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亏成首富之从游戏开始H同人林晚篇】【作者:子文】

第一文学城 2022-09-10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子文 字数:16181   京州市,腾达总部。   林晚站在门前,想了想等一下将要发生的事情,心中忍不住有些犹豫。
作者:子文
字数:16181


  京州市,腾达总部。

  林晚站在门前,想了想等一下将要发生的事情,心中忍不住有些犹豫。

  国内目前的av产业和成人用品还处在相当落后的地步,一个是因为国人的保
守意识,还有一个就是没有一个足够大的公司愿意将资本投入进去,毕竟在塞里
斯的伦理道德观念很浓厚。

  ——起码明面上是这样的。

  出于这样的战略考虑,林晚跟裴总谈了一宿(事实上是单方面输出),最后
的结果是裴总拨款,而林晚决定在裴总的带领下在成人行业做出一番事业来!

  「林总,怎么还不进去?已经迟到两分钟了喔!」

  林晚回头一看,原来是腾达为了这个计划特地招来的专业人士。

  「哈哈,是迟到了呢……」林晚笑着推开了门。

  早已等候多时的众人立刻站了起来,「林总好!」

  林晚,c 国巨无霸林氏集团的大小姐,知名游戏制作人,曾经完成过多个腾
达旗下的游戏制作,并且都取得了不小的成绩。

  并且林晚本人也是个极其漂亮的美女,高挑的身材,大大的眼睛,笑起来俏
皮可爱。

  大家都对这个既有能力,年轻且富有活力,长得也很漂亮的上司很是尊重。

  「大家早上好,昨晚发送给你们的邮件都有看吗?」林晚朝大家打了个招呼,
然后坐在了主位,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看是看了,只不过林总……计划书里说您将作为性奴供我我们调教?」一
位成员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晚耳朵一红,故作镇定的回答道:「那是当然,这是因为我们国内对这方
面的知识几乎为零,纵使有马先生指导,如果没有实际操作的话也等于纸上谈兵,
所以,在招到合适的人选之前……就由我……暂时作为被调教对象……」

  这时,跟在林晚身后进来的那名男子站了出来,微笑着说道:「大家好,我
叫马德浩,之前在日本从事性奴调教师一职业,此次受林总之邀回到国内,为了
国产成人事业之崛起而努力奋斗。」

  「马先生经验丰富,在调教时间的一切事宜都有马先生安排,请诸位多多协
助。」林晚说道。

  「嗯嗯,这是自然。」

  「马先生的作品我看过不少,的确是调教性奴的高手。」一个管理层说道,
显然是没少看。

  「可马先生的调教手段有些激烈阿,我担心林总接受不了啊!」一名戴着眼
镜的高层同样说道,显然也是同道中人。

  「尤其是耻辱调教和公开羞辱这两块。」一个长着胡子的胖子说道。

  好嘛看来坐这儿的都不是什么正常人。

  「不必担心,我手上这份调教协议具有法律效益,一旦签署就无法反悔,马
先生对我的一切调教都具备法律效益,这样你们就不必担心我接受不了了——因
为我根本不可能有反抗的可能。」林晚一脸认真的说道,只是心脏跳的很快,因
为尽管她很早便被父亲和哥哥们破了处,但要这和要接受陌生人的调教是两回事。

  「既然林总已经有了觉悟,那我又怎能阻止呢?一切都是为了腾达。」一名
管理层说道,举手表示同意。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投反对票,因为只要是个男人,就没办法不希望有朝一
日能将高贵的林家千金压在下面狂草。

  所以没有人不举,全票通过。

  之后林晚和众人交接了一下工作,毕竟之后一旦开始了调教,那么必然会影
响到她工作,交接完毕后其他人都陆续离开了,诺大的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了马德
浩和林晚以及一个秘书。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现在就开始吧,我们也好早些进入调教日程。」
马德浩笑着说道。

  「嗯……」林晚在心中下定了决心。

  我一定要成为最优秀的性奴,这样才能做出最好的成人文化来!

  然而正在她准备签下名字之时,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被马德浩握住了。

  林晚俏脸一红,「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总,请稍等一下,签协议本身也是值得拍摄的,而且在拍摄前我们还要
问您几个问题,进来。」马德浩露出个神秘的笑容,举手示意秘书让在门外早已
等候多时的下属进来。

  「这……」林晚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些人。

  三台摄影机被架了起来,其中一台正对着林晚,摄影小哥还在调焦距。

  「准备好了吗?」

  「这,这要说些什么?」林晚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您不必紧张,今天的活动很简单,我待会儿问什么,你回答什么就好了啦,
如果有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可以选择不回答,但如果选择回答那一定得是内心最真
实的想法,这关系到之后的安排。」马德浩细心解释道。

  「恩,我准备好了。」

  马德浩朝摄影师点了点头,开始拍摄。

  「请介绍一下自己」

  「我叫林晚,今年20岁,毕业于xx大学,毕业后在天火工作室实习过一段时
间,后来来到了腾达游戏部,曾参与制作过几款游戏,销量还算不错。」林晚很
流利的说的,毕竟她已经接受过不知道多少次采访,这样的问题对她来说简直易
如反掌。

  「请问你平时的爱好是什么?」

  「恩,玩玩游戏,健健身,听听音乐。」林晚回答道,这仍然是一个很正常
的问题。

  「那你平时觉得累了会选择怎样放松??」

  林晚眨了眨眼睛,说道:「唔,很多啦,比如吃好吃的,或者洗个热水澡。」

  前三个问题让林晚紧绷的精神缓解了不好,但她知道这些都无关紧要,真正
重要的还在后面。

  「那请问你参与这个『性奴调教计划』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果不其然,马
德浩终于开始切入正题。

