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黑色帝国·钱·势·欲】第1

第一文学城 2022-09-23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轻剑江山
作者:轻剑江山 2022/8/28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3596               【故事简介】

作者:轻剑江山
2022/8/28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3596

              【故事简介】

  有白就有黑,有光就有暗,你无法改变流传了几千年的秩序时,就只能去顺
应它。

  公安大学高材生林飞因与高官子弟有过节,不仅去部委的名额被顶替,还被
发配到偏远县城的派出所。

  他深知只有钱、势才能与权力相抗衡,于是运用手段整顿地下秩序,将黑色
经济规范化,最终创造出一个钱势滔天的黑色帝国。

  而在他征服的疆域内,自然少不了那些被征服的女人……

  ……

  这应该是作者的一个白日梦,发表在正规网站肯定被查水表,哪怕没有肉戏。
所以本文的肉戏比较适中,作者更希望各位能体会到肉戏之外的情节,练笔之作,
各位不喜勿喷!

              第1章 发配偏远

  临江省闻州县公安局。

  林飞坐在招待室中,双手不停地揉搓着,面前的茶杯早已见底,显示着烦躁
的心情。

  作为公安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在校期间把能拿的荣誉都拿了一遍,无论是擒
拿格斗、射击、刑侦、治安、心理等课程全都取得了最优异的成绩。

  在校期间不仅参加了特种兵训练,还参与了两起大案的侦破行动,期间表现
优异,获得了集体一等功一次,集体二等功一次,个人三等功两次,可谓将简历
填满了。

  带他硕士研究生的师父早就把他推荐到部委分配下来的三个名额,只等着一
毕业就进入部委,接下来的仕途自然不必多说。

  谁知道在毕业分配时出了岔子,被分配到了偏远的闻州县。

  「现在部委有文件,号召将有才干的年轻人下放到家乡所在省份的偏远地区,
以提升地方上的水平。所以学校里面经过会议研究,决定把你安排到你老家临江
省的闻州县公安局。」

  师父颇为无奈地说道,见林飞脸色僵硬,开解道:「你也不要灰心丧气,到
地方上锻炼更有助于实务提升,等过三四年,你做出些成果,部委会考虑把你调
回来。」

  「顶替我去部里的,是张扬吗?」

  林飞问道。

  当时去部委的三个名额是刘明宇、方晓培以及林飞,但到了公布的时候,张
扬顶替了林飞。

  张扬是林飞的同班同学,学习成绩不咋的,但看上了林飞的女友方晓培。

  起初的时候让林飞主动跟方晓培分手,林飞自然不同意,两人还差点因此打
架。

  后面林飞才知道,张扬的父亲是部委高官,整个家族都在公安系统开枝散叶,
能量大到连学校都要忌惮三分。

  不去部委,实际上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最不济进帝都公安局也是一个不错
的选择。

  但林飞被直接分配到了家乡省份的县城公安局,那种地方说实话就算是地方
上警察学院的本科生分配过去都算是低就,更何况公安大学最优秀的硕士毕业生。

  至于那个将年轻人分配到家乡的政策,本就是一纸公文而已,哪里真正落实
过?

  但就是那一纸公文,可以决定林飞的命运。

  师父笑了笑,转而掏出烟递给林飞,单手点上,道:「其实这个世界真实的
样子和看起来的不太一样,有白,就有黑,有光就有暗,有些秩序看不到摸不着,
大家却要约定俗成地遵守它。

  既然你无力改变规则,只能去顺应它,直到你有改变它的能力时!」

  林飞默默地收拾了行李前往闻州县,和女友方晓培自然是抵死缠绵了几天。
两人是本科期间的同学,大二时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又双双保研成功。

  本想着两人毕业后携手进入部委,工作两三年后稳定了就结婚,谁想到现在
一个留在帝都的部委,另一个去了地方上。

  方晓培是学校里的校花,进了部委也绝对是部花级的,到时候见多了青年才
俊,林飞不知道自己那点床上功夫能不能帮助方晓培抵住外面的诱惑。

  更别说部委里面的老色狼海了去了,方晓培进去后能不能幸免还难说,在学
校里他可是没少听各种离奇的传闻。

  至于师父说的过几年再调回部委,林飞知道那不过是安慰而已。

  ……

  「林飞,何局要见你,请跟我来。」

  内勤女民警笑吟吟地说道,林飞跟在她后面,看着她那裹在黑色裙子内肉乎
乎的屁股左右扭动,不禁咽了口唾沫。

  虽然只谈过方晓培一个女朋友,但林飞一米八三的身材,长相也很清秀,加
上成绩优秀,在学校里少不了学姐学妹的投怀送抱,在校外鸡巴也没闲过,经验
已足够丰富。

  这样的屁股,绝对是上好的炮架,从后面疯狂冲击,蛋蛋和肉坨撞击的啪啪
声绝对能够助兴,真不知道这妞又便宜了局里的哪个老头子。

  「何局,林飞来了!」

  女警来到了挂着「副局长」门牌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请进!」

  林飞进了门,办公桌后方是一名年近五十的老警察,此人是闻州县公安局的
二把手何枫,职务是副局长兼副书记,主管警队建设、人事调动、警员纪律等工
作。

  「你坐一下,我先处理点公务。」

  何枫朝林飞点了点头,又自顾自地看着文件。

  林飞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何枫转过了头,道:「林飞,你的简历我看过,
非常优秀的年轻人,真难得部委还能想到把你分配给地方,这真是我们县的福气!」

