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末日】第四章

第一文学城 2022-05-23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qq794608982
作者:纯爱即正义 2022年5月4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8014 --------------------------------------

作者:纯爱即正义
2022年5月4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8014

--------------------------------------
        第四章
  之前大清早就开始跳广场舞的地方,地上躺着几个人身边一片鲜红。旁边趴着几个人在啃食着他们的身躯。

  有一个蹲着的人直接用手,抓起地上尸体肚子里的大肠扯了出来。血水混着黄褐色的液体也一并喷溅在他身上,他丝毫不在意一把塞到嘴里大口咀嚼着。

看到这,胃里一阵翻腾干呕不止。任谁大清早一起看见这样血腥恶心的一幕也会不舒服。

缓了一会儿“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食人魔分食现场吗?”脑子里一片混乱,有些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打出了110。

嘟嘟嘟,对不起、您的手机不在服务区。操、看了眼手机,手机一格信号都没有。下面广场上的人还在四处奔逃着,后面还有几个人在追着他们。

逃窜中的人有一个穿着保安制服,是门卫李叔他跑在最后、被身后一个跑的飞快的穿西装小伙子追上,一把扑倒在地然后俩人开始纠缠起来。

前面的哪些人继续逃跑,跑进了最近的单元楼,没人关注被扑倒的他。年轻人身后也跟着三个人,见同伴扑倒了猎物、他们也没有犹豫直接加入了。

李叔反抗的十分激烈双手推搡着小伙子脑袋,不让他可以咬到自己。小伙子一时没办法。身后的一个老人直接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撕扯下一大块衣料和血肉。血跟不要钱一样的洒了出来,李叔发出撕心的惨叫。

紧接着其他俩个人,直接咬在脖子和大腿上。短短几秒李叔就已经完全没了反抗能力,也不能发出声音,他的脖子上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看的我心里一阵惊恐。

“这是丧尸吗?”世界末日了吗,我思索着。这完全不是正常打开方式,我回到床上坐着有些懵了。

听见急匆匆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房门随之打开,姐姐冲了进来穿着单薄的睡裙胸前凸起的俩点清晰可见。头发乱糟糟的脸上的表情惊恐,显然是刚起床、然后扑在我怀里、身体微微颤抖。

慌张的说道<小亦,你看见外面了吗?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猜想她肯定也被吵醒,看见了外面的景象吓坏了。我抱着姐姐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家里就我和她,要是我也慌了、就没人冷静了。

<我也不知道、我刚醒就看见外面一阵混乱。>

姐姐的娇躯颤抖着<是不是世界末日了,它们好像是丧尸?>

我一愣姐姐说的很有道理,毫无意识的捕杀然后进食像极了美国丧尸片里的丧尸、但这些丧尸可不像是电影里那样行走缓慢。速度隐隐比常人还要快几分,小区里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听的我毛骨悚然。

姐姐颤抖着紧紧的抱着我,我忽然担心起来,妈妈和梦梦还没有回来。她们还在瑜姨家里呢,急切的想打个电话询问状况。不知道妈妈她们有没有事情,忘记了手机已经没有信号了。

心理暗骂“操,这该死的、就算是丧尸爆发,小说里不都说手机信号过俩天才会消失吗?”柳亦不知道的是昨晚的暴雨太过猛烈,泥石流把手机信号塔破坏了。

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遇事不慌心里头默默的令自己冷静。轻轻的拍着姐姐的粉背安抚着她的恐惧和惊慌,其实我脑子里也是一片混乱。但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毕竟现在自己和姐姐还是安全的,没有正面遇到哪些丧尸。

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家里,和楼下超市有没有锁好。先保障自身的安全,只能对姐姐说道<姐,你别害怕。当务之急我们去看看门窗有没有缝隙,>,拉着姐姐的柔胰小手软弱无骨,握在手中有些冰凉,十分舒服。

但现在可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些,二楼的楼道早就被堵死。小时候妈妈看见歹徒入室拐卖儿童的新闻。

