉田明夜跃跃欲试的神情,边上一个三十岁左右,脸色苍白
的男人倒要沉得住气。他叫北原野望,也是一名调教师,名气虽没有吉田明夜大,
但凡委托他调教性奴的,无不给他极高的评价。

  「二小时为限,不能对她身体造成严重伤害,各位就尽情施展你们的手段吧。」
坂田龙武定了基本规则。

  荒木弥生作为前辈,当仁不让第一个出场。坂田龙武带他从侧门走进房间。

  「蓝小姐,这位是荒木先生,等下他无论对你做什么,你都不能反抗,明白
吗?。」坂田龙武道。

  「明白。」蓝星月看到那个叫荒木的老人在她面前打开一个箱子,里面有很
多粗细不一的绳索,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她不由自主地深深吸了一口气,
今夜要比昨夜更加难熬。

  荒木弥生从箱里取出一副眼罩,坂田龙武甚至蓝星月都以为要给她戴上,没
想荒木弥竟将眼罩套在自己头上。在坂田龙武诧异之时,荒木弥生一步、二步、
三步走到蓝星月的面前,伸出骨节嶙峋的手掌,准确地按在蓝星月两边面颊上。
然后双掌合拢,手掌覆盖面门,拇指从上至下,又从下至上摸索着她高挺的鼻梁,
之后拇指又压住红唇上,左右左右摸着她的小嘴,最后竟把拇指伸进她嘴中,摸
了摸牙齿后,竟勾住两边嘴角,强迫她张开了小嘴。

  坂田龙武目瞪口呆,这是在干什么?荒木弥生的手掌仔细摸过蓝星月脑袋每
一个部位,五官自不用说,连后脑勺也来来回回摸了许久。之后从脖颈、肩膀开
始,他用双手仔仔细细地摸索着蓝星月身体每一个部位,手掌在傲然挺立的雪乳
停留了相当长的时间,不仅来来回回摸了好几遍,还进行强力挤压、上推下压、
甚至还扒开了乳沟。在摸索蓝星月私处时,手指插进阴道甚至连菊穴都没放过。

  足足化了二十分钟,匍匐在地的荒木弥生摸过了蓝星月每一根脚趾后,才慢
慢站起身来。

  「有时人会被视觉所欺骗,只有用心去感受,才能创造伟大的艺术品。」荒
木弥生道。坂田龙武看到后来大致也明白了,他是用手掌触觉将她的身体轮廓印
刻在脑子里,大师到底是大师,一开场就那么玄乎。

  荒木弥生不会说中文,他让坂田龙武翻译道:「请让她做几个舞蹈基本动作,
劈叉、踢前腿、踢后退,下腰。」

  听到命令的蓝星月只有照做,她身体的柔韧性比专业舞者更好,几个动作完
成的质量都相当高。待蓝星月做完后,荒木弥生眼中精芒暴行,像一只年老的雄
狮,弯腰抄起一卷拇指粗的麻绳子向蓝星月扑了过去。这一刻,他完全不像一个
六十岁老人,力量、速度还有行动的准确性令坂田龙武都叹为观止。

  荒木弥生手中的绳索似有灵性一般,飞快缠绕在蓝星月赤裸的胴体上,不到
五分钟,被捆绑成M状开腿的蓝星月便被以极度羞耻的姿态悬吊在空中,荒木弥
扯开自己的和服,赤着半边肩膀,从箱子里取出一根皮鞭,狠狠地朝蓝星月的屁
股打了下过去。

  「啪」响亮的鞭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荒木弥生用的是一根皮条制成的散鞭,
鞭打的声音虽然响亮,也会有一定的痛感,但并不会对女人造成过度的伤害。

  在荒木弥生捆绑蓝星月的时候,坂田龙武胯间的肉棒就不受控制挺立了起来,
当清脆的鞭声响起,他更是感到浑身燥热难当。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这么一
个悬空开腿的造型,也算普普通通。但不知为何,他觉得眼前的画面比他之前看
到过的类似情景要美上百倍,带来的诱惑刺激根本没法比。是大师有化腐朽为神
奇的本领?还是蓝星月实在太过美丽?

  一阵暴风骤雨般的鞭打,蓝星月紧咬牙关一声不吭。这令荒木弥生极度诧异,
他还从没遇到过一个女人在这样情况下不失声痛呼的。在挫败感的驱使下,他举
起鞭子抽向蓝星月的花穴,他故意让鞭梢击中娇艳的花瓣,这样有更强烈的痛感。
女人最私密处被无情抽打,羞耻还有剧痛令蓝星月闷哼了一声,等第二鞭又抽打
到她私处时,有了心理准备她又咬紧了牙关。

  不到一个小时,蓝星月被捆绑成数种姿态,什么悬空一字马、四马倒攒蹄等
等。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荒木弥生使用的缚术也越来越趋向残虐,当年正因
为他的缚术太过极端,才会被主流所不容。他清楚自己只长于缚术,并不长于调
教,如果都不能令她痛呼求饶,坂田龙武是决不会委托于他的。

