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未婚妻和乡下表弟】(04)【作者:jinglebellchang】

第一文学城 2022-09-07 03:03 出处:网络 作者:jinglebellchang
             四、手机里的秘密   市业余体校的宿舍铁门从来是不关的,刚走进楼道就闻见一股青春期男孩特
             四、手机里的秘密

  市业余体校的宿舍铁门从来是不关的,刚走进楼道就闻见一股青春期男孩特
有的汗臭味,各种打牌、叫骂声不绝于耳。

  小皮的宿舍大门紧闭,我质问宿管怎么能放任这个年纪的孩子夜不归宿,那
大妈看着电视机屏幕头也不回地甩回我一句,

  「您当这是省实验中学呐?爹妈都不管的娃我管得住?」

  走出这所不大的学校,茫然若失的我拐进一条逼仄的小巷,这里的夜生活才
刚刚开始,到处是油腻腻的撸串味儿,街边一间挨着一间的洗头屋里发出粉红色
的暧昧灯光,映照着墙上各种成人保健、无痛人流小广告。店里边总会坐着两三
个花枝招展穿着暴露的女孩,而进进出出的客人全是和小皮年纪相仿的半大孩子,
你会看见一个13、4岁的男孩老练地勾起一个小姐消失在粉红的灯光尽头,不
一会儿便带着一脸的满足系着裤带走出来。这是这里的特色景象,为这所城市G
DP或多或少也贡献了几个百分点,和我所在的城中CBD仿佛完全两个世界。

  不知楼上哪间「日租房」里扔下个东西擦着我的鼻尖落到地上,望了一眼,
那是个开了封的避孕套外包装。

  当一个人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心力交瘁的我顾不上洗澡换衣便歪倒在
客厅沙发上,恍惚间我做了个梦。

  梦见一个混身黝黑的少年正将我的未婚妻可可压在身下,一面不停地动作一
面在她耳边说着最下流的黄话,两具赤条条而又黑白分明的躯体就这样毫无羞耻
地交媾、缠绵着,而可可在少年一次次有力的冲击之下两眼失神地望向天花板,
又像是望向我,嘴里发出阵阵轻微的喘息,似是承受,又似是享受。

  而我时而像是个旁观者正亲眼目睹着自己的娇妻被侵犯,又时而幻化成那个
青春活力的少年正占有着她,这样奇妙的感觉完全不曾有过,我感觉身体某个部
位快要喷涌而出……

  一阵微弱的敲门声中断了我的梦,我来不及多想赶忙打开门,当看到可可正
低着脑袋两手压着那条她最爱穿的学生裙裙摆,一言不发站在门外时,原本各种
复杂的思绪都被我压了下去,只想上前把她拥入怀中。

  她却只是轻轻推开我,闪身进了门。她看起来也没睡好,原本并不算很白很
美但却小巧精致的脸上挂着淡淡的黑眼圈,长长的刘海有些凌乱,似乎掩盖着一
抹泪痕。

  原本有千千万万想问的话到头来竟然只剩下那么句。

  「你……还好吧?」

  「还好……」

  「昨晚……上哪了?」

  「不知道……」

  「那小皮呢?」

  「回学校了……」

  当我们目光相接处的一刹那,我看到她的眼眶又开始泛红,赶忙再一次把她
揽进怀里,这一次她没有拒绝,而是温顺地把头依偎在我的肩上。

  「以后不要那么对我了,好吗?我知道我很傻,但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

  尽管嘴上说着知道,我的脑子里依旧是一团乱麻,只是看着娇妻楚楚可怜的
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再去提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就这么温存了会儿,很快到天已全亮,我洗漱上班,可可回房睡下了,她今
天上小夜班。

  当我下班回家时,可可已经出门了,卫生间里也传来哗哗水声,小皮训练穿
的衣服正扔在外边,裤兜里的手机消息提示音正响个不停,看来这小子也回来了。

  对了?聊天记录?

  我猛然间想到可可和小皮之间那些火热,就连我看着都脸红心跳的聊天记录。

  不知道他俩之间今天会不会又说些什么?

