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法海与白蛇】

第一文学城 2022-09-30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abyssal
作者:abyssal 2022年/9月/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3666   破庙外,天似开裂,暴雨如沙。

作者:abyssal
2022年/9月/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3666

  破庙外,天似开裂,暴雨如沙。

  庙门撞破,虽不知来者何人,法海还是第一时间运转真气,将他与白蛇的气
息屏蔽,他们躲在神像与墙壁之间的阴影里,潜去了踪迹。

  因为法海方才是抱着白蛇翻身躲至柴垛边的,所以此刻两人的身体也顺理成
章地紧紧贴靠着,法海背靠着墙壁,双手环抱住怀中女子的背部,白蛇上身与他
紧贴,双腿则被迫屈着,跪在他的双腿之间,这虽是无意之举,依旧令白蛇感到
羞耻,她悄悄地侧过些身,转跪为坐,臀儿贴在他的大腿上,修长的玉腿则蜷起,
那双未来得及着上鞋袜的姣美秀脚藏入毯中,只露出一点莹若玉质的足尖。

  这一路而来,无论是过山下河都是法海在照顾着她,她本该习惯,但此刻,
不知是不是发烧的缘故,她的身体烫得厉害,每一寸肌肤都由内而外地被灼着,
她甚至不敢张唇,彷佛只要檀口稍张,气息就会如火焰一样流淌出去。她虽觉火
热,却还是本能地抱住了怀中的少年,彷佛他的身体就是一张寒玉床,可以消解
去体内的暑气。

  法海亦感到了异样,此刻在她怀中的哪里是冰凉玉躯,分明是一个暖炉,而
这暖炉的脸蛋却冷澹得很,仙靥如霜,秀目如雪,彷佛依旧是立在云端赏雪看云,
只惹素月不沾尘埃的冰山仙子。

  白蛇披着雪白的毯子,毯子不比衣物贴身,微松间香肩裸露,可见锁骨,法
海悄然伸手,帮她掖了掖,冰凉的手指无心触碰到她滚烫的身子,玉肌肉眼可见
地次第颤栗,白蛇闭着红唇,不露声色,只横着冷冰冰的秋水长眸,瞥了法海一
眼,似是幽幽的责备,在告戒他不要乱动。

  法海起初也以为是风寒发烧所至,接着,他才想起丹药一事,瓷瓶中的丹药
五去其二,非同小可,他心中大震,立刻警觉起来,再不敢乱动分毫。

  此刻,方才进入庙宇中的两人也坐定了下来,开始了谈话。

  方才法海在照顾完白蛇后,收抬了衣裳,雨水也已干涸,所以并未留下什么
痕迹,这对男女雨中行路,突逢暴雨转大,被电闪雷鸣吓得心惊胆战,故而并未
多想,只是抱怨这雨势的惊骇与突然。

  庙内两人甜言蜜语了起来,甜着甜着,男子忽然来了一句我家三代单传,我
至今没有子嗣,若死于这乱世,血脉可就断了,法海心头一惊,心想完了。

  小时候他看过不少武林传说,其中就有男女在破庙私会,忽有人闯入,被迫
躲起,挤在狭窄的空间里,一边听着外面的人私会偷欢,一边情难自巳的故事,
他原本觉得这样的故事极为荒诞,根本不可能发生,如今一想,还是当初的自己
太过年少,不明白故事源于现实的道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他们就聊起了子嗣之事,越聊越是出格,眼看箭在弦
上就要发出,他心知不能再等了,再这样下去白蛇……

  怀中,白蛇五指弯曲,抓着他的肩膀,与他胸腹相贴,绝色的玉首则埋在青
丝之间,隐见潮红,她竭力维持着面容的冷,却是欲盖弥彰,身躯已难以自抑地
烧了起来,再放任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忽而一阵狂风将庙门吹开,寒风刺人,男女两人惊恐回头,只见一恐
怖龙人站立门外。无奈之下,法海只得出手。一番激烈斗法,仗着擒龙手的优势,
赶跑了龙人,仅留下又一指截粗短龙尾。而打斗过程中,那男女二人也趁机逃跑,
不知所踪。

