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神雕侠绿】66-70

第一文学城 2022-07-02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那夜丨风情
作者:那夜丨风情 2022年6月12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14297                           第六十六章自投罗网

作者:那夜丨风情
2022年6月12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14297

                          第六十六章自投罗网

  霍都再也忍耐不住,掏出大鸡巴顶上去。

  黄蓉忽感肉缝里挤进火热东西,惊得花容失色,男人猛然一插,她慌得小腰
一沉,大鸡巴沿着臀沟滑了上去。

  好险!

  她反手一巴掌,打得霍都歪倒在地,娇喘吁吁起身,把裤子提上来,心里一
团乱麻,只想立刻离开这屈辱之地。

  黄蓉不敢去看霍都,提上裤子就跑,无颜在此多呼吸哪怕一下。

  自和郭芙订婚,耶律齐表现更为积极,跟着郭靖为城防尽心尽力,颇得郭靖
赏识。傍晚回来,却听下人说有位姓龙的姑娘在等他。

  姓龙?耶律齐略一琢磨,眼睛一亮,来到客厅一眼望去,白衣如雪的美人果
然是小龙女。

  他初见小龙女便惊为天人,如今得手了郭芙,正想着如何拿下小龙女,瞄着
她衣襟内傲人酥胸,只觉比郭芙要大上许多,顿时胯下之物蠢蠢欲动。

  「仙子大驾光临,不知所谓何事?」

  小龙女瞧着耶律齐,那日听了郭芙所言,怀疑耶律齐便是神秘人,这几日思
来想去,决定来弄个明白,直接问道:「你是不是他?」

  耶律齐一愣,脑子转个半晌也听不明白,道:「在下不知仙子此言何意?」

  小龙女心道:「就算他是,也断然不会承认,只要一见他胯下之物我便能认
出。」目光往向耶律齐裤裆,道:「脱下裤子我看。」

  耶律齐惊呆,以为听错了,可小龙女就是这么说的,心中想:「原来杨过的
女人这般浪,早知如此直接上她就完了。」当下也不管小龙女为何如此,解开裤
子,对着小龙女掏出鸡巴。

  小龙女瞧上一眼,耶律齐肉器虽大却不是神秘人,她不禁为自己冒失感到羞
耻,连忙低下头,轻声道:「对不起耶律公子,是我认错人了。」便想离去。

  耶律齐把手一伸,拦住小龙女去路,道:「仙子这样挑逗与我,不负责任地
离去怕是不妥吧?」

  小龙女瞟他鸡巴一眼,硬得快要翘上天,脸蛋一红,道:「是我唐突,却并
非要挑逗与你,请公子不要误会。」

  耶律齐道:「我一直以为仙子圣洁不可侵犯,想不到竟有这种癖好,喜欢看
男人胯下之物。」

  小龙女臊得不知如何是好,忙道:「你不要乱说,我只是……」一时难以解
释,只怪自己做事太过操切。

  耶律齐笑道:「仙子若就这样走,我就去告诉杨过。」

  小龙女不悦,道:「你去说便是,我自会跟他解释。」抬脚便要走。

  耶律齐左手猛然一拉,他左手天生神力,小龙女不防备,一下子倒进他怀里,
顿时慌道:「耶律公子,请你不要乱来。」从郭芙口中,她已知耶律齐很坏,自
然明白他所图。

  耶律齐道:「仙子,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便成全我一回如何?」说着大手猛
地捏住小龙女一只奶子。