  趁着小皮没出来我掏出他的手机,好在他之前来我房里蹭网时被我瞥见过他
的解锁密码。

  很快便找到聊天列表里备注写着「可可姐」的头像,可他们聊天记录却停留
在昨天白天,也就是俩人也将近一天没说话了。

  但是手机相册里的一张照片却看得我血脉沸腾,那是张昏暗的自拍照,尽管
看不清背景,但看得出照片里的小皮正躺在床上搂着个女孩儿满脸的炫耀神色,
一只胳膊高举着手机,另一只胳膊挽过女孩的脖子冲镜头比着剪刀手,而那女孩
侧着脸庞,偎在小皮肩头沉沉睡着,尽管照片下缘只到俩人的肩膀,但看得出来,
俩人都光着身子,至少是赤裸着上半身!

  这时卫生间里传来开门的声音,我赶忙把小皮的手机揣回他的裤兜,不动声
色溜回我房里关上门。

  房间里,我躺倒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嗡嗡的声音,尽管辨不出那
女孩的样貌,但凭直觉我认定那就是我的可可,难道我的未婚妻真让这么个乡下
来的野小子给糟蹋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要怎么跟他俩对质,我想如果可可此
时在我面前的话,我可能会忍不住把那些刺激我神经的手机照片和聊天记录扔到
她的面前。

  外边一阵敲门声打断我的思绪,我悄悄把房间的门拉开一条缝。

  客厅里,小皮洗完澡正浑身一丝不挂撅着个小黑屁股在沙发上翻他那堆衣服,
听见敲门声便一个激灵跑去开门。

  「嘿,你哥没在家?」

  门外站着两个跟小皮年纪相仿的孩子,个头高点的剃着短寸刺猬头,一身迷
彩运动小背心,脖子上挂着个金链子,结实的肱二头肌上还纹着个狼头,人不大
却一身的痞气,俨然一副城乡结合部里常见的小社会哥打扮;个头矮的那个,身
形完全没发育开来,还穿着校服,留个小学生似的西瓜头,人长得白白净净,但
眼神里却泛着同年纪不相称的狡黠。

  「还没回来咧,进来给你看好玩儿的!」

  这俩一看就是这小子在体校里新交的狐朋狗友,难怪这小子开门时还大剌剌
地甩着胯下那根黑乎乎的大玩意儿也不害臊。小皮眨巴着个眼坏笑了笑,带他俩
闪身溜进自己的房间。听小皮叫他俩的外号,高个头那个叫「小渣哥」,矮个头
那个叫「小赖子」。

  我听到隔壁掩上房门,传来嘁嘁喳喳的说话声,时不时还传出仨孩子放肆的
笑声。这样的出租房本来隔音就不好,我贴着墙壁便能听见他们说啥。

  「小骚屄咧?」

  「跟俺哥闹了呗,不知道啥时候回来。」

  「真让你上了?」

  「那还能有假!」

  「吹牛逼!我不信!」

  「别不信撒,老子想耍的女人还没有耍不着的。」

  「那跟我说说你咋上的?」

  「哈哈,小骚屄昨晚气我哥了,跑出来身上啥都没带,俺就说带她来咱学校
附近撸串儿,一面说好听的哄她一面灌她酒,这傻妞儿几杯下肚就被俺灌的瘟鸡
儿似的,乖乖被俺带去小旅馆里咧。」

  「操!这么容易就让你小子上手了,快说快说,后头哩?」

  「一挨床上小骚屄就抱着俺一直哭,嘴里还叫唤俺哥的名字,俺见她喝迷糊
了便上去给她脱了个精光,一边舔她奶头一边揉她小屄,不多会儿这小屄便被俺
舔出骚劲儿来了,给俺扯了裤衩儿还要跟俺亲嘴,不停地用腿儿蹭俺鸡吧,俺硬
的不得了,想也没想就给她上了。」