妈妈总是在楼下超市里。就我们三个在家,怕有坏人从楼道上来骗我们开门,让人把一楼楼道堵死。

出入也只能从超市,窗户也是有不锈钢防护栏的,只要它们不会爬水管二楼就是安全的。带着姐姐来到楼下,打开灯幸好电力公司没有扑街、超市就只有大门一个出口,现在锁的死死的。

最里面是钢化玻璃门,中间是防火隔离布,外层还有卷帘门。用手拉了拉足够结实,让我稍微安心了点。

姐姐确还是不安抱着我的左臂,从超市里拿了一些面条和蔬菜回到楼上。看着她那不安的情绪,眼里透着丝丝恐惧。

只得把她按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我坐在她旁边认真的对她讲道<柳小璃、别怕。就算是世界末日,我也会保护好你和妈妈她们>

姐姐其实平常是非常有主见的人,也许是广场上的一幕让她失去了方寸。毕竟我一个男的看见早上哪些都恶心的犯怵,她也只是个十八岁刚成年的小姑娘。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小手也是冰凉、也不讲话,我只能把沙发上的薄毯盖在她身上,让她自己缓一会。我则去厨房准备早餐,心里也担心妈妈他们的紧。

把鸡蛋打好搅拌均匀,青菜洗净入锅再放入面条,锅里热水咕噜咕噜的冒着泡。寻思着该怎么办才好,按照电影里囤积足够多的食物,有安全的庇护所。等待国家机器的救援。

这几条都满足了,超市里的食物,足够我和妈妈她们一起吃上一年半载的,可是现在妈妈和梦梦不在家里。

小区里的惨叫不绝于耳、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被分食,想救他们我也束手无策,我自己也没有多少战斗力。体力比起她们俩姐妹我都不如,除了会几手打架的本事。

越想越烦,热水溅到我手上把我从思绪里拉回。不管怎么样,要联系上妈妈。把煮好的面条端上桌,姐姐还是坐在原处,双手紧握低着头,眼圈里溢满了泪水、看的我一阵心疼。

我在她身前蹲下、拉住她的双手看着她的眼睛,刚想说话她像是突然崩溃。扑倒我怀里大声的哭着抽噎着<小亦、怎么办我们会不会死,妈妈她们也不知道有没有事>

我搂着她站了起来,手在她背上轻轻的拍着和她讲<别担心了、妈妈她们在瑜姨家肯定没事的>

瑜姨家住在农贸市场旁边的金玉良园,是城南这边最高端的小区,瑜姨家里的安全应该有保证。只要没出去的话。

<静观其变吧,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先吃早饭吧> 轻轻的拭去她眼角的泪、把她带到餐桌边坐下,她心情也平静了些,小口小口的吃着我煮的面条。

我打开电视,电视信号也还有,这就让我有些不解。“为什么他妈的、手机没信号。”本地频道,正在播送着紧急新闻、漂亮的女主持人正一脸紧张的播报着。

xx年7月23日凌晨,在本地宁海人民医院、爆发了一种特殊的病毒。如果感染开始出现胸闷呼吸困难,双眼红肿,嘴里抑制不住的流出口水。

就算是及时就医,也无法查出是什么病状,如果患者不幸死亡,十分钟内会再次复活,你没有听错是复活。

主持人一脸认真的讲道:这不是一个玩笑,请广大市民注意此类患者。如果你的亲人不幸出现症状,务必控制住他。

画面里正播放着一间病房的监控视频,俩医生走到被蒙上白布的尸体前。准备推着尸体送到停尸房,没过几秒尸体突然爬起来扑向医生,画面到此结束。

他们复生后,没有自主意识。凭借着生物的本能捕食,砖家认为原因是昨天从郊外实验室,泄漏的有毒物质渗入了地下河中有关。广大的市民朋友请关好门窗,不要出门。

如果不幸被这些人咬伤,也会成为它们中的一员。最后祝各位好运,坚持住军队会来解救,滋滋..电视机上已经变成了一片雪花。

听见这些消息,我的心里凉了一半。如果这个病毒能控制,zf是肯定不会让在新闻里播出的,这会引起全国各地的恐慌。

如果他们有办法,肯定是发动一切力量来镇压这些消息,现在它正出现在电视上。说明宁海市或者是整个江省都已经沦陷。

按照他们所言,变成哪些怪物是通过水源传递,我昨天用自来水刷牙洗脸“那为什么我没有任何事?”让我想不通。

姐姐心不在焉的吃着面条,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她自己消化一下。突然姐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把她都吓了一跳。