  「恩……还好。」

  「请问林小姐有过几任男朋友?」

  「如果不算幼儿园的话还没有过呢。」林晚露出了娇羞的微笑。

  「那林小姐还是处女咯?」

  林晚僵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不是。」

  马德浩眼睛亮了起来:「哦?方便透露一下是因为什么吗?哦,当然不想说
也没关系。」

  林晚显然犹豫了,她知道这个视频并不会对外发布,只是作为一个调教历程
方便日后复盘而已,但真要说出那个事实却很不容易。

  毕竟乱伦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是很难被人接受的,更别提整个家族
都在乱搞了。

  马德浩也没有着急,他轻轻敲着桌子,没有逼问。

  「……是和我爸做的。」林晚咬着嘴唇,脸蛋红晕。

  「只有令尊?」

  「还有……我的两个哥哥。」林晚脸红的快熟了一样。

  「喔?林小姐喜欢乱伦?」马德浩挑眉。

  「……是的。」林晚本想说不是,但想了想自己和爸爸还有哥哥们乱交时候
那种背离道德的快感,却无法否认,便诚实的说了出来。

  「是同时做的吗?林小姐还喜欢轮奸?」

  「……是的。」林晚的眼睛已经不敢去看镜头了。

  马德浩笑了笑,说道,「那过程中有用过道具吗?」

  「这个到没有,爸爸和哥哥们还蛮厉害的……唔!」林晚已经不知道自己在
说什么了,巨大的羞耻感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那林小姐对道具排斥吗?」

  「还……好吧?」林晚不是很确定。

  「那请林小姐看一下这份合同,里面的调教项目能够接受的就打钩,不能够
接受的不管就好了。」

  「好。」林晚接过那份不算薄的合同开始查看起来。

  光是看到那些项目的名字林晚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最后红着脸把合同还
给了马德浩。

  「我看看……哈哈,想不到林小姐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愿意接受这些项目阿,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哈哈!」马德浩笑着说道,然后将合同交给一个摄影师拍
特写。

  「林小姐,我看你同时勾选了不限场景和精液马桶这两个选项,而且还允许
介入真实人际。这意味着我们可以要求你在腾达也就是你上班的地方进行调教,
甚至可以让你去男厕所充当精厕喔!」

  「恩,我知道。」林晚心跳的很快。

  说实话,她对这个很有兴趣。

  「即使让你曾经的下属、同事射在你体内也没关系吗?」马德浩问道。

  「恩……」林晚的声音已经细不可闻,她只感到脸蛋发烫,对这些充满危险
的项目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刺激感。

  『这一切都是为了裴总!』

  林晚在心中想道。

  「哈哈,那好,请林小姐站起来一下。」马德浩说道。

  林晚红着脸站了起来。

  她今天穿着一身职业ol裙,裙下的黑色高档丝袜包裹着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
一双简约却并不便宜的黑色高跟鞋踩在脚下。

  马德浩让摄影师绕身拍了一圈,然后将手伸进了林晚的胸口,林晚没有抗拒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只是轻哼了一声。

  「林小姐的乳房很滑很白嘛,看来平时有注意保养吧?」

  「恩……我二哥喜欢颜射,经常也会射到我的胸上……」林晚解释道。

  「听说精液可以让皮肤变得光滑,看来果然如此。」马德浩笑着说道。

  「恩……」被马德浩当着这么多人肆意揉捏着乳房,林晚并不怎么放的开,
脸上的红晕已经要突破天际了。

  「能否替我照顾一下我的小兄弟?」马德浩笑着说道。

  林晚看了看周围的人,犹豫愣了一下。

  「没关系的,林小姐,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和大家坦诚相见的。」马德浩打趣
道。

  林晚红着脸,蹲在了马德浩身边,正准备用手解开拉链的时候,被人握住了
手。

  「把手背在后面去,而且我认为您或许跪着更舒服一点呢。」

  「是……」林晚的黑丝美腿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双手老实的背在后面,用嘴
拉开了拉链,然后被突然弹出的黑色大鸡巴吓了一跳。

  这只鸡巴大概有二十厘米长,足有她的手腕大小,看着就很吓人,这种尺度
的肉棒想要吞下去着实有点难度。

  「不方便吗?我帮你润滑一下。」说着,马德浩便吐了一口口水在几把上。

  「……你想让我吃你的口水吗?!」林晚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有些恼怒的
瞪着马德浩。

  「抱歉,是我唐突了。看来林小姐还没没有准备好,过一段时间我再来好了。」
马德浩给下属们打了个手势,准备离开。

  「等一下!」林晚瞪了马德浩一眼,然后伸出了小舌头,绕着龟头开始了舔
舐,同时也将马德浩的口水舔干净了。

  马德浩露出了笑容,不亏是林家的女儿,都是一个德性。

  接着林晚努力张开小嘴,将这跟蟒蛇吞进嘴中,只是林晚的嘴太小了,几番
尝试之后,才终于含住了龟头,只可惜只有前面一小截,但也足够让林晚骄傲了。

  林晚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马德浩,马德浩摸着林晚柔顺的长发,鼓励的看着
林晚。

  林晚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跟马德浩的角度变得更加的高低分明,仿佛是
仰望一样,喉咙和嘴达成了一条直线,这是想要深喉的必要条件。

  「真是辛苦你了。」马德浩微笑着说道,然后缓缓用力,将鸡巴向着林晚喉
咙深处进军。

  「咳咳咳……」

  因为不能呼吸,在马德浩的鸡巴退了出来时,林晚忍不住咳了出来。

  「还能继续吗?」

  「没……没关系,继续吧。」林晚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将这跟巨蟒完全塞进
嘴里。