  「乖噻!上次看你发给我的照儿小骚屄身子不赖呵,你小子可有的爽了!咋
不多拍几张给咱兄弟分享,还能以后留着多玩儿她几回。」

  「俺倒是想,刚拍了一张小骚屄就醒了,俺怕出事,就搁一边装睡。」

  「可惜了,真特么想看看小骚屄光屁股让人玩的模样儿!」

  「俺给你说,奶子不大,但挺翘的,不过看不出俺姐模样挺干净的,屄咋有
点黑咧。」

  「哈哈,这年纪的屄都长那样儿,你当跟咱学校里那些小妹儿一个样呢!」

  「对了,小骚屄知道她叫你上了呗?你就不怕叫你哥知道?」

  「管她咧,她倒是敢说,说了她就是个破鞋,俺哥一准甩了她。」

  「你戴套了不,不怕搞大肚子?」

  「老子才懒得戴,全射屄里了,反正也是咱们家的种,俺哥不亏!」

  「你小子,真有你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咱说好,哪时候再灌她一次让我耍
耍,我就把我刚泡的那个小屄让你玩两天。」

  「嘿嘿,等着呗!甭看这些傻婊子念了这些多书,稍微骗一骗就乖乖跟你上
床。」

  ……

  隔壁,仨孩子没羞没臊地说着下流的话,我简直没法相信这样的话竟会出自
这些胡子都没长出的孩子嘴里,更不敢去想他们嘴里的「小骚屄」会不会是我万
千宠爱的未婚妻。

  不记得小渣哥和小赖子什么时候走的,是夜可可回到家已经11点多。洗漱
完毕便安静地躺在我身旁,我日常性地问了些不痛不痒的话,她只像个乖巧的小
姑娘般作答,除此以外便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始终避免和我眼神正面接触。

  「早上忘了问,昨晚上哪了?」

  「啊,那个啊……我们昨晚上街吃了点东西,送小皮回宿舍就去朋友家睡了
一晚……」

  可可说到一半或许自己都觉得自己脸红了,索性背过身去。正如小皮说的那
样,很多时候女人傻就傻在,既要说谎,还不知道自己说谎的水平有多烂。

  不多会儿,枕边传来轻微的鼾声,隔壁也早就静了下来,整间屋子里只剩下
我的思绪还在狂奔。

  我无意当面拆穿可可的谎言,因为在我看到手机里那张照片时,我明白尽管
内心深处再怎么痛苦,她在我心里的身份早已不是曾经那个清纯无暇的女孩儿,
作为一名头顶著名校光环,披着一身让人羡慕的工作服的医学硕士,我无法忍受
自己的未婚妻是个身体被人玷污过的「破鞋」,无论她是有意还是无意,都让我
觉得她不再干净,更何况她的子宫里或许已经种下了一个乡下孩子的种。

  更让我感到三观崩塌的是,自己在小皮那样的年纪所接受的教育都让我在与
女性的相处中始终保持尊重,以诚相待,更不用说对待自己用心呵护的未婚妻,
但最终换来的确是谎言和背叛,再反观小小年纪就热衷于玩弄女人,一口一个
「小骚屄」的小皮他们,却始终有女人对他们投怀送抱,认为在这些坏男孩身上
才能找到安全感。

  我想过很多方式说分手,也强迫自己接受头上这顶「绿帽」,纠结中我脑海
中猛然浮现出一个念头,既然不能接受这样的妻子,又不忍心彻底了断,何不干
脆把这个女人作为一个寻求刺激与乐趣的玩物?至于女人,我想以我今后的收入
和身份,是不愁找不到新的。

  想起小皮他们那一口一个「小骚屄」,我不禁开始幻想这样一个清纯的女孩
低贱时的模样,幻想着她被一群野小子玩大了肚子,哭着求我不要抛弃她的样子
……

  想到这,我的身体和心里都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自虐和报复似的快感都有,
就是这样的怪异心理,或许就是传说中的「淫妻心理」。

  我瞥了眼身边熟睡的女孩,此时她匀称的胴体只着一条小小的三角内裤,上
面印着许多可爱的草莓图案,盖着的被单被她紧紧夹在两条纤细的大腿间,两个
不大却挺立的奶子正半遮半掩着,微微可以看到顶端粉嫩的小红豆。这个女孩或
许不知道,一个罪恶的计划开始在我心里成形。

  或许我心底里知道她不是一个淫荡的坏女人,但这就是天真所要付出的代价,
难道不是吗?看看你的周围,其实没有哪个真正的荡妇会吃男人的亏,往往被玩
成破鞋的都是这种没有主见没有原则又怀揣小清新的傻女人,而我要帮她的,就
是重新认识这个社会而已。