掏出手机一看、是妈妈打来的微信通话,她立马就接通了。

妈妈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喂、小璃吗?你们还好吗,我打你们电话打不通。>

姐姐的声音有些呜咽<妈、我们没事,现在在家里。你们怎么样?>

妈妈在那边叹息了一声<我和梦梦也没事,现在在瑜姨家里,你们千万不要出门知道吗?>

姐姐轻声答应了一句、我便把电话拿了过来说着<妈,你们还好吧?千万不要出门看见新闻了吗? >

妈妈回道<看见了、还好我和你瑜姨今早出门的时候早,买了一堆的菜。可以坚持几天说不定zf就会来救援的。>

听见这话让我安心了一些,对妈妈说道<好、你们千万要锁好门窗。>再次和妈妈叮嘱了一番。

挂了电话,长长的呼出一口气。zf如果有作为的话,现在就已经在疏散群众和组织救援了。可现在没有任何消息、只能等等了。

突然想到电话没信号,但网络好像没断。几口吃完了面条,回到房里打开了电脑,进入本地贴吧,密密麻麻都是新帖子。

有些说是世界末日的,也有说是外星人入侵的,七嘴八舌的基本没有有用的东西。一条加精的帖子引起了我的兴趣。

标题是《病毒的极速扩散》,帖子刚发出来半个小时,楼主自称是宁海市市委书记的儿子、他说偷听到他爸的视频会议。

说病毒的传播速度极快,现在宁海市旁边的几个市,同时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异、zf都管不过来。说用不了24h江省都会沦陷。

看见这个帖子,心里拔凉拔凉的。“zf都不能控制,看来这次真的要完蛋了”,一把躺在了椅子上,心里一阵忐忑不安。

小亦、姐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回头望去。姐姐已经没有之前的颓废样了,换掉了睡衣。估计是她也想明白了,再怎么样都不能改变外面的事实。

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腿上裹着肉色的连裤袜,妈妈从我记事起,丝袜从来都是不离腿。姐姐和梦梦都是看妈妈穿着显得腿形特别美,爱美之心是女人的天性。

从而也变成了,丝袜不离腿。我严重怀疑我的丝袜控和足控,是从家里这三个大小美女这里启发的。

她坐在床上强挤出一丝笑容,看着我说道<别太担心、妈妈她们没事。过几天说不定就有人来救我们了>

被她的话安抚了下我的情绪,我对她笑了笑。走到她身旁手轻轻的在她头上摸了摸。不想告诉她我刚才在网上看见的消息。

我不确定,这个楼主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万一是真的、这会让姐姐心里的希望破碎。

我转移话题道<姐姐、你的脚还疼吗?>,我不想她再纠结在这件事上,想摸摸姐姐,精致的玉足和嫩白的大腿。

姐姐轻声嗯了句,我也坐到床上一把抄起她的右腿。一回生二回熟、她似乎也不怎么抗拒了,手掌附上她的扭伤处。

淤血已经不见了,只是隐隐的有些红肿不是很严重、估计明天就能好全了。右手握着脚底,左手轻揉着。

手上传来的手感让我爱不释手。慢慢的揉着伤处,渐渐的有些异动、左手揉着揉着开始朝着小腿上移去。

姐姐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很享受、没有发现我左手的小动作,握着姐姐这只丝袜小脚。让我的心里砰砰直跳。

