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新春贺文】【卿君怜妾】(姐偷)第一卷:校园风云(第二十六章:俏寡妇·靓女儿)

第一文学城 2022-05-08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同写"> 个人空间</a></li> <li class="pm"><a href="pm.php?action=send&uid=13111113" target="_blank" id="ajax_uid_107989411" onclick="ajaxmenu(event, this.id, 900
作者:同写 2021年2月11号发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708 前文链接::thread-10926275-1-1.html【卿君怜妾】(第二十五章:哭)

作者:同写
2021年2月11号发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708
前文链接::thread-10926275-1-1.html【卿君怜妾】(第二十五章:哭)

               正文内容

  ……

  就在众人震惊医者表情怪的异哭泣时。

  这位身为西医医学专家,双眼透露出震惊的神色,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控制
不住自己的泪腺,身为医学专家,对于人体的研究自然也是有着权威的,但是面
对不断流出的泪水,他怎么也想不到是什么样的穴位,让自己哭泣个不停。

  而站在医者面前的君惜卿却丝毫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这个数典忘祖的医者,
右手一抚而过,又一根银针出现在指尖。

  「我能让你笑」。

  话音落下,一抹银光闪过,又一根银针刺进了医者的一处穴位。

  「你……哈哈哈。你,你哈哈哈我,哈哈哈」正在哭泣的医者原本痛哭的表
情骤然一变,还残留着眼泪鼻涕的脸上,登时开怀大笑,那笑声似乎遇到了什么
好事一般。

  场面显得荒诞而又滑稽,秦茹秦达和秦仲颖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大笑不止的
医者,秦珊珊则是回头看了一眼君惜卿,对其医术心中的更加确信了几分。

  「我还能让你哭笑……」。

  「够了」这是一声带着火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秦仲颖向前走了几步,站
在医者身边,双眼阴沉的看着君惜卿,口中说道:「小兄弟,不用占着自己医术,
这么羞辱别人吧?」。

  君惜卿指尖夹着银针,银光闪动,听到秦仲颖的话,抬起头看了一眼秦仲颖,
放下持针的手,口中洒然道:「羞辱么?我不觉得,有些话说乱说就是个错」。

  「不错,不错」站在一旁的秦仲颖听到君惜卿的话,眼中更加阴沉了几分,
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和善,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小兄弟,小小年纪持才傲
物可不好啊,做人要懂得内敛一些,我是龙帮的秦仲颖,希望能和小兄弟交个朋
友」,秦仲颖的这句话,话中有话,如今君惜卿仅仅两根银针就造出这样的场面,
就足以证明其医术了,既然阻止不了让他给老爷子治病,以其医术,或许能看出
老爷子的问题,因此语气中有着几分威胁与几分拉拢。

  然而秦仲颖明显将君惜卿想的太复杂化了,君惜卿听到秦仲颖的话,压根没
有听懂其中的含义,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秦珊珊问道:「秦老师,我可以过去看
看了?」。

  「麻烦你了」秦珊珊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正在哈哈大笑的医者问道:「这
个……」。

  「取下银针,一个小时候,自然就好了」君惜卿瞥了一眼站在秦仲颖身边依
旧在哈哈大笑的医者说道,说完君惜卿抬步走到床榻边,双目扫视着床榻上形如
枯槁的秦老爷子。

  只见床铺上整个人消瘦的犹如皮包骨头秦老爷子,双目紧闭,脸色蜡黄,印
堂发黑,嘴唇微紫,呼吸微弱,带有少许浑浊之声,除此之外,便是一种让人很
难受的气息,这种气息君惜卿自学医以来也不少见,山间老人称其为死气,将死
之人。

  哈哈大笑的医者早已被秦达招来两个佣人带走了,如今房间内安静的客气,
只余下几人的呼吸声,众人站在君惜卿身后观察着这为少年医者这么医治秦老爷
子,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