  ……

  我披了件外衣轻轻走出房门来到小皮的房间,那小子正热火朝天地趴地板上
练着俯卧撑,突然见我进来也是被我吓了一跳。

  「哥,你咋还没睡哩?」

  「没啥,咱兄弟俩见面这么久了都没好好聊会儿,就问问你在这儿过得惯不?」

  「过得挺好,哥和姐都待俺特好!」

  「跟哥说,在这边有没有谈女朋友?」

  「哪有咧,俺脑子笨,女生都瞧不上俺……」

  见这小子还一个劲儿装雏儿,我暗自好笑,脑子笨到把别人的未婚妻骗上床,
也不知笨的到底是谁。

  「那小皮喜欢啥样儿的女生?」

  见这小子一直装傻充愣,我干脆直截了当,

  「你嫂子这样的,是不?」

  「那是,嫂子人长得俊,条子又正,俺老是羡慕哥哪来的福气!」

  小皮不置可否地抓了抓脑袋,眨巴着眼睛笑着,尽管笑里还带着几分乡下孩
子特有的腼腆,但我看得出这小子眼睛里已经泛起了一丝光亮。

  「那你有想过你嫂子光身子的模样撸管吗?」

  「没,没……俺哪敢哪!姐是要给你过门当媳妇儿的,俺可不敢动那歪念头。」

  小皮连连摆手,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或许我和前两天发现他把精液射在可
可泳衣上时的态度迥然不同让这小子也糊涂了。

  「那你想看不,你姐光身子的照片?」

  「想……想!」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来,让你看看哥拍的!」

  我招呼他欣赏我手机里存的照片,见这小子还呆愣在那儿,我伸手在他脑门
上扇了一巴掌,

  「还给你哥装!都是男人,怕啥!」

  这小子这才探过脑袋来,尽管我知道可可的身体已经被这小子一览无余,但
我相信没有青春期男孩能抵挡得了一丝不挂的女体诱惑,但我还是能听见吞咽口
水的声音,能感觉到小皮的眼神里射出与他年龄不相称,如同野狼般的绿光,连
这小子额角上刚萌出的一颗青春痘也一如他那硬挺的阳具般胀大了几分。

  「喜欢不?喜欢就发给你。不过可不能让你姐知道,更不能说是我给你的,
知道不?」

  我故作神秘,试探着引诱他,我清楚地知道把这些可可的私密照片分享给这
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坏小子意味着什么,而且我不需要担心这小子会出卖我,
因为一旦让可可知道这些照片出自我的手上,那么小皮也就占不到任何便宜,而
且我也可以矢口否认,毕竟我和小皮都是揣著明白在装糊涂,只有昨晚喝断了片
而失身的可可一个人蒙在鼓里。

  我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让可可这个傻丫头知道有把柄落在小皮手上,却不敢
让我知道,让她今后的日子都在胁迫和惴惴不安中度过,这也是我故意不拆穿她
谎言的用意,而那些照片我已经做了背景模糊处理,除了那两条纤细的美腿和两
颗粉嫩的小红豆可以辨别属于谁的身体以外,其余看不出任何能辨别出拍照时间、
地点的特征。

  而我最需要利用小皮的地方,就是他无论做什么都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的
年龄,想到曾经也拥有这样大好年华的我却终日埋在书山题海中,让我不禁后悔
没有像小皮这样疯狂放纵一番。

  「不过,你得跟哥说说你在乡下是怎么骗小妹妹的,你哥活了这么大岁数都
没碰过几个女人,也教你哥几手呗?」

  「哈哈,哥你就是念书念傻了,没得用!」

  这回小皮倒不再跟我遮掩,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他少年老成的另一面,

  「打小来俺爸就跟俺说,女人脱光了都一个样儿,你把她们都当烂货来玩儿
就行了。」

  小皮得意起来跟我说起他的那些经历,他说的轻描淡写,我却听的惊心动魄,
这个乡下孩子的那些经历又一次刷新了我原本已支离破碎的三观!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