  小龙女身子一软,惊呼道:「不要,你已和郭芙订婚,切勿乱来。」她努力
挣扎,可耶律齐左手力大,搂着她纤腰,根本挣脱不开。

  她运内力便要点耶律齐穴道,耶律齐跳开,小龙女趁机便走,耶律齐又从后
面搂住她,偏不放她走。

  小龙女用力把他手抠开,一个巴掌甩出去,却被耶律齐把手抓住,她抽回手
又抬脚去踢,小脚又被他捉住,几下之后,她吃惊地发现耶律齐武功深藏不露,
她似乎打他不过。

  耶律齐面带笑意,他明面上功夫是周伯通所传全真教武学,却还另修一套绝
学,名曰九阳神功。

  耶律齐轻松与小龙女拆招,顺势把她白鞋摘走,小龙女羞怒,以玉女心经战
他,一掌拍出,耶律齐也不接,身子一闪把她腰间蝴蝶结一拉。

  「啊!」

  小龙女一声惊呼,衣衫敞开,露出月白抹胸,她闪身欲退,却被耶律齐扯住
衣裙,她一闪一转间,身上白裙竟被扯去。

  小龙女香肩毕露,刚刚站稳身子,腿上丝裤被耶律齐往下一拉,两条光溜溜
美腿也露了出来。

  裤子缠住双脚,小龙女一时难以动弹,更可怕的是耶律齐绕到身后,把她抹
胸系带一拉。

  「啊!」

  小龙女雪白大奶一跃而出,连忙用手护住,可是玉胯间又是一凉,内裤又被
扯掉,转眼间竟被耶律齐扒光了衣服。

  小龙女一手护奶一手捂屄,惊得不知所措,耶律齐的手法快到她难以反应,
她一身武功竟毫无招架之力。

  「仙子,你看了我,我也瞧瞧你,这才公平。」

  耶律齐目露淫邪,再不遮掩禽兽之欲,却见小龙女小手捂着光溜溜玉胯,他
禁不住深吸口气,道:「想不到仙子是无毛白虎,妙哉!」

  小龙女脸蛋羞红,她不是第一次被男人看身子,可耶律齐不同,心道:「他
已从过儿身边抢走郭芙,我若再被他淫弄,过儿必然更加难过,我不能与他有染。」

  然而,轻轻松松被他脱光,她又毫无办法,一双小手根本护不住绝美大奶,
玉胯中风情也半遮半露。

  耶律齐走上来,把她双手扯起,小龙女一声惊呼:「不要。」

  耶律齐双手力气大得惊人,左手握住她一双玉腕提过头顶,竟把她整个身体
提起来,然后用脚把她裤子蹬掉,另一只白鞋也落在地上。

  小龙女像被吊起来一般,身子再无一丝一缕,雪白大奶,无毛玉胯,尽数暴
露。

  耶律齐笑道:「这便是杨过最爱的女人?身子果然绝品」他就这样提着小龙
女往后堂走去。

  小龙女一双美脚丫悬空半尺,努力踢打却是无用,像被猎人揪着耳朵提起的
白兔,没有丝毫摆脱可能。

  耶律齐提着小龙女走入一间密室,梁上垂下一条铁链,尽头带着铁环,那铁
环带着机关,套住小龙女两条手腕,把她吊了起来。

  小龙女被公孙止淫具折磨过,早吓得腿软,不过此时她两脚悬空半尺,有力
无力都一样。

  「耶律齐……你放开我。」

  耶律齐脱下身上衣服,露出一身健壮肌肉,挺着大鸡巴杀气腾腾,阴冷道:
「我会放开你,等我把你收拾安生之后。」

  小龙女慌道:「请你不要乱来……过儿知道定然不会饶你。」

  耶律齐淡淡一笑:「你以为我当真打不过他?」

  小龙女又道:「你已经和郭芙订婚,郭靖黄蓉知道也不会饶你。」

  耶律齐道:「黄蓉自个都自身难保,她敢管,我便让她身败名裂,让郭靖被
天下人耻笑。」

  小龙女不知他所言何意,只是心中一惊,眼见他近上前来,胯下大鸡巴气势
汹汹,玉胯中浪屄似乎受到感应,春浆涌动,她赶忙收缩屄肉夹紧骚水。

  耶律齐站在小龙女身前,她被吊起来后,两人身高正好平齐,耶律齐瞧小龙
女一对雪白大奶,乳球浑圆,奶肉晶莹,两只俏丽奶头早已翘好等待采摘。

  他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两只大奶颠了颠分量,又捏捏弹性,然后伸出手指对
着两只奶头一弹。

  「哦~ 」

  小龙女身子一颤,脸颊红透,偏过脸羞于再言。男人捏住她奶头,转了又转,
然后用力往上一提。

  「哦~ 」

  酥麻感觉自娇嫩乳头荡开,小龙女微微仰起脸,她不想这么快认输,可是耶
律齐手法下流,毫不客气地不断揪玩她奶头,很快把两只乳头揪得肿挺不堪,硬
如石子。

  「哦……轻些!」

  随着男人越发用力揪扯,小龙女黛眉蹙紧,羞耻哀吟。却换来耶律齐更大力
揪拽,把她奶头用力拽起,带得奶球变成尖椎形,然后猛然一松,大奶子颤巍巍
弹回去,晃荡出淫靡奶浪。

  「呃……不要!」

  即使公孙止也不曾这样粗暴玩弄过她奶子,小龙女感到奶头好疼,当耶律齐
再一次把她奶子拉开,她浑身跟着绷紧,死死咬住红唇承受,黛眉拧紧,表情看
上去相当痛苦。

  「啊~ 」

  奶子再一次弹回来,小龙女两腿一颤,漂亮阴唇一张,骚水流了出来。她不
得不承认,虽然很痛苦,可痛苦的尽头竟有一丝快感。

  耶律齐笑道:「这么快就出水了,我以为仙子能多坚持一会儿,来,再来一
次。」又揪住奶头,用力拉开,把小龙女两只奶球充分拉伸,直到实在拉扯不动,
然后一直扯着不松。

  「啊……啊……痛……请你住手!」

  小龙女有种奶头要断掉的感觉,疼得额头冒出细汗。刚才被揪扯还有一丝快
感,可这回耶律齐太过残忍,只剩下痛苦,她疼得几乎钻心,忽而,耶律齐猛然
松开,然后握住她奶子一阵揉搓,力道恰到好处,把那疼痛揉得散去。

  「哦……你!」

  小龙女不得不承认,耶律齐玩奶技巧高超,乳头火辣辣地疼,再被他一揉,
自然而然会特别渴求,渴望他通过揉玩把疼痛减轻。

  「舒服吗?骚货!」

  果然跟其他男人一样,也要骂她骚货,小龙女睁开眼眸,羞耻无助,看着他
把自己一对奶球揉出各种形状,又羞得闭上眼睛。

  第六十七章欲情地狱(一)

  杨过回来,见天已经黑下来,不见小龙女回来,问黄蓉,黄蓉也不知小龙女
去了哪里,他上街去寻。

  耶律齐密室中。

  小龙女在耶律齐粗鲁玩弄下,身子跟着一下下颤抖。她被吊在那里,没有丝
毫反抗的可能,一身美肉成为男人肉体玩具。

  两只奶子被玩得不成样子,娇嫩奶头肿得发紫,雪白乳球也被揉得充气一般,
胀得难受。

  「求你了……别玩了!」

  小龙女担心再被他折腾下去,奶子会爆,哀声告饶。

  耶律齐道:「可以,不过你要好好求我。」然后命令小龙女按照他的要求哀
求。

  小龙女不是没说过淫浪言语,可是这也太…她咬着红唇一时难以出口,见耶
律齐又要揪玩,两眼一闭,哀声道:「求你……别玩我大……大骚奶了!」哀羞
欲死,浪水长流。

  耶律齐却依旧把她奶头扯开,小龙女无奈,与众男多次欢好,早已明白男人
们癖好,除了玩弄她肉体,还喜欢女人淫语助兴,只好哀羞淫叫,博男人一乐。

  「请公子怜惜……饶了骚奶吧!」

  耶律齐一笑,继续大力揉奶,吼道:「给我继续浪,浪到我满意为止。」

  「哦……别揉了……我奶子开花了……真的不行了!」

  「大声喊,我奶子骚。」

  「我……奶子骚!」

  耶律齐呵呵一笑,忽而对着小龙女奶子抽起巴掌,她两只奶球啪啪碰撞,美
丽大奶被打得来回晃荡,小龙女感觉心脏都跟着晃。

  「耶律齐……饶了我吧!」

  小龙女睁开眼睛,注视着耶律齐,神情楚楚,他真的停手了,心中刚刚松口
气,却见他回头拿了只木夹子过来,小龙女身子打个激灵,目露惊恐,急声道:
「别……求你别玩了!」