  「等一下我憋气,然后你用力将肉棒往里面插试试看。」林晚说道。

  「好的。」马德浩微笑道。

  然后他真的用了力,不过还是只插进了一小半。

  「可咳咳咳……再来……咳咳咳……再来两三次一定……咳咳咳……就可以
了!」林晚说道。

  然后两三次之后,马德浩的肉棒真的完全插进了林晚的喉管,林晚大悟喉咙
肉眼可见的鼓起了一个条状物的模样,林晚本人则是带着泪水和满头的汗水露出
了个欣慰的表情。

  直到林晚不能坚持太久,所以马德浩也没有磨蹭,直接开始在林晚的喉管里
面快速抽插,等到林晚快要到达极限时才拔了出来。

  林晚呼吸着大口的空气,同时剧烈的咳嗽着,眼中噙着泪花,但倔强的不让
它留下来。

  「本来是准备射在您的喉管里面的,但看您那么辛苦,那这第一次就射在您
的脸上吧。」马德浩笑着说道。

  尽管不喜欢被颜射,但林晚还是闭上了眼睛,将脸扬起,迎接着后者的精液
洗礼。

  马德浩撸动了几下,然后将数量庞大的精液撒在了林晚脸上,由于数量过多,
以至于像是给林晚做了一张面膜。

  「用手刮在嘴里,先不要着急咽下去。」马德浩吩咐道。

  于是林晚便将腥臭的精液刮在了嘴里,然后皱着眉头看着马德浩,眼中是娇
嗔的神色。

  「瞧你这个表情,真是太可爱了。」马德浩将手指伸进了林晚的嘴里搅拌了
一下,就在他准备让林晚将这些粘稠的精液咽下去的时候,一个下属快步来到了
他的面前,说道「老大,我尿急,想去上个厕所。」

  马德浩点了点头,就在这时,林晚却拦住了哪个人。

  「林小姐,您的意思是让他直接尿在你那的嘴里吗?」马德浩像是早就知道
一般,笑着说道。

  林晚没有办法说话,只能羞涩的点了点头。

  「看来您真的在做性奴这一方面很有潜力呢,毕竟这样下贱的请求很少有没
经过训练的性奴能够主动提出来呢。」马德浩也不知是夸奖还是嘲讽的说道。

  林晚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请把眼睛睁开,放心吧,我这位小兄弟技术很好的,不会尿到便池之外。」

  听到马德浩暗示自己的嘴巴是便池,林晚不满大悟瞥了马德浩一眼,然后乖
巧的张开了满是粘稠精液的檀口。

  「林小姐,我要尿洛~」

  一道金黄色的尿液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精准的尿进了林晚的小嘴当中,不
得不说,的确很准确,而且给了林晚咽下去的时间,然后才继续开始撒尿。

  好似撒尿也是会传染的一般,这个人尿完之后其他人也纷纷有了尿意,林晚
只得双手背在身后,身体跪直,真做了一回小便池,喝下了这么多的尿液,小腹
明显长大了不小。

  等所有人都尿过了一回,让林晚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将她的昂贵丝袜褪下,
将她的黑色蕾丝内裤取了下来。

  「这是什么?」

  「这是……我的内裤……」林晚轻喘着回答道。

  「以后都不可穿了喔。」

  「恩。」林晚说道。

  然后马德浩便将自己的阳具插进了林晚的下体当中,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
备,但当马德浩的鸡巴真正进来时,好似一根铁棍子一般直接顶到了林晚的花心,
还是让后者吃痛的叫了起来。

  不过马德浩似乎不太喜欢女人叫,将内裤放在了林晚的面前,林晚想了一下,
最后将内裤含在了嘴里,整个口腔都被塞满了l.

  「呜……呜呜呜……」

  这还是林晚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操,这让她感到羞耻的同时也增加了
她的快感。

  马德浩将她翻了个身,双手扣着林晚的手,下体继续抽送着,林湾两只丝袜
美腿主动夹住了马德浩的腰,二人就在这会议室开始了激烈的交战,而一旁还有
三个摄影师正在拍摄。

  「呜呜呜……呜呜……」林晚脸颊绯红,因为嘴里塞着内裤又叫不出声,只
有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

  马德浩将林晚的腿分开,以方便镜头拍摄,黑色的肉棒好似钢铁一般在林晚
粉嫩的阴道当中抽插,流下的水渐渐打湿了地面。

  做了一会儿,马德浩让林晚跪在椅子上,身体下向压,这样的姿势方便他顶
到林晚的子宫,只可惜要循循渐进,不然他现在非得让林晚尝尝被人顶到子宫的
滋味儿。

  不过这也要不了几天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德浩才将鸡巴从林晚体内抽出,还没等他做出什么指示,
林晚就立刻跪了下来,吐出嘴里的内裤开始帮他口交。

  「唔,还挺熟练的啊!」马德浩笑着说道。

  「恩……因为二哥喜欢射在我嘴里,然后让我含着……精液继续被他干的样
子……」林晚一边给马德浩口交一边说道,因为马德浩的鸡巴太大,她无法完全
吞咽下去,只能用力吸吮着,同时用清纯而又带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马德浩。

  谁知马德浩身经百战,隔了十多分钟才射进了林晚的嘴里。

  「不要着急咽下去。」马德浩拍拍她鼓起大悟脸蛋,然后做到了了椅子上,
指着其他人说道:「你就含着精液给我的兄弟们消消火吧。」

  林晚看着这五个人朝自己围拢过来,瞪大了眼睛,她刚刚被马德浩弄得高潮
不一已,此刻那还有力气?

