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云川争霸】(13 修)【作者:HDN先生】

第一文学城 2022-09-01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HDN先生
0 【云川争霸】(13 修)【作者:HDN先生】 作者:HDN先生 字数:13478          ***    ***    ***    ***
0

【云川争霸】(13 修)【作者:HDN先生】

作者:HDN先生
字数:13478
  

      ***    ***    ***    ***
  由于对之前那一版不大满意,因此在此插入一修改版,增加了一点肉戏,因
为我总觉得火螂子得手后没有对两个御姐做过什么的话不大合理,因此扩充了一
点内容放在这里,希望各位能够喜欢,我是HDN !

  火螂子已经跑过了十几条街,虽然已经离开那间诊所起码1 公里了,但他依
旧在继续逃跑。对他来讲,逃跑应该算是他相当擅长的事,那次追捕宗离和女帝
的任务,娄昭被宗离杀死之后,他跑得可以说比现在还要快两倍。

  「这下惨了,被宗离知道了的话我会被他大卸八块。」火螂子气喘吁吁地坐
在树下,从身上拿出了手机,这时候想到永夜城里是不能用手机的,又把手机放
了回去。

  「宗离现在就在永夜城,入口已经关闭了,我现在想出去都不行。去找新龙
头黑龙先生帮忙?算了!我连他在哪都不知道。那就和老弟一起混去?」火螂子
想到这,刚想动身,就想起来他人在诊所,而自己又不敢回去,这样一来,着实
感到心都要碎了。

  「去城郊的树林把盒子拿到以后就回来,记得了吗?」

  「好的!」黑猫带上竹骨扇,然后就出门了。

  「让我去永夜城北城的城郊,在北郊野树林找一个木制的盒子,也不告诉我
是什么,他到底和我们玩什么呢?」黑猫刚走到路上,就感觉到有一股突如其来
的压迫感。

  「黑龙!你给我出来!」

  巨大的喊声覆盖了整条街区,包括黑猫在内的很多人都险些被这股喊声震倒。

  「叶,叶心逐,这么快就来了……」黑猫立刻窜到了一个胡同口躲着,抬眼
望去,一个身穿黑色背心跟牛仔裤的壮硕身影落在了地面上。

  「黑龙!黑龙!黑龙!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给我出来!」那人持续高声呐
喊着。

  很快,黑龙从门洞里走出来了,他没穿西服,白衬衫解开了胸前两个扣子,
袖子也折起来,看样子正准备和某个人开战。

  「别在这乱嚎了!赤虎,不是,叶心逐,你这个卧龙阁的叛徒!」黑龙把左
手的戒指按死,停下了脚步。

  叶心逐冷笑道:「我耳闻一个穿着黑外套的黑眼圈老弟说,你黑龙成了卧龙
阁的新龙头,莫非前任龙头被你给干掉了?」

  「那你离开卧龙阁后自己成立的藏虎门又算什么?」

  「少废话!我们开战吧!」叶心逐二话不说,直接握紧拳头然后一个箭步朝
黑龙冲了过去,黑龙来不及闪避,就直接被叶心逐朝墙上推了过去,随着「轰」
的一声巨响,墙壁崩塌了。

  黑猫叹了口气:「难怪一直说要节省体力,原来有这么重要的架要打,亲爱
的,我相信你!」黑猫嫣然一笑,转身走了。

  叶心逐摔了出来,整个身子倚在了对面的墙壁上,黑龙缓缓朝叶心逐走来。

  「别对自己过于自信!」黑龙说完这句话之后,又与叶心逐展开了格斗。

  「老师!梅老师!」在诊所里,小护士急促地跑到了梅山权的办公室。

  「怎么了?」梅山权打了个呵欠。

  「出事了!」小护士把手上的一个手表型仪器给梅山权看,那是一个伶息测
量表,梅山权看到那上面的数字吓了一跳。

  「3.5 !」梅山权触电般弹了起来:「和日飨君一起的那个女孩子身上测出
来的?」

  「是,没错!」

  「你确定身上没有上任何定息针之类的东西?」

  「没有,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连衣服都没穿!」

  「这下坏了!」梅山权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这说明有外人进来了,如果被
城主知道了,我们的诊所会有大麻烦!」他辗转反侧考虑了一会儿,说道:「人
在哪?」

  「我本来想给她打一针镇定剂让她晕倒,但从背后下手没成功,和她厮打了
一会儿,现在已经搞定了,她现在被我捆在仓库里。」小护士揉了揉胳膊上肿起
的一块伤痕。

  「带我去看看!」

  黑猫走到了城北市郊的树林附近,根据黑龙为自己描述的地点找到了一个刻
着淡淡的黑桃标记的树,然后把手伸进了树洞中,朝里面轻轻一推,随着一阵咯
吱声,黑猫脚下的地面浮现了一个正方形的痕迹。