前俩次是真的为了给姐姐活血化淤,这次她的扭伤都快好了,让我心里着实异动。

右手一手掌握前足端没有一丝角质,脚背晶莹剔透,就算是隔着肉丝都看得清上面的毛细血管。可爱的脚趾像是刚摘下来的马奶提子般饱满圆润。

低下头情不自禁的朝脚背亲了一口,姐姐被吓了一跳、茫然的睁开眼。有一点震惊,不清楚我为什么会这样做。

这下尴尬了,一时兴起就亲了下去。只得对姐姐嘿嘿一笑的道<我只是闻闻、小璃的脚是不是香的,现在我确定了是香的。>

姐姐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对我说道<小亦…你.你.好变态。>

尴尬的咳了咳<好了,我去看看外面的情况>把姐姐丢在房里,走到客厅阳台前看着楼下。

早晨的阳光显得格外的明媚,但这不能让我有一个良好的心情。楼下已经没有了那些丧尸,之前被啃咬的那些尸体也不见了,按照新闻里说的估计也复活了。

叹了口气,今后该怎么生活、脑中思索着如果几天后,zf的救助还没有到来。我只能自己去把妈妈她们带回来了。

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无论从什么角度,我都有义务和责任保护她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先了解一些这些丧尸的信息。

一上午的时间匆匆过去,我也观察到了这些生物的一些习性。它们在没有目标攻击时,会缓慢的行走游荡,或者站立在某一个地方不动。

估计这是为了节省体力,毕竟能量是守恒的,它们的体力也不是凭空出现的。也需要进食来补充能量。

它们似乎也不喜欢在烈日下暴晒,在阳光最毒辣的时候、也没有多少丧尸在路上溜达。更喜欢在阴凉的地方躲避。

吃完午饭、小区里的声音也趋于平静,只是偶尔还能听见。现在妈妈她们暂时没有危险,不用太过担心。放空心情就在床上沉沉睡去。

当再次醒来时,外面的天空已经昏昏沉沉,看了下时间晚上六点五十了。客厅和厨房的灯亮着,我朝着厨房走去。

姐姐正在用锅铲翻炒着,她身上围着围裙,长发扎成了一个马尾。站在哪里不停的翻炒着,听见声音回头望了我一眼。

露出了一丝微笑说着<小亦、起来了阿,赶紧去洗把脸洗下手吃饭。>

见姐姐已经完全没有了,那一副颓废的模样。心里稍稍安心了些,笑着和她说道<遵命、小姐姐>、姐姐白了我一眼便忙活她自己的了。

洗完手坐到餐桌上,青椒炒肉、番茄鸡蛋、海带排骨,对她说道<都是我爱吃的,姐姐还记得呢。>

姐姐平时不爱做饭,但妈妈说女孩子必须学会做饭洗衣,女子嘛三从四德。虽然现在不像古代那样,需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但洗衣做饭是必须学会的,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就教她们俩姐妹做饭。姐姐这方面比较有天赋、比妹妹做的好吃多了。

姐姐坐在旁边双手托腮、眼里带着期待看着我说道 <你尝尝,好久没做饭了、不知道技术有没有下降>

我拿起筷子挨个尝了口、味道没得说虽然没有妈妈做的那么到位,但也八九不离十了。毫不吝啬的夸赞道<太好吃了、简直就是人间难得几回尝。>

姐姐听罢笑了,眼睛成了一轮弯月嗔道<贫嘴、有没有那么夸张。>。然后自己也尝了几口:还行,没有以前做的好吃了。

<好了、很棒呢 我们赶紧吃吧,我都饿死了。>我拿起饭碗就开始大快朵颐,吃完饭姐姐就收拾着家里,看样子心情似乎好转了些。

等她弄完已经是九点,打开电视机但还是一片雪花,应该是彻底断了信号。不由的坐在沙发上看起了手机,幸好网络信号还有。

再次进入贴吧和本地论坛,各种言论还是在快速刷新,和早上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zf还是没有出来告知救援什么时候到来。

刷了一会儿手机觉得没意思,和姐姐打了声招呼便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思考着,必须规划一下之后的计划了。