  然而尽管林晚拼命摇头,哪能是五个身强体壮的大男人的对手?连衣服都没
没脱,就被五个大汉抱起来奸淫,除了前面以外,后庭也被塞进了肉棒,两只纤
细的柔夷也被迫替两个男人撸动。

  「啊,不要这样……嗯哼……我已经……没有力气了……求求你们……啊啊
啊…不要…」林晚嘴角挂着精液,一脸恐惧的说道,然而立刻就被人用肉棒给堵
住了,只能发出含糊的音节。

  黑丝也被脱了下来,一个男人套着丝袜对林晚的下体发起了猛攻,娇嫩的肉
壁被丝袜摩擦,让林晚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啊……操我……嗯啊……顶到花心了,轻一点~」

  林晚以往被3p也是父兄,对她也很温柔,然而这几个人却并不懂得怜香惜玉,
疼的林晚眼中饱含热泪。

  等这几个都射了两三遍后,林晚又强打起精神来挨个替他们用嘴清理肉棒,
他们让林晚将吸出来的精液吐在高跟鞋里,然后让她当着摄像机的镜头将精液喝
了下去。而林晚的肚子也被灌满了精液,用丝袜堵着子宫口不让它流出来。

  马德浩拿出手机拍了拍林晚躺在会议室的桌子上,衣服和脸上都是精液,小
腹微微鼓起的样子,然后用笔在林晚的大腿根写上了自己的微信号。

  「回去记得加上喔。」

  「是……」林晚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马德浩从助手递过来的包里取出一件大衣披给林晚穿上,然后吩咐下助手让
人清理一下,接着开车送林晚回了家。

  ……

  回到家中,林晚洗了个澡,将体内的精液勾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舔了一
下,随后脸红到耳根。

  「我到底在做什么阿……」林晚心中想道。

  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拿出手机加上了马德浩的微信。

  马德浩显然一直在等林晚。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能擅自把精液排出来,知道了吗?」

  林晚咬了下嘴唇,「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那不是更好吗?」马德浩加了个意味深长的笑脸。

  林晚看着手机,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敲下了字:「我知道了。」

  「明天还是照常去上班,只不过不要穿内裤和胸罩。」

  「恩。」

  就在这时,林晚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等林晚将快递签收后,发现手机上已经多了一条消息。

  「签收了吗?明天就穿这一套出门,早上八点半我准时来接你。」

  林晚回了消息之后打开了包裹,发现里面有一件衣服,是一套ol办公装:一
件白色衬衫,黑色包臀裙,一双不便宜的黑色丝袜,看着和普通的ol群没有什么
区别,林晚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这条短裙的前后都有一个隐藏可以拉开的拉链,
而白衬衫的胸部的布料则有些粗糙。

  一双7cm 的高跟鞋,穿上之后走路都很难。

  一个用来分开双腿的金属镣铐,正好一左一右绑在大腿上,没有钥匙。

  一张照片,里面是林晚被轮奸时的画面,两只手分别握着一根肉棒,脸上、
腿上和头发上都是精液,一只玉腿上挂着一条丝袜,另一条却被塞在小穴里堵着
白色的浊流,而林晚整个人还坐在一个男人的跨上,虽然皱着眉头,嘴角却带着
笑意。

  林晚依照指示将这张照片挂在电脑前方,这样她工作的时候就会时刻看到自
己淫荡的模样。

  做完这些之后,林晚便草草吃了点东西,设好闹铃后便睡了过去。

  ……

  「林总,您来啦?」门卫老董笑着说道。

  「恩……恩阿……是的……」林晚摇下车窗,强打起笑意,同时忍受着下体
传来的快感。

  老懂感觉今天的林晚身体似乎有点不舒服,老是红着脸,说话也有些上气不
接下气的。

  如果老懂仔细往车里看一下,就会发现此时的林晚只有上半身是穿着衣服的,
下半身却是什么也没穿,直接坐在马德浩的阳具上,被其顶着花心抽插呢。

  「对了,林总,有人托我给你带个东西。」老董将一个盒子递给林晚。

  「…恩…谢谢……你啊……董叔……」林晚接过盒子,发现很轻。

  「没什么,我应该做的。」老董笑着说道,退回了保安室。

  「打开看看?」马德浩的声音在林晚耳边响起。

  「原来……是……你送的啊,为什么不直接给我呢?」林晚喘着气断断续续
的说道。

  「不这样的话,老董怎么跟你搭话呢?」马德浩微微一笑。

  林晚白了他一眼,然后打开盒子,发现是两枚别针,分别写着『母狗』『林
晚』两个字。

  「你自己考虑别在哪里吧。」

  林晚皱了皱眉头,因为她的衣服只有外面这一件,而这牌子很明显是不能让
人看到的,那就只能别在乳头上了,只不过……一定会很痛的吧?

  就在林晚犹豫之时,马德浩猛然一个挺身,将肉棒重重撞击在林晚的身体里,
将林晚的犹豫瞬间打散,为了获得更多的快感,林晚忍痛将两个别针都插进了自
己的乳房当中!

  「啊啊啊!好痛啊啊!」

  林晚眼泪流了下来,脸蛋红扑扑的,很是诱人。

  「昨天算是热身,今天才是林总的性奴调教计划的第一天,林总,有什么想
对镜头说的吗?」马德浩一边挑逗着林晚的乳头,一边强行将林晚的脸转向车内。

  看着那台摄影机,林晚羞耻的低下了头,用细小的声音说道:「啊,很棒…
…我体会到了做性奴的快感…我…」

  「想被操对吧?」

  「不、不是,我只是……」林晚摇着头试图辩解。

  「那我就拔出来洛?」马德浩停止了抽动。

  「不、不要!」林晚下意识的说道。

  「是不要继续插还是不要停阿?抱歉林小姐,我理解能力不是很强。」

  「不要……停。」林晚说道。

  「可林小姐不是不想要被肏么?」马德浩玩味的问道。

  「我……」

  「我看我还是拔出来算了。」

  「不,请、请肏我吧!我喜欢……喜欢被人肏!」

  「谁都可以?」

  「谁都、都可以!」林晚现在已经难以忍受将至未至的高潮,对着镜头不知
廉耻的说道。

  「如你所愿。」马德浩将车窗关上,然后将林晚推到在座位上,摄影小哥也
很熟练的掏出了肉棒,同时将昂挺挺的鸡巴抽在了林晚的脸蛋上。

  「唔……」林晚急不可耐的将肉棒含入口中,并试图将其整个吞下。

  马德浩扶着林晚纤细的腰,粗糙的手掌摩擦着滑滑的肌肤,将肉棒缓缓推送
着,每一次都会向前耸动,而摄影师也很默契的同时将肉棒插入林晚的喉咙深处。

  「呜呜……」

  突然,林晚穿着丝袜的美腿被马德浩提起,接着是一波激烈的冲锋,摄影师
会心一笑,按住了林晚的头也开始了最后的抽插,可怜的林晚就这样被前后夹击
着,偏偏嘴里还塞着东西叫不出来。