  「这个就是箱子吧!」黑猫伸手去准备动,就在这时,感觉到了一股剧烈的
伶息反应,就在背后。黑猫本能地朝右边一闪,随后一个黑色的身影已经闪电般
撞击在了那棵树上,「咔嚓」一声,那棵树被打穿了一个洞。

  「嗯?是你!」

  黑猫大吃一惊,她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人,确切说是一个熟悉的女人,只不
过样子看起来与之前略有不同。露出大半后背并且胸前镂空的黑色包臀连衣裙,
黑色的薄丝袜,脸上看起来,眼角比之前多了一些粉红的向上翘起的眼线,但黑
猫依旧能认出眼前的这个女人。

  「夜白!」

  黑猫真正吃惊的不仅是夜白出现在了这个地方,而是她脸上的伶纹,这表示
她要对付一个全新的新月君夜白了。

  「你好啊!黑猫,不认识我了?」夜白把手从树中间那个被自己打穿的洞中
拔了出来,然后把肩膀上的小包放在了一边。

  黑猫由于在之前和黑龙的「游戏」中消耗量很大,因此状态略微欠佳,不过
依旧佯装镇定地回应:「你竟然从萧明轩的胯下逃出来了?运气真好呢!」

  「是啊!那个肥宅真够粗暴的。」夜白摸了摸肚子:「里面都,被他搞坏了
呢……」夜白双腿微微颤了颤,之前阴道被改造成布满孢子的样子,加上敏感度
加强了数倍,导致夜白活动稍微剧烈一点都会因为阴道内壁的孢子之间摩擦受到
刺激:「嗯……」看得到夜白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

  「萧明轩那个笨蛋!那夜白小姐姐是不是打算报复我呢?」黑猫假装成楚楚
可怜的小猫样子问。

  「当然不会了!」夜白走到黑猫面前,一只手搭在黑猫肩膀上,然后脸贴在
黑猫脸颊旁边轻声说:「小笨猫,多亏有你,我不仅办到了梅开二度,还让帮我
得到了更多的性快感,我应该谢谢你,又怎么会报复你呢!」夜白说着,一只手
已经搂住了黑猫的腰。

  黑猫感觉到夜白那只手依旧摸到了自己的臀部,感到有些不舒服,于是她轻
轻推开了夜白,媚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以后再去赌一场喽!」

  「赌城吗?我以后还会去的。」夜白蹲下身子从那个包包里取出了一个带洞
的塞口球,放在唇边摩擦了几下:「不过我现在很想和你分享一下你带给我的快
乐呢!你不会拒绝吧?」夜白走近到黑猫面前,把塞口球举到黑猫面前,在她嘴
唇上贴了一下。

  黑猫悄悄地把手探进了自己丝袜筒里,把那把竹骨扇从筒子里缓缓拔出来。
就在夜白还在用塞口球调侃自己的时候,黑猫双眼凝神,瞬间甩开竹骨扇朝夜白
身上猛地横划了一下。

  「诶!」夜白看到黑猫展开扇子的瞬间朝后退了一大步,但连衣裙上身依旧
被扇子斜划破了,露出一片白皙的香腹,看得到一条直直的斜向伤痕。

  「箭伶刀扇?」夜白捂住自己被弄伤的小腹,一丝晶莹的血丝流了下来,夜
白用手抹了抹:「我懂了,你是希望我以后都不能再穿三点式比基尼。」

  「嘿嘿!你想多了。」黑猫伸出舌头舔去了箭伶刀扇上的几点血丝:「你说
过你喜欢伤痕,既然这样,那我就送你伤痕。」

  「哦?是吗?」夜白拿出一捆绳子,食指在黑猫面前摇了摇:「我虽然喜欢
伤痕,但是我真正喜欢的是把伤痕送给别人,或者说……」夜白眯起眼睛:「或
者说你,小黑猫。」

  「面对现实吧!夜白,你的裂空鞭已经没了,确定能赢得了我?」黑猫展开
扇子,指向夜白。

  夜白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黑猫突然双眼凝神,紧接着「嗖」的一
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黑猫手里的扇子中发出来,就像射箭一样。等夜白明白过
来的时候,已经被一股气力划破了连衣裙上身的左胸,并刺伤了锁骨。

  「咳!」夜白朝旁边闪了一下,自己左胸已经破裂,半个胸部几乎要露出来,
而锁骨似乎是被钉子刺中一样,还好伤得不重。

  「来吧!」霎时,黑猫的眼神变得异常兴奋,手里握着扇子朝夜白不断削着,
一道道气刃乱舞般急速划过,夜白左右来回闪身躲避,却完全没有反击的机会。

  当那把扇子朝夜白的脖子削过来的瞬间,夜白躲了过去,并用手里的绳子火
速缚住了黑猫握着扇子的那只手,然后转身到黑猫身后把她那驭扇的手掰到背后。

  「这下无论你用的是扇子还是刀,都不能发挥作用了吧!」夜白一把将黑猫
按倒在地上,膝盖压在黑猫的屁股上并用左手死死压住她的脖子。

  黑猫冷笑了几声,没有说话,而与此同时一小撮头发突然水蛇般窜起来并牢
牢套住了夜白的白皙的脖子。

  「呜!又是这招!」夜白之前在赌城就是被黑猫用这招成功击败了,而且这
些头发很难弄断,搞不好真的会被勒断脖子。

  「哈啊!怎么样?很熟悉的感觉是吧?」黑猫兴奋地叫起来:「让我感受你
窒息的感觉吧!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呢?有没有觉得快要高潮了?」