  林飞自然连声谦虚,心里却暗道这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分到闻州县这鸟不
拉屎的地方。

  作为临江省土生土长的人,他虽然不在闻州附近的市县,但也早就听说闻州
县是多么的贫穷,除了一些自然资源开采外,几乎没有拿得出手的产业。

  「不过你虽然在校期间成绩出色,但毕竟是刚进入工作的年轻人,一些实务
难免生疏。」

  何枫话锋一转,道:「所以局里决定,先把你安排到河口镇派出所锻炼,等
你把实务学好了,再调回县局,也不枉部委把你派来的初衷!」

  「河口镇派出所?」

  林飞以为自己听错了,何枫走到林飞面前,递给他一张红头文件,一看果然
是关于他的工作调动调令。

  林飞木然地走到墙壁上挂着的地图前,找找到了河口镇,距离县城足有四十
公里远,都已经快到临县了。

  何枫拍了拍林飞的肩膀,道:「河口镇那边主要是挖沙的人比较多,盗采现
象很严重,你此次去河口,一定要将这种现象给刹住……我很看好你哦!」

  「……好!什么时候去?」

  林飞只能接受了,他现在总不能辞职不干吧。

  「你现在去领了警服等东西就出发吧,局里面的车很紧张,所以你自己到汽
车站坐班车过去吧,一个小时左右可以到,还能赶上那边的中饭!」

  何枫几乎是下了逐客令。

  林飞面无表情地走出办公室,内勤女警又惦着硕大的36D 过来了,笑道:
「何局把你安排到哪个部门了?」

  「河口镇派出所。」

  林飞又偷偷地看了女警被大胸撑的鼓鼓囊囊的短袖衬衣一眼,只觉得这个看
起来接近三十岁的小姐姐的脸蛋还不错,有一股少妇的风韵,身高一米六五,前
凸后翘皮肤白,一点儿也不比他以前那些动辄院花校花级别的炮友差。

  难道是便宜了何枫那个老流氓?

  不过他现在已经接近于被发配了,心情一点也不好,也自然提不起多大兴趣。

  女警自然是一脸惊讶,又跑回办公室和何枫确认了一番,就带着林飞去仓库
领警服等东西了。

  「你不要想多了,估计何局是想让你去锻炼锻炼。」

  女警一边走以便开导林飞,还不时拍拍林飞的后背以示安慰。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揩油啊!

  林飞暗付自己身材长相都摆在这里,在学校里没少被女教师吃豆腐,到了这
小县城里,还是免不了这俗套。

  见林飞还是一言不发,女警笑道:「别垂头丧气的,来,给姐乐呵一个!」

  还乐呵?你现在给我跳个钢管舞看我就乐呵!

  林飞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就这样来到了仓库。

  仓库管理员和女警很熟,叫女警自己签字后去仓库里间拿东西就行了,自己
则跑出去找地方摸鱼偷懒。

  女警带林飞到了里间,灯光有些灰暗,她一边找一边说道:「现在天气还热,
先给你两套长袖衬衣、短袖衬衣、长裤,还有警帽和皮鞋,秋装和冬装等10月以
后你再来领。」

  找到了一套衬衫和长裤后,女警走到林飞面前来:「把衣服脱了,我给你试
下看看合不合身?」

  「这不合适吧?我自己试就行了。」

  林飞这时候只穿着短袖T 恤,里面连背心都没有穿,在一个妞面前脱衣服算
啥啊?

  「害羞啥啊,姐姐还会占你便宜吗?快脱!」

  女警不由分说地捞起林飞的衣摆,林飞只能配合着双手投降,任由女警把他
的T 恤脱下,露出八块腹肌的强健身体。

  女警心里一颤,她本来只是被林飞的年轻和颜值吸引,想趁机揩揩油。却没
想到看到了宝,旋即眼带桃花地伸手在林飞的胸大肌上摸了一把:「看不出来啊,
你这高材生竟然这么强壮!」

