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阴蛆行】(8 死姦)

第一文学城 2022-09-23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zjr2005
作者:zjr2005 2022年9月3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4931   许久,天色渐暗,林间的光亮逐渐消失,因为是阴天的缘故,天上的月亮被

作者:zjr2005
2022年9月3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4931

  许久,天色渐暗,林间的光亮逐渐消失,因为是阴天的缘故,天上的月亮被
乌云遮住,周遭一片昏暗。

  封兽城距离百龄村,相隔一座千岭山,如果不从山顶翻过去的话,就得绕道
而行,以正常的速度差不多要花上三个多时辰。

  妖奴斗场的六名武者跟在囚车的两侧,囚车后面跨坐着两个黑色劲装,面容
姣好的女孩,她俩的衣服背后写着个金色的捕字,是秦如霏从御捕司带过来的手
下,此刻,二女坐在囚车后面小声议论着。

  「诶!倾雯,这个男孩子长的得不错啊,水灵灵的,再过个两年,肯定长成
个小帅哥!」

  「晓妍,你不要满脑子龌蹉念头!没听小姐说吗?他可是淫行者,是要献给
修仙者的,就算再美也轮不到你!而且……」

  叫倾雯的女孩一顿,看了看四周,然后凑到叫晓妍的女孩的耳边,笑嘻嘻的
说道:「就算你跟他上床,他也一定会把你给操死的。」

  「哎!倾雯!」晓妍听到这话,脸色一红,在倾雯的双腿间狠狠的掐了一把,
然后小声说道:「你这一路上尽讲这些黄色话,我都有些感觉了。」

  「那,要不……」倾雯被她这么一掐,面色也有些潮红,给晓妍给了个眼色,
指了指旁边的树林,晓妍立刻心领神会,朝前面骑在马上的秦如霏喊道。

  「如霏姐,我和倾雯去小解一下。」

  「对呀如霏姐,我和晓妍都憋不住了。」倾雯在旁边附和道。

  秦如霏转过身,撇了面色潮红的两女一眼,她对自己这两个手下的淫荡行为
心知肚明,而且她本人也经常做。

  秦如霏随意的挥了挥手:「快点解决完,跟上来。」

  「谢如霏姐!」

  二女兴奋地从车上跳下来,跑进远处的密林中。

  晓妍在林间找了棵比较粗的树,一把把身后的倾霏给按在树上,然后欺身而
上,一只手捏住倾霏的软胸,另一只手环住腰,激烈的热吻。

  「嗯啊……」倾雯闭上眼睛,轻轻扭动着身子,发出快活的娇喘,一双美腿
夹住晓妍的柳腰,双手抱住她的脖子,愉悦的享受。

  激吻过后,两人互相撕开对方的衣服,晓妍用一条束腰的黑布把倾雯的双手
绑在背后,不断的挑逗着倾雯那已经湿润的嫩穴,弄的倾雯不断的扭动着纤腰,
迷离的呻吟着。

  「嗯嗯…啊……晓…晓妍…抱……抱我…嗯~ …」

  倾雯在晓妍的攻势下,双腿发软,晓妍也觉得差不多了,三指并起,插入了
倾雯的肉穴,接着又紧紧的抱着倾雯,两女的美乳挤压在一起,二人同时爆发出
一声激情的娇喘声。

  就在二女想要进行更激烈的事时,晓妍突然察觉到自己的身后响起一声破空
之声,转过头只见一道银光,随即是骨肉破碎的声音,可怜的晓妍尚未有反应,
脑袋就被人一分为二,永远的告别了这个世界。

  鲜红的血液与白色的脑浆溅到倾雯的身上,她被突如其来的血腥惊呆了,迟
迟没有反应过来,等她看清眼下的形式,想要呼救时,已经迟了,她只感觉自己
的嘴巴被一只炽热的手捂住,随即,在听到了一句「骚货」后,下体处的蜜穴里
传来贯穿般极致的舒爽感。

  「嗯……」倾雯仰头轻吟,眼神中透露出恐惧与享受,「这个人,不杀我吗?」
一瞬间,女孩的心里闪过无数可能,但紧随其后的剧痛打破了她的幻想,女孩蹬
踢着双腿挣扎,可疼痛却一直蔓延到双乳间,女孩那脆弱的生命也伴随着疼痛逐
渐消失。