  「嗯……」夜白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勒住脖子的头发丝越来越紧,而这时黑
猫已经挣脱束缚将自己压在了身下。

  「怎么样?舒服吗?我再用力一点的话就会把你勒死了,但我不要那么容易
把你勒死,当然,你就在窒息中高潮吧!」黑猫将手伸进了夜白的胯下,握紧拳
头把中指关节卡在外面,对准夜白胯下猛捶了一拳。

  「啊!……」夜白娇叫了一声,下体已经开始湿润了。

  黑猫正准备朝夜白下面再来一下,可就在这时,夜白突然伸出右手在黑猫这
撮头发上划了一下。随着一道银光划过,几股被切断的碎发散落了下来,夜白的
脖子也被松开了。

  「啊?这……」黑猫诧异地看着夜白,与此同时,夜白微微一笑,膝盖朝黑
猫胯下猛顶了一下。

  「啊啊?!」下体被夜白突然猛踢了一下,黑猫捂住胯下瘫软地倒在了一边。

  夜白站起身,一边喘息着一边捂住自己的大腿内侧:「在赌场出老千也是用
的这招吧?不过现在你那招对我已经没用了,头发一断,伶息就断,那头发就没
用了!」夜白把手指上的小刀片丢到一边,面色绯红,捂住自己刚刚被黑猫重击
的下体,大腿内侧依旧有小股液体顺着丝袜流下来了:「呜……刚刚那一下下手
好重呢!」

  黑猫也缓缓站起来:「看来这招以后不能对你用了。」

  夜白轻轻摸着自己敏感的胯下:「嗯……里面已经好湿了……」

  「哼!你这个淫荡的母狗,不过我预测我很快就能听到你被我压在身下浪叫
的声音了!」黑猫媚笑着执起扇子再一次朝夜白削了过来。

  夜白这次没有直接躲开,而就在黑猫即将劈中自己的时候,夜白突然一侧身
躲开并朝黑猫小腹猛击了一拳,黑猫竟被这一拳打得飞出了三米远并撞在了一棵
树上。

  「没想到……」黑猫一只手捂住小腹,另一只手去抹了抹嘴角的血丝:「梅
开二度的夜白果然和之前不一样了,没有裂空鞭也能这么猛。」

  夜白舔了舔嘴角,把绳子捡起来走向黑猫:「所以,乖乖让我把你给捆起来
吧!」

  黑猫二话不说,再次握着扇子朝夜白劈了过去,夜白伸手招架,两人再次厮
打在了一起。

  「电话打完了!」火螂子手插在口袋里走在市郊,仰头看看天上的月牙,舒
了口气:「老弟一会儿来这边接我,让我在市郊等着……」当火螂子走到树林附
近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厮打声传到火螂子耳中。

  「什么人?」火螂子躲到了一棵树后面,他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美女
和一个穿着暗紫色旗袍的美女正在不远处打斗着。她们拳力和出刀(扇)速度和
力道都相当强,不断有树木被打破甚至切断,看得让火螂子倒吸一口凉气。

  「新月君夜白,还有舍神部的黑猫,我还是不要去招惹她们了。」火螂子这
样想着,虽然想躲开,但还是忍不住想去看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战斗。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的。」丑夜叉双手依旧抱在胸前,显出一股黑帮大哥般
的威严:「我们云海会的八组组长都在永夜城了,但现任海帝司徒先生对八组队
长中一部分人还是不够放心,卧龙阁的诸位盟友,希望能多帮帮忙。」

  「死的要不要?」讲这句话的是简残鸣,他说得十分坚定,完全没有丝毫开
玩笑的意味。

  「不可以!」银月红朝简残鸣那边吐了一口烟雾,然后继续道:「司徒先生
希望能够亲自『处决』她,因此任何人,包括我们都不能伤害她的性命。」

  「咳咳!小姐,麻烦你检点一点行么?」鲛皇孙扇了扇面前的烟雾:「你知
道吗?在瑞士你对不会吸烟的人吐烟圈是违法行为。」

  「哦?是吗?」银月红又吸了一口旱烟,然后对鲛皇孙吐了一大股云雾,弄
得鲛皇孙呛得咳嗽了好几声。

  「你还来劲了是吧?」鲛皇孙几乎要拿起苗刀去劈她,还好乌鸦在一旁拉了
拉他的衣袖,让他冷静了下来。

  「in fact !」两面针讲话了:「我老婆如果吸烟的话,我肯定会打她的屁
股!我发誓!」

  「希望你能保证在你结婚后依旧能保持现在的心态。」狼织秋调侃着。

  乌鸦看着一边的简残鸣,在帽衫帽子的阴影下看到了他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神,
在阴暗的笼罩下似乎是一对冒着火焰的火球,仿佛要讲周遭吞噬一般。看样子,
他似乎是真的要杀了女帝。