  「这林家的大小姐操起来果然不一样,和那些妓女比起来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呜呜……怎么能把我跟……妓女比较……」

  「林小姐,我们这可是在夸您呢,要是您肯转行的话不知道得有多少妓女关
门呢。能够操到林小姐这样的美人,哪怕是排三十公里的队我也愿意呢。」摄影
小哥用手将林晚的下巴勾起,微笑着说道。

  「呜呜……明明就是想羞辱我……」

  「呼……」马德浩将精液全部灌进了林晚的阴道当中,并没有着急拔出,而
是拍打着林晚雪白的屁股。

  摄影师也几乎在同时完成了射精,将肉棒从林晚口中拔出时还带着粘稠的淫
丝。

  两人坐在沙发上,而林晚则跪在地上给他们两人清理肉棒上的污秽。

  林晚伸出粉色小舌头将白浊的液体刮入口中,然后按照马德浩的指示张开了
嘴,等拍过特写之后才咽了下去。

  马德浩打开一个盒子,里面全是跳蛋,林晚睁大了眼睛,「这么多?」

  马德浩看了她一眼,说道「自己把腿打开。」

  林晚翻了个白眼,无奈的将两只修长美腿帮助,用手指将小穴扳开,粉嫩的
肉壁此时正在朝外缓缓流动的粘稠精液。

  马德浩将一把跳蛋塞进了林晚的阴道里,后者贝齿轻咬,长长的睫毛扑闪着,
漂亮的脸蛋上布满红晕,好几条线从阴道里伸出,被红色胶带将电源贴在林晚的
大腿根,过多的跳蛋让林晚的小腹略微鼓起,同时也堵住了精液的流出。

  休息了一会儿后,林晚穿上了短裙走进了公司。

  ……

  由于腾达的特殊机制,导致林晚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会让人觉得她在努力工作,
更何况林晚还有一个独立的办公室。

  正当林晚强忍着快感处理工作时,一个下属推门而入。

  「有什么事情吗?」林晚偷偷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并没有什么问题,应该
看不出什么来。「还有进来的时候要敲门,怎么这么没礼貌?」

  林晚板着脸,批评道。

  她私底下在员工面前都没有架子,平易近人,但工作的时候却是公事公办,
很是严肃认真。

  「对不起,林总,我下次会注意的。」小陈说道,只是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恩,这就……啊……好。」林晚突然感到体内的跳蛋突然开始了震动,声
音难免有了变化。

  「林总,您怎么了?看上去很不舒服的样子?」陈奥关心的问道。

  「没,没什么……肚子有点痛而已,啊!」林晚明显感觉到小穴的跳蛋震动
频率变快了,强烈的刺激让她不得不低下头捂住肚子。「你把文件……放在桌子
……桌子上,我等一会儿……再看,你先……出去……吧。」

  「林总,我来帮您看看吧,我小时候跟爷爷学过一段时间的中医。」

  不由林晚拒绝,陈奥已经将手放在了林晚的小腹上,还没等林晚说话,他就
按了下去。

  「啊!」

  剧烈的疼痛让林晚额头冒出了汗水,拍掉了陈奥的手,然后一脸惊怒的看着
陈奥。

  「你、你在做什么?!」

  面对林晚的质问,陈奥好像很无辜的耸了耸肩,说道「帮林总看看有哪里不
对阿,如果林总不愿意接受我的治疗的话那我也没办法。」

  「滚出去!」林晚指着门对陈奥说道。

  「啊哈,您高兴就好。」陈奥无所谓的样子让林晚十分生气,但同时又有些
疑惑。

  因为陈奥在她的印象中一直是一个不错的下属,根本不可能会做出这种失礼
的举动才对。

  林晚忍着下体传来的快感,目光转向了那份文件。

  「部门调动书?」林晚狐疑的翻开文件,随后眼神变得古怪起来「腾达游戏
开发部陈奥,转到腾达成人部并参与性奴调教计划……」

  林晚明白了,马上给陈奥发了一条消息通知他来办公室一趟。

  没过一会儿,陈奥再次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好像就知道会很快回
来死的。

  「你……你不在游戏部了?」林晚斟酌着开口。

  「没错,去了新成立的成人部,不过好像任务还没有布置下来呢。」陈奥若
无其事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东西,上面有着档位字样,然后随手按了下去。

  「啊!」林晚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从她体内传出的声音已经能让外界感知
到了。

  「不、不要再继续了,快停下。」林晚命令道。

  「停下什么?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而且我现在也不是您的下属了,我现
在的上司是成人部的负责人呢。」陈奥不慌不忙的说道。

  「我、我就是负责人,我命令你立刻停下!」林晚还在坚持着最后的威严。

  「是么?可据我所知,成人部负责人正在参与一个项目,作为性奴任人调教
才对,我看这办公室里哪里有什么性奴?只有一个高高在上的林总嘛。」陈奥冷
冷的说道。

  林晚犹豫了一下,一想到自己要在熟悉的下属面前展露淫荡的姿态,她还是
有些放不开。

  「哼。」陈奥将档数调到了最大!