食物和安全不用担心,家里的存货够我们一家几口坚持很久。但水却是个大问题,全城的水都已经停了。

只是饮用水的话,楼下还有十几桶20l的纯净水,但人不能不洗漱吧。虽然可以控制次数,但现在天气这么热。

一俩天还可以忍,要是四五天不洗澡、非得馊了不可。眼下这是一个问题,安全的问题不用太过担心,楼下三层的卷帘门。

没人恶意破坏的话、坚持一段时间不成问题,也可以再次加固下使之更加牢靠。窗户只有二楼有。

只要它们不会飞,四五米的高度应该可以拦住它们。正当我想得入神时,房门被姐姐从外面打开了。

她穿着睡衣手上拿着枕头被子,表情窃窃的对我说道<小亦、我有点害怕,能不能和你一起睡?>

我一愣听到这话,表面毫无波动、心里却是乐开了花,扯开薄被手在旁边的位置拍了拍。

配合着戏谑的眼神讲道。<来吧、小娘子 大爷都等不及了>

姐姐小脸一红、却不甘示弱反击道<官人、那奴家就上来了,官人可要怜惜奴家呢>

看着她俏脸绯红强装淡定,还一脸调戏良家妇女的表情。顿时给我逗笑了,姐姐还真的是可爱呢。<好了,不闹了上来睡吧。>

小学一二年级时,我们姊妹三人还是一起睡的。自从上了三年级、妈妈就让我们独自睡觉了。说锻炼我们独立的能力。

姐姐走到床头却有一些犹豫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毕竟现在已经她和弟弟都不是小孩子了。再睡一起有些不妥。

因为早上发生的事情,心里却害怕一个人睡,早上那一幕现在都让自己有点害怕。

我见她好像有些抵触,愣愣地站在原地便问道<要不、我睡床尾你睡床头吧?>

姐姐见我都已经拿起枕头,睡到了床尾,她嗯了一声、然后把她自己的枕头被子摆到了床头,然后躺下。

一时没有话说,毕竟这么大的俩姐弟还睡在同一张床上,有点尴尬。姐姐侧着睡在右边看着窗外,玲珑有致的身材显得非常完美。

穿着天蓝色卡通小兔子的棉质睡裙,长度在膝盖上十公分处,腹部盖着被子,却不能遮住那挺翘的臀部曲线,虽然看不见白花花的大腿,洁白如玉的小腿和异样精致的玉足都在我的眼前。

吸了口气,近在咫尺的玉足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混着沐浴乳和她身上独特的味道。让我胯下隐隐有了抬头的趋势。

我承认我是个足控,感觉有些变态了。都是家里这些妖精的锅,其实刚开始只是喜欢包裹着丝袜的大腿,显得格外纤细修长。

后来慢慢的发现脚、对我的诱惑也特别大、丝足更甚!我对丝袜和美脚的抵抗力几乎为零,到看片时都是没有一双美腿坚决不冲。

我瞧了一眼、外面一片昏暗月光都没有。风吹着树叶哗哗地响,还伴随着有闪电闪烁。估计又要下雨了。

楼下隐隐约约的还能听见,那些类似丧尸生物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之前广场上的那些嘈杂声音了,昨晚都觉得吵现在有点怀念了。

估计还幸存的人也把自己藏起来了,现在都觉得家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轰隆隆、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不要钱的被洒向地面。

仿佛是老天爷、想洗去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盯着外面的雨思绪万千。

我还是个没有出过社会的成年人,一直生活在妈妈的庇护下。也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不由得觉得之后该怎么生活。


不应该是生活,而是在这世上活下去,这让一个刚成年的男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在思绪中被一道炸雷声惊到、姐姐的身躯也是一震把被子盖到了上半身然后说道:<小亦,我有点害怕,你能不能靠近些?>

<好,我就在你旁边,睡吧别害怕。>我拍了拍她的小腿安抚着。虽然一双美足近在咫尺,但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不知过了多久,姐姐呼吸声逐渐均匀、我起身看了一眼,她皱着眉头小手紧紧的抓住被子放在胸前,她实际上没有看起来那样轻松。

将被子从她手中轻轻拿开,盖到双肩以上,她熟睡的脸庞是那么的楚楚动人。盯着她的姣好的容颜、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回到床尾躺好,在胡思乱想中睡着。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觉得左手臂一阵酸麻。感觉自己怀里多了一个软乎乎的身躯,睁开眼、姐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我怀里。

她蜷缩成了一团,像一只在主人怀里打盹的猫咪,手脚却像是八爪鱼一样缠绕在我身上。这可苦了我手臂被枕到发麻。

看她睡的很香我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缓缓的将手臂从她身下抽出。这时或许是她觉得睡的不舒服,将我抱的更紧了一些。