  而秦茹和秦珊珊母女俩人,双手紧紧的抓在一起,心中不断的祈祷着,尤其
是刚刚君惜卿看着秦老爷子微微皱眉的时候,俩人险些就忍不住掉下眼泪。

  君惜卿观察了一会儿,伏下身,将自己的右手放在秦老爷子的手腕上,微微
的闭着双眸,感受着那微弱的脉搏跳动。

  「滴答,滴答,滴答……」房间中只余下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声。

  站在一旁的秦仲颖,看着君惜卿俯身诊脉,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双眼更
加阴郁了几分。

  过了一会,君惜卿缓缓的睁开双眼,松开秦老爷子的手腕,站直了身体,双
眼又看了看秦老爷子的面色,心中有了几分明了。

  「惜卿,怎么样?」秦珊珊看到君惜卿收回手,紧紧的握着母亲秦茹的双手,
轻咬着红唇,怯生生的问道,她想知道结果,但是她又害怕,怕结果让自己失去
亲人。

  站在一旁的秦茹和秦达也一脸紧张的看着君惜卿,而秦仲颖则是脸色便显出
急切,但是双眼却十分的阴沉。

  场面安静的有些冰冷。

  君惜卿淡淡的转过身,双眼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看向秦仲颖的时候微微停
顿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那个,你们先出去一下,我给老爷子检查下身体」
说完看向秦达,想了想说道:「这位管家爷爷,你留下来帮我一下」。

  「好的」老管家秦达点了点头应下。

  秦珊珊看着君惜卿没有理会自己的话,心中有些忐忑老爷子的身体,听到君
惜卿说要给秦老爷子检查身体,脑海中思索了一下,松开母亲秦茹的手,走上前,
伸手拉过君惜卿,向着房间内的保姆房走去。

  「秦老师怎么了?」君惜卿有些疑惑的看着秦珊珊拉着自己向着保姆房走去,
口中问道。

  「跟我来一下」秦珊珊没有多说,只是拉着君惜卿进入保姆房。

  「这孩子」秦茹看着被自己的女儿拉着君惜卿进入保姆房,轻轻的摇了摇头,
然后转身看向秦达说道:「达叔,老爷子就麻烦你了」。

  「小姐,你这是什么话,老头子我也就打打下手」秦达摆了摆手轻笑着说道。

  「走吧,小弟,我们先出去吧」秦茹笑了笑,转头看向秦仲颖,只见秦仲颖
站在原地,双眼看着床上的老爷子,心中也没多想,开口说道。

  「啊?哦哦」秦仲颖听到秦茹的话,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秦达说道:
「达叔,这个小兄弟年纪不大,虽然刚刚用过银针,但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到
时候你要看着点,前往不能让他乱来啊,老爷子经不起折腾」。

  「少爷放心」秦达点了点头应道。

  秦茹和秦仲颖两人又看了看床上的秦老爷子,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来到门外,秦茹走到一旁站在走廊上双眸看着病房内,口中说道:「小弟,
你说这次姗姗带回来的这个少年能医好老爷子吗?」。

  「茹姐,这个不好说,毕竟年纪太小了,万一只是个花把势的话,我反而担
心害了老爷子」秦仲颖转头看向身边这个风韵十足的俏寡妇,口中还不忘上眼药
的说道。

  「老爷子如今这样……」秦茹轻轻的叹了口气了,终究还是没有将话说完,
轻轻地摇了摇头,看着房间内,没有在说话,只是眉宇间那股忧愁这么都消不掉。

  秦仲颖没有看向房间内,转头看了看四周没有其他人,眼珠子微微转动了一
下,开口说道:「茹姐,我先去上下卫生间,一会过来」。

  「嗯」秦茹没有在意,点了点头,走到一旁找了张椅子坐下,双眸依旧看着
房间内。

  秦仲颖转身向着一旁走去,同时伸手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拐弯时转头看了一
眼坐在椅子上的秦茹,抬步走到客房旁,伸手打开房间走了进去。

  ……

  而此时老爷子的房间,保姆房内。

  君惜卿站在一旁,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秦珊珊。

  「惜卿,爷爷的病有把握吗?」秦珊珊这个护犊子,暴力,在沿海大学不管
做事还是教书,雷厉风行的少女,此刻却美眸如水的看着君惜卿,语气中充满了
忐忑。

  早在几个月前,专家教授都来看过,留下的只有一句话,让老人好好的享受
这段时光,而前几天秦仲颖带回来的那个医学专家,也说了,秦老爷子是老病,
什么时候走也就时间问题,如今基本是靠着药物吊着一条命。