  林晚终于支撑不住,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呜呜呜……我、我就是性奴,最下贱的母狗,请您不要再继续了!子宫被
撞的好痛……再这样下去,我快要坏掉了呜呜呜……」林晚哭泣着说道。

  陈奥这才将档数调低,然后让林晚爬到自己的面前为自己口交。

  林晚早已没了领导的威严,留着泪将肉棒含入口中,陈奥将手伸进了林晚的
白衬衫里,狠狠地抓着那两坨圆滚滚的白兔。

  不过他很快就摸到了奇怪的东西,将口子解开后,发现竟然有两个铭牌被用
针扣在乳头上,还分别写着『母狗』和『林晚』。

  「想不到林总还喜欢被虐待阿!」陈奥笑着说道,「正好我也喜欢!」

  于是他便走到林晚的办公桌前,将一个订书机扔向林晚。

  「知道怎么用吧?」

  林晚惊恐的看着陈奥,带着恐惧的表情说道「不、不要,这样的话我的乳房
会坏掉的,除了这个我什么都答应你!」

  「那你给我滚过来。」陈奥命令道。

  为了不被订书机订,林晚只能屈辱的爬到自己曾经下属的面前。

  陈奥将林晚抓起,然后将她推到在办公桌上,将丝袜美腿抬起,直接将肉棒
强行插进了林晚的后穴当中。

  「啊啊啊……」

  「啊好大的……肉棒插进来了……」

  「人家……要被……干烂了呜呜……」

  林晚说道,外面还有一群同事正在办公,而门没有锁,万一有人打开门闯进
来怎么办?

  不过此刻的她无暇顾及其他,只能配合身后的陈奥进行抽插,试图让更多的
部分进入自己的身体。

  而陈奥也很合适的打开了阴道里的跳蛋,让林晚娇躯一软,口中浪叫不已。

  一双大手在林晚的乳房上揉捏着,偶尔还会扯扯乳头,让林晚更加的兴奋。

  陈奥已从马德浩哪里得知了林晚的体质,只要让她出于极度亢奋的情况下,
那么无论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于是他将订书机放在了林晚身前。

  「想要试试吗?」

  林晚没有犹豫,拿起订书机就朝自己浑圆的乳房上订了下去!

  「呜啊啊啊啊!好痛!」林晚瞬间大叫了起来,娇躯忍不住的颤抖。

  强烈的疼痛让她全身绷紧,而阴道和后庭传来的快感又不断地刺激着她的神
经,让她无法违背陈奥的命令。

  况且她也从乳房传来的剧痛中感受到了快感。

  『或许我就是个极度都M 吧……』

  林晚咬着牙,再次将订书机按了下去,一波又一波的同感与快感交织,让她
仿佛到达了天堂。

  随着陈奥的再一次挺身,终于将2cm 长的肉棒完全插进了林晚的全身,看着
像龙虾一样绷紧的林晚,陈奥拍了拍她屁股,在雪白的美臀上留下了红色的手掌
印。

  陈奥每拍一下林晚的屁股,林晚就会大叫一声,同时又将一枚订书针送进自
己的乳房当中,丝毫不担心会不会有人从外面进来。

  半个小时后,林晚面带绯红的从办公室里出来。

  「林总,您看到陈奥了吗?」

  「没有……喔。」林晚娇躯微微抖了一下。

  「好吧,那我等下再给他打个电话试试。」员工抱着一打文件离开了。

  谁也不知道林晚的衬衣之下,有数十枚订书机针钉在她白皙的乳房上面,而
且还有着没有完全干涸的精液。

  林晚小穴里塞着跳蛋,一路上走走停停,好不容易去楼下取了外卖,然后再
次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贱人,看你这样子,刚刚高潮了几次啊?」陈奥坐在椅子上,接过外卖,
问道。

  「唔……主人太厉害了,大概四五次吧……」林晚跪在办公桌下面为陈奥一
边口交一边说道。

  陈奥一边吃饭,一边享受着美人的服务,同时还跟马德浩交流着进展,商量
后续的对策。

  吃完饭后,陈奥将肉棒从林晚嘴里拔出,然后故意拍着这位美女上司的脸蛋
羞辱着她,说道:「把手机拿出来。」

  林晚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也不敢违抗陈奥的命令,于是便从包里取出
了手机。

  「给微信里通讯录第一个人打视频电话。」陈奥命令道。

  林晚心中一惊,因为她知道自己通讯录里的第一个人是谁,那是她的父亲。

  她知道此刻父亲打视频电话的话陈奥一定会捣乱,而老谋深算的父亲一定会
发现端倪,如果被父亲发现自己现在正在干什么的话……

  见林晚迟疑,陈奥立刻站了起来,就要走「作为性奴连这点要求都做不到,
我看这成人市场腾达还是放弃吧!」

  「等一下!」林晚咬了咬嘴唇,最后下定了决心:「我打!」

  林晚被陈奥扶了起来,阴道里的跳蛋被取了出来,然后直接将肉棒塞进了她
的小穴当中。

  陈奥咬着林晚的耳垂,呼着热气说道:「可以开始了。」

  林晚拨通了父亲的视频电话,然后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

  嘟……

  嘟……

  嘟……

  林晚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而陈奥却还在身后慢慢抽插着,不得不说这是真的
很刺激。

  「喂?小晚啊?怎么突然想起给爸爸打电话了?」一个中年人出现在手机里,
面带笑意的看着林晚。

  陈奥早就躲在了镜头看不到的地方,林晚弯着腰,只露出了上半身和一张通
红的脸。

  「恩……这不是想您了嘛。」林晚笑着说道。

  「哼,你要是真想我怎么还往外面跑?跟你的哥哥姐姐们一样在公司里上班
不就行了。」林晚的爸爸故作生气的说道。

  「嘿嘿,人家……人家想要跟爸爸一样,靠自己……闯天下嘛~」林晚嘿嘿
笑着,努力保持理智不要失态,只是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衣领忘了扣上,露出了
里面的订书针。

