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轻醉江湖游】(07)(第一会所首发)(凌辱,调教)

第一文学城 2022-07-02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雪过无痕
作者:雪过无痕 本站首发 字数:4263   ================= 分界线=======================

作者:雪过无痕
本站首发
字数:4263

  ================= 分界线=======================

  前言

  对这本书做一下说明。

  这应该是一本长篇,大概会有七八十万字左右,所以现在故事还在最早期,
还没正式展开。

  这是一本主写反差调教的书,之前很多朋友想看高贵的圣女之类的被调教淫
堕的书,我对调教这个圈子有一点了解,所以提笔写了这本。

  然后,本人喜欢的调教是身份的反差感,而不是摧残获得的快感。所以本书
的调教是轻度的,最多止步于部分角色的饮尿为止,不会出现黄金,以及严重摧
残女奴身体的情节。我会尽量多写一些有趣的调教玩法。

  关于剧情展开,因为是长篇,所以现在的都还处于铺垫期。后续会围绕两国
的朝堂,江湖的恩怨来推进剧情,以及主角的身世之类的,可能会考虑加入母子
剧情。女帝的正式出场会比较晚,会着重塑造这个角色,我构想了一个画面,就
是梁国的公主在主角支持下,篡位登基,然后夏梁梁国罢兵,两国在边境会盟,
铸祭坛告苍天,文武百官在下面祷告,主角让梁夏两国女帝,用双头阴茎在祭坛
之上磨豆腐,来一场百合淫乱。感觉很刺激。

  然后柳思云这个角色,既然定位是女侠,就不会一直留在主角身边。我会让
她自己出去闯荡,然后成为江湖人真正敬仰的女侠。所以下一个主要角色是沈冰,
以及围绕屠龙会来展开即将出现的女角色。

  白霜母女是我设定的母女花,她们的身份并不简单,所以短期不会出场。

  关于作者本人,我有自己的工作,基本上每天只能下班回来抽出时间写一章
四千字,我打字速度不快,四千字也得两个半小时,然后上班也是摸电脑,所以
码完字感觉手还挺累。

  我的文笔火候还是有些欠缺,无法写出圆润感,但是这是很久没动笔的原因,
再写几万字练一练就好了。

  最后有朋友说,穆婉这个名字不合适,我也改成了穆凌,不过前面几章我就
没改了,大家将就一下,我也抽不出更多的时间了。

  作者是妥妥的纯爱党,不看绿,不写绿。这点大家放心。

  大家对剧情有什么期待,可以直接下方评论,或者发短消息,当然让我写牛
头人角色的建议就不必了。

  ================= 分界线=======================

  正文

  柳思云卧在地上歇息,由于狗皮的存在,她的身体无法舒展,热量也无法散
出。她感觉整个人越来越热,似乎全身都在冒汗,而狗皮的开口在她的背上,手
被限制的她根本无法自己脱下。而里面的她唯一能和外界联系的地方,嘴巴和鼻
子,她只能张开嘴,大口的喘气,散发热量,而腹部不停的起伏,让尾巴轻轻摆
动。

  陆枫在白记酒铺里仔细的查看了一番,除了些许不太激烈的打斗痕迹并没有
其他什么异常。不过细细回想一下,白霜母女的这家酒铺本身就有点不太正常,
白寡妇是个虽然有一个已经十八岁的女儿,但她本身并不像一个操劳过度的女人,
相反她更像是一个贵妇,而且容貌端庄,气质优雅。

  就这样,两个无依无靠且十分貌美的女人开的一家酒铺,自开张以来,居然
没有任何人上门找过麻烦,无论是地皮流氓还是江湖中人,大小衙门,达官贵人
也从没登门过。尽管白寡妇的酒堪称一绝,但是买酒的多是平头百姓。