  还不忘把她的36D往林飞的胳膊上蹭。

  林飞只感觉心里涌出一股热流,女警两个硕大的奶子将他的胳膊夹在中间,
即便隔着薄薄的衬衫也挡不住那股柔腻。

  话说方晓培的胸部应该是35C ,已经算不错的尺寸了,但和这女警相比简直
海警船和巡洋舰的区别。

  还没等林飞过瘾,女警咯咯一笑,又蹲下去解着林飞牛仔裤上的皮带,道:
「裤子也一起试下吧。」

  可能是天气有点热的缘故,女警衬衣上面松开了两颗扣子,现在低下头之后,
那一道深不见底的乳沟就这么展现在林飞的面前。

  而女警因为是蹲着,浑然不觉短裙已经翻了起来,露出了白色的内裤,边缘
还露出了两根黑毛。

  林飞心里生出一股邪火。

  然而,当林飞的牛仔裤被脱下后,十八厘米的鸡巴已经在女警的挑逗下竖了
起来,差点儿忽地一下撞到了女警的脸上。

  女警被吓了一跳,身子没蹲稳,直接撞到了林飞的鸡巴上。

  林飞的鸡巴顿时跳了一下,蛋蛋隔着内裤就被女警的小嘴吻住。

  女警抬头可怜巴巴地看着林飞,颇有一种我不是故意的、你才是故意的感觉!

  而那隔着鸡巴的暧昧姿势,让林飞再也把持不住自己,一手掏出鸡巴,另一
手按照女警的头,直接塞进了她的嘴巴。

  「唔……你干嘛……唔……」

  女警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她想要把林飞推开,但哪里比得了林飞的力气,
只能任由林飞双手抓住她的脑袋,吞吐着那布满青筋的鸡巴。

  「不要,唔……你不要这样,唔……」

  林飞感受着女警的口活,暗付也只有这种结了婚的少妇才有这种柔腻的舌头,
道:「姐姐你的嘴巴太诱人了,快来帮我舔下蛋蛋!」

  「放过我吧!求你了!」

  女警眼睛变得红扑扑的,被人直接用鸡巴洗礼嘴巴的负罪感,让她差点要哭
出来。

  林飞伸手摸进了女警的衬衫,很快地就将那已经站立起来的乳头捏住,邪笑
道:「你要么帮我爽一下,要么我现在就把你给奸了!」

  公安局里奸女警,光想想就很刺激。

  女警被林飞把乳头玩弄的舒服,身体不由自主地扭了几下,只得可怜巴巴地
一边用小手拨弄着林飞的鸡巴,小嘴含住了一个蛋蛋,柔和地吞吐着。

  这个骚货,乳头都这么坚硬了,想必已经久旱未逢雨了。

  林飞被女警手口并用伺候着,自己将女警的衬衣完全解开了,再将黑色的胸
罩朝上一拉,女警两个巨大的车灯就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她的动作轻晃着。

  「来,我们到这里来!」

  林飞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并反锁,又拉着女警来到了器材室里面的沙发前。他
靠坐在沙发上,让女警坐在他身边帮他继续口活。

  他的手也没老实,将女警的裙子拉起来,那一道肥硕的阴部隔着白色真丝内
裤清晰可见其形状,以及那一抹淡淡的水痕。

  他的手摸上女警的阴部,女警就一阵触电般地抖动,嘴上更加卖力了。

  这样还不过瘾,林飞摸了几下后,直接将食指伸进女警的内裤,还没等女警
反应过来就插进了那温暖滑腻的桃源深处。

  「不要……不要动那里!」

  女警反过头来,轻呼道。

  林飞啪地一巴掌拍在女警硕大的屁股上,留下了红色的手印,他恶狠狠地说
道:「再不帮我弄出来,等会别人来了就看到你这样了,嘿嘿!」

  女警的眼中流出了几滴泪水,只能任由林飞的手指在自己的阴部出入着,同
时因为这种刺激,蜜穴马上就洪水泛滥了。

  似乎担心着外面来人,女警更加卖力了,一手套弄着林飞的鸡巴,另一手揉
搓着蛋蛋,小嘴在林飞的马眼周围舔舐几下,又一口含下去吞吐几下。

  林飞感觉自己要射了,双手按住女警的头。女警身体一阵颤抖,感觉林飞的
鸡巴一阵抽动,她想要脱离这巨大的鸡巴,但林飞的力气太大了,只能在林飞的
低吼中,任凭一大股精液射入自己的嘴巴,又在那压迫感下吞了下去。

  林飞的鸡巴终于软了下来,他喘了一口气,将女警拉到自己的怀里,玩弄着
那对大乳房,笑道:「姐姐你真厉害!」

  女警摸了一下眼泪,哀怨地说道:「那……可以放过我了吧?」

  「放过?那得先帮我解决问题才行!」

  「你不是刚……」

  女警往林飞的鸡巴上一看,只见刚软掉的鸡巴又渐渐竖了起来。

  林飞一把将女警推倒在沙发上,飞快地扯下了女警的内裤,道:「姐姐你好
人做到底,再让我爽一次!」

  「不……不行!我有老公的!」

  女警面色苍白,赶忙伸手挡住门洞大开的蜜穴,林飞将身体压了上去,一手
将女警的两只手按在了头顶,另一手又伸进了女警的阴部抽插着,嘴巴还含住了
女警大奶子上的葡萄,轻轻地撕咬着,吮吸着。