  乌鸦知道黑龙对大家的要求是什么,就是出兵不出力,甚至可能要暗中协助
一下五天君那边,保证女帝掌握在宗离等人手里。至于原因是什么,乌鸦是少数
知道真正原因的人,但是依照黑龙的吩咐,他在不必要的情况下绝对不能告诉其
余任何人事情的真相。

  「苍穹会的人……其实在两年前有一部分人已经死了,所以苍穹会一方人并
不多,主要就是女帝在云海会的忠实余党。」丑夜叉托着下巴说道。

  乌鸦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黑龙先生这次有告诉我们,苍穹会七部的干部
有三个已经死了,分别是诲雪部焦木真,天嗔部云布添,还有,云怒部的柳幻念!」

  简残鸣突然抬起了头,拳头攥得死死的。

  「怎么了?简仔?」鲛皇孙晃了晃简残鸣的肩膀。

  「没,没事,我出去走走!」简残鸣站起身走到了大厅门口,转过身对里面
的六个人说:「我过一会儿就回来。」

  「别的问题或许我不能为你们解决,但是缺钱的话,哼哼!你们随时来找我。」
丑夜叉说这句话的时候,把手往口袋里伸了一下。

  「哥,第一次见面就放高利贷有点不厚道了啊!」两面针伸手去阻拦。

  「只可惜,简仔不缺钱。」鲛皇孙舒了口气,然后提起刀也走了出去。

  夜幕下的永夜城,永远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一个没有白昼的地方也就没有
停息的酒楼和夜市,黑夜代替了白昼,每一个商店都永远是营业的。简残鸣在街
上走了几步,就被一股钻心般的剧痛扣住了全身。

  「糟糕!又来了!」简残鸣拼命抓住头部,整个身子瘫倒在地面上,就这样
全身似乎被硫酸腐蚀了一样。

  黑猫朝后退了三四部,脸上明显肿了一块,嘴角流着血,开胸旗袍被撕破了
半边,露出了右侧的乳房。她一边喘,一边把手捂在小腹处,刚刚已经和夜白大
战了五分钟,到现在,黑猫已经从最初的平分秋色降至下风,箭伶刀扇早已在之
前的战斗中脱手,眼前的视线也开始模糊,只瞧见夜白正得意地慢慢朝自己走过
来。

  「怎么了?我的小猫咪,是不是累了?」夜白已经走到了黑猫面前。

  黑猫刚刚太阳穴被夜白踢中了一脚,现在视线越来越模糊。夜白看出了她的
不适,伸出手去捏着黑猫的下巴,温柔地在她的脸颊上摸了摸,然后反手一把用
手肘捶下黑猫的后脑勺同时膝盖朝黑猫小腹猛顶了一下。

  「啊!」黑猫瞬间弓着身子倒在了地上。夜白立刻乘胜追击,背靠背将黑猫
压在下面,并且双手抓住黑猫正捂着小腹的双手暴力朝上掰着。

  「啊?!……胳膊!好痛……」

  夜白很享受地听着黑猫惨叫的声音,侧过脸嗅了嗅黑猫的发香,然后松开站
了起来。

  「你很容易被弄疼呢!小坏猫。」夜白蹲在黑猫旁边摸了摸黑猫的头发,好
像母亲在安慰孩子一样。

  「混蛋!」黑猫突然蹦起来一把用手肘将夜白顶在地上。夜白冷不防被重重
扣住脖子按死在了地面,呼吸十分困难,最重要的是她没想到黑猫还会有力气反
击。

  「你以为我不用头发丝就不能掐断你的脖子了?」黑猫兴奋地说道:「这次
我要让你败得更彻底一点,当然,就做我的肉便器吧!」

  「喘不过气……呜……」

  夜白几乎要窒息的时候,黑猫突然抓起夜白的脖子和腿,将她整个朝旁边的
一棵树丢了过去,「啪」的一声整棵树都断开了。

  「呜……」夜白被重重摔在地上,全身关节几乎都要散架了,吃力地倚在断
树旁。

  黑猫捧着夜白的脸,对着夜白晶莹的樱唇吻了过去。

  「呜呜?!……」夜白想把头甩开,但被黑猫双手死死按住后脑勺,根本动
不了。

  「啊哈!……」黑猫松开了夜白,一边喘一边用手握住夜白的脖子,把连接
两人嘴唇之间的口水拉丝抹掉后,将夜白搂在怀里,手指从她的腰部开始往上划,
在脊椎骨位置停了下来。

  「只要按下去在往外一拔,就能轻松拗断你的脊椎骨,这样就能轻松杀死你
了哦!」黑猫媚笑着抚摸着夜白的脊椎骨:「但是如果杀你的话,我就再也不能
享受蹂躏你的快感了,那我的生活岂不是很无趣嘛!」