  或许白寡妇母女的背景并不简单,她们的安全似乎也暂时不用担心。当然陆
枫现在也无从查起,只能把这件事先放下,自己从酒铺里装了几壶酒带走。

  然后陆枫又牵着柳思云回到街上,随便找了个街头的小店吃饭。

  柳思云感觉自己的手肘和膝盖磨的酸痛无比,走的摇摇晃晃。依稀可以听见
人们的议论。

  「这狗好丑啊!」

  「腿好粗!」

  「陆医生居然养了一只这么丑的狗,嘻嘻!」

  ……

  「看上去像只母狗,屁股一只撅着,发情了吧!」

  「有可能,你看屁股上有水渍呢!」

  「这狗大概是没人要给扔了,被陆医生捡回来喂的吧!陆医生人真是心善!」

  然后就有人上去找陆枫攀谈。

  「陆医生,你这狗怕是活不长了,看路都走不稳!」

  「不如趁还活着,杀了吃肉吧!刘老头的狗肉铺正缺货呢,它肉还挺多,能
卖几个钱,它也早点解脱。」

  柳思云一个不稳栽倒在地上,露出肚皮来,人群顿时一阵哄笑,一个小姑娘
蹲下来,用手轻轻挠着她的肚皮,轻声说着:「好狗狗,乖狗狗!」

  「别人夸你呢!」陆枫用脚尖碰了碰狗头,「摇摇尾巴!」

  柳思云努力运气,让尾巴动了动!