  这一切的一切对于秦珊珊来说如晴天霹雳,父亲早逝,自己和母亲跟在爷爷
身边生活,从小到大,秦珊珊和爷爷秦老爷子,爷孙感情极好,而秦珊珊有了老
爷子年轻时的江湖气,做事雷厉风行,护犊子,被老爷子时常感叹,若是男丁便
后继有人了,老爷子没有男丁后代,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秦茹和秦珊珊两个母女,
如今老爷子每况日下,秦珊珊难以想象哪一天醒来老爷子走了,自己能不能承受
得住。

  而眼前的君惜卿,从进入房间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老爷子不行了的话,
况且有齐情的双腿治疗,车上的交谈,以及适才那神鬼莫测的针法,这让她觉得,
眼前的君惜卿,就是唯一的希望,若是君惜卿都没有办法………

  秦珊珊不敢不去想,强忍着心中的忐忑焦虑以及背悲伤,微微颤抖着声音开
口问道。

  君惜卿看着秦珊珊的表情,想了想说道:「秦老师,难说,一会我要确诊一
下在说,而且……」下面的话君惜卿想了想没有说出来。

  秦珊珊听到君惜卿的话也就没有多问,轻咬了咬红唇,声音恳求的说道:
「惜卿,不管……行还是……,我秦珊珊都请你一个人情」。

  「秦老师」君惜卿看着眼前这个也不过比自己大个几岁秦珊珊,因为目前还
没检查确诊,不敢贸然下定论,心中微微的叹了口气,转移话题故作轻松的说道:
「秦老师,那如果行的话,那你的人情是不是欠大发了,哈哈」。

  秦珊珊听到君惜卿话,却没有丝毫当做玩笑的看法,抬起头看向身前比自己
高出一些的学生,美眸微微波动,轻咬着红唇,俏脸微红了几分,深吸了口气说
道:「惜卿,如果你治好了我爷爷,我……我……我……」秦珊珊我了几声,脑
海中回想着自小环膝秦老爷子身前的场景,一低头一咬牙说道:「你的任何条件
我都答应」话音落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前的波澜壮阔,起伏着诱人的弧度,

  「哈哈哈,行啊,就冲秦老师这句话,我也要尽全力,到时候秦老师多请我
吃几顿国宴哦」君惜卿没有多想看着秦珊珊笑着说道。

  「……」秦珊珊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向满脸笑意的君惜卿,脑袋有些发蒙,
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段,老娘变丑了?女人的想法就是这么波澜壮阔,前一
秒还心中悲羞不已,下一秒开始自我怀疑。

  秦珊珊自然不会变丑了,可是蝉联了三年的沿海大学校花,任教之后,更是
众多学子心目中的女神教师,只是某些人,压根没往哪方面想,若是冯胖子知道
君惜卿拒绝了,一个女神级教师,可以上演一出制服诱惑,师生恋激情的戏码,
估计会仰天骂娘。

  「老师,你放心,我定然会尽全力,走吧我们出去吧」君惜卿看着秦珊珊愣
愣的看着自己,口中笑着说道。

  「嗯,老师相信你」秦珊珊回过神,点了点头,看着转身向着门外走去的君
惜卿,嘴角闪过一丝苦笑,自己在想什么呢。

  回到房间门,君惜卿看了一下房间内,只见只有秦达站在一旁,而秦茹和秦
仲颖都已经走出去了,转头看向秦珊珊说道:「秦老师,你也出去吧,一会我检
查好了就出去」。

  「嗯,爷爷就麻烦你了」秦珊珊点了点头,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砰~ 」待到秦珊珊走出房门,反身将房门关上。