  可是她的哀求换不来怜惜,耶律齐把她两只奶头扯到一起,用夹子夹住,那
夹子力道十足,一下子把两只娇弱奶头夹扁。

  「啊……」小龙女疼得张大嘴,身子一阵抽搐,片刻后,泣声道:「求求你
……饶了我……骚奶服了!」

  耶律齐嘴角一笑,拉过个凳子坐下,把小龙女美腿抬起。小龙女早无力挣扎,
任由他把两条粉腿扛到肩上,知道湿漉漉玉胯彻底暴露,更可怕羞耻即将到来,
小龙女悲哀阖眸,心中呐喊:「过儿,快来救我。」

  以前被男人玩弄,小龙女从未像今日这般恐惧,耶律齐身上透着一股邪性,
从公孙止身上还多少看到些许爱意,耶律齐一点没有,纯粹把她当做一件玩具。

  「骚仙子,马上就把你屄掰开,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耶律齐把小龙女屁股抬高到与视线平齐,望着小龙女玉胯,两瓣阴唇早已露
水点缀,大腿上也淌着水痕,光秃秃阴阜鼓如小丘,无毛白虎天生显得纯洁,也
天生欠肏. 小龙女阖紧双眸,红唇哆嗦,哀声道:「请你轻些……不要像玩奶子
那般粗鲁。」

  耶律齐阴恻恻道:「看着我,求我……不然直接把屄给你掰烂。」

  小龙女浑身打个冷颤,睁开眼睛望向耶律齐,两只奶头依旧被夹得生疼,他
的粗野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胆战心惊道:「请你……轻些掰我屄!」

  耶律齐哈哈大笑,嘲讽得小龙女更加无地自容,她脸蛋红得如火,却不得不
注视男人,目睹男人得意,也让男人把她羞耻瞧尽。

  在男人笑声中,小龙女两瓣屄唇里突兀淌出一串淫水,她闭上眼睛,耶律齐
又命令她睁开,眼睁睁看着他手伸过来,被他手指一触,屁股害怕地向后缩了一
下,然后……屄被打开!