  「做梦去吧!」夜白突然扑到黑猫肩膀上咬住她的肩膀,黑猫没防住,夜白
咬得很用力,很快就让黑猫感到一股眩晕。夜白松开黑猫,黑猫站起来正准备反
击,而这个时候夜白已经闪电般闪到了自己身后,并用一捆绳子从后面勒住自己
的胸部。

  「啊?!」黑猫娇叫了一声,那股绳子就这样牢牢地扣住了自己的乳根,她
正伸手准备反击,就被夜白强制按在地上将双手反扣到背后完成观音状从手腕开
始一层层紧缚起来。双腿被强制拉到后面捆住,将黑猫的身体捆成了U 字型,脚
腕的绳子和手腕的绳子紧紧地连接了起来。

  「你,捆起来的样子也挺性感的嘛!」夜白蹲在黑猫旁边,一边用挖苦的语
气说着,一边用剪刀将黑猫身上残破的旗袍和内裤剪开,让黑猫全身只剩下黑色
吊带丝袜。

  「夜白,你快给我解开!否则……」

  「否则什么呢?」夜白站起来,抓住那条连接黑猫手腕和脚腕的绳子,然后
用高跟鞋跟踏在了黑猫的腰部用力拉那根绳子。

  「啊啊啊!……腿……」黑猫被高跟鞋跟踩住腰部的同时,腿也被夜白暴力
掰动,高跟鞋跟几乎要碰到被捆成观音状的手腕了位置。

  「你的声音,很好听呢!黑猫。」夜白松开绳子,用高跟鞋跟踩在了黑猫滚
圆的屁股上,鞋跟在黑猫的屁股上来回转动了几下:「记得你踩我的时候吗?喜
欢吗?」

  黑猫没想到自己会落在夜白手里,原本卧龙阁的人几乎都在城里,可此时却
每一个人在身边,黑龙那边还在和叶心逐那头老虎战斗,根本没办法来帮忙。想
到这里,黑猫心里很不情愿,有些不敢想象夜白会用什么方式蹂躏自己。

  夜白把黑猫抱在怀里,一只手握住黑猫滚圆的奶子,轻轻揉了揉:「好大的
乳房,奶量应该挺足的吧!」夜白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黑猫发硬的乳头。

  「嗯……」黑猫敏感的奶头受到刺激后更硬了,夜白看着黑猫的反应,兴奋
了很多,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装满了大头针。随后夜白拿出其中一支含
在了嘴里,然后坏笑着握住黑猫的奶子,用嘴唇含住了她的乳头。

  「嗯……夜白呜……」黑猫轻轻呻吟,本来想说什么,被乳头处的刺激弄得
讲不出话来,这时黑猫突然感到乳头一股剧烈的刺痛,不由得「啊」地娇叫了一
声。这时候夜白嘴唇松开了黑猫的乳头,夜白刚刚吮过的乳头被一根大头针横向
刺穿。

  「小色猫。」夜白用食指点了点黑猫被穿了针的奶头:「怎么样?是不是喜
欢上这种感觉了?」

  「你……快放开我,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黑猫面色绯红地娇喘着,用一
股略带威胁的语气对夜白说。

  「哼哼!我等着,等着你来报复我哦!前提是你能从我手里逃走吧!」夜白
把另一个大头针放在唇边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捏住黑猫的另一边乳头,一样横
穿了进去。

  「还有这么多的针,丢掉太可惜……」夜白看了看黑猫满面绯红的样子,顿
时又来了兴致,将她侧身放在地上,然后坐在她面前,用力把手伸进了黑猫那紧
贴在一起而难以分开的大腿内侧:「你知道那个肥宅和我玩了什么游戏吗?」夜
白回想起来了自己被用订书器穿了大腿内侧的情形,然后直接将手里的真横穿在
了黑猫大腿内侧并从另一侧皮肉里戳了出去。

  「啊啊啊!……」黑猫挣扎着身子,因为捆得太紧,根本不能动,而且穿了
针的大腿内侧因为双腿贴得太牢,完全没入了双腿之间。

  「接下来,下一针是刺左边还是右边呢?」夜白把另一根大头针也舔了舔。

  「住手!夜白!啊?!……」黑猫还没说完就被夜白用手揪住了穿了针的右
乳,用力拉出了6cm 长。

  「说啊!左边还是右边?」夜白双眼充满野性的神情,似乎要把黑猫吞下去
一样,捏住的黑猫的乳头横着拧了一点点。

  「啊!……右,右边……」黑猫无奈地回应着,夜白这才松开了黑猫的乳头,
把另一支大头针也刺入了黑猫的右侧大腿。

  随后,夜白就这样在黑猫的大腿内侧分别穿了四支大头针,夜白看着黑猫被
刺痛浪叫的样子,从头到脚都是满足。随后捡起了黑猫那条被自己剪下来的内裤
塞进了她嘴里,然后用塞口球塞住了黑猫的嘴。