  房间内,只余下君惜卿和秦达两人。

  君惜卿转头看向秦达,想了想开口说道:「管家爷爷……」。

  「老头子叫秦达,若是不介意就叫我一声老秦就好」秦达笑着说道。

  「额,秦管家」君惜卿实在不知道怎么叫了,直接称呼管家,然后转头看了
一眼床上插着各式各样医疗管道的秦老爷子,开口说道:「麻烦,秦管家把老爷
子的衣物脱掉一下」。

  「好」秦达点了点头,走上前轻轻的脱掉秦老爷子的衣物。

  随着单薄的衣物脱落,一具肌肤松弛瘦干干犹如皮包骨头的病体呈现在君惜
卿的眼前。

  「好了,请」秦达将秦老爷子的身体摆正之后,对着君惜卿点了点头,后退
几步,静立在一旁,一双浑浊的双眼看着床上的秦老爷子,露出许些的伤感。

  君惜卿走上前,双眼巡视办的扫视了秦老爷子一眼,右手一抚而过。

  「嗡~ 」。

  一根银针出现在君惜卿的右手指尖,不断的轻颤,发出一阵阵细微的嗡嗡声,
同时银针上呈现出一层淡淡的莹光。

  「小鬼探路」。

  一抹寒光闪过,银针一闪而逝,没入在秦老爷子的胸膛中,以银针为媒介,
穿梭在身体各大穴位中,探索病因。

  「斯~ 」一旁看着君惜卿治疗秦老爷子的秦达看到一根几寸的银针消失在老
爷子胸膛中,忍不住轻吸了一口凉气,转头看向君惜卿只见其脸色肃穆,双眼闪
着精关,巡视着老爷子的身体,强忍下心中的担忧,放在身旁的却静静拽了起来。

  以刚刚那银针颤抖的声音,以及银针上的荧光,这个小伙子不简单,可能就
是一个古武者,或许……秦达想着君惜卿刚才的表现,心中暗暗的自语道。

  君惜卿没有理会一旁的秦达,双眼注视着秦老爷子的身体变化,伏下身,伸
手取过老爷的手臂,伸出三根手指搭在手腕上,缓缓的闭上双眼,寻脉听诊。

  过了一会,君惜卿翻开老爷子的手腕,伸手在老爷的胸膛前一拂而过,那根
遁寻经脉探索病因的银针,重新出现在君惜卿的手中。

  君惜卿双眼凝视着这根银针,脸色有些沉重,只见银针已经不复原先的银白
色,而是变成微黑色,还散发着淡淡腥臭的气味。

  「小伙子,这是?」秦达自然也看到了银针的变化,鼻翼间传来淡淡的腥臭
气味,疑惑的开口问道。

  「果然……」君惜卿没有回答秦达的问题,自言自语了一句,紧接着气运丹
田,只听「嗡~ 」的一声,银针上面的黑色的毒素尽数消失,从小呈现出银亮色。

  放下手,君惜卿低头观察了一会床上的秦老爷子,转头看向一旁的秦达,开
口说道:「秦管家,帮我把老爷子扶起来」。

  「哦哦,好」秦达正想发问君惜卿刚刚说果然什么,就听到君惜卿的话,知
道此时在治疗不方便问,压下心中的疑问,走上前轻轻的将秦老爷子扶坐了起来。

  君惜卿待到秦达将秦老爷子扶好,跨步上前,走到秦老爷子身后,当下也不
迟疑,掏出身上的两盒银针,放在床铺上,伸手一拂而过,一根银针出现在指尖。

  「咻~ 」。

  一阵寒光闪过。

  「一刺鬼门关……」。

  一根银针稳稳的落在了秦老爷子后脑的风驰穴上。

  少年时期就跟在秦老爷子身边混迹黑道的秦达,看到一根银针刺入在后脑的
死穴上,扶着老爷子的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这,这,这是死穴啊,这小伙子
………

  然而还未等秦达任何表示,有一根银针,落在了厥阴俞穴上。

  「二刺黄泉路……」。

  秦达整个人愣住了,又是死穴,然而接下来,君惜卿的每一次施针,都让秦
达心悬之又悬,早年混迹黑帮的他,虽然不懂太多,但是也知道身体的一些地方
只要稍微受到打击,那么就会置人于死地,而眼前的这个小伙子,每一针都刺在
这些地方,让秦达这个白发苍苍的老管家,心惊胆战的不行,有不敢出言打断,
生怕一个不小心老爷子就真的归西了。