  「白蛇身体如何了?」法海轻柔地问。「还好。」白蛇说。

  法海伸出手,抚上了她的额头,却是皱眉。

  「怎么还是这么烫?」

  「高烧不是一时半会就能退的,调养几日就好,不用担心。」白蛇淡淡地说。

  「嗯。」

  法海点点头,他看了眼白蛇淡漠冷艳的脸,不由想起了先前神像之后身躯相
贴的情景,彼时的白蛇像是蕴满了温热浆水的棉花,只要用手指稍稍一戳,就可
沾染湿润。

  此刻,白蛇端庄而坐,腰背笔挺,脊线优雅,又变回了淡漠仙靥不沾尘色的
九天仙子,与先前派若两人。

  法海复又想起了那一夜的所见,白蛇一边自惩,一边认错讨饶的话语在耳畔
响起,凄艳动人,勾魂噬魄,若非亲眼所见,他绝不会相信,这是从这张冰雪红
枫般的唇间说出的。

  法海知道,他不该想这些,这是不敬,可许多时候,记忆就是这样
不可抑制地在脑海中涌现,仿佛恶念的显化。

  此时天色已晚,两人吃过龙尾,再添了点干粮果腹之后,困意袭来,法海拴
上门,取了几捆干草铺在地上,再取来一张毯子铺在草上,做了张简单的床,供
他们今夜歇息。

  白蛇的烧虽退了一些,但饮过龙汤后,身躯更热,法海问她身体状况,她只
答了声无恙,就躺在毯子上睡去了,像是一只疲惫的冰山雪狐。见状,法海也安
下心来,疲惫涌来沉沉睡去。

  法海却不知,丹药的力量始终影响着她,而他又考虑不周,给白蛇喂了龙汤,
纯阳刚烈之气入腹,雪上加霜……

  夜深,只见白蛇跪在门前,娇躯颤个不休,毯子滑落在地上,拥着玉足。她
的背影秀美,纤腰曼妙,娓娓青丝之间,一双蝴蝶骨纤细伶仃。宫羽将光滑的后
背靠在冰冷的砖墙上,粗重地喘息着。

  终于,随着体力达到了透支的极限,妖娆也狼狈地瘫倒在地,虚弱地靠在墙
根下,蜷着身子喘息,而一头柔顺黑发也被肮脏的积水染污。

  然而,如此狼狈的白蛇那紧抿的樱唇间,却吐出了混着激痛与情欲的沉重喘
息。丹药以及龙尾的强烈情欲扭曲了白蛇的感知,此刻带来的快感被绝望感与紧
绷的神经再度放大。成熟的娇躯在情欲带来的兴奋之下颤抖不停,她白瓷般柔滑
的面颊上浮现出淫靡的潮红,纤细大腿的内侧也被自己的蜜汁浸染的湿透,大片
的湿痕一直蔓延到了庙门。

  在法海打斗的过程中,白蛇的身体已经被丹药带来的欲望唤醒了压抑的雌性
本能,身体的感度随着压抑性欲的行为不断提高,小腹处传来的强烈空虛与焦渴
更是蚕食着白蛇的忍耐力与理智,让妖娆浑身瘫软,难以起身。