  「我刚刚看到你在这里找东西的样子,呵呵呵!」夜白把黑猫抱到那棵树旁
边,指了指地面上的那块方块形状:「是这里对吗?」

  「呜……」黑猫嘴巴被塞住,根本没有办法说话。

  「我倒要看看,你们卧龙阁到底在搞什么阴谋诡计。」夜白把手在上面摸了
摸,那里的土看样子还比较软,就把手掌插进土里,只是刚插进去,就发出了一
阵「嘎啦嘎啦」的机械声音。

  「这是?」夜白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旁突然出现了几道数目不明的绳
索。夜白正想躲闪,可是已经太迟了,这些绳索就好像有生命的蛇群一样将夜白
的身子捆扎了起来。

  「啊这是,陷阱?」夜白的双手被自动反剪到了背后牢牢捆了好几层,胸部
被似乎提前准备好的网子勒住了乳根,双腿也被并拢从大腿膝盖和脚腕分别捆住,
在高跟鞋跟打了个死结。夜白正想说话,就被一条丝巾勒住嘴巴从后面死死捆了
起来。

  「呜呜……这是……紧缚陷阱吗?」夜白侧躺在地上来回挣扎着,没想到刚
刚那一碰就触发了机关,弄得现在自己和黑猫一样,都被绳子牢牢地捆了起来。

  「哼哼!活该……」黑猫在心里默念着,她当然知道这地方是有陷阱的,因
为夜白打开机关的方式不对才会被黑龙提前设置好的紧缚陷阱捆住。

  「该死的黑猫!」夜白将身子翻过来盯着对面一样被捆住的黑猫,心里很生
气,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就和黑猫变成了一样的处境。

  「得赶紧解开绳子,呜……好紧呢!」黑猫这样想着,被捆成观音缚的手连
手指都动弹不得,这让黑猫明白了夜白和赌城的女工作人员的绳技简直是天壤之
别,而现在两人只要其中任何一人先解开绳子,那就是胜利。

  「我,应该很容易解开,可是……」夜白动了动手,虽然手指没有被胶带粘
住,但是却被一些很细微的丝线罩住了,动得太用力可能就会勒断手指。

  正当两个被紧缚起来的美女在拼命脱缚的时候,一个轻盈的脚步正缓缓接近
过来。

  「谁?」两个被捆成团的美女同时望过去。

  一个20多岁的男青年,戴着眼镜,耳朵上穿着耳环,穿着牛仔裤和花衬衫,
面带得意猥琐的表情朝两个美女走了过来。

  「火螂子!」

  黑猫当然认出了这是谁,虽然是卧龙阁的人,但是不知为何,黑猫总觉得有
些奇怪。

  「呦!我发现了好东西啊!两个被牢牢捆住的美女,真不错啊!」火螂子走
到夜白旁边将她抱在怀里,捏着夜白的下巴:「这不是苍穹会的新月君夜白嘛?
为什么要把自己捆起来呢?好玩吗?」火螂子撕开了夜白残破的包臀连衣裙,露
出了她白皙的胴体,一对被绳子勒着的白兔瞬间蹦了出来。

  「好大的奶子。」火螂子揉捏着夜白的乳房,胯下早已顶起了帐篷。

  「至于这边……」火螂子把夜白抱到了黑猫边上,黑猫此时正以一个捆成类
似环形的样子侧躺在地面上。火螂子俯视着黑猫以一股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黑猫。

  黑猫想开口命令火螂子帮自己解开绳子,但嘴巴被塞住,根本不能说话,而
看火螂子的表情,似乎根本不是来救自己的。

  「黑猫是吧?」火螂子抓住黑猫的头发:「你那老公黑龙害死了前任龙头蛟
龙大哥,撤了锦鲤部让我丢了官职,哼!我饶不了他!」

  「混蛋!」黑猫恶狠狠地看着火螂子,她想在火螂子脸上咬下一大块肉来,
没想到这只蟑螂有一天竟然会造反。

  火螂子捏住黑猫被穿了针的乳房,来回揉捏着:「哼哼!舍神部的大佬,还
不是落在我手里了?我早就看到你们两个在这里打了,原本我还想躲得远远的,
没想到竟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哈哈哈哈哈哈!」

  火螂子在两个美女的屁股上分别拍了一巴掌,对他来讲或许说是御姐相争,
蝼蚁得利这样子更恰当吧!

