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催眠\催眠术演游(1-3)】

第一文学城 2022-05-08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熊貓窩"> 个人空间</a></li> <li class="pm"><a href="pm.php?action=send&uid=12859675" target="_blank" id="ajax_uid_107490528" onclick="ajaxmenu(event, this.id, 90
字数:8871                催眠术演游                第1-3话

字数:8871

               催眠术演游
               第1-3话


原作:催眠术ごっこ
作者:でうす・えくす・あきーら
翻译:UZI
属性:MC,淡色
首发:物恋,心海
次发:四合院,一人堂,SIS会所
代发:伊莉,SIS色城
  (DCD代发)


====   ====    =====    ====   ====


  UZI是也

  没甚么心情写原创,所以只好学习被称为巨神佬的cm大以及坑龙大还有那
个日夜装弱没良神的神官神作我平常不怎么会作的事:开新坑

  肉不算多,但我个人判断气氛有到,所以趁没人抢坑弄一下看看

  原名『ごっこ』是指『ごっこ游び』,意思是扮演甚么东西,比如『鬼ごっ
こ』就是扮鬼抓人,『お医者さんごっこ』就是扮医生玩看病游戏,『家族ごっ
こ』就是家家酒

  全9话,分3次发(不然不够肉)



  PS

  老样子转盗请留全尸&别乱改排版,谢谢


====   ====    =====    ====   ====


  <第1话 导入篇>



  「说起来,昨天的综艺节目不是表演了催眠术嘛?」

  只有两人的部活。

  放学后的闲聊间,我对后辈君提起了这样的话题。

  「是吗?我平常不怎么看电视呢。」

  「啊,是嘛。可是,不看也是好事,我其实也没有看呢。在朋友那么听到了
那种节目的小道消息之后,就感到很没趣了。」

  没错,节目只是前奏。

  真正的话题从这里开始。

  「小道消息,吗。那好像比较有趣呢。」

  「对吧?其实啊,在节目开始之前,工作人说就对现场观众那么说了。『请
你们装作被催眠吧』这样。」

  「哈哈哈,那可真有趣。」

  「对看节目的人来说,明明应该是把毫不知情的现场观众催眠的节目,现在
知道他们事前有谈好,可有够扫兴的。」

  也许本来这种小道消息就是『电视节目必定有』的梗吧。

  比起以前,这种告发也变多了呢。

  「不过,反过来想,这不就是正当的催眠术了吗?」

  但是后辈君的意见并不一样。

  这是甚么意思?

  「催眠术最重要的是,施术者跟受术者的信赖关系。那种想着『我不会被催
眠』的人,也是相信施术者是真正的催眠师,反而更容易被催眠呢。而且,不是
有那种安慰药效应嘛?告诉病人那是药效很强的药,然后让他们服用没有药效的
药物之后反而就治好了甚么的。」

  「那也是让有执照的医生那样说,而且还收了病人诊金,所以病人就信以为
真,对自己施予了『这药很有效』的暗示。相反,来历不明的家伙忽然在路边送
药还说『不用收钱』的话,因为太可疑了谁都不会相信,所以药都没效了。」

  啊啊,原来如此,那么一说好像也是呢。

  冒牌医生给的假药只是骗人,当然没效,但是真的医生给假药但是能治好的
话,不管有没有药效那也是真药。

  这也是因为信赖关系的建立。

  「这节目透过工作人员以『请求』跟『演出费』的形式建立了信赖关系,毕
竟只是现场观众的他们没有必需服从的理由嘛。但是,他们仍然服从了。也就是
说,这个节目的催眠术,并不是催眠师奇怪的仪式,而是节目对现场观众的『出
演合约』以及『演出费用』了呢。」

  「呜哇……这么想,实在有够扫兴的……」

  「换个宏观点的吧。『老师教的东西一定对』。这也是一种催眠喔?」

  「的确,谁都不会怀疑老师会否教我们错的东西呢。啊啊,所以才会有霸凌
问题?」

  「老师是对的。大家都被施予这种心理暗示了。所以那种异常的『常识』才
能够在课室里横行无忌啊。」

  嗯。

  明明只是个打发时间的闲聊变成社会问题了。

  「那么,要不要试试看啊?」

  「咦?后辈君,你会催眠术?」

  「当然不会啊,这只是游戏而已。我扮演催眠师,对学姐作命令,学姐则是
扮成被催眠的样子,尝试服从我。」

  「……然后,你想趁机对我做色色的恶作剧吗?后辈君。」

  你想做甚么?