  「啪!」

  萧远松开捂着倾雯嘴巴的手,身材曼妙的女尸掉落在地上,她的耻穴到双峰
处被割开,肠子和其他器官滑落出来,宛如一只被开膛宰杀的羔羊。

  杀死如此姿色的两女,萧远的眼中并没有丝毫波动,平静的像是一潭井水,
极其的冰冷,只在眼底留有一团复仇的火焰。

  「走吧,继续。」

  织微将两女的衣物与尸身吞下传回本体的肚子。

  ………

  骑在马上的秦如霏走着走着突然停下马来,皱起眉头朝后面的林间看去,自
己的这两个手下用的时间也未免太久了。

  「怎么了?」韦谷察觉到秦如霏的神色异常,连忙问道。

  「晓妍和倾雯出事了!」秦如霏冷色道,她大概猜到了什么。

  「什么!」

  韦谷瞳孔收缩,从马背上飞跃而起,跳到了身后的林中。

  略微一番搜寻,就在不远的树下发现了痕迹,地面残留了人类的脚印,树的
四周里还有一些血迹,虽然没看见尸体,但很明显,两人已经遇害。

  「死了!」韦谷大喊道。

  秦如霏面色阴冷,心下了然。

  突然,韦谷看见树林深处有一个人形黑影晃过,他当即朝着那边追了过去,
速度之快,在树丛中刮过一阵狂风。

  「哼!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韦谷目光幽冷,一个健步窜上去,追上了那道人影。

  隔着五米远,他的牛尾刀斩出,刀芒横切过去,将那道人影斩成两半。

  「嗯?」韦谷一愣。

  没有鲜血,没有惨叫声,只有一根被砍成两段的枯枝。

  「我被耍了!?」韦谷满目怒气,意识到事情不妙,正欲原路返回,可刚踏
出一步,却像是踩中了什么东西,只听「轰隆」一声,他所在的地面直接坍塌下
去。

  「哼,雕虫小技!」

  韦谷见此心中不屑,脚步一蹬就要跳出去,但他在半空中撞上了一张无形的
灵力罩,把他弹了回来。

  「灵力!?」

  韦谷的面容扭曲,比吃了屎还难看。

  此时的官道上,囚车旁,所有的妖奴斗场武者都围在牢笼旁边,摆成了一个
圈,秦如霏也下马,站在笼子旁,面色很冷。

  「嘭!」

  就在他们严阵以待之时,草丛中暴射出两颗石子,带着一阵破风声,砸向了
两个妖奴斗场武者。

  其中一人反应较快,下意识的抬起刀挡了一下,只听一声脆响,刀身竟被打
出了一个窟窿,石子穿透刀身,偏了一寸,砸在了他的肩部,这人肩膀瞬间被洞
穿。

  另一人运气较差,还没来得及反应,被射中了下身,他跪倒在地上,再起不
能。

  「敌袭!」

  没有受伤的几人朝着草丛冲了过去,却见一条蚓蛆飞射而出,径直飞向马车
旁那个肩膀被洞穿的武者。

  「萧远,以我的灵气,最多只能控制那个武宗一柱香的时间,我会拖住这些
人,记住你的任务救出人,立刻走。」

  「明白!」草丛中传来回应。

  这群人一共七个,一个已经被织微给废了,另一个也快要废了,但还剩下四
个完好无损的和秦如霏,想要在一柱香之内把他们全部击败并不容易,但要拖住
他们,还是很容易做到的。

  织微的尾巴缠住了这个肩膀受伤的武者,借着惯性把他向铁笼砸去,只听见
一声钢铁碰撞和骨头碎裂的声音,受伤武者在这一击之下,双腿被砸的断开,铁
笼也被砸得微微有些变形。

  但下一刻,一道剑光袭来,织微身子一侧,剑光紧紧的贴着织微的身体划过,
是秦如霏出手了!

  避开这一剑后织微朝着远处飞速爬去。

  「蚓蛆?」

  「这条蚓蛆开了灵智!」

  「它就是几天前逃掉的那一只!」

  哗然之声在一群人中响起,秦如霏在眼神中也有些惊讶。

  碧雨的妖奴斗场就是她们秦家开的,当然知道几天前妖兽暴动一事,当时爆
体逃走的一条蚓蛆,被认为是仙妖。

  不过,妖兽太难搜寻了,目标比人类要小得多,且随便往山里一躲就没办法
找,因此搜寻就被搁置了下来。

  没想到,现在竟然再次出现了,还袭击了她们的车队。

  秦如霏眼中涌现出喜色,厉声道:「追!」

  仙妖,在这一亩三分地,价值和淫行者一样珍贵,不仅仅是它的妖核,最主
要的是,修仙的妖,绝对修炼了修仙功法,而修仙功法才称得上是价值连城!

  苍玄古境,修仙至上,无数凡人梦想着有朝一日获得修仙功法,一步登天,
成为至高无上的修仙者,只要有了修仙功法,土鸡瓦狗都能变真龙!

  并且,修仙之妖还能卖给驭兽宗门,用血魂契约驯化为坐骑,绝对大赚!

  除了秦如霏以外,四个妖奴斗场的武者立马朝着织微追去。

  见秦如霏没有跟上来,织微本想再度引诱她,可惜太迟了,躲在一旁草丛里
的萧远竟然沉不住气,一个箭步跃起,挥动匕首朝着秦如霏杀去。

  其实严格的来讲,萧远的这一击很完美,无论是力道,爆发还是角度都是完
美的,这一击,即便是寻常的武师巅峰也是不可能挡得住的,但奈何他面对的是
秦家的三小姐,作为碧雨最有权势的家族的小姐,身上有那么多两件防身法器,
不过分吧!