  「新月君夜白?」火螂子从后面搂住夜白的腰,夜白的臀部白皙圆翘,不是
特别地凸,但是双臀之间线条精致,中间夹着一个紧窄的圆洞。前面是一片肥美
的玉蚌,而且在刚刚的大战中夜白的蜜穴就已经湿润了。

  「都这么湿了,果然是淫荡的母狗。」火螂子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把自己
那根坚挺已久的「烧火棍」露了出来,滚烫的龟头对准夜白圆翘的双丘之间。

  夜白心凉了大半截,感到七上八下。刚刚还在和黑猫大战,没想到转身就中
了陷阱,现在又让一个一直在旁边偷窥的蝼蚁偷袭。想到即将被火螂子强奸,心
里很不情愿,可绳子捆得太紧,手腕都被勒酸了,根本没办法挣脱开。

  「进去!」火螂子握住夜白的屁股,一下子就戳进了夜白的蜜穴中。

  夜白的阴道里布满颗粒,火螂子刚插进去一半就被夜白阴道内壁的颗粒刺激
得差点射出来。但他深吸了一口气,重振旗鼓,跟着,用力将剩下的半截一整根
顶进了夜白的阴道里,直抵子宫。

  「呜呜?!」夜白轻轻挣扎着,虽然知道这样没有用,但还是试图去挣脱开。

  「爽!原来新月君肏起来这么刺激!」火螂子抱住夜白的腰部,挺起腰开始
对夜白的子宫连续抽插了起来,每一次都好像是被一个布满颗粒的湿润胶套套住
一样,弄得火螂子越发兴奋,他直接把夜白的脸按在地面上,对准她的蜜穴里更
加用力地肏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夜白被火螂子肏得连声娇叫,加上速度又快,阴道内
壁的肉孢受到前所未有的疯狂刺激,让她爽得翻起了白眼。

  「操!我要把你的子宫都给插烂!」火螂子抱起夜白,双手握住夜白那对滚
圆的奶子,一边猛肏一边揉捏着夜白的乳房。

  「呜呜呜……」火螂子的速度和力道几乎到了疯狂的程度,夜白发觉到他和
之前的那个宅男萧明轩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被强制改造的阴道头一次遇到这样
猛力的强奸,最后在火螂子的疯插猛干之下,夜白高潮了,可火螂子完全没停下
来,揉捏夜白乳房的双手也加强了力道,最后将一股滚烫的浓精猛射在了夜白的
子宫里。

  「呜呜!……」夜白被射的瞬间感到身体几乎要被贯穿了一般。火螂子将肉
棒从夜白的蜜穴里拔出来以后,夜白趴在地面上,圣母无神,全身香汗淋漓地痉
挛着。

  「呼……爽!」火螂子看了看一边的黑猫,黑猫正试图解开绳子,见到火螂
子面向这边,黑猫不禁也紧张了起来。

  「轮到你了!黑猫,你这个淫贱的婊子!」火螂子把黑猫拉到了身前,解开
了她连接手腕和脚腕的绳子,让黑猫稍微放松了下来。

  「哼!你这个婊子,你和你那个该死的黑龙干的那些事,哼!我总有一天要
把他弄死,但在此之前!」火螂子把夜白翻过来,然后把黑猫被捆住的身子压在
夜白的身上,然后掰开了黑猫的屁股:「我先要让你欲仙欲死……」

  「等等!那里是……」黑猫顿时慌了神,一股凉意顶在了自己的菊花孔处:
「不好,他想要从后面……」黑猫有些哭笑不得,就在这时候,火螂子已经把龟
头顶进去了。

  「呜呜!」黑猫感到一股湿润火热的异物顶进菊花,并缓缓伸入直肠里。火
螂子这种小卒在卧龙阁几乎都是跑腿的喽啰,而现在黑猫竟然被这个小喽啰爆了
后庭,一股屈辱感涌上心头。低头看了看压在身下的夜白,刚刚也被火螂子强奸
过,黑猫似乎看到了自己一样,而这时,火螂子已经挺起腰将龟头猛顶在了直肠
壁,几乎顶到肚脐位置。

  「呜呜?!呜呜呜呜……」黑猫被插得被电击一般颤了一下,屁眼里虽然有
火螂子的精液和夜白的淫水作为润滑,但黑猫还是被这突入的肛奸弄得很难受。
火螂子又抱起黑猫的腰朝里面持续抽插着,她想朝前伸下身子摆脱火螂子的那根
毒蛇,可身子被捆着,加上火螂子用力抱住自己的腰,根本甩不开。

  「呜呜……好难受,可恶,要不是这些绳子……」黑猫如果是一般情况下,
四根手指就能弄死火螂子。可此时此刻即便有天大的力气都使不出来,眼下火螂
子的肛奸攻势也越来越猛,直肠壁承受着一次次大力顶压,肚子上一次次被顶出
一个凸起,几乎每次都能顶在夜白的肚子上。

  夜白微微恢复了一点意识,看着黑猫就趴在自己身上连声娇叫着。黑猫也看
了看夜白,夜白无奈地摇了摇头。

  「操!黑猫,我要把你肏到失禁为止!」火螂子深呼吸着,加快了肛奸的攻
势,那根毒龙蟒也好像在黑猫的直肠里缓缓胀大一样。

  「呜呜……」黑猫被插得肛门几乎都要麻痹了,看样子火螂子真的要把自己
肏到失禁为止,而且他没插一段时间就停下几秒钟,迟迟过了十分钟都没射。

  黑猫感到自己的整个屁股都麻了,这时候火螂子突然一把抓住了自己脖子上
的绳子并用力地朝后拉动着,喉咙被勒住,黑猫感到呼吸困难,加上肛门逐渐麻
痹,黑猫愈发地眩晕,最终在高强度肛奸和近乎窒息的锁喉之下,黑猫的括约肌
终于松开了。