  「讨厌啦,只是家家酒程度的游戏而已嘛。抄成被催眠,又不是真的被催眠
了,学姐想要抵抗的话随时都可以抵抗喔。讨厌的话说不要就好,也可以实际抵
抗,万一我真的强迫学姐,学姐大可以直接对老师说我在性骚扰你,甚至说我想
强暴你也没问题……这只是个游戏,我怎么可能会强迫你呢?」

  啊,那样的话倒有点意思。

  「那么,照着真正的催眠术演一下,应该更有趣呢。可是你不要真的对我做
奇怪的事情喔?」

  「我绝对不作学姐打从心底抗拒的事,请相信我啊。」

  「好,我就信你一把。」


    *******    *****    *******


  后辈君把其它桌椅收好,然后在自己面前放了一张椅子。

  「好了,请学姐坐在这里。」

  「嗯,这样可以?」

  「啊啊,姿势再放松点,不要提起力气……啊,膝盖不夹住会看到内裤,我
替学姐你找个围毯?」

  「……看到不是更高兴吗?」

  「虽然是高兴,可是学姐不喜欢吧?不作学姐讨厌的事,可是这个『催眠游
戏』的规则啊。」

  啊啦,好绅士。

  我脱下了毛衣,盖到大腿上。

  虽然上衣有点薄,可能会被看到胸罩,但是对这个后辈的绅士举动作点小小
的回礼,也是还好吧?

  「那么,请学姐闭上眼睛。啊,如果你觉得到我举动奇怪或者感到不对劲的
话睁开眼睛也是OK的。」

  「谢谢。那么。」

  仔细想想,这部室只有我们两人。

  外面传来运动部的练习声。

  文科大楼跟主楼有些距离,而且没成员的部活也多,四周的部室也是寂静一
片没有声音。

  换言之,后辈君想对我恶作剧的话,我就算叫喊出来也没人会发现。

  那么,闭上眼睛可能会真的有些危险。

  可是应该没问题吧。

  又不是被蒙住眼睛,而且必要时也可以自己睁眼。

  真正的催眠术要是闭上眼睛就作不到了,但现在只是扮作被催眠的个游戏而
已嘛。

  「那么,先来数数字吧。1,2,3……每数一个数字,学姐的意识就会沉
到很深的地方……4,5,6……你听,平常喧闹的声音逐渐变远了喔。现在能
传到学姐耳里的只有我的声音……7,8,9……10……现在我们来到无比寂
静的地方了……」

  哼嗯,是很传统的导入呢。应该是默默数数字,去除杂念之类的吧。

  这感觉可以在日常用来消解压力呢。

  「11,12,13……越来越深……14,15,16……四周开始昏暗
起来,没有光芒……」

  嗯。

  眼睛都闭上了怎么不会昏暗起来呢。

  「17,18,19,20……已经变得很暗了,彷佛黄昏后入夜那么昏暗
无光,但是会变得更暗……21,22,23……」

  黄昏时那么昏暗,那不就是冬天放学后的回家路那般吗。

  可是,现在的季节的话,天那么暗的话早就回到家了。应该早就回到房间换
回休闲服,在客厅看电视了吧。

  「……31,32,33……似乎今天月亮没露面呢。除了疏落的街灯以及
远方屋子的微光之外,就没有其它光源了……虽然应该能看到星星,但是也不是
能够照亮制道那么明亮呢……」

  听说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星星真的会亮得刺眼。

  可是,我从来没去过那么昏暗的地方。

  要去的话,会跟谁去呢。

  要是好像『他』那么可靠的男人在身边,说不定就会因为气氛从了他呢。

  「……68,69,70……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光源了……在深绿色的密林
里面,或者是能够看到水平线尽头的大海中央……不过森林的话,匙虫的声音漫
刺耳呢,而且海上也有浪声……可是,这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连虫鸣都觉得刺耳的宁静,我可没体验过啊。

  暗到会觉得星光炫目,应该是相当幽静的地方吧。

  ……唔?

  甚么时候,数到70的?