  「啊……不要,不要这样……啊……不……」

  在林飞的双重刺激下,女警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忍不住呻吟起来。

  见女警阴部已经足够滑腻,林飞将女警的双脚扛在肩上,用大鸡巴蹭着女警
潮湿的入口,故意说道:「姐姐,你要不要啊?」

  「……不要。」

  女警在林飞鸡巴的刺激下脸色潮红起来,却倔强将脸偏向一边,似乎在坚守
着最后一丝底线。

  「不要吗?」

  林飞加大了鸡巴的摩擦力度,双手握住女警的大奶子,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乳
头轻轻揉搓。

  女警哪里受得了这种挑逗,开始语无伦次:「不要……要,我要……」

  「要什么?」

  林飞邪笑道。

  「要……要你的大鸡巴!」

  女警眼神迷离地看着林飞,跟老公很久没做过了,此时的刺激也勾起了她内
心的欲望。

  「要我的大鸡巴干什么?」

  「……我不说。」

  女警双手挡住羞红的脸。

  林飞将鸡巴浅浅地放在女警的阴部入口,稍微进入了两厘米后,又抽了出来,
道:「不说?不说就没有了哦!」

  「不要……我说,我要你的……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洞洞!」

  「这是你说的哦!」

  林飞嘿嘿一笑,先是将鸡巴插入女警的阴部五六厘米的位置,缓缓拔出来,
再插入五六厘米,再拔出来。

  「啊……啊……再深一点,深一点……」

  女警在林飞的节奏下,脸不由自主地偏向一边,忍不住地呻吟起来。

  她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大胆,竟然和一个小年轻在局里搞起来了。但体内的刺
激感又让她舍不得离开,只能尽量地叫小声一点。

  林飞感觉时机成熟,忽然腰部用力一挺,十八厘米的巨物如同长坂坡赵子龙,
全部没入了女警的蜜穴深处。

  「哦哦哦……啊啊啊……」

  女警的身体一阵抽搐,她老公的鸡巴也就七八厘米,又没有找过其他男人,
哪里会受得了这么大的鸡巴。她的手抓住了沙发的边缘,用力地拽住,揉搓。

  就这么抽插了一阵子后,林飞趴在女警的身上,一边吮吸着大奶头,一边笑
道:「姐姐,你舒服吗?」

  「……啊……舒服……」

  女警害羞地闭上了眼睛,主动伸出了舌头。

  林飞见状把头往前一凑,两条舌头顿时纠缠在一起,彼此吮吸着,而他下面
的动作也没有停住,只听见女警「呜呜」的呻吟着。

  就这样弄了几分钟后,林飞把女警抱了起来,道:「姐姐,搂紧我的脖子哦!」

  然后,他双手从女警大腿下环过去抱紧了,站了起来。女警不由得发出一阵
呻吟,只感觉林飞的鸡巴插得更深了。

  林飞晃动着腰,在空中冲刺着女警的命门,女警只感觉自己像是在坐秋千,
一会儿朝上,一会儿落下,伴随着真正快感。倍感刺激之下,她全身乏力无比,
只能任由林飞的抽插。

  「姐姐,爽不爽!」

  「爽……啊,爽……」

  「我厉不厉害?」

  「厉害……啊,厉害……」

  女警扭着自己的腰,想要将林飞的鸡巴全部吃下去。

  「我……要射了!」

  林飞坚持不住了,鸡巴一抽一抽地在女警阴道里射了个干净。

  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呻吟,林飞朝后坐在了沙发上,两人大口地喘着气。

  林飞在女警脸上亲了一口,笑道:「姐姐,你真漂亮!」

  「贫嘴!」

  女警心里一乐,脸上装作毫不在乎,又说道:「你用这招,骗了不少小姑娘
吧?」

  「哪里啊?姐姐是我的第一次!」

  林飞大言不惭地说道,脑子里却浮现出一个个漂亮的脸蛋,按人算应该有不
下二十个妞成了自己的胯下之臣了。

  「少说这些没用的……我叫陈楠,记住了吧!」

  「记住了!楠姐,以后我会来找你的!」

  「谁稀罕呢!」

  陈楠露出了小女人般的模样,又主动献出舌头和林飞吻到了一起,自然是春
意盎然不可描述。

  ……

  副局长办公室。

  何枫坐在办公桌前,点燃一根烟吸了两口,陷入沉思中。

  手机忽然响起,是一个名为「丁建伟」的人打来的。

  何枫接通电话:「老丁,有什么吩咐吗?」

  「嘿嘿,谁敢吩咐你何局啊?」

  「老同学,你就不要跟我打哈哈了,你是部委的处长,而我只是地方上的县
公安局副局长,按级别比你低,论实权就更不要说。」

  何枫寒暄了几句,道:「你是想问,那件事办妥了吗?」

  「就喜欢你开门见山!是啊,张少昨晚还问我,事情办得如何了?」

  「那小子今天刚来报道,我把他打发到下面的镇派出所去了。」何枫答道。

  「镇派出所?不是说好了让他现在县局干上几天,然后找个由头搞出个什么
事故让他背黑锅,再把他直接开除吗?」电话那头问道。

  「我细细琢磨了一下,感觉这样不妥!」

  何枫将烟头掐灭,道:「那小子怎么说也是他导师的得意门生,本来你们向
他施压,让他把那小子从进部委的名单上剔除,又分配到我们县来,已经是他导
师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现在人家刚来,就找个由头把他开了,高材生刚实习就被开除,这不仅是公
安大学的耻辱,估计他导师也不会干了,没必要啊老丁。」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子,道:「那张少那边,怎么解释?」