  看着耶律齐目光直视那里,瞳孔里倒映玉胯风情,小龙女身子一颤,羞得咬
住红唇。

  美屄里水光盈盈,早已湿透,粉艳艳嫩肉媚光四射,小屄眼一个蠕动,又淌
一串淫汁,小屁眼也跟着收缩,把浪水夹了进去。

  耶律齐瞧小龙女屄眼,圆圆围了一圈嫩肉,不像其它女人一旦破身,穴口烂
兮兮的。他抬起头故意问:「骚仙子,我在看什么?」

  「你在瞧我的……屄!」

  他故意臊她,小龙女也只好浪语助兴,为男人观阴赏穴增添乐趣。

  耶律齐把她屄扒得更开,指尖一挑,小龙女身子一个颤栗,可爱阴蒂从粉肉
里凸出来,手指略一拨弄,胀大一圈变得更好玩。

  「哦……别弄那个。」

  小龙女身子跟着颤抖,涩涩触感无比难耐,瞬间从阴核荡开,传遍四肢百骸。

  哀求显然不起作用,耶律齐拇指按住轻轻搓揉。

  「哦……求你别玩那个。」

  小龙女仰起脸蛋,难耐哀吟,屁股随着男人手指节奏一抖一抖,屄中淫汁不
断外淌。

  「别……别玩那个……啊……要流……流了!」

  很快,小龙女引颈哀吟,大奶往上一挺,屁股往下一缩,花宫阴精难耐奉献,
一串串饱含热量蜜汁交付在耶律齐手上。

  耶律齐得意大笑,出言嘲讽:「真是浪,这么快就泄成这德行。」

  笑声入耳,小龙女屁股又一颤,屄眼一张,又淌一串浪水。

  「骚货,我让你浪个够。」耶律齐把手指猛然插入小龙女花径,一阵猛抠。

  「啊……不要……哦!」

  小龙女绝美下颚拼命扬起,小屄抽搐不断,汩汩蜜汁随随着男人手指抽拉,
水花一般飞溅出来。

  耶律齐手指快如残影,把小龙女娇弱阴唇拉扯地翻来覆去,最后男人把手指
猛然一抽。

  「啊……」

  小龙女雪白屁股悬在空中剧烈哆嗦,尿眼一张,失禁喷尿。

  「哈哈,尿了!」耶律齐躲开脸,看着小龙女奉献喷尿风情。

  小龙女一尿倾城,博得男人一乐。她羞愧阖紧双眸,眼角淌出晶泪。

  等小龙女安静下来,耶律齐抱住她腿弯,挺着鸡巴抵住小屄。

  小龙女惊呼道:「不要……求你了……别肏我!」她抬起脸,神情楚楚,明
知无用却还要用惹人怜爱眼神哀求男人。

  耶律齐道:「第一次见你,我就想肏你,今天终于实现了。」大屌一挺。

  「不要……啊!」

  小龙女俏脸一仰,哀羞娇呼,两片湿漉漉阴唇贴着肉棒一滑,来到中断,男
人再一用力,啪叽一声淫水四溅,耻骨撞击,娇弱阴唇贴上屌毛,夹住棒根。

  「啊……」

  小龙女高声浪吟,湿滑花径被轻易干穿,龟头撞在花心,芳心一颤,心道:
「好大!」

  耶律齐也爽得仰起头,搬住小龙女美腿,大屌一抽再猛地一插,肏了一个来
回。

  「哦……轻些!」

  换来得自然是更凶猛一击,小龙女吃力承受,玉胯被重重撞击,拍得淫水飞
溅。

  耶律齐大屌再拔,在屄口积蓄力量,然后再猛然撞击,怒吼道:「轻点什么?」

  「啊……轻点肏!」

  大龟头直戳花心,肏得小龙女屄心发麻,一对奶子猛然一晃,夹子拉扯奶头
生疼。

  耶律齐更加用力,啪叽一声重击,肏得小龙女眼冒金星,阴阜噗嗖嗖直哆嗦。

  「啊……太狠了……轻些肏!」

  小龙女不堪狠肏,两股战战,想要放松屄肉,可小屄本能害怕收紧,紧紧缠
绕肉棒,屄心更是春浆狂涌。

  耶律齐肏到杨过女人,快意无比,带着愤怒再次全力一击。

  「啊……」

  就见小龙女大奶一甩,竟然崩开夹子,两只奶球晃荡开来,娇嫩奶头有一只
隐隐破皮,溢出鲜红血丝。

  小龙女双手被吊,没有丝毫办法,两条美腿在耶律齐臂弯里试图做些什么,
却根本无力。

  耶律齐大屌啪啪猛干,一口气把小龙女送上云端,她身子猛然一挺,红唇浪
吟:「啊……肏死我了!」

  花心再次一张,浓郁阴精投降般给出,浇烫在深顶屄心的大龟头上。

  小龙女身子抖得厉害,哀求道:「耶律齐……快抱我……求你。」

  耶律齐抱住小龙女屁股,上身贴住她,吻住她含香小嘴。小龙女小屄努力痉
挛,红唇香舌献上,任由耶律齐品尝,吻在一处,互换口水。

  片刻后,小龙女摆开脸,娇喘道:「耶律齐,我让你肏……只求你轻些。」

  耶律齐笑笑,把小龙女身子翻转,从后面抄起两条美腿,大屌一挺,又插进
她屄里。

  「别这样……」

  小龙女花容失色,知道这姿势必然更是厉害,大屌一拔一顶,啪叽一声,干
得她倒垂大奶一阵晃荡。

  耶律齐劈开她美腿,啪啪猛干,忽而全力一击,撞得小龙女娇臀肉浪狂情荡
漾,又高潮一波。

  第六十八章欲情地狱(二)

  转眼已经夜深,密室大床上,小龙女仰面躺下,一双美腿分开成最美M型,
纤纤玉手为耶律齐掰开自己漂亮小屄,俏面含春,娇羞楚楚,多情美眸凝望男人,
娇声道:「耶律齐,轻点肏我好吗?」