  明明在数到40时还是听得很清楚……我难不成睡了一下?

  「……96,97,98,99……这里没有任何光,任何声音,只有我的
声音跟你心里的声音……」

  「……100。」

  「……这里是谁都不在,谁也不会来,只有我跟学姐的空间喔。」


====   ====    =====    ====   ====


  <第2话 质问篇>



  100。

  后辈君数完100之后,不知怎的,感到心里也跟着澄澈轻松了。

  冥想也是这种感觉吗。

  彷佛可以感到每条神经的存在,感到体内血液如何流动,非比寻常的感觉。

  要是能维持这感觉念书的话,成果一定很厉害。

  「好了,学姐……你现在,陷入催眠状态了……」

  是是,催眠状态喔。

  那么后辈君,你要对我做甚么呢?

  「那么,先把右手往前伸直吧……」

  嗯,催眠状态的话,被命令的话应该不会抵抗对吧?可是,我故意举起左手
的话他会怎么办呢?

  不不,游戏才刚刚开始,现在就搞砸的话也太扫兴了。

  乖乖举起右手吧。

  「谢谢学姐。那么请把这右手往右边伸吧。左手,也举到平肩那么高,往左
边伸直。」

  也就是双手左右平举嘛。

  唔?这个姿势,不就在突显胸脯吗?

  嘴上说不会恶作剧,后辈君果然对色色的事很感兴趣嘛?

  ……被催眠的我,不应该擅自乱动,吗。

  「谢谢学姐,手可以放下来啰。那么,接下来我们做些简单的问答吧。当然
学姐不愿意回答的话,也可以不理会我喔。」

  啊啦,可以说话吗?

  可是一般的东西,不用催眠我也会回答喔?

  不在催眠状态就不会问的东西,换言之……是私人的,或者色色的问题吗?

  「首先,请学姐告诉我,你的名字,生日日期,就读学校以及班级吧。」

  啊啦,这种事情后辈君不也知道了吗?

  好吧,这是想从谁都能回答的轻松问题开始对吧?

  「我叫铃木由里香,在平成OO年6月13日出生,就读县立XX高校三年
二组。」

  「那么,铃木学姐,请告诉我,你的身高,体重,以及三围吧。」

  啊哈,果然是色色的问题呢。

  那么我来耍个赖吧。

  「身高156cm,体重60kg以下,三围从上开始是大约80,应该没
有60,稍稍超过80,罩杯的话是秘密。」

  「……出这招了啊……不好应付啊。」

  「我可没说谎喔。你有甚么意见吗?」

  「没有没有。我也说了,学姐不想回答可以不理会,而且刚刚也提到了具体
的数字,我该感谢才对。」

  「知道就好。可是喔,对我以外的女孩问这些东西,可是性骚扰了啰?」

  「我会铭记在心的。」

  ……有点失望呢。

  明明以为后辈君会生气起来的。

  「那么,对铃木学姐的私事作深入点的提问吧。学姐在幼儿园时有甚么特别
的回忆?」

  听到私事我还以为会被问到甚么呢。

  不过……那时候吗?

  「我没念幼儿园,因为父母都要工作,当时是带到托儿所的。回忆……曾经
有一次,父母都要加班,很晚才回家,托儿所的园长阿姨特地来我家陪我了。我
还记得我们一起泡澡呢。」

  「真是个好老师啊。」

  「嗯。虽然我已经记不起她的长相跟名字,可是那双又温柔又温暖的手,我
现在也记得喔。」

  「那么,学姐的小学时代,有发生甚么事情嘛?」

  「刚开始时,因为同一所托儿所的朋友没几个来到相同的小学,所以交朋友
时吃了一番苦头呢。不过很快就跟住附近的女孩交起朋友了……可是她在升学时
转到别的高校了,最近也没联络呢……」

  说起来,她现在怎么了呢?

  今天回家后,不如打电话给她吧?