  火螂子最后在黑猫被肏得撑开的屁眼里最后抽插了几下,最后一个猛子顶在
黑猫的直肠深处,疯狂地射了。

  「呜呜呜……」黑猫被射得全身剧烈抖动着,感到自己真的好像被贯穿了一
样。

  「爽!」火螂子把肉棒缓缓拔出,一股股淡黄色液体从黑猫被干得红肿的屁
眼里流了出来。

  黑猫高翘的屁股依旧在颤抖着,流着一股股粘稠液体,被火螂子肛奸到失禁
的屈辱感让自己很不情愿,眼看下面的夜白此时情况和自己比也好不到那里去。

  火螂子掰开了夜白的屁股,射精后的肉棒竟然依旧坚挺。

  「老弟还有半个小时才到,来,再来几回合吧!夜白小姐。」火螂子淫笑着
将龟头顶在了夜白的菊孔处。

  「呜呜?!」夜白就这样被黑猫压在身下,被火螂子掰开屁股用肉棒猛插了
后庭,跟着就是一大波的狂插猛肏.

  两小时后,在永夜城的某处地下。

  「所以,你答应入伙了?」

  「没错!」火螂子笑得像个招财猫一样,恭恭敬敬地对办公桌前的人说:
「我还带了礼物送给诸位前辈呢!」

  「哦?什么礼物?」

  「我老弟说就放在你们地下三层的那个房间里,你去看看就知道喽!」

  夜白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捆住吊在半空中,双手和之前一样反剪在背后,
双腿被分开交叠捆住大腿和脚腕,乳房也一如既往被勒住乳根,乳晕处还被绳线
死死绑住并吊着一块铁块。背后和双脚的绳子呈三角形在一个点打了结吊在天花
板。

  「呜……」夜白发现嘴里被塞了类似丝袜的东西,还被贴了胶布,发不出声
音,转过头,她在自己右侧看到了一起被抓来的黑猫,和自己一样的姿势被捆起
来吊在半空中,全身只剩下黑色吊带丝袜。

  「这里是……什么地方?」黑猫左顾右盼着,这个房间看起来很旧了,周围
有摆放着一些SM用具或性玩具。

  「呜……竟然在那种时候被人强奸了,好屈辱……绳子。」夜白试图动了动
手:「手指关节被丝线缚住了,动不了……」

  「进来吧!」门口的一个人朝外面喊了几声,随后从外面进来了两个精壮男
子,看起来十分强壮,这两人看到夜白和黑猫这两个被捆住的性感尤物时候,目
光立刻变得敏锐起来。

  「新来的那小子给咱们兄弟几个的见面礼,你们俩前段时间挺忙的,进来好
好发泄发泄吧!」那人说完这话就走了。

  夜白用力挣扎,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绑架了,但想到自己是被以那种尴尬
屈辱的方式被捕获强奸的,心情就很复杂,和自己一起被抓来的黑猫也是一样。
两人肉搏的时候打得昏天黑地,可到最后反而让火螂子占了便宜,一想到这里,
两人心里都很不甘心。

  那两个男人已经分别走到了夜白和黑猫身后,脱下裤子露出了自己那根擎天
乌龙。夜白被那人握住了屁股,硕大的龟头顶在了自己胯下蜜穴,深吸一口气,
然后一下子顶了进去。

  「呜呜呜?!……」子宫被瞬间「攻陷」,夜白那布满颗粒的阴道在肉棒的
刺激下快感接连不断。而正插夜白的那个男人被夜白阴道里颗粒刺激得更加兴奋,
更加用力捏住夜白的屁股,朝夜白泛滥成灾布满孢子的阴道里疯狂抽插起来,每
一次抽插都被密密麻麻的颗粒刺激着阴茎的每一处,而夜白也是被肉棒和颗粒刺
激得浪叫不断。

  旁边的黑猫也是一样,一边被狂插猛干,一边被掐捏着屁股。两个性感尤物
就这样被两个精壮男子疯狂抽插着,夜白没多久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随后五分
钟以后,黑猫也跟着高潮了。

  「操!」正在肏着夜白的那个男人伸手去撕开了夜白嘴巴上的胶布,取出了
夜白嘴里的丝袜团:「我要听听这骚货浪叫的声音!」

  「啊啊啊啊!……」夜白被干得几乎要爽昏过去,而身后那男人的攻势也只
加不减。黑猫在这时也被撕下了嘴巴上的胶布,掏出了她嘴里的丝袜。

  「哈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美女就这样吊在半空中,被两个男人抱住从后面猛肏着,浪叫声在整间
房间里回荡着。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