  耶律齐道:「你屄这么紧,不狠点能给你肏松吗?」大屌猛然一插,尽根而
入。

  「哦……求你轻些!」

  小龙女两手一张,搂住耶律齐肩膀,自公孙止后,她已许久不曾与人这般激
烈交合。耶律齐狂猛力道比尹志平厉害太多,本身肉器也大,她又悸动又害怕。

  耶律齐啪啪重击,每一下都力道十足,肏得小龙女芳心震颤,两条粉腿被撞
得每次都向外一张。

  耶律齐忽而道:「把腿张到最大,我给你来几下狠的。」

  小龙女芳心一颤,不敢应战,哀声道:「不要……我挨不住的。」可耶律齐
把她美腿一抬,她还是把双腿劈开了。

  小龙女见耶律齐弓起腰腹,积蓄力量,吓得小屄一颤,小手推住他小腹,哀
求道:「别……求你别把我往死里肏!」

  耶律齐听她淫语,不禁一乐,小龙女望着他,也是一羞,就见大屌灌注全身
气力,全力一击,啪叽一声狠狠撞击。

  「啊……」

  小龙女美腿一弹,高声浪叫,耶律齐再一击,两人耻骨狠狠撞击,小龙女只
觉身子都要被撞散架,大奶往上一挺,濒死惊呼:「太狠了!」

  耶律齐怒吼一声:「骚货,给我浪。」凶猛又一击。

  「啊……好厉害!」

  啪叽,啪叽两连击。

  「啊……你轻点吧!」

  啪叽,啪叽,啪叽三连击。

  「啊……饶了我吧……挨不住了!」

  耶律齐把她美腿往下一压,把小龙女身子折叠,让她屁股朝天,大鸡巴自上
而下继续猛肏. 「我肏死你个骚货。」

  男人大屁股对着小龙女雪白屁股狠狠砸落,肏得小龙女屁股往下一沉,哀声
浪吟:「啊……饶了我吧!」

  耶律齐一顿猛干,几下之后,小龙女伸手推住他小腹,无力的道:「别这样
肏……受不了。」

  耶律齐把屌拔至屄口,蓄势待发,说道:「叫爷。」

  小龙女白他一眼,看耶律齐铁胯悬空,粗长肉屌骇人无比,积蓄着野蛮力道,
她小屄也不甘落后,酿造春浆无数,决意拼死一战。

  耶律齐屁股猛然落下,如猛虎下山,肏得小龙女屁股一沉,引颈浪叫一声:
「爷!!!」

  啪,啪,啪……

  节奏清晰有力,每一下都很大力。小龙女两腿发颤,美脚丫在他肩头绷紧,
红唇浪吟:「不要……嗯……别肏了。」

  耶律齐铁胯再次悬空,看了一眼被自己操得淫水潺潺,嫩肉翻出的浪屄,深
吸一口气道:「说,你是不是骚货?」

  「嗯……我是骚货!」小龙女投降,见男人又积蓄力道,顿时胆战心惊,哀
声道:「求你……饶了骚货吧!」

  「你只管浪叫就好,今儿我要好好收拾你。」说着屁股往下一沉,小龙女银
牙一咬,玉胯向上一迎。啪叽一声两个性器狠狠地撞击在一起。

  「啊!!……」

  「啪、啪、啪……」

  「嗯……嗯……嗯……」

  小龙女抓紧耶律齐肩膀,仰着俏脸不住呻吟,一时间屌插屄迎,男人肏得凶
猛,佳人挨得辛苦。

  耶律齐忽然捉住小龙女脚腕。更大幅度压过头顶,他身子压上来,然后撅着
屁股,自上而下一顿猛凿。

  「啊啊……」

  小龙女骚屄朝天,被肏得大声浪叫,只觉男人像头野兽,而她自己如同惊涛
骇浪中颠簸的小船。花心被次次击中,心颤神摇,美目越发迷离,忽然引颈高叫
「啊……肏死我了!!」

  耶律齐见身下肉屄剧烈痉挛,浪水决堤而来,兴奋地大叫:「骚货……受死
吧!」

  小龙女泄身一波,见耶律齐大屌依旧狂猛不止,屄屌相连啪啪作响,小屄被
插得淫水乱冒,粉肉翻飞似乎要烂,顿时哀吟告饶:「爷……莫再肏了……啊啊
……太狠了……轻点……轻点干我!」

  「啪啪啪……」

  密集的的撞击混合着水响,耶律齐大屌如飞,杵得小龙女花心酥麻,芳心震
颤。

  「啊啊……爷……别……别肏了!」

  「骚货,射死了。」

  「不要……别射进去……求你!」

  「别废话,乖乖挨射。」

  「请你射我嘴里……我为爷表演吞精。」

  耶律齐一乐,大力几抽之后,拔出肉屌,握着湿淋淋的肉屌蹲跨在了小龙女
脸前,喝道:「张嘴!」

  小龙女看一眼被自己淫液涂抹得油光水亮的肉屌,闭上双眼,檀口开启,还
把香舌吐了出来。

  耶律齐将龟头搭在小龙女粉红舌尖上,刚搭上去,肉屌就几下猛抖,马眼一
张,一股浓稠精液水箭般打进小龙女小嘴里。

  小龙女俏脸本能哆嗦,然后耶律齐大鸡巴往里一插,龟头顶住娇喉一股股臭
精喷发而出,美人雪白玉颈处一阵蠕动,很快香腮也鼓了起来,然后耶律齐又一
深插,小龙女呼吸一窒,美目一翻,嘴角淌出一股白浆。

  大屌死死把小龙女俏脸钉在床上,她身下一双小脚一阵踢打,却是全无用处,
最后双腿瘫软开来,被肏肿的小屄一张一翕,浪水翻出。

  耶律齐射完精液,把鸡巴从小龙女口中拔出,却见美人把脸一偏,吐出一口
白浆,咳嗽不止。

  「爽,终于把你这骚货肏翻了。」耶律齐也是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下。

  没过多久,房间内春情再次上演。耶律齐在床上站起,大屌怒挺,乐呵呵看
着小龙女,道:「来,跪这儿给爷乳交。」

  小龙女看看自己雪白大奶,又看看耶律齐狰狞黑屌,轻咬红唇慢慢跪在耶律
齐胯下,偏过红得不成样子的俏脸,捧起一对大奶夹住男人肉屌。

  「看着我,用奶子上下套屌,然后说骚话刺激我。」

  「嗯……」小龙女望向耶律齐,双手捧着大奶,尝试着用乳沟套屌,羞耻与
刺激让她浪水长流,雪白屁股压住脚跟,阴户在上面轻轻研磨。

  「叫爷。」

  「爷……」

  「说骚话刺激我,越骚越好。」

  「龙儿……在为爷乳交!」

  「看着我,要面带微笑,说爷在干你的大奶子。」说着,耶律齐上下挺屌,
主动肏干起小龙女一对大奶。

  小龙女实在笑不出来,只是美目含羞,望着耶律齐,神情楚楚,红唇张了好
几次,看耶律齐颇为激动,似有射精可能,方才轻吟:「爷……在干我大奶子。」

  「继续说。淫荡点。」耶律齐腰胯一挺,大鸡巴头子顶中小龙女下颚,双卵
拍击在奶子上。

  「哦……」小龙女俏脸被顶的向上一扬,呻吟道:「爷……在用……大鸡巴
干我……大奶子……嗯……轻点……」

  「骚货,你这对大奶子生来就该被干,看看这奶肉滑得插起来毫不费力。」

  「爷……轻点……你轻点干龙儿奶子……你的蛋蛋都把我奶子拍红了!」

  「嗯……爷……你坏死了……让龙儿跪到胯下……用大鸡巴干龙儿奶子……

  可是得意?」

  「哦……爷……轻点干……龙儿雪奶娇嫩……糟蹋脏了可以……莫要把人家
宝贝干坏!」

  耶律齐听得一阵兴奋,抽插愈发凶猛,大屌在乳沟里往来如飞,干得小龙女
双手都要捧不住了。

  「啊……莫要这般用力……龙儿要夹不住了……求爷慢些……慢些!」

  耶律齐怒吼道:「不狠干如何能够过瘾?老子恨不得干烂你的骚奶。」

  小龙女被骂得浪水从屄里翻出,屁股一颤,十指相扣抱紧大奶,仰脸凝望耶
律齐,有心博他一乐,浪吟道:「噢……你这淫徒……我长得这么好看,挺奶挨
干……你却不知怜惜……竟然欲干烂我奶子而后快……哦哦……太狠了……饶了
我……饶了人家一对骚奶吧!」