  「这个容易。」

  何枫道:「就说我先把他安排到条件很差的派出所去了,那儿社会复杂,派
出所都不太能施展开拳脚,估计他很难撑下来,没准过不了多久就辞职了,不就
达到了张少的要求吗?也算是有了交代!」

  「……那行,我跟张少说一下去,回头有机会来帝都,我带你体验一下帝都
的风情!」

  「好啊,就这样!」

  何枫挂掉电话,又点燃一根烟,看着窗外忙忙碌碌的县局大院出神。

  不过是两个年轻人争风吃醋,芝麻大点事情,只是那张少家里能量很大,父
亲是部委司长,家里又在公安系统有这样那样的人脉。

  关键张家还能通过自己的老同学丁建伟找上自己,可谓一环扣一环。

  不过是屁大点事,值得这么劳师动众吗?

  当然,何枫也有私心,没有按照之前的约定给林飞下套,之后再将他开除,
而是将他派到了河口镇派出所。

  毕竟是高材生,这闻州县太久没有公安大学的毕业生了,更何况那林飞的简
历那么优秀,让自己这个老头子都汗颜。

  这样的人才,正好用来整治一下县里的歪门邪道。若是他干得不好,证明空
有理论没有实干,到时候找个由头把他长期派在那里不调动回来,估计他也坚持
不了多久就会辞职,也算是给丁建伟一个面子。

  若是干得好……

  何枫笑了起来,能把河口镇给搞好了,姑且不论可能性几乎为零,万一搞好
了,这样的人才他护着还来不及。

  天高皇帝远的,那张家势力再大,还能管得到千里之外的闻州县?

             第2章 河口镇报道

  闻州县城不算大,林飞从县公安局步行到县汽车站,也就花了十五分钟。

  「马田马田,马上开了啊!」

  「去赵家塘的快点上车!」

  一个个中巴车的售票员站在汽车站门口大力地吆喝着。

  车站内的水泥地早已破碎不堪,一片尘土飞扬。不大的停车场内停着几辆陈
旧的中巴车,一看就是用到快报废的那种。

  在两千年初,大部分县城差不多都是这种既视感。

  林飞找到了去河口镇的班车,司机帮忙将他的行李箱放在了车内的发动机盖
上。车内已经坐了一部分乘客了,他径自走到最后一排,坐在靠外的座位上。

  刚才临出发时,赵楠虽然一副平常的模样,但眼中也流露出了不舍。

  不过双方都是成年人了,这种露水情缘尝一口可以,可不会演变成长期关系。

  所以双方并没有进一步说些什么,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他的档案和关系还留在县局,目前只是借调到江口镇派出所,所以待遇福利
还是按照县局的标准,实习期800元薪水,外加各种补贴,乱七八糟加起来也就1
000出头。

  这已经是看在他公安大学硕士研究生的学历上额外给了些津贴,一般的民警
刚入职都拿不到这么多钱。

  这点钱在大城市自然不够看,不过在小县城还算不错。特别是逢年过节都有
福利发,平时住宿舍吃食堂,钱基本上花不了多少。

  更何况,警队里面怎么可能光是表面上的收入?

  他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河口镇的信息,显示镇上有一座服装公司的下属纺织
厂,有大约两三千工人,算是镇上的经济命脉。

  另外河口镇紧挨着一条大河,自然资源开发方面主要是采砂,算是底子难以
干净的行业。

  他顿时了然于心,去了河口镇后,派出所的日常核心工作应该就两样。

  一是保护好纺织公司,二是维持采砂的生产秩序,打击非法开采及其他恶性
事件。

  如果搞不好,自己没准真要辞职了!

  但,自己真的在乎这些吗?

  林飞不由得问起自己,如果说还在一个月前,他的愿望就是进入部委,打黑
除恶,维护社会秩序稳定。

  那现在,这些价值观已经被现实颠覆。

  他想起了离开学校前师父的话。

  「既然你无力改变规则,只能去顺应它,直到你有改变它的能力时!」

  那么,如何得到能够改变规则的力量?

  认认真真的当一个小警察,累死累活,一步步从基层警员干到科员,副科,
最后到正科退休?