  一针,一针,又一针,足足十八针,十八处死穴,人体三十六处致命死穴,
占了一半。

  看着秦老爷子身上的十八处死穴,此时的秦达就连呼吸都不敢太重,小心翼
翼的。

  而此时的君惜卿,丝毫没有理会秦达的想法,或者说根本没有注意到秦达的
变化,此时的他脸色有些微白,呼吸也急促了一些,额头上微微的冒着冷汗,看
着已经插便十八处死穴的鬼医针法,伸手抹了抹额头的细汗,却丝毫没有停下手,
双手拂过针盒。

  一左一右两只手上,个夹着一根银针。

  老爷子如今已经是病入膏肓,鬼医重治虽能有效,但是也容易扛不住,霸道
的鬼医针法主治,温和的七针温润身体,一治一补,方可行,君惜卿看着秦老爷
子背上十八个银针刺入的死穴,丝丝的渗出一丝黑血,心中默默的暗道。

  想罢站起身,转身跨步到秦老爷子面前,看着低垂着脑袋依旧昏迷中的老爷
子,双手瞬间如灵蛇出洞,两根银针镶嵌在老爷子的双肩之上。

  君惜卿没有停下,伸手一拂,又两根银针出现在指尖。

  「咻咻咻……」。

  不一会,秦老爷子前身已经刺入了十四根银针,七针左右共十四,温润身体
补亏虚。

  「呼~ 」施完七针,君惜卿缓缓的呼了一口气,此时的他脸色已经一片苍白,
额头更是冷汗不断,摇了摇脑袋,整个人不由的踉跄了一下。

  「君公子,你,你没事吧」秦达看到君惜卿踉跄了一下,因为要扶着老爷子,
没法上前,开口问道,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刚进门时的轻视,也没有刚才君惜卿
针刺死穴时的震惊,有的只有一股感激之情,原因无他因为他感觉到了秦老爷子
的呼吸与脉搏壮实了不少,因此看到君惜卿踉跄时,开口便是尊称君公子。

  「没事」君惜卿摆了摆手,看到一旁放着秦茹之前坐的椅子,也不客气,走
过去,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对着秦达说了一声:「我休息一下,辛苦你扶着老
爷子,前往不能让他挪动」说完,难耐脑袋的眩晕,缓缓的闭上双眼,气运丹田,
默运功法。

  秦达看着君惜卿闭上双眼,便没有说话,扶着老爷子的双手更加稳固了一下。

  ……

  此时,门外。

  秦茹和秦珊珊两人手拉着手,美眸焦急的看着紧闭着的大门,内心不断的祈
祷着,等待着,心中害怕而又期待。

  她们不敢肯定,君惜卿一定能治的好老爷子,就算有林茜茜说的齐情双腿,
和赵云说的路过医治老校长,但是不管是齐情还是老校长,都和老爷子的情况不
一样,之前请来的那些个专家教授,哪一个不是来之前自信满满,来之后,摇头
叹息,她们怕,怕君惜卿也是摇头叹息的出来。

  这时客房的门打开,秦仲颖从客房内走了出来,看到这对母女站在门前双眼
期待而又焦急的看着房门,缓缓的走了过来。

  啧啧,妈的尤物啊,一个青春靓丽,一个风韵犹存,要姿色有姿色,要身段
有身段,就等老爷子翘鞭子了,到时候母女花都放到床上………

  秦仲颖摸了摸滚圆的肚子,双眼看着秦珊珊和秦茹的身姿,闪过一丝淫光紧
接着转头看向紧闭着的房门,小子,你最好识相点,秦仲颖心中冷冷的暗道。

  「茹姐,珊珊」秦仲颖走到这对母女花身边开口叫道。

  「嗯」秦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双眼依旧紧盯着房门。

  「小叔叔」秦珊珊转头对着秦仲颖点点头叫道。

  「怎么样,还没出来吗?」秦仲颖看着紧闭的房门开口问道。

  「还没」秦珊珊摇了摇头说道。

  「嗯」秦仲颖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而是后退了几步,坐在了秦茹和秦珊
珊身后的椅子上,整个人靠在椅子上,一双眼睛欣赏着这对母女的侧面。