  耶律齐忽然抽出鸡巴,然后从小龙女指缝中插入乳沟,横向插弄起来。这般
肏法,每一下都插进小龙女心窝,更似插入芳心。干得小龙女花枝乱颤,神魂颠
倒。

  「爷……饶了龙儿……人家挺奶挨干已是吃力……你这般狠插……会把人家
奶子干爆的。」

  「就是要干爆你的大骚奶!」耶律齐粗喘越来越急,看样子到了出精的边缘。

  「啊啊……爷……你好厉害……龙儿愿献奶一对……任君插烂……请爷用力
……干爆龙儿大奶……哦哦……」

  「骚货,爷这就给你,射脏你的奶子。嗷!嗷!」

  「啊!!!」

  小龙女双奶用力夹住耶律齐跳动的鸡巴,额头细汗直冒,只觉一股股热精直
射心窝。

  第六十九章欲情地狱(三)

  耶律齐大屌抖了十余下,然后从小龙女奶沟拔出,小龙女双手早已无力,顺
势松开双乳,白浆流淌而下直至肚脐。

  小龙女伏在地上娇喘无力,忽然鼻尖一股浓烈腥臭,却是耶律齐把刚刚射精
的脏屌挺到她脸前,那肉棒依旧坚挺如铁。

  「讨厌!」小龙女脸蛋一红,小手轻轻握住鸡巴。

  「舔干净它,然后让爷再用你小嘴爽一泡。」

  「嗯~ 」小龙女鼻音轻哼,伸出粉舌绕龟头舔上一圈,然后仰起脸蛋凝望男
人,娇媚风情一时无两。

  耶律齐用手挽起小龙女一头秀发,鸡巴猛然抽在小龙女脸上。

  「呀……」小龙女哀羞惊呼,鸡巴又是一抽,粘液沾染两侧玉颊,水润红唇
也被鸡巴头子擦过。

  「张嘴。」

  耶律齐握着鸡巴一挺,小龙女红唇一张,献口挨插。大屌插入她小嘴,胡乱
狂捅。

  小龙女不堪乱捅,俏脸向后退,耶律齐挺着鸡巴一直追,最后把小龙女脸蛋
顶在了墙上,无路可退的小龙女双目缓缓睁开,睫羽向上翻起,薄面含嗔地瞪他。

  耶律齐一乐,大屌一个深顶。

  小龙女心中哀叹,只觉小嘴被粗壮肉屌撑到极限,眼前还有那雄浑的屌毛,
大脑似乎有些短暂缺氧,变得一片空白。用鼻孔吸了一口气,腥臊气味快要把她
熏死。

  还好,她对各种臭鸡巴早已习惯,努力调整呼吸,献嘴受肏. 耶律齐大屌噗
噗猛插,小龙女吃力含着大屌,美目一直注视男人,带给男人视觉欢乐。

  「啵」地一声拔屌声,小龙女伏地一阵干呕。

  耶律齐拢住小龙女一头青丝,把她俏脸重新抬起,大屌对准红唇往前一挺,
再次插入小龙女香口中。

  小龙女美眸含情,睫羽轻颤,双手扶住耶律齐大腿,红唇吃力吞屌,无路可
逃的香舌索性迎了上去,舔到那凸起的出精肉管,心头感叹他的强大。

  「骚货……吃我大屌!」

  耶律齐得意无比,奋力一插,顶的小龙女俏脸一仰,反而把鸡巴吐了出来。

  又是一声干呕,小龙女抬起头瞪了一眼耶律齐,娇羞浪吟:「爷……你若非
要干龙儿嘴巴……还请怜惜,龙儿嘴小……你鸡巴又大……莫要太莽撞。」

  耶律齐笑道:「小龙女,你比我想象的要骚很多。」心中想:「看样子,她
比起郭芙,还要容易征服。」

  「嗯……龙儿骚……爷可得意?」

  「骚货,快浪起来,让爷瞧瞧你本来面目。」

  「爷请端坐,待龙儿伏于胯下……献出红唇骚舌……任爷取乐!」

  耶律齐道:「你这骚货果有母狗潜质。」说着坐到榻上,两腿岔开。

  小龙女爬到耶律齐胯下跪好,把青丝捋到脑后,俯身用香舌舔了舔龟头,柔
声道:「且看龙儿红唇厉害。」

  小龙女红唇沿着棒身而下,直至舔到棒根,然后扭脸至另一侧舔回龟头,黑
红肉棒经香唾滋润,变得亮晶晶的。

  小龙女俏舌绕着龟头舔了一圈,然后张开红唇努力吞下龟头,大屌太粗小嘴
显得非常吃力,她吞入三分之一便左右摆动俏脸,缓缓吐出。然后外含,如此再
三,忽而猛然深吞,爽得耶律齐道:「你果然是吃鸡巴的骚货,如此用心,爽死
老子了!」