姐姐的睡裙因为左腿架在我身上,已经从膝盖处滑落到了臀部,看着那雪白的大腿和白色的纯棉小内裤。

因为侧着睡,领口的位置也是裸露出大片的春光,从我的角度隐隐看见那深邃的乳沟、粉色的乳晕和因为呼吸微微颤抖的小葡萄。

霎时呼吸变得有些粗重,胯下的小弟弟在晨勃状态中更加硬了几分。而姐姐胯下的最隐私的地方刚好对着我的阴茎处,隐隐都快顶到了玉门上。

这一幕,让作为一个青春期没有尝过肉味的男孩,心中的欲望似乎像决堤了的大坝,一发不可收拾。简直是让我恨不得现在就把姐姐的内裤脱下,然后狠狠的插进那诱人犯罪的小穴里。

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深呼吸了俩口、平复下心情。将姐姐从身上剥离,飞也似得冲进了厕所里,只能用祖传手艺来解决掉这些情欲。

迫不及待的冲入浴室关上门,眼角一瞥发现在洗衣机上放着一些薄薄的小衣,莫不是姐姐昨晚忘记洗掉了,走到近前一看果然是。

白色的蕾丝胸罩,纯白色的纯棉小内裤,还有一双肉色连裤袜。这简直就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之前偶尔有几次拿过、家里这些女人的内衣做过羞羞的事情。

细细回想、不由得更加兴奋了。虽然我不是恋物癖,但看着那些小衣时刻包裹着我向往的地方,让我不由得嫉妒。

不可控制的拿起胸罩闻了闻,果然一股淡淡的清香、像是她身上的体香又像是奶香、让我有些迷醉,深深的嗅着奶罩上的乳香,欲望更加强盛了。(ps:这个是真的,我闻过几位、都是有股淡淡的奶香味。)

放下胸罩、看着洗衣机上还有着小内内,拿起来看了看,其实比起小内内胸罩上的香味是比较明显的,但这可是实实在在的装逼之物。

闻了闻,没有丝毫的异味或者骚味,毕竟小璃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内裤上也是隐隐的有一股莫名的清香。

实在是忍不住了、看着高高翘起是帐篷,飞快的退下内裤,肉棒啪的一下打在了我的肚皮上,鸡儿梆硬。

左手拿着胸罩闻着奶香味、内裤包裹着硬的发疼的肉棒上,开始上下套动起来,脑子里都是游动的小蝌蚪。

幻想着姐姐被我按在在床上,趴在姐姐身上用着肉棒狠狠的贯穿着她的小穴,喉间发出柔媚入骨的低吟,眼里全是迷离的之色,回头望着我、脸上也是舒服到了极致的神情。

不到几分钟突然浴室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伴随着姐姐的声音<小亦、你在洗漱吗?>

已经到了快射的边缘,嘴里呼呼喘着粗气,手上的动作我都觉得能让鸡巴磨出火星子,嘴上刚准备回答让她等下在进来。话还没出口

门突然在外面被打开,刚才被情欲支配忘记了反锁。心里暗想糟糕、下意识转身对着浴室门口手上的动作也还没来得及停止。柳璃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小亦在厕所里洗漱。

进来却看见小亦正对着门口,内裤退到了膝盖上、左手拿着她昨晚忘记洗的胸罩在鼻尖闻着,生殖器上包裹着她的内裤疯狂的撸动,她当然知道这是做什么,但这一幕着实让她愣在了原地。

柳亦被吓的不轻,这一刻仿佛时间被冻结,被一刺激欲望似乎也找到了宣泄口,阴囊一阵收缩、精液从输精管被喷出,射满了姐姐的内裤。

俩姐弟都愣在了原地,柳璃是因为看见了弟弟用着她贴身衣物自渎的场景而震惊。柳亦却是被身下的快感支配。

射精持续了五秒、把柳璃是内裤浸湿了一大片,或许是太过兴奋,量出奇的多,乳白色的精液从柳亦手指缝溢出,滴落在了浴室地面上。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