  啧啧啧,这屁股一个翘,一个圆,秦茹这个寡妇也不知道这二十几年有没有
找男人操过,这水嫩的肌肤,圆滚滚的屁股,沉甸甸的奶子,就像熟透的水蜜桃,
能掐出水来,还有秦珊珊这个小美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处女,不过好像她没要谈
过恋爱,应该还是,这屁股挺翘紧实,奶子虽然没有她妈的大,但是胜在嫩,和
她妈比起来各有各的味道……,也不知道老爷子什么时候翘辫子。

  秦仲颖丝毫不关心房间内的治疗情况,不对也不是不关心,而是只要老爷子
治不好,就可以了,一双贼眼不断的在秦珊珊和秦茹的娇躯上扫视着,仿佛要穿
透衣物,一览春光一般。

  ……

  房间中。

  君惜卿缓缓的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就在刚刚,他惊奇的发现,自
己的内力有雄厚了一些,虽然没有突破人阶五品,但是自己对内力的控制更加的
得心应手了。

  站起身看向床铺上的老爷子,只见老爷子背后插着银针的死穴,此时已经不
再渗出黑色的污血,而是呈现出一丝红色的鲜血,而身下的染洁白的床单上则沾
满了黑色的血迹,空气中更是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抬步走上前,君惜卿俯下身取过老爷子的手臂,伸出三根手指搭在老爷子的
手腕上,遁寻着脉搏的跳动听诊着。

  站在一旁的秦达依旧双手扶着老爷子,双眼看着正在听诊君惜卿,没有说话,
等待着。

  过了一会君惜卿睁开双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双手从老爷子的身体一拂而
过,背后的十八根银针与身前的十四根银针,犹如变戏法出现在君惜卿的双手,
身上只余下三十二个细微的红点。

  「可以了,秦管家给老爷子查下身体,将老爷子放在床上躺好,记得用温水
擦拭」君惜卿伸手将手中的银针放进针盒,开口轻笑着说道。

  「好的,君公子」秦达点了点头,将老爷子刚躺下后,转身走到卫生间接了
一盆温水走了出来,拧干净毛巾,轻轻的擦拭着老爷子的身体,同时口中说道:
「华夏真的是藏龙卧虎,君公子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医术却如此高深莫测,老头
子我之前还轻视你,真是白活这几十年了瞎了眼了」秦达看着老爷子恢复了许些
血色脸,眉宇间更是洋溢着喜意,对着君惜卿开口赞扬道。

  「秦管家,千万别这么说」君惜卿摆了摆手笑着摇摇头,接着说道:「对了,
秦管家,也不要在叫我公子了,我可不是公子少爷,我叫君惜卿,叫我惜卿或者
小卿就好,叫我公子,真是折煞我了」。

  「哈哈哈,行,那小卿,你也别叫我管家,和珊珊一样叫我达爷爷吧」秦达
看着眼前不卑不亢的君惜卿心中则是暗暗赞道,不知谁家这么又福分,生个这样
的儿子,当下心中也对君惜卿更加的亲近了几分,开口笑着说道。

  君惜卿看着秦达爽朗恭谦样子,心下的怀疑又少了几分,脸上笑着点了点了
头应道。

  「对了小卿,老爷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还有刚刚流出
的血这么会是黑的?」秦达想了想皱着眉头开口问问道。

  君惜卿听到秦达的话,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但是随即便恢复正常,脸色扬起
一丝淡然的笑意,口中却缓缓的说道:「我是医者,不止会医人」。

  「不止会医人?」秦达愣了愣,没听懂君惜卿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而君惜卿也没用多做解释,看到秦达已经养秦老爷子衣服穿好,转身向着门
外走去,口中说道:「好了,达爷爷,我们出去和秦老师他们说下,让他们安心
一下」。

  秦达看着君惜卿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伸手将被褥给秦老爷子盖上,
然后抬步快步的向着君惜卿走去。