  正科,不过是县公安局局长的级别,姑且不论有几个小民警能干到县区公安
局局长的位置,地方上的势力盘根错节,能管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都不错了。

  想要改变规则?天方夜谭!

  一名穿着黑背心、脖子上挂着一条粗大的银项链的花臂男走到中巴前,售票
员大妈不情愿地从包里掏出了两张十块钱递了过去。花臂男接过钱后,又朝另一
辆中巴车走过去。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马仔了吧!

  林飞在校期间就听说过这种垄断地方交通运输的黑色经济,一些地方上的黑
道大哥组织人手,向往来货车、客车收取保护费,一年下来也是一笔很可观的收
入。

  不光是垄断运输,包括商铺的进货,摊贩的摊位费,店铺的保护费,工程拆
迁施工,组织卖淫聚赌等等,处处都有黑色经济的影子。

  就拿闻州县来说,采砂行业的背后一定有一条黑色经济链条。

  如果能将这些生意抓过来,不就有了钱、势这两项能够权力抗衡的力量了吗?

  当然,每一项生意后面,都少不了各种保护伞。

  一个不小心,林飞就会粉身碎骨!

  但,只要自己能挺过去,一切就另说了!

  在林飞的沉思中,车上已经坐的七七八八了,售票员准备关门,这时候就见
一个女孩子跑过来:「等等我。」

  女孩看样子二十出头,脸蛋接近准院花那个级别,个子一米六出头,一头中
发扎了个马尾挂在脑后,穿着一身白色吊带衫和一条蓝色牛仔裤,背着一个城市
里才比较常见的学生包,显得和这座偏僻的小县城格格不入。

  中巴内已经没有单独的空位了,一些歪瓜裂枣的中年大叔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露出一口口常年抽劣质香烟熏黄的大牙。

  于是林飞里面的空位成了黑暗中的明灯,女孩子毫不犹豫地走了过来,小声
道:「麻烦让我进去一下。」

  林飞身子一侧,女孩艰难地挤进里面的座位,由于空间太狭窄,女孩被牛仔
裤包裹的滚圆的臀瓣和林飞的肩膀蹭在了一起。

  好软!

  林飞大口地嗅了一下女孩残留在面前的清香,学生妹的味道就是独特。

  中巴车缓缓开出车站,几分钟就离开了县城,走上了省道。

  道路两侧的建筑物稀疏起来,再远的地方则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

  售票大妈开始卖票,到河口镇要五块钱,很快就走到了车尾。

  女孩伸手在背包里摸索了一阵子,面色渐渐僵硬:「我的钱包……钱包不见
了!」

  看样子是被偷了钱包,女孩脸上显得有点慌乱:「大姐,我的钱包丢了,能
不能等回到了镇上,我再给你?」

  售票大妈摇了摇头:「这辆车还要到双流乡,我也不是你们河口镇上的。」

  「那能在我家门口停一下吗,我去拿钱给你?」

  女孩又说出了自家的位置。

  「你家在镇北,那里我们不经过,我们走镇南过去……你还是看看车上有没
有认识的人借你钱吧!」

  售票大妈转头问了下车里的人,不过很显然,车上的人都和女孩不认识。

  「那这这么办啊?」

  女孩顿时有些急了。

  「要不这样,你下车先,这段路我也不收你钱了。」

  售票大妈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刚被那些路霸收了二十,平均要拉五个乘客才能赚回来,人人都不给钱,岂
不是还要倒贴?

  「那你也不能这样赶我啊!」

  女孩的眼睛变得红扑扑的。

  「我来付吧!」

  林飞递给售票大妈一张十元,道:「我也是去河口镇的,两个人十块钱正好!」

  「行。」

  售票大妈接过钱转身就走,她才不管是谁出的钱,反正不能少她的一分。

  「谢谢你啊!」

  女孩朝林飞道谢:「等回到了镇上,我还给你!」

  「不用不用,一张车票罢了。」

  林飞摆摆手,眼睛有意无意地瞟过女孩的胸前,看到了吊带衫下面的一抹乳
沟,又不动声色地挪开了视线。

  妹子你身怀凶器,还钱?还不如还别的!

  「一定要的!」

  女孩说道:「我叫周燕妮,你叫什么名字?」

  林飞自报家门,周燕妮想了想,道:「你不是河口镇人吧?我听不出你的口
音呢。」

  「我是外地的,这是去河口镇工作。」

  「是去纺织厂吗?」

  周燕妮问道,去河口镇工作的年轻人,基本上都是进纺织厂的。虽然里面大
部分都是女工,但也有一部分男工人,干一些维修、搬运等活儿。

  林飞笑道:「不是,我是你们镇的新任镇长哦!」

  周燕妮愣了愣,旋即说道:「骗人!哪有你这么年轻的镇长啊?」

  在她的印象中,镇长起码都是三十多岁四十岁的中年大叔了,一个个大腹便
便满脸油腻的。

  而林飞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长得又好看,跟学校里的学生会会长,还有校
园十大歌手中最帅的那个比……好像还要更出色一些呢!