  旁边的几个女孩也玩心大起,凑上来把狗摸了个遍。隔着狗皮,柳思云感觉
似乎有无数双手掠过她的敏感地带,骨头里似乎有小虫再爬。

  陆枫笑着说道,「你看,狗还是好狗,多喂喂就好了!陪我这么多年,杀了
怪可惜的!」

  「陆医生真是好人啊!」

  ……

  等人群散去,陆枫牵着柳思云到了一个街头小铺,点了几个小菜,拿出刚刚
带来的酒,给自己倒了一碗,悠哉的吃了起来,柳思云此刻酒卧在他的脚边。

  店铺里是老板和他老婆在忙碌,一个半大的小男孩在外面招呼寥寥几个客人。

  一个黑瘦的小老头坐在一旁的地上巴巴的抽着旱烟,烟雾缭绕,他是这店老
板的父亲。

  陆枫自己一边吃,一边夹了一些饭菜喂到柳思云的嘴里,他还倒了半碗酒放
在地上,让柳思云舔着喝。

  黑瘦老头,把烟杆在地上敲了敲,先起了话头,「这狗是黑山那里的狗吧!」

  「不清楚!这是我捡来的!」陆枫回道。

  「俺当年逃难,路过那里时,见过这种狗!」黑瘦老头回忆起来,「不过当
时是一个大少爷牵着的,在街上遛!」

  「这狗路都走不稳,也不知道这些老爷,少爷们怎么这么爱喂!」

  「它们吃的比咱们这些人还好!」

  「可能这些狗有特别的本事吧!」陆枫敷衍着,同时关注着桌下柳思云的状
态。

  她还是张着嘴在喘着气,其实只要着这老头换个方向看,就会发现,这是一
张人的嘴,里面其实是个人。

  「不过陆医生对这狗可真好啊!俺们都是喂些剩饭剩菜给它吃。」

  「这狗也是只可怜狗!遇到我,就好好喂着吧!」陆枫弯腰摸了摸狗头,度
过一丝真气,让燥热难耐的柳思云瞬间感觉凉爽不少。

  「陆医生,你这只狗是只母狗吧!」

  「是啊!」

  「你看,不如让我家的狗给你家的狗配个种,生了小崽,分我们两只就成,
我也像喂喂这老爷们喂的狗!」

  「柱子,去,把你的狗牵出来!」

  小男孩闻声,去到屋里,牵出一只大黑狗,又大又壮,狗毛都透着亮,一双
眼睛炯炯有神,竖起耳朵,透着一股子机灵。它张着嘴,在地上嗅着,唾液就流
在地上。

  「你看,俺的狗,才叫狗!」老头颇为神气,「生了狗崽,肯定能活!」

  陆枫感觉柳思云紧紧的靠着他,浑身发抖。笑着说道:「还是算了吧!这狗
老了,经不起折腾来了!」

  「这狗虽然老,但是还挺壮实啊!你看这腿上都是肉!」

  「算了,算了,还得尊重狗的意见!」陆枫结了账,牵着柳思云远去。

  「狗能有什么意见?」老爷对陆枫的拒绝有点不满,嘟囔着。

  等陆枫牵着柳思云,遛了一圈,经历完许多人的指指点点,才回到宅院。

  进了屋,陆枫给柳思云脱下狗皮衣,此刻柳思云浑身早已湿透,汗液与淫液
混杂在一起,她抱着水桶咕咚咕咚喝了小半桶水才停,然后直接瘫倒在地,本能
的用手在小穴上摸索着。

  ……

  皇宫。

  穆凌的寝宫内,只剩下穆凌和沈冰二人。

  穆凌强行运气在修行功法,沈冰则在她身后度着真气。

  半晌,穆凌嘴角渗一丝鲜血,气息一乱,整个人差点栽倒,沈冰赶紧停止,
扶着穆凌。

  「陛下,内伤又加重了吗?」沈冰焦急的问。

  「无碍!」穆凌过了一会,才调理好气息,说道,「当初天海墓地墓主打进
我体内的那团真气很特殊!」

  「我不能炼化它,也不能将它逼出体外,但是只要我运功,它时时刻刻都在
阻碍我自身真气的运转。一步步的吞噬我的真气!」

  「如今我的功力已经大不如前!虽然生命无碍!但是以后说不定会成为一个
凡人!」

  「真是可恶,让那淫贼给跑了!」沈冰咬牙切齿道,「陛下放心,我一定会
把他抓回来!」

  「不可,还是得找找他得软肋,他得轻功算得上天下绝顶,他如果想躲,我
们估计得花上好几年才能找到他,我们没有时间了!」穆凌又咳了几下,但是依
旧冷静得分析着。

  「我相信他在这世上必然有所求,只要我们能拿出来交换得筹码,我相信他
会愿意帮我们做事!」穆凌说道。

  沈冰沉默,她当然知道陆枫想要什么,那个淫贼!

  「陛下放心!我一定会让他来给你看病!」沈冰目光坚定。

  「你也不要过于着急,我们还能撑一段时间!」

  「陛下!根据朱雀卫近日的情报,有几十个武功不俗的江湖中人,先后乔装
混入城内!还有一些我们没有发现的……」

  「这些臭虫,以为朕受伤,就收拾不了他们了吗?还屠龙大会,朕迟早杀得
他们人头滚滚……咳咳~ 」

  沈冰看着穆凌一副强撑得模样,有点心酸。

  终于,穆凌调息了一阵,脸上的血色恢复了不少,忽然,她又开口问道:「
青龙军那边怎么样?」

  「洪五似乎已经知道了陛下的伤势,多次在暗中打听……」沈冰欲言又止,
这个洪五,身为青龙军的元帅,大权在握,不但武功奇高,其领兵能力堪称天下
第一。只是这个洪五,并不是完全忠于穆凌,而是对她心存爱意,当穆凌还没有
登基时,他便上门求过欢,不过彼时穆凌武功比他高,把他狠狠的揍了一顿,后
来他才甘愿为穆凌效力。

  但是,这个人并不是忠心,他对女帝的贪念与畏惧交织着,现在他还搞不清
穆凌的伤势究竟如何,还不敢异动。

  「洪五!」穆凌念叨着这个名字,沉声道,「好好注意他的动向!」

  「是,陛下!」

  「你先退下吧!朕要歇息了!」穆凌收起了刚刚的憔悴之态,又恢复了自己
睥睨天下的霸气,此时的她已露出真容,身上的薄纱宫服隐约着身体的曲线。

  沈冰应和着退下,穆凌起身,纱裙脱落,裸露出全身,走入水池。沈冰在后
方看着女帝的英武霸气的风姿,以及绝美的容颜,眼神开始迷离,脑海中飘出一
幅幅画面,但是很快她清醒过来,退出寝宫。