  「咔~ 」一声轻响,房门打开。

  站在门房前的秦茹秦珊珊两人目光一下子锁定在了君惜卿的身上。

  秦珊珊紧握着母亲的柔胰,轻咬着红唇,美眸直视着君惜卿,两母女眼中都
透露出忐忑害怕期待的神色。

  「惜卿……」秦珊珊看着君惜卿,口中小声的叫唤了一声,怯生生的感觉,
仿佛生怕什么不好的消息,从君惜卿的口中吐出。

  坐在秦珊珊和秦茹身后的秦仲颖也站起身,看向君惜卿,眼中也充满了询问。

  君惜卿扫视了一眼眼前的三人,然后视线落到秦珊珊的身上,嘴角扬起一丝
笑意,缓缓的开口说道:「秦老师,幸不辱命……」。

  「什……什么?惜卿,你刚刚……刚刚说的,,你的意思是……」秦珊珊有
些语无伦次的问道,心中更是激动万分,原本如同一潭死水一般悲悸的美眸也染
上了一丝光晕。

  君惜卿走上前几部,看着眼前的秦珊珊,轻笑着说道:「秦老师,老爷子暂
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还需要几次施针,然后配合药物的治疗,才能恢复健康」。

  刷~.

  随着君惜的话音落下,站在秦茹和秦珊珊身后的秦仲颖,整张脸变得阴沉了
起来,两只眼睛看向君惜卿更是带着一股冰冷的杀意。

  正在秦珊珊身边的秦茹整个人激动的俏脸都红晕了起来,一双美眸中闪着莹
莹的泪光,双眼感激的看着君惜卿。

  而站在君惜卿身前的秦珊珊,听到君惜卿的话,愣神了好一会,紧接着整个
人奔跳了起来,心中抑制不住的兴奋,向前迈动一步,伸出玉手一把搂住眼前的
君惜卿,然后踮起脚尖「啧~ 」的一声轻响,飞快的在君惜卿的脸颊亲了一口。

  「……」童子鸡君惜卿当场愣住了,懵逼的看着眼前的秦珊珊,脸上的笑意
也僵住了,眼珠子瞪大着,呆呆的看着眼前兴奋的秦珊珊,右手无意识的抬起手,
摸向自己的脸颊。

  我,我被人强吻了?

  呆若木鸡的看着秦珊珊。

  作为一个纯情小处男,清白之躯从出生一直保留到现在,没想到今天却被自
己的导师强吻了,这让小处男十分的难受,自己就这样被占便宜了,要不要占回
来呢?

  很想占回来,但是不敢,人家妈妈,叔叔,还有管家就在旁边,想到这君惜
卿心中有些惆怅,看向秦珊珊目光也变得有些幽怨,女流氓,敢不敢再来一下…
……

  而此时秦珊珊也反应了过来,脸色闪过一丝抹红,眉宇间有着羞意,但是很
快被喜悦所代替,口中激动的问道:「惜卿,惜卿,我,我爷爷,真的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这段时间以来,老爷子几乎被判定了必死,这种沉重的心情一直
压抑在秦珊珊的心中,如今老爷子没事了,这种喜悦,也让她喜不自胜,也因此
才会兴奋之下,一口亲在了君惜卿的小脸颊上。

  君惜卿心中还在惆怅着,看着眼前兴奋的秦珊珊,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是啊,小姐,孙小姐,少爷,老爷子现在情况好很多了脸也有了血色,呼
吸和脉搏都强壮了不少」秦达走上前笑着说道,然后看了看君惜卿接着说道:
「小卿的医术,真的是神乎其技,果然是少年英才」。

  「小卿,我也这么叫你吧,真的是谢谢你,多亏了你,谢谢,谢谢」秦茹伸
手抹了抹眼角的泪痕,对着君惜卿开口说道。

  「阿姨客气了」君惜卿看着这个和秦珊珊站在一起犹如姐妹花一般的秦茹,
连连摆手说道。

  「小兄弟,老爷子的病,真的没事了?」这是秦仲颖也走上前,眼中带着难
以置信的神色问道。

  君惜卿看着秦仲颖,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小兄弟你真是小神医,你想要什么样的报酬尽管说,我一定满
足你」秦仲颖看到君惜卿点头是,眼中闪过一丝阴郁,紧接着有马上隐掉,激动
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要不,你们先进去看看老爷子?」君惜卿想了想开口说
道。