  「啊、呜啊……「发出诱人的低吟,白蛇分开双腿,将被修长手指缓缓挪向
了自已早已湿透的娇嫩秘处。

  随着指尖触到充血硬起的敏感阴蒂,陌生的酥麻快感也涌向白蛇的大脑。

  对于白蛇来说过于陌生的刺激让她心中涌起某种莫名的恐惧,但手指却不由
自主地轻轻压住了自己的阴蒂。

  逐渐升温的情欲让白蛇的一线天蜜穴变得更加湿润,天生洁白的内收大阴唇
间的蜜缝已经彻底决堤,淫乱的汁液源源不断地涌出,期待着手指的抚触与抠弄。

  而顺应着乳尖传来的刺痛,白蛇的另一只手也开始拨弄挤压起胸前敏感的乳
尖,以手指将粉嫩的珠玉紧紧夹住、来揉搓。

  光是做着这样的行为,白蛇的神经便被微弱的幸福感拨弄着,惹得全身都随
着泵入血中的兴奋微微颤抖起来。而自她唇间溢出的迷乱喘息,也混入了些许哭
腔。

  一边是身体变得奇怪的恐惧,一边是随着双手的动作涌向大脑的快乐,白蛇
毫无疑问地选择了后者。以大拇指按压套弄着愈发敏感的阴蒂,她另外的四指滑
向了焦渴不已的蜜缝。

  柔软的指肚沿着敏感的穴口轻轻来回磨蹭,让甘美的蜜汁流溢开来,涂满了
纤细的手指。随着点击般的酥麻快感在白蛇体中流窜游走,自慰的刺激度完全超
越了初体验处女的承受范畴。

  白蛇的身体贪婪地记忆着夸张的快乐,驱动手指愈发粗暴地磨蹭着穴口,紧
绷的俏脸。上也露出了沉溺情欲的迷离表情然而即使被快感逗弄到浑身发软,妖
娆的身体仍不满足。顺从着身体的渴求,她的四指指尖并拢弯曲,缓缓压入了湿
透的狭窄穴口之中。

  随着并拢起来的四指扩张开穴口、顶入蜜穴的深处,白蛇的身体触电般骤然
绷紧,甘美淫靡的可爱呻吟更是自无暇压抑情欲的妖娆紧抿的唇边零落而出。

  「嗯呜嗯……冤家、呜哦手指进来了嗯嗯嗯嗯!「温凉的手指滑入暖湿的腔
穴内部,顶开了紧夹着的敏感嫩肉。期待已久的穴壁立刻饥渴地挤压上来,紧紧
缠绕着并拢的手指。

  随着妖娆微微屈起手指,沾满蜜汁的穴肉被挤压着,发出了搅动蜜汁的咕啾
的声响。

  白蛇白皙的面颊。上此刻也随着身体发情而浮现出了浓重的红晕,微张的樱
唇中流泻出的沉重喘息中也溶解了赤裸的情欲。

  听着自己发出的娇媚声调,白蛇的羞耻心反而让身体变得更加敏感,手指更
是不由自主地玩弄着穴口处的敏感蜜肉,溢出的蜜汁已经在地上积蓄成了小小的
一滩,纤细修长的白皙双腿也随着手指刺激抠弄的节奏颤抖不停。

  「嗯、嗯哦哦哦……哈呜呜嗯嗯嗯、好幸福……满足感……满足感涌出来了
咕呼、冤家,冤家…哦哦哦哦哦哦!「话语的末音被累加到爆发点的快感生生扭
曲成了积压在喉咙里的悲鸣,初次自慰的妖娆那纯洁的身体在交杂的快感之中颤
抖着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白蛇的美眸已经在快感之潮中向上翻了过去。

  香舌也从微张的樱唇间无力垂外,涎水沿着舌尖落在她白皙的肌肤。妖娆的
纤细腰肢在高潮的瞬间更是骤然弹起,黄浊的尿液与透明的蜜汁自她的下身肆意
喷溅而出,让白蛇的身体彻底化为了壮观的喷泉。

  而在决定的快感冲击下已经无法思考的白蛇,则仍然顺从着身体的欲望,将
手指塞向了蜜穴的更深处。

  伴着蜜汁的咕叽作响,妖娆剪短的指甲刮蹭着她褶皱的肉壁,又引起身体的
阵阵痉孪,而不由自主地抠刺着敏感点的手指,更是将妖娆不断地推向更加激烈
的高潮。

  伴着混杂了快乐与绝望的低吟,身体完全失控的白蛇放任着手指顺着本能愈
加激烈地玩弄自己的蜜穴。

  夜半时分,法海被轻微的动静惊醒,他发现,白蛇已不在身边。

  目光移向门边。

  恰是师祖山上衔红月,冰裂谷中生香露,青云漫漫掩幽庭,纤手摘月复采珠。

  背对着法海的白蛇仿佛毫无察觉,但嘴角却有淡淡的阴谋得逞的笑意。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