  「嗨,你这小家伙从小就这样。」林晚的父亲也是没有太在意什么,只是说
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家看看爸爸呀?我可是很想念我宝贝女儿的粉嫩小穴呢。」

  「哼~爸爸……真是个老色批……就想着透自己女儿的……老变态……」林
晚说道,身后的陈奥已经开始加大了力度。

  「不是……还有姐姐她们嘛?难道你又让她们去被狗肏了吗?」林晚面色潮
红,断断续续的说道。

  「嘿嘿,你大姐的确是这样,但你二姐可就在这儿呢。」说完,林晚的父亲
就把镜头调整了一下。

  只见一个长得跟林晚很像的成熟女人正一边被一个黑人干着,一边给林晚的
父亲做深喉,摇晃的玉乳上挂着一对乳坠。

  「唔,是小妹阿……」

  林晚的姐姐被黑人捏住下巴,强行让她看向手机屏幕。

  只见妹妹耳根都红了,肯定也在做着相同的事情吧,便露出个会心的笑容。

  林晚的二姐也在帮着父亲经营家族生意,更是数家上市公司的幕后大股东,
商界赫赫有名的女总裁,此刻却像只母狗一般在被黑人捆着手干着。

  这也是林氏家族的秘密,女性生来便极度淫荡,而且只要是自愿做爱被干到
了高潮,那么就会百依百顺,无论要她们做什么都可以。

  林晚也是因为担心变得跟两个姐姐一样,才离开了家族。实际上林晚的父亲
也知道这个缺陷,因此对林晚离开家族一事并无不满,反而真心希望女儿能够做
个正常人。

  「姐姐……唔……我……」林晚的眼神逐渐迷离起来,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呻
吟声。

  「得了,小晚你别憋着了,我看着都替你感到难受。」林晚的父亲重新拿回
了手机,微笑着说道。

  「被您看出来了啊……恐怕……呜……这就是您安排进来的人吧?」林晚苦
笑道,都到这一步了她哪里还不会知道被父亲算计了,终究还是要变成父亲的狗。

  「在国内的成人市场最大的不就是咱家的么……」林晚的父亲露出个意味深
长的微笑「你早该想到的,从你动了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必定会接触到家族的人。」

  「只是……没有想到……呜…………会这么快……」林晚有些不甘的说道。

  「好孩子,我知道你在对扛着家族的诅咒,但显然你失败了。这都是我们祖
先的错阿,不该和那个恶魔欠下契约……」林晚的父亲难得的沉默了一下,随即
坦然笑道「不过没关系,既然逃不了,那就欣然接受吧,反正除了淫欲过强以外
也没有什么坏事。」

  「唔呜呜……」林晚终于忍不住,直接叫了起来。

  「乖女儿,把衬衫解开吧,让爸爸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林晚解开了口子,两对饱满的小白兔跳了出来,上面布满了订书针。

  「还不错嘛,第一次就到了这样的地步。」林晚的父亲笑着说道,然后将精
液射在了自己女儿的喉管里。「放心,咱们家族的人身体治愈速度极快,要不了
多久就会好的。」

  「呜呜呜……」林晚抬起头,汗水打湿了她的衣服,眼神中充满了淫欲。

  「唔,看来高潮了阿。」林晚的父亲说道。「不过这可还不够。」

  躲在身后的陈奥立刻会意,给马德浩一行人发了个消息,没过一会儿,马德
浩就带着五六个男人走了进来。

  「林小姐,接下来会是比昨天还要强很多倍的轮奸,并且会使用一些道具,
请问您能接受吗?」马德浩明知故问。

  「我……我愿意。」林晚当着父亲的面,最终还是坐下了决定。

  尽管她深知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这代表她将来再也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了。

  轮奸持续了五个小时,林晚被操的浑身酥软,同时全身上下没有哪一个地方
不感到疼痛,然而即便如此,这残酷的调教还是没有结束。

  一个黑色项圈拴在了她粉颈上,马德浩先是让她跪在地上然后牵着她爬了一
圈,最后将绳子塞进了她的后穴里。

  「这个曾楼里面我们放了三条公狗,你必须自己分辨谁是谁,因为我们需要
你回来的时候身体里装着三份不一样的精液。」马德浩宣布道。

  林晚并没有太过吃惊,因为过去在家中时,两个姐姐就经常被狗肏,当时还
没成年的她坐在父亲的大肉棒上,趴在父亲的胸前浪叫,就这样看着姐姐们露出
屈辱但是兴奋的表情。

  林晚心想,这次终于轮到自己了。

  因为腾达精神,所以这个点这层楼都没有一个员工,除非是有加班许可的精
英。

  林晚小心翼翼的爬出了办公室,刚刚经历过轮奸的她虚弱的在大楼里面爬行
着,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她感到很羞耻,自己居然要主动去找狗来上自己!

  三个小时候,当马德浩等人找到林晚的时候,她正躺在地上眼神迷离,嘴里
不知道在叫着什么,三只强壮的公狗不知道都射过多少次了。

  ……

  一个月后,某个公共厕所里不时传来女人柔媚的叫声。

  林被绳子捆着,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露出包裹着的大片雪白的肌肤,纯
白色的高档丝袜配上素白色高跟,再加上一根拴在脖子上的锁链,林晚就这么跪
在马桶盖上在男厕所被男人们轮奸。

  她的屁股上用「正」字记录着写着接客的次数,已经写了四五个正字了,而
这只是她这一个月来每周末晚上的列行公事罢了。

  「啊啊……肏、肏死我……吧」林晚痴痴的叫着,背后的男人将她原本雪白
的屁股拍的通红,而林晚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是更加卖力的扭着屁股迎合客人的
抽插。