  安排了自己信赖的心腹,好好保护寝宫,沈冰则领着人去了朱雀卫的大牢,
打开一重重铁门,到了暗室。

  被绑在这里的白使者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他还是不肯说吗?」沈冰冷声问道。

  「是的,统领大人。」审问的朱雀卫说道,「他身上的肉已经被打烂了,我
们找了药给他治好了,又打烂了,他还是不肯说!」

  「嘴还挺紧!」沈冰一脸冷笑。

  「他的牙,我们已经拔光了!」旁边的朱雀卫补充道。

  「退到外面去!」沈冰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等牢房里只剩下她和白使者两人时,沈冰开口道。

  「只要你说出朱雀卫中的内鬼!我不但可以饶恕你的性命,还可以赐你千两
黄金!你又何必在这里受苦呢?」

  「呸!」白使者有气无力的啐了一口。

  「女魔头杀了多少江湖人,她的死期就要到了,哈哈哈哈!」

  「陛下是杀了不少江湖中人,这些江湖中人有淫了多少人的妻女,杀了多少
百姓,抢了多少人的财宝!」沈冰劝说着。

  但是白使者依旧倔着一口气,「这些人不过是蝼蚁而已!」

  「你们在陛下眼中同样是蝼蚁!」沈冰用剑拨开白使者凌乱的头发,看着他
的眼睛说道。

  「是啊,她是龙,但是现在我们要屠龙!」白使者癫狂的笑着。

  沈冰懒得理会他,出了牢狱,吩咐其他朱雀卫继续审问,一定要从他嘴里撬
出内鬼的消息。忽然又收到了另外的消息。

  沈冰看完了朱雀卫暗卫传来的消息,有些惊讶。

  没想到陆枫居然没有逃跑,而是又回到了自己的宅院。

  沈冰心中打定主意,又朝陆枫所在的宅院飞去。

  ……

  陆枫在大木桶里装好了洗澡水,脱光衣服,美美的泡了起来。瘫在地上的柳
思云也逐渐缓了过来,她也爬进了木桶里,两个人一起泡澡。

  陆枫把玩着她的双乳,将它捏成不同的形状,轻轻掐着乳头,柳思云身体微
微一颤,趴在陆枫身上。

  红唇印上陆枫的嘴唇,刚想用舌头去调戏陆枫,就被陆枫霸道的赶了回来,
在她的口中搅合着,唾液也随着舌头传递过来,柳思云只能一口一口吞咽着。片
刻后,接吻停止,柳思云的舌头爬上陆枫的耳朵。

  陆枫感受着温暖而灵活的舌头在他的耳廓游走,然后轻轻咬住耳垂,嘴里喘
着热气,发出轻声的淫叫。陆枫的手则在柳思云身体上慢慢的抚摸着,感受着柳
思云光滑而白皙的肌肤。

  柳思云舔舐完陆枫的双耳,舌头顺着脖子一路往下,含住陆枫的乳头,她忽
生调皮之意,狠狠的咬了一口。

  疼的陆枫直哆嗦了一下,刚刚冉冉升起的情欲一下子跌回谷底。啪的一下站
了起来,把柳思云架在桶边,狠狠的抽了几巴掌,柳思云却放声大叫,「主人,
奴婢再也不敢了!」,但是声音中的淫荡之意更加浓烈,小穴开始渗出涓涓细流。

  陆枫打完,柳思云撅着屁股又爬了回去,好好侍奉起来,用舌头舔舐着陆枫
的每一寸肌肤,把刚刚打屁股的那只手的手指,含在嘴里,小舌在指尖滑动,眼
睛装出一副可怜娇柔的媚态,盯着陆枫的眼睛。

  而此刻,陆枫的家里早已经潜入了一个人,正是沈冰。

  「淫贼!」沈冰躲在阴影之处,看着木桶中淫乱的场面,暗暗的骂了一句。

  陆枫当然知道沈冰已经潜入进来了,但是他并没有拆穿。他有心让这位充满
杀伐之意的朱雀卫统领上演一场免费的淫乱大戏。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