  「好好好」秦珊珊秦茹和秦仲颖点了点头向着房间内走去,秦茹和秦珊珊是
去看看老爷子,而秦仲颖则是想看看如今老爷子如何了,心中还抱有着一点希望。

  「对了,轻声细语,不要太吵」君惜卿看着正要进入房门的众人开口说道。

  三人应了一声,踏步进入房间,秦达对着君惜卿说了一声,转身向着楼下走
去。

  君惜卿闲着无聊,站在走廊上,看着这件装饰豪华的别墅,嗯,很豪华,至
少君惜卿这个土包子,看的双眼都花了,这是唐伯虎的猛虎下山图??君惜卿看
着一间敞开着房门的房间中挂在墙上的一副猛虎下山图,不由的呆滞住了。

  原因无他,只是那虎,不是寻常人想象的那种凶猛无比气度不凡,而是圆圆
的脑袋,胖胖的身体,张大着嘴巴,旁边还写着一个「嗷」字,一旁的还用繁体
字写着一行「猛虎下山图,正德八年十二月十二日,六如居士唐寅」。

  「一代大家唐伯虎?画这么萌萌哒的猛虎下山图?」君惜卿忍不住有些咂舌,
也不怪君惜卿,不论是谁也难以想象能写出,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的唐伯虎,会画出这么一副萌萌哒的猛虎下山图。

  「惜卿……」这是秦珊珊从房间走了出来,看到君惜卿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房
间,愣了一下,走上前开口问道。

  「秦老师」君惜卿转头看向秦珊珊开口笑着叫道。

  「看什么呢?」秦珊珊笑吟吟的走上前开口问道。

  「猛虎下山图……」君惜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开口说道。

  「哦,那是假的,我觉得挺萌的就买一副挂在墙上玩」秦珊珊转头看了一眼
自己房间内的猛虎下山图轻笑着说道。

  「假,假的……」君惜卿忍不住抽了抽眼角,好吧人家是个假货,自己当正
品看了,还研究半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问道:「秦老师,那个,你找我
什么事?」。

  「我想问你下,爷爷什么时候能醒来?」秦珊珊转头看了一眼房间,看到母
亲秦茹和秦仲颖走了出来,开口问道。

  「现在他刚针灸完,要先调养身体,暂时不能他醒来,因为昏迷的时候人体
在自我修复与保护,配合七针调养效果最好」君惜卿想了想开口说道。

  秦珊珊和秦茹听完君惜卿的话点了点头,而一旁的秦仲颖眼中则闪过一道精
关。

  暂时不能醒来?

  秦仲颖心中暗道了一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有急忙收敛了起来,转头看向
秦茹和秦珊珊说道:「茹姐,珊珊,老爷子这边转好了,那我先走了,一些事情
处理一下,晚些小兄弟开的药材,你发给我,我来安排」。

  「嗯,小弟,你先去忙吧」秦茹点了点头,没有多想应道。

  秦珊珊也点点头应道。

  秦仲颖转头对着君惜卿说道:「小兄弟,老爷子就麻烦你了,有任何需要都
可以来找我」。

  「好」君惜卿点了点头应道。

  秦仲颖又对众人说了一声,转身向着楼下走去,不一会便消失在别墅中。

  「小姐,孙小姐,小卿,我让人做了点夜宵,一起来吃一点」这时秦达走了
上来开口笑道。

  ……

  PS:更新频率:暂为一周一章,无特殊情况,一周手中存稿几张章,现有二
十几章存稿,章章万字,已有完本作品,放心食用!

  PS:至于家丁孽龙,我正在重修中……因为前面场景转换太过频繁,家丁的
书友看的感觉比较乱,准备全部重写。

  PS:祝大家新年快乐,牛气冲天!!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