  「那么,小学时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是?」

  「嗯~对男生说这些有点难以启齿呢。五年前林间学习时登山的时候,肚子
忽然疼痛起来,内裤都湿透了。当时我以为是尿尿了,羞得哭了起来,然后就有
个女老师赶过来,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脱掉内裤检查……那内裤啊,都沾满血
水了。」

  「虽然现在知道那是月经,可是那时候我可怕得要命……看到老师拿着我沾
满血的内裤,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怕得很呢……明明女孩子的身体特征在四
年级时已经教过,我应该都知道的……」

  从课本上学回来的,跟实际体验的完全不一样。

  那时候我根本没办法想起自己曾经学习过的性教育内容。

  「喔喔,男生全都赶到外面踢球,女生则是在课室听课的时候吗?当时好像
有几个想偷窥的男生被老板骂惨了呢。」

  「对对。成为大人之后,身体会怎样变化,内衣不选好会怎样甚么的。」

  「合适的内衣啊……学姐的话,数字误差可以到甚么程度啊?」

  「嗯,胸罩呎码是74C,所以70到76的话可以调整扣子的位置,可是
如果B罩杯的话胸脯就会挤出来,D罩杯的话如何不垫东西,在屈身时就可能会
被看到乳头了。」

  「原来如此,74C吗……那么算回去,上围应该是89左右了呢。」

  「……啊。最终也是没藏住胸围数字了。」

  「感谢学姐~」

  「色相。」

  总而言之。

  「之后,还教了『造人』的方法,小宝宝会怎样成长,以及避孕方法呢。」

  「男生在这方面可随便得很哪。虽然也有甚么医学根据,可是谈到避孕就只
有一句『好好用套子』草草了事呢。」

  「以前还有用自慰棒让人实习怎样戴套子的学校呢。可是,因为太猥亵了所
以被PTA投诉,最后就开始有『可乐可以避孕』『射外面就好』之类的流言散
播开来,让不少女孩被误信传言的男生弄哭呢。」

  「说起来,我班上最近也有女孩子在收集甚么募捐呢……」

  「是啊。这种时候,哭的总是女孩子啊。后辈君知道怎样避孕吗?」

  「我没实际试过呢。难不成铃木学姐要现场教学?」

  「少闹。」

  「对不起。」

  呼呼呼。

  不过,后辈君原来也是处男啊。

  ……哎呀,这又不是八卦杂志,高中生有那方面经验的人很少才正常啊?

  「好了,回到正题。接下来,念中学了,谈一下学姐在中学的回忆吧?」

  ……回忆本身很多呢。

  又是月经,又是内衣,都在谈这些东西,所以我也有些那种感觉了吗?

  能够感受到后辈君的视线集中在胸脯上。

  虽然仍然闭着眼睛,可是我身为女性的本能正在宣告自己没有判断错。

  ……那么,再戏弄一下他吧?

  「中学的回忆,吗……嗯,应该是第一次穿胸罩的时候吧?虽然小学时已经
稍微隆起,但是其它人都没有戴,在六年级的时候,班上有个胸脯也很大的女同
学已经带了儿童胸罩,但是肩带在衣服下也能看到,所以男生们就笑她,说她很
色,把那个女孩子弄哭了。虽然没有她的胸脯大,但是我在那之后也没敢鼓起勇
气买胸罩了呢……」

  「不过,到中学之后,胸脯越来越大,乳头也被衣服弄得很不舒服,我甚至
在照镜子的时候能够隔着上衣看到乳头挺起来呢。」

  这样说着,我也感到乳头现在开始挺起来了。

  虽说是学弟,但我到底在对男生说些甚么鬼东西啊?