  一个桶被摆在厕所里,里面装着的都是从林晚体内排出的精液,每当有人射
在林晚小穴或者肛门里的时候,人们就会将它们扣出来倒在这个桶里。

  林晚被人从马桶上拉了起来,方便更多的人同时享用这具诱人的酮体。

  毕竟大家明天还要上班,赶时间嘛。

  大家将林晚抬起,两双挂着丝袜的美腿被男人分开,露出了早已湿透的下体
和难以闭合的肛门,虽然不久之后就被男人给填满了,而林晚的双手也没有闲着,
带着白色的玉手握着两根肉棒轻轻撸动着,抬起头面带微笑的看着正在草她樱桃
小嘴的男人,眼睛虽然氤氲,带着楚楚动人的眼神,仿佛在求着男人们继续对她
的侵犯。

  「啊啊……好棒……呜呜……呼……」

  林晚瘫倒在厕所的地面上,但面对着镜头她知道今晚的淫辱还没有结束,十
几个男人围绕着她排成一个圈,十几根肉棒被快速蠕动着,林晚对着镜头露出一
个无奈的笑容,大大的眼睛显得很是可怜,双手任然被束缚在身后,但娇躯却在
一根手腕粗细的假阳具上快速上下。

  「我叫林、林晚……是个淫荡的荡妇呢……你可能在京州市的某个公共厕所
看到我喔~如果有胆子的话可以随便干人家喔~就算被……干到怀孕什么的……
也没有关系……」

  这些被拍下来的视频不会公开,但林晚被要求每天都必须看至少一个小时的
录像。

  很难想象那么粗那么长的一根假阳具是怎么被她吞进小穴的,她小穴已经被
干的外翻,露出了粉嫩的阴道,想必是很痛苦了,可是林晚却已经笑着,看上去
像是个不知廉耻的妓女一样。

  事实上,从调教开始的第二周她就已经是了。

  经过多次的轮奸,林晚已经很有经验了,一直控制着自己不要高潮,等所有
男人同时喷射的时候她才猛然坐了下去,将25cm长的假阳具完全没入小穴当中,
甚至顶开了子宫口直接插在了娇嫩的子宫当中。

  林晚立刻大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顶到子宫了……要高潮了……呜呜呜……」

  所有的男人低吼着将精液撒在林晚身上,一时间,林晚的脸上、乳房上,玉
背上、香肩、还有头发和脚上都被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精液,像是洗了个精液澡一
般。,完全看不出她实际身份竟是林氏家族的千金大小姐!

  等马德浩说收工以后,男人们陆续穿上衣服离开了,只有林晚还躺在地上抽
搐着,将脸上的精液刮在玉指上,用舌头满满搅拌,回味着刚刚的淫乱。

  「林总,感觉怎么样阿?」马德浩问道。

  「主人……我是不是很恶心阿?」林晚忽然问道。

  「怎么会?你是我见过最出色的性奴了,不仅我命令下去的你会照做,而且
还能想到很多有趣的点子来帮助我们羞辱自己,有时候我都会想,到底谁才是主
人呢?」马德浩笑着说道,将一条毯子披在了林晚的身上。

  「明明是主人的任务,人家不过是……被迫接受而已……」

  「哈哈,是么?」马德浩轻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今天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林总,你不必再叫我主人了。」

  「随便啦……一天不知道要叫多少遍,叫错了就会挨罚,还不如一直叫呢。」
林晚翻翻白眼,有些幽怨的说道。

  「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毕竟我拿了裴总的钱,就得认真干活。」
马德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话说这么多精液你准备怎么用?」

  「当然是用在你身上啦。」

  「讨厌,又要折磨人家的肚子,这么多灌进来我会坏掉的。」林晚埋怨道。
「虽然都有在吃药,但要是一不小心怀孕了怎么办?」

  「那不是更好吗?生下儿子就让她长大后操你,生下女儿就让我们轮着草。」
马德浩笑道。

  「真过分。」

  ……

  林晚坐在卧室里,分开双腿,按着气囊将五斤重的精液灌入自己的子宫当中。

  要知道一个胎儿刚出生的时候也不必这个重多少,因此林晚的小腹以肉眼可
见的速度鼓了起来,林晚忍受着挤压的痛苦,颤抖着手继续按着气囊。

  这一个月来,林晚的闺房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审讯室,各种道具应有尽有,
就连林晚的床也被换成了一个带有假阳具的木马所替带,而为了不从木马上掉下
来,林晚还必须拜托人将她捆起来,然后将绳子吊在天花板上。

  至于捆起来之后那个帮忙的人要做什么,林晚就没有办法管了。

  虽说今天的调教已经结束了,但林晚知道那只是明面上的结束了,她想要休
息必须是在木马上,而要人帮助,那就必须满足之后的需求。

  这一次帮忙的是陈奥。

  因为只有他才有力气将一个孕妇安插在木马上。

  「啊啊啊……好痛,本来就……很涨的子宫这下又被插进了……呜呜呜……」
林晚忍不住哭了起来,但是身体却在摩擦着寻求更多的快感。

  「闭嘴!你这个臭婊子,这么被人虐待还能高潮!真是个下贱货色!」陈奥
辱骂道。

  陈奥将林晚吊在了木马上,然后拿起了木架夹在了林晚充血的乳头上,之后
便拿起了鞭子开始抽打林晚白嫩的身躯,直到他抽累了,林晚浑身上下都遍布鞭
痕,颤抖着恳求陈奥停手时才结束。

  陈奥没忘记给林晚打上一针强力媚药,然后用她的丝袜将嘴巴赌上,将木马
的功率快到了最大,之后才离开了这里。

  关灯,林晚的一天才终于结束了。 我靠,亏成首富也有同人,林晚的描写还可以,被调教也属于自愿,还有之前和父兄玩过乱伦,属于是一开始就歪了,不过调教过程中的东西还是很戳xp的 这也能写同人的吗,这原文一个女主都没有全文都没搞黄色,还是让大佬给写出调教的同人,而且写得还挺好 小说的同人还是斗破斗罗之类比较经典,现在的小说真的说好看的不多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