  小龙女娇颜一红,吐出鸡巴,香舌一边舔棒一边道:「龙儿玉女贱法早已大
成,区区吹箫何足道哉……唔!」

  耶律齐把小龙女头往下一按,鸡巴向上一挺,大屌几乎入喉。

  小龙女顿感不适,连拍耶律齐大腿,却听得耶律齐道:「何足道哉?含屌最
难的深喉,看本爷肏你喉咙。」

  大屌猛然又插,又深入几分,小龙女俏脸憋红,香腮鼓起,含着鸡巴呕了数
声,耶律齐却毫不留情,屁股向上一定,大手用力摁住小龙女后脑。

  「噗!」小龙女口中放炮似得一声呕,嘴角口沫溢出,只见那粗长大屌尽入,
小龙女脸蛋完全埋进男人屌毛里。

  龟头终于突破喉咙,插入小龙女喉管。小龙女呼吸一窒,大脑一片空白,屁
股一抖浪水翻出。

  耶律齐揪住小龙女一头青丝,把小龙女螓首提起摁下,大屌噗噗猛肏,干得
小龙女口水乱冒,两眼翻白。

  「老子肏烂你骚嘴!」

  耶律齐肏了一会儿,猛然把小龙女螓首提起,只见曾经纯情佳人,红唇哆嗦,
嘴角下颚一串串口水磨出的白沫,一双美眸隐隐泛红。

  耶律齐笑道:「如何?」

  小龙女呕了半晌,美目瞟耶律齐一眼,道:「你舒服便好,若是喜欢,肏烂
龙儿小嘴也无不可。」

  耶律齐一乐,道:「真是骚货。」

  小龙女淫语频送:「龙儿天生貌美,自认红唇含香,无数男人想亲想肏,爷
得到玷污我嘴巴的机会,必然是要彻底糟蹋方才过瘾。」

  「龙儿今夜落入你手,愿献薄唇两片,骚奶一对,再加浪穴,博爷一乐!」

  四目对视,耶律齐呵呵大笑,小龙女娇羞无限,男人顿感鸡巴燥热难忍,立
刻把小龙女螓首摁了下去。

  「啊……唔!」

  耶律齐抱住小龙女头,猛插十多下,用力一顶,小龙女呼吸一窒,感觉口中
肉棒一胀一缩,股股臭精打入娇喉,她闭上眼眸,双唇含紧了鸡巴。

  耶律齐射到最后,又用力挺了一下,方才拔出鸡巴。

  小龙女双唇哆嗦,唇角流白,白了一眼耶律齐,然后素手绾青丝,仰面开红
唇,香口含浓精,俏舌搅风情。

  耶律齐被淫景所迷,乐坏了。

  小龙女张着红唇,含糊不清的道:「好看么……就这样……再来一泡如何?」

  耶律齐顿时大屌一跳,却听小龙女道:「龙儿就这样……张口含精……看着
你撸棒……再射一泡……射我脸上!」

  耶律齐心道这骚货真是浪得可以,且玩她一会儿,让她含一口臭精与我说话。

  「骚货,我得休息一会儿,你且含住精液,与我说话。」

  小龙女白他一眼,把一口浓精吞下,心道:「也不知是何时辰了,过儿找我
不到必然心急,我却如何才能脱身?」又想起什么,心道:「可恶的神秘人,你
喜欢我被人淫弄,如此可好?也不来救我!」

  她暗暗叹口气,道:「耶律齐,我已然任你玩奶肏嘴,干穴爆口,弄脏了整
个身子,你先放我回去好不好?」

  耶律齐把小龙女拉进怀里,揉搓一对大奶,道:「你这骚货美若天仙,不把
你玩成烂屄婊子如何能够尽兴?」

  小龙女芳心一颤,只好顺着他话浪语取悦:「别……求你别把我玩成烂屄婊
子好吗?」

  耶律齐捏住两粒奶头揶揄道:「骚仙子,看你这两只骚奶头硬成何种模样?」

  小龙女低头一看,两只奶头俨然比平时胀大了一倍,一只破皮溢血,一对奶
子也大了一圈,顿时脸蛋羞红,娇嗔道:「你真粗鲁,把我玩成这样,叫我回去
如何跟过儿交代?」

  耶律齐道:「你回不去了。」

  小龙女心头一惊,伸手去点耶律齐穴道,他却早有防备,小龙女一招点空,
二人在床上一番折腾,最后小龙女一声淫叫,小屄被鸡巴插住了。

  「你……」

  小龙女趴在榻上,被耶律齐死死压住屁股,一根鸡巴从臀沟穿过,插进了屄
里。

  耶律齐整个身子压住小龙女,在她耳边道:「骚货,在你彻底臣服前,别想
离开,乖乖让我玩弄,懂吗?」

  小龙女脸一红,蹙着黛眉感受着屄里的肉棒,白了耶律齐一眼,道:「那你
不许狠肏……」

  「啪!」

  「哦!」

  「啪!」

  「哦!!」

  「啪!」

  「噢!!!」

  耶律齐双手撑着上身,脚蹬地面,铁胯压住小龙女雪白屁股,用力干了三下,
每一下抽屌都带得小龙女屁股向上一抬。

  「骚货,像狗一样把屁股撅起来。」

  小龙女一阵无语,后入式通常都很霸道,耶律齐又粗野,不禁心颤。

  「快点,让爷好好干你,四肢趴下,屁股撅给我。」

  「爷……别让龙儿撅着屁股挨肏好不好……你太猛了,我怕挨不住!」

  耶律齐把住小龙女纤腰往上一提,小龙女不情不愿的撑起上身,然后在耶律
齐的摆弄下,像母狗一样跪在那里,把大屁股撅给了男人。

  第七十章欲情地狱(四)

  耶律齐仍是不太满意,把小龙女双手向后一拉,小龙女俏脸一下子栽到榻上,
然后耶律齐把她手放到大白屁股上,说道:「双腿岔开,用手扒开屁股蛋子,然
后把脸露出来看着我。」

  小龙女白嫩小手十指纤纤,亮甲犹如雪贝,带着羞耻扒开自己雪臀,俏脸贴
着被褥往后望去,只见耶律齐两眼放光,得意无比的欣赏着她的姿势。

  羞耻下,小龙女浑身仿佛过了一下电,一串浪水翻出,然后脸颊发烫,却见
耶律齐挺着大屌来到她屁股后面,握着棒身在她夹紧的屄缝里上下一蹭,然后用
力一挺。

  「啊!!!」

  小龙女身子向前耸了一下,双手险些把不住屁股。耶律齐骑着她的屁股肏干
起来,力道强劲,无论是耶律齐还是小龙女都很快到了泄身边缘,耶律齐连忙稳
住心神,深吸一口气,忍住射精冲动。可怜小龙女低着头,看到耶律齐两颗卵蛋
在她屄外甩来甩去,场景淫靡,刺激的她浪屄一抖,宝贵阴精奉献出来。