  林飞哪里知道周燕妮拿他和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比来比去的,道:「你该不会
是纺织厂的吧?」

  「才没有呢,我在省城临江读大三,现在放暑假了,我做完了社会实践才回
的家。」

  「那你怎么没行李?」

  林飞讶道,周燕妮就带了个背包,看样子也装不了太多东西。

  「我的行李就这些呢。」

  周燕妮拍了拍背包:「反正家里都有现成的衣服,回家就要干活,也穿不了
太多。」

  林飞问道:「你家种地吗?」

  「不是,我家在镇上开了个饭馆。」

  「真的吗?」

  林飞故意说道,然后一把握住了周燕妮的左手,放在掌心认真地看了起来。

  周燕妮一惊,但看林飞看她手的样子很认真,也没有赶忙抽出来,而是小声
问道:「你……干什么呢?」

  幸亏是最后一排,另一侧的位置又改装成了放行李的,也不会被其他人看到。

  林飞抬头道:「我说,你在撒谎!」

  周燕妮奇道:「我没说谎呢。」

  林飞又伸出一手在周燕妮的手掌心轻轻拂过,然后放开,道:「都说厨师做
菜久了,左手的手掌上会因为长期颠勺磨出茧来,你看你的手心,细皮嫩肉的,
哪里有老茧?」

  「你说这个呢!」

  周燕妮捂嘴轻笑:「厨子的女儿一定要会做菜吗?」

  「你难道不会吗?」

  「……会呢!」

  周燕妮想了想,道:「你要不怕我做出来的菜让你中毒,我就做给你吃!」

  「那我可等着了。」

  林飞也笑了起来。

  就这样,两人在车上欢快地聊了起来,因为中巴车不时地颠簸、拐弯,两人
难免不会挨在一起。

  林飞感受着女孩柔软的身体,吸着面前的体香,暗付这小妞若是一直在河口
镇上,自己今后的生活应该不会那么无聊了。

  「你是帝都毕业的大学生,还是硕士研究生,为什么会来我们河口镇工作?」

  周燕妮很好奇。

  虽然林飞没说自己的公安大学的,但帝都硕士研究生的名头很唬人,她觉得
不要说帝都的了,她一个省城临江大学的本科生毕业后,都绝不会回县里工作,
更何况还是去镇上了。

  「因为一些意外吧,我暂时被分配了过来……不过不用太久,我还会回去的!」
林飞淡然道。

  是的,我还会回去的。

  带着钱势,叱咤帝都!

  ……

  中午十一点半,中巴车在河口镇镇南停下,林飞和周燕妮下了车。

  因为派出所就在镇南附近,而周燕妮家在镇北,相隔了接近一公里,不得不
分开了。

  「你……不跟我去我家拿钱吗?」

  周燕妮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她感觉自己有点不舍,虽然就相处了短短一个小时,但林飞的身影已经印在
了她的脑中。

  林飞微笑道:「钱就不用了,我想吃你做的菜!」

  「才不给你做呢!」

  周燕妮转过身去,道:「我家就在这儿沿着大路往北走,在丁字路口往右继
续走,过了一座小桥,靠右边第五家店子就是我家了……你记得来找我
呀,我要到八月底才开学。」

  「好,我有空一定来。」

  林飞说完,周燕妮就背着包一路小跑地走远了。

  点上一根烟吸了几口后,林飞问了下附近的路人,没走几分钟就来到了河口
镇派出所门前。

  与闻州县公安局相比,河口镇派出所可谓寒酸。巴掌大的一个小院子里停着
一辆警用吉普、一辆面包车和几辆警用摩托,周围是三栋两层的陈旧建筑,这就
是派出所的全貌了。

  林飞到值班室出事了工作调令,内勤女警马上带林飞来到了靠东头建筑的二
楼。

  同样是内勤女警,这位大妈一看就四十出头了,模样也就是大路货,和陈楠
比简直差了几个档次。

  TMD ,刚强推了人家少妇,路上又惦记起女大学生,自己这脑子里究竟装了
啥?