  在将她绑成四马倒攒蹄吊起时,荒木弥生本以为这种能给人带来极大痛苦的
缚术可以让她出声求饶,但他还是失望了。情急之下,他使用更极端的胸缚术,
用绳索紧绑住乳房底端,用力抽紧后,原本半圆乳房顿时鼓胀成一个浑圆的白色
肉球。

  荒木弥生把四马倒攒蹄的蓝星月翻了过来,将从天花板垂下的绳索连接到双
乳中间的绳结,然后用力一拉,身体呈反向四马倒攒蹄的蓝星月又被吊了起来。
此时,身体的全部重量都落在勒住乳房底端的那根绳索上,顿时如白球般的乳房
再次猛烈鼓胀,似乎就要爆裂一般。

  剧烈地疼痛从胸口传来,蓝星月看到自己变得无比诡异的乳房,心中掠过一
丝恐惧。连她都开始怀疑,再这样下去,乳房会不会突然「嘭」地一声炸裂,自
己死了就死了,但自己死了谁来救白无瑕。

  面对老人越来越暴虐的捆绑,蓝星月想过是不是应该装得害怕一点,痛苦一
点,但内心的骄傲却让她咬牙忍受。如果有坂田龙武有明确的命令,她可以为救
白无瑕放弃自己的尊严,但现在并没有,她害怕哪怕是装出来的示弱也会慢慢动
摇自己的意志,最后装着装着就变成真的了。

  很快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过去了,荒木弥生知道他已经失败了,自己的缚术
可以留下一幅幅令人惊艳赞叹的图画,但决不可能让她成为男人的性奴。但他还
要做些什么,虽然注定留下一生的遗憾,但他还是希望能更深地将眼前这个都不
知道名字的女子烙刻进脑海。

  在最后的时间里,蓝星月双手上举,劈叉开来的大腿根部被下方绳索固定,
足踝被上方垂下的绳索提拉抬高到极限,修长的双腿就如飞鸟扬起翅膀。在敞开
花穴下方,矗立着一根黑色的仿真阳具。

  在那根仿真阳具插入前,荒木弥生最后一次将手指探进花穴中。多么迷人的
容颜、多么温润的阴道,如果真正能置身其中,又该是多么美妙的享受。虽然他
很想恳求坂田龙武给他一次占有她的机会,但自己只是一个缚师,有什么资格向
日本最大黑帮首领提出这个要求,何况他还有一个老人、一个缚师最后的尊严和
骄傲。

  黑色仿真阳具缓缓刺入了蓝星月的花穴,荒木弥生拉动手上绳索低声吟道:
「生来如夏日之花,不凋不败,妖冶如火。」

  说罢荒木弥生放开手中的绳索,吊着蓝星月双手的绳索上方连接着强力牛筋,
荒木弥生拉动绳索将其绞到最紧,他松手后,悬在空中的蓝星月身体顿时急速旋
转起来。旋转中,身体微微抬高,插在花穴内的仿真阳具棒身一点点显露了出来。
大约转了几十圈,蓝星月身体旋转速度慢了下来,静止片刻,反向绞紧牛筋又开
始转动,带着蓝星月也反向转动起来。在反向转动时,赤裸的身体缓缓落了下来,
不停旋转着的花穴一点点将那黑色的巨棒吞了进去。

  荒木弥生最后呈现的演绎极其震撼,吊起的双手象征束缚枷锁,扬起的双腿
表达不屈的心志,在犹如舞蹈般的旋转中,她似夏日之花般璀璨迷人,但身体下
方黑色毒蛇却不停地噬咬着她的花蕊,画面凄美到了极致。

  旋转的圈数开始慢慢减少,在静止时,高高扬起双腿垂挂下来,黑色的仿真
阳具更深地刺进了花穴之中。

  「死时如同静秋之落叶,不盛不乱,姿态如烟,即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
傲然,玄之又玄。」

  在荒木弥生略带悲凉的吟唱声中,蓝星月被束缚着吊在半空,娇嫩的花穴被
黑色巨物贯穿,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丰肌清骨的傲然的含义。

  在一片寂静中,荒木弥生解开蓝星月的束缚,微微一鞠躬道:「姑娘,谢谢
你给我一次足以铭记终生的经历,请多保重。」说完与坂田龙武道别后头也不回
地离开了。

                待续

  不知为什么,突然对蓝星月这个角色产生较大兴趣。其实也一直蛮喜欢这个
角色,不然不会有人物志。同时,又突然开始想明白一个问题,有些东西做不到,
不一定要勉强。比如合理性,白、蓝在日本的情节,我一直在想,这样白、蓝难
道凭自己力量都逃不出去吗?不说白,蓝可是神凤级的战士,虽然没有内力,对
付一个黑帮首领都没能力,是不是太弱了。你看复仇者联盟中的黑寡妇,为获得
情报故意装着被抓,想反杀那是分分钟的事。但是如果这样去想,情节又很难设
计。后来我觉得这样也是没有大的不合理,也就按着思想写下去了。又比如角色
塑造、情节设计,很明显,对这一块我是比较弱的,比如说风离染这个没化多少
笔墨就人气颇高的角色,总是想设计怎样曲折的情节便故事更完美一些。但现在
觉得,做不到就何必勉强。所以就有可能设计一个相对简单的被抓过程,这样才
可能不会长时间的断更。幻想即日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