  「之后,我找妈妈商量,最后才买了儿童胸罩……」

  「原来如此。说起来,学姐自己选胸罩是从甚么时候开始的?」

  「中二之后我就自己买了。正确来说,当时妈妈跟我说『生理用品跟内衣自
己买』然后另外给我钱这样。」

  「那么,这个鲜花图案的胸罩,也是学姐自己选的啰?」

  「……我说,我知道衣服薄能看到,可是说出口很没礼貌喔。」

  「啊,抱歉,你脱毛衣盖在脚上的动作太自然了,我以为你没发现。虽然我
开口说出来有点失礼,可是万一你没察觉,就被街上那些色色的男生都看个一清
二楚了啰?」

  「我知道我正在被色色的男生盯着看,回家时会好好注意的。」

  「……你眼睛睁开了?」

  「闭着啊,怎么?」

  真是的。

  「顺带一提,毛衣刚刚从我的腿上滑下去了。后辈君的位置能看到我的内裤
吗?」

  「不蹲下的话看不见呢。你觉得我在偷看吗?」

  「不觉得。就算你看到胸罩会兴奋,我也相信你也不是那种会低头偷看女生
内裤的变态。」

  「……谢谢学姐。」


====   ====    =====    ====   ====


  <第3话 恶戏篇>



  「那么,差不多回到现在,来到高校时代了。在高校里,学姐有遇上甚么色
色的事情吗?」

  「……绑定,色色的事吗?」

  「是的限定。不想回答也可以不回答啦。」

  嗯,来到这里终于不遮掩欲望了呢。虽然我刚刚也在调戏后辈君,以他的反
应取乐,也算是扯平就是。

  可是,这么一来不注意就很糟糕了吧?要是他兴奋起来不顾状况可就不是开
玩笑的了。

  万一真的发展到很糟糕的阶段,得注意自己的安全了。

  「色色的事情,呢……被痴汉骚扰,也有好几次了呢?」

  「咦?被,被摸了吗?」

  啊勒?动摇了?明明我才是被害者啊。

  「嗯,被隔着衣服摸了胸脯跟屁股。虽然常常说遇上痴汉要大声呼救,可是
那种情况其实叫不出声……所以我用包包压向痴汉,把身体从对方怀里挪开,然
后提早下车逃跑了。倒不如说这是唯一可以逃走的方法呢。」

  「有一次,有痴汉把手伸到我的裙子里面,而且距离下个车站差不多5分钟
以上,让我害怕得只会颤抖。幸好在旁边的白领小姐注意到我……不过在她抓住
痴汉将他拉到职员室时,我在途中就逃跑了……明明我这受害人不在的话,就没
法让那个痴汉被逮捕……」

  「……是不是很失望?在后辈君面前是那么出色的学姐,其实只是个随处可
见的胆小女孩……」

  「失望甚么的,怎么可能。我听完学姐那么可爱的一面,反而更想好好保护
你了呢。」

  「啊啦,谢谢,可是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那是谁啊?」

  「你想知道?」

  「当然。对我那么重要的学姐也能够喜欢上的男人,肯定是个好汉子啊。」

  「啊哈哈。可是,他长相很普通喔?在高中后,我都在咖啡店打工,他是那
里的前辈。他教了我不少东西,很可靠喔。」

  「姆姆姆,听起来真狡猾啊。学姐对他告白了吗?」

  「啊,嗯。前阵子告白了……在他眼里我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所以还
不能跟我谈『大人的恋爱』,可是他说会好好重视我……」

  「那么,接吻之类的也……?」

  「嗯,还没。我刚刚不就说我前阵子才告白嘛?开始交往之后,我们才只是
在打工时共处了一次,连约会都还没……」

  「让我重要的学姐露出怀春少女般的表情,这前辈哥让人不爽啊。这样的话
我只好利用学姐被我催眠的这个情况,好好恶作剧一番了~」

  「……最初就是这个目的了嘛?」

  「我保持沉默。」


    *******    *****    *******


  「那么,学姐,首先请你睁开眼睛。」

  直到刚刚为止,就算气氛因为话题而添了几分色气,但我的眼睛仍然是紧闭
着的。

  哪怕是学弟,哪怕是我知悉他心仪于我,我们仍是男女二人独处。

  被命令闭上眼睛,回答他的问题,甚至聊起色色的话题,我的眼睛仍然紧紧
闭合着,足以证明,我对后辈君的信任。

  这样想着,我睁开眼睛。

  我看见的是,不知何时设置在三脚架上的手提录象机,以及上面闪烁着红光
的『●REC』的字眼。

  「没事的,学姐。这可是学姐的武器啊。万一有甚么事,这录像也能够证明
学姐的话有真凭实据啊。」

  没错。

  虽然常常听到甚么以录像威胁,但是被逮捕时,那个录像反而会成为把自己
推到绝路的铁证。

  可是,直到刚刚为止,录像里的画面只会被当作促销影像,无法作为犯案的
证明。

  大家玩得很愉快的录像,除此之外再也没其它意思。

  倒不如说,这会成为『没在性骚扰』的证据呢。

  「那么,学姐,请站起来,然后自己揪起裙子让我看看内裤吧。」

  来了。

  后辈君这个『催眠术游戏』的重头戏。

  可是,在这时候大叫或者逃跑的话……这游戏最初的规则『我不作我不想做
的事情』多半已经被录下来了,那么要是被说『就算不逃跑,只会说不要也会马
上住手』之类的话,我就没法反驳了。