  耶律齐屌顶屄心,享受完小龙女的高潮痉挛,然后抓住她的双手把她上身拉
了起来。

  「骚货,这么快就泄了,看来你也很喜欢这种姿势。」

  无言以对,小龙女闭上眼睛,任耶律齐摆弄自己。

  耶律齐扯住她的胳膊,扎个马步,大屌猛地一插。

  「啊!!!」

  小龙女被肏得修长玉颈扬起,一头长发甩到美背上,如海藻般披散开来,由
于上身被拉起,玉背纤腰配合大屁股弓出美妙曲线,加上被扯起的雪嫩胳膊,犹
如一张白玉弓,而男人便是掌握这张弓的主人。

  只不过搭在弓上的不是箭,而是一根鸡巴。

  啪!啪!啪!……

  「啊……啊……啊……」

  密集的肏干接踵而至,粗壮黝黑的肉棒在雪白臀沟里横冲直撞,毫不留情地
突刺着娇嫩花径,一次又一次的把小龙女整条阴道贯穿,敏感的花心更是被龟头
凶猛的撞击。

  「噢……爷……轻点……」

  颤抖而淫媚的呻吟从红唇中不断送出,一对大奶随着筛糠般的身子甩出淫荡
奶浪。

  「骚货,说,爷在干什么?」

  耶律齐频率忽而改变,轻轻抽两下,然后用力一顶。

  「啊……爷在干我!」

  耶律齐得意无比,插了一下又问:「你在干什么?」

  「啊……我在挨肏!」

  小龙女娇羞无奈浪语奉献,为正在肏她的男人助兴。

  「骚货,以后挨肏要大声浪叫,懂吗?」

  耶律齐猛然一拽小龙女的胳膊,同时铁胯凶猛一击,啪叽一声干得小龙女玉
足都踮了起来。

  「啊……爷……轻些……」

  「轻些什么?」

  「轻些……轻些肏我!」

  「我怎么觉得你喊轻些的时候,是在让我用力。」

  耶律齐发力又给了小龙女一下。小龙女屄心一麻,一串浪水滚滚而出,随着
大屌往外一拔,噗嗖嗖冒出屄眼。再看那迷人小屄早是白浆一片,糊上屄毛。

  大屌又顶开屄门,小龙女告饶道:「别肏了……饶了我……啊!」

  耶律齐再次开始大开大合,全力猛操,把美人屁股撞得啪啪作响,同时怒吼
道:「骚货,浪起来。」

  小龙女仰着俏脸,感受着屁股里冲刺的快感,不顾一切放声浪叫起来。

  「啊啊……爷……爷……慢些……慢些肏我……嗯嗯……龙儿不行了……饶
了我……别肏了……啊……太狠了……肏死我了!!!」

  小龙女屁股一抖,交了身子,耶律齐加快速度,吼道:「骚货,老子要射了。」

  「哦……别射进去……拔出来……射我嘴里!」

  「不,这泡老子要射你屄里。」

  「不要……求你了……别射里面……会怀孕的。」

  「那……那你好好求我……浪点。」

  小龙女回头望月,神情楚楚凝望男人,浪道:「爷……龙儿求你……别射龙
儿屄里……哦……龙儿还未嫁人……受插已是出格……万万不可灌精受孕……哦
哦……爷……放过龙儿……龙儿愿献上红唇小嘴……为爷日日含屌,夜夜吞精!」

  「骚货,张嘴。」

  耶律齐猛然拔屌,小龙女连忙转身跪下,仰脸张嘴,红舌伺候。一股股浓精
直入檀口,瞬间那一条香舌便淹没在一片白浆里。

  直到耶律齐停止喷发,小龙女温柔地握住大屌,将整根肉棒舔了一遍,含住
龟头螓首缓缓埋下再慢慢摆回,「啵」地一声吸屌之后,拢起一头青丝,张开红
唇让耶律齐欣赏了一下自己满嘴浓精的淫荡模样,然后红唇一抿,吞咽以后再次
打开红唇,冲耶律齐嫣然一笑。

  杨过在街上寻小龙女不到,坐到一处默默长叹,心道:「姑姑都学会彻夜不
归了!」

  上次便一夜未归,回来后说就在外面坐了一夜,这次寻遍大街小巷找她不到,
杨过忽而气得笑起来。

  月挂苍穹,耶律齐密房里。

  「不要……」

  小龙女突然发出一声惊恐无比叫声,拼尽全力挣扎。她雪嫩屁股被耶律齐死
死压住,一根狰狞大鸡巴抵住屁眼,却是要为她开菊。

  小龙女一夜哀羞,用尽百般浪姿,依旧无法让男人罢手,她不曾想耶律齐还
要插排便之处,惊得花容失色,再不敢应承,小脚乱蹬,屁股狂扭,说什么也不
让他插。

  耶律齐左手力大无比,摁住她纤腰,右手扒开她屁股,无论小龙女如何挣扎,
都起不来身。

  还好,她屁眼紧窄无比,加上屁股乱扭,耶律齐一时也难以得手,但是……

  小龙女挣扎得渐渐没了气力,屁眼再紧,总是比不过坚硬鸡巴,忽而龟头挤
开了菊门。

  「啊……不要!」

  小龙女绝望惊呼,耶律齐深吸口气,便要肏小龙女个屁眼开花。忽而眼角余
光里看到一个人影,耶律齐身子一震,骇然回头。

  一个面具人,一身黑衣,静静地站在不起眼的地方。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耶律齐立时提一口真气,全身戒备。

  神秘人纹丝不动,淡淡道:「走进来的。」

  小龙女抬头一瞧,心中一喜,有气无力道:「你终于知道来救我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