  事实证明当然不过分,就在萧远的匕首距离秦如霏的后脑勺仅有半米的时候,
秦如霏手上的手环突然爆发出一股金色的能量,形成一层保护罩护住的秦如霏的
身体,萧远的这一刀就这样被弹开了。

  而秦如霏的反应也可谓极速,在萧远的刀被弹开的那一瞬间,她那修长的左
腿一脚踢出,径直的将萧远给踢出数米远。

  事已至此,织微只好回身去救萧远,但此刻,它自己却被几人给缠住,好不
容易从秦如霏手上将萧远救出,却又看到远处韦谷已然破开封印,向这边奔来。

  此次行动,宣告失败!

  织微无奈的看了穿着粗气的萧远一眼,有些无可奈何,眼下只有一个办法能
够自救了。

  ………

  千岭山之巅,在一个洞穴内,一个巨大的虫躯舒展身体,织微的本体从睡眠
中醒来,爬出洞穴,来到崖边,想要救萧远,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办法赶过去,而
这最快的办法,就是以一条直线的距离赶去。

  织微巨大的虫身圈成一个圈,从崖边滚落,风驰电疾般的朝着分身处赶去,
一路上连滚带砸,碎石四溅。

  ………

  山下,秦如霏带着戏谑的目光扫视着织微和萧远,如同猫戏老鼠,这种眼神
看的织微极其不爽,在心里的小本本上写下了秦如霏必死的名单。

  「一只蛆,和一个贱奴合作,呵呵,可真有意思!若我所料不差的话,韦谷
就是被你给困住了吧?」秦如霏冷笑道。

  「嗖!」

  韦谷赶了过来,落在了秦如霏旁边。

  「这是!」当他看到织微和萧远时,瞳孔骤缩,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修仙之妖?哈哈!真的是修仙之妖!」

  震惊过后,韦谷满目狂喜,当即就要冲上去将织微擒拿。

  至于萧远,直接被他无视了,和修仙之妖比起来,一个奴隶算什么?

  「站住!」

  秦如霏叫住了他。

  韦谷一顿,带着一缕疑惑,迟疑道:「怎么了,三小姐?」

  秦如霏一言不发的看着织微,又抬头看了看空中,女人那神奇的第六感告诉
她,马上就会发生极度危险的事。

  「撤!」秦如霏冷漠的吐出一个字。

  「为什么?我们好不容易发现了逃走的修仙之妖,为何不抓住他们?」韦谷
惊讶道。

  「我说!撤!」秦如霏冷冷的重复。

  韦谷表情一僵,握紧拳头,只好不甘心的咬牙道:「是!」

  秦如霏上了马,韦谷骑在拉囚车的马的背上,一拉马绳,囚车缓缓的向前驶
去。

  「嘭!!!」

  几人正要撤离,织微的本体也赶到了,巨大的虫躯从山上砸下来,落在地上,
尘土飞扬,近十米的躯体展露在秦如霏等人面前,极具威慑力,而身上浓烈的灵
力波动,更是证明了他们眼前的这条巨型蚓蛆对他们来说的的绝对实力。

  「半步筑基的妖兽,撤,快撤!」秦如霏也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世家小姐,
第一个反应过来,高喊的撤退,策马飙去,她身后的韦谷也是立马回过神来,挥
动着缰绳,驾驶着囚车飞奔而去。

  至于剩下的四个人,吓得连动都不敢动,被织微一口吞掉,将他们的生命力
吸到只剩一口气后给吐出来,任由其自然死亡。

  由于本身还是条蛆的原因,织微追不上跑了的秦如霏和韦谷,只好作罢,转
过头治好了萧远的伤势。

  「呜呜呜……前辈,对不起!我该死!我该死!」

  萧远抬起手掌,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一下又一下,打得嘴角破开,鲜血横
流。

  「啪!」「啪!」……

  「都怪我,都怪我!」他一下一下的打得脸都肿胀了,眼泪像是流水般不住
的流下。

  「都怪我,要不是我太急燥,我们哪里会失败!都是我的错!」

  萧远抬起手又是一巴掌打下。

  「……」

  清脆的巴掌声并没有响起,织微控制了萧远体内的灵气,萧远整个人都被定
住了。

  「这件事,你并没有做错。」织微淡淡道:「想要急切的报仇,这很正常,
你唯一的错误就是自己的实力不够,」

  「萧远,努力修炼吧!自己打自己,没有用的,实力不强,一切都是没有用
的。」

  这句话与其说是给萧远说,倒不如说是织微自己给自己说。

  「前辈……」萧远愣住了,似是领悟到了什么。

  「记住了萧远,只有个人的实力够强,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能保护想保护
的人,才配称得上活着!」织微缓缓道,语气中夹杂着难以言表的悲伤,苍凉。

  萧远怔住了,他呆呆地望着织微,双目透亮。

  活着!很简单,可要做想做的事,护想护的人,这种的活着,是人这一辈子
做不到的。

  许久后,萧远平静的跪在地上,向织微拜服而下。

  「萧远谨言前辈今日之教诲!」

  「我萧远对天发誓,今日的错误,绝不会再犯!我以后,绝对会活出个样!!!」

  平淡而又坚定的声音,在树林间缓缓回荡,少年的心智,也悄然开始转变,
就像一匹幼狼,在月下舔舐着伤口,发誓要在日后成为狼王。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