  那么,必需让录像记录决定性的画面。

  可是,亲自揪起裙子,亲自展示内裤给男生看,这……这也太羞人了。

  小学时,我曾经被男同学揪过裙子,刚刚也说过自己曾经被痴汉伸手到裙子
里面,但那些时候我都是被动的一方,而不是我主动做出那些事的。

  连刚开始交往的他都没看过的内裤。

  就算眼前的后辈君再怎么熟络也好。

  要在眼神充满欲望的男生面前,亲手让内裤暴露出来甚么的。

  ……可是,这种程度的话。

  要是让录像留下证据,也许我能以此威胁后辈君重新做人。

  那么……被看看而已……好像,也没甚么,问题?

  这样想着,我就抓着裙摆,慢慢往上提起。

  羞耻得脸颊都要烧起来似的。

  感觉到膝盖四周逐渐接触外面的空气。

  最后,抓着裙摆的手碰到了内裤。

  这样……应该能看见了。

  「不行喔那样。好好的把裙子揪高,要揪到可以看到肚子那样喔。」

  刚刚仍然是『可爱的后辈』的男生,现在毫不留情。

  这个位置的话,录像可能真的拍不到,那样……不就没法成为证据了?

  所以,我狠下心来,一把将裙摆揪起,拉到胸口附近的位置,连肚子都暴露
出来。

  我在后辈君眼底,亲手展示自己的内裤。

  「好,这样待10秒…………7,8,9,10……好了。」

  终于,放下裙子的许可出现了。

  「唔嗯,把这里到这里的部份剪掉,只留下学姐主动揪起裙子的部份。那样
子就会把『学姐是个主动揪裙子暴露内裤的痴女』这事实记录下来了呢。」

  「等等,你!」

  太狡猾了。

  下命令的无疑是后辈君,但是决定揪起裙子的人终究是我。

  要是把厌恶的部份剪辑掉,就只会留下我主动露出内裤的事实。

  「后辈君,这样也太狡猾了不是?」

  「那么,来点更加刺激的吧?刺激到『就算那是彼此同意,在校园范围作出
来也会被狠狠责骂』的程度,之类。」

  难不成,刚刚说甚么『实际教避孕』的鬼话,不是开玩笑,而是认真的吗?

  「……哎呀,我怎么可能做到那地步呢。」

  「我……发出声音了?」

  「不不。基本上,我不会做出学姐真的讨厌的事情啊。」

  「让他以外的男孩看到内裤,我很讨厌喔?」

  「『基本上』啦。而且,是『真的讨厌』喔。真的讨厌的话,请好好说出来
拒绝我。人们常说『嘴里说不要心底很喜欢』甚么的,学姐刚刚都在逗我,还摆
出那色的姿势,到底是故意装不要,还是真的讨厌,连我这个一直注视学姐的都
无法好好分辨呢。」

  ——啊。

  逗他的事也被看穿了。

  那么。

  「好啦。真的讨厌我会说出来的,那样可以了吧?」

  「OKOK……那么请在这里脱衣服吧。」

  「……你觉得,我真的不会讨厌,做那种事?」

  「除了让学姐换衣服之外,还有别的理由啦。女学生在校园里脱下校服的场
面被男生……或者男老师的录象机拍下来的状况,对男方可是完全没辩解余地的
致命情况喔。就算我要说『学姐主动脱掉』甚么的,就会被质疑为甚么还要继续
录像,为甚么不阻止学姐脱衣之类的……要是担心第三者会看到的话,我跟学姐
你保证绝对不会发生就是了。」

  保证。

  为甚么呢?

  来到这地步,我提不起半点对于后辈君会毁约的不安。

  总觉得这『催眠游戏』开始往奇怪的地方发展着。

  可是,也许,也许他仍然在遵守『最初的约定』,而且至今为止跟后辈君进
行部活的日子,让我深信这个后辈君在最后的底线仍然是可以信任的,吧。

  嗯。

  虽然录象机让人很在意,可是当成在弟弟面前脱衣服的话,似乎,似乎并没
有想象中那么害羞。

  ……虽然我没有弟弟。


               【 续 】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