  在县局里,各位大佬还要装腔作势拿捏一番,在河口镇派出所里就没这些规
矩了。女警直接带赵明扬进了所长办公室,然后退出去了。

  年约四十多的所长王平看完了林飞的调令,笑着和林飞握手道:「林飞同志
你好,我是江口镇派出所的所长王平,很高兴你能从县局来我们所里工作!」

  林飞说道:「王所客气了,叫我小林就好了,我也很高兴能来您底下当兵,
以后还要您和各位领导、前辈们多多指导我!」

  王平大笑道:「不用这么谦虚,我听何局说过你的背景,远的不说,就咱们
河口镇这小三万口人中,一个硕士都没有,你可是第一个呀!」

  由于接近饭点,王平道:「我们先把午饭吃了,回头过来我再把我们所里的
情况跟你说一下。」

  午饭就直接在所里的食堂解决的。

  说是食堂,实际上就是一楼一个大一点的房间,派出所就这点人也用不着专
人做饭,直接是从附近一家小吃店订的餐,几个装菜的大盆一字排开,三荤两素
一汤,吃多少打多少。

  期间,所里在岗的人都过来和林飞打了个招呼,不过都没有深聊。

  林飞和王平很快吃完,又回到了王平的办公室内,两人坐在了沙发上。

  「王所,您抽烟。」

  林飞掏出了精白沙,十块钱一包,算不上多好的烟,但也能拿得出手。

  「不用,抽我的。」

  王平看了下精白沙的烟盒,从兜里掏出一包硬玉溪,递给林飞一根。

  林飞赶忙双手接过来,硬玉溪,价格二十出头,像王平这种老烟鬼,一天一
包,一个月至少六百多块钱。

  林飞学历摆在那里,加上组织关系还在县局,一个月乱七八糟加起来才1000
出头。

  而王平作为派出所所长,级别最多是副科,警龄即便长点,但毕竟学历就那
样,收入估计一个月一千五六顶天了。

  就这收入,如何支撑起一个月动辄六七百的烟钱?

  所以说,这一包烟里大有文章。

  王平抽了几口,又老调重弹了一番:「小林啊,你是公安大学的高材生,何
局能把你派到我们所里,说明他很看好你……你可不要辜负他的期望啊!」

  林飞自然又虚与委蛇了一番。

  王平接下来介绍了一下派出所的情况。

  河口镇位于闻州县东部,距离隔壁城市也就二十多公里了。下辖两个居委会、
一个社区以及十三个行政村,辖区常住人口近两万多,在闻州县算比较大的镇了。

  而河口镇派出所现役所长王平、副所长一人、指导员一人,行政内勤及户政
女警各一人,加上六名民警,总共十一人的编制。

  如果除开几乎不管警务的指导员以及两名女警,总共八人面对两万多辖区常
住人口,不要说捉襟见肘了,几乎可以说是无法应对。

  虽然部委有要求在各乡村建立警务室,但目前能开始执行的也是一些经济条
件良好的省份,像临江省这种经济排名中游偏上的省份,除了省会城市临江外,
其他城市根本没有资金。

  目前河口镇派出所的六名普通民警组成了治安队,由副所长黄大伟担任队长,
资历较老的警员刘立春担任副队长,其余五人分任五个治安小组的组长。

  每个治安小组再配备了两到三名社招的巡防队员,每个小组分别管理几片区
域,不定时地走访负责的社区和行政村,处理一些打架斗殴、偷摸扒窃的小案子。

  再大一点的刑事案件,只能求救于县局支援了。

  巡防队员,大部分都是社会上不安分的待业青年,当上了巡防队员也没有编
制,属于合同性质的,薪水待遇也不高。

  别看就这点儿薪资福利,想进治安队当巡防队员的人可多了去了,基本上都
要找人托关系才能搏一个机会。

  王平按灭了香烟,道:「治安队第二小组负责靠镇北的闻州纺织厂社区,以
及河西、晒庄两个行政村,纺织厂社区与河西村的情况都比较复杂,河西村的辖
区又大,目前单凭组长贺洪和两个巡防队员有些吃不消。

  现在你来了,正好帮贺洪分担下压力,他这个人经验比较丰富,就是有点儿
不好处,不过我相信你的能力!」

  然后,王平拨了个内线电话,没隔两分钟就有一个一米七五左右的胖子进了
办公室,看了林飞一眼后,自顾自地坐在另一个沙发上,毫不见外地抽出玉溪电
商,嬉笑道:「所长你找我?」

  「洪哥,我叫林飞,今天刚来所里报道!」

  林飞主动伸手道。

  看得出来,贺洪在所里有些资历了,属于职场上的老油条,林飞这初来乍到
的,自然要跟这些老油条打好交道。

  「你好。」

  贺洪不咸不淡地和林飞握了下手,王平介绍道:「林飞你中午吃饭时应该见
过吧,他是县局安排下来的,公安大学的高材生,现在挂到你们二组里面当副组
长,帮你分担一下工作。」

  贺洪又多看了林飞两样,抽了两口烟后嚷嚷起来:「所长,上午开挖沙船的
邓敏邓老板又打电话过来了,说他的挖沙船昨晚又被人割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最近几个月第二次了!」

  王平给林飞发了一根烟,自己也点上后,轻描淡写地说道:「是怎么回事,
还是要去现场看看才行。」

  贺洪一听顿时苦着脸说道:「不是,所长,你看这天气这么热,又跑到河西
那么老远的地方去……早就跟邓老板说了,让他自己去跟哪些人摆两桌讲和……」

  说到这里,王平发出一声闷哼。

  贺洪顿时蔫了下来。

  王平继续说道:「你现在就带小林去邓老板那里一趟,别人是纳税人嘛··
····这事情嘛,你在路上挑点重点讲就行了,明白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