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绝望拘禁】第28回:体液纷飞儿童房

第一文学城 2022-07-0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hmhjhc
字数:8995               《绝望拘禁》   第28回:体液纷飞儿童房

字数:8995

              《绝望拘禁》

  第28回:体液纷飞儿童房

  在过去接近40个小时里,我,对一个十七岁的女高中生,一个十一岁的小萝
莉,称得上是「大展淫威,予取予求」。尤其是璐璐,在我的胁迫下,翻来覆去
的被我淫辱玩弄。衣服,换了一套又一套,动作,做了一套又一套;这个也许在
生理意义上还保留着童贞的处女,其实,摸玩、亲吻、猥亵、淫语、打屁股、口
交、乳交、臀交、腿交……所有羞耻的闺房淫行,都已经和我做过。何况这一切,
都发生在这原本只有三个女生居住的精致、浪漫、整洁,甚至散发着女生特有体
味芳香的一间公寓里。

  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这段经历,都足以让一个男人发生灵魂层级的蜕变。

  我本来以为,经历过种种这些,我已经可以表演出一些「老色狼」的那种游
刃有余;可以沉着、得意、细腻、缓慢的,一点点的开展我对璐璐在这个周末最
后的淫玩。

  但是,在璐璐换上小艾那件冰蓝的连体泳衣后,那种稚嫩的青春活力和赤裸
的情色诱惑融合在一起的场景下,我却一瞬间失去了这份雅致闲情。我甚至感觉
我自己,回到了某种男人性萌芽第一次勃发时的茫然感。只有荷尔蒙最原始的动
力,在我的血管里流淌,取代了我思考的能力。

  我就这么一下子「撕拉」撕开了璐璐的泳衣,其实这种专业材质的泳衣是非
常有弹性非常难以撕开的,但是还是被我用最野蛮的气力给撕开了……这让璐璐
的两颗粉嫩白皙的奶子,再一次落入我的指掌和口舌,而且这一次,那两颗乳球
的下摆,还有着泳衣的布料的包裹,显得更加的刺激。我拼命的抓捏、揉玩、舔
舐、吸吮、抠弄,感受着这少女的极致温柔;我就这么用最原始的动作——扑在
女孩的身体上,机械、无用功、贪婪的,用我已经硬的仿佛要爆炸的鸡巴,拼命
的隔着那泳衣裆部的一小段丝滑的布料,顶弄着璐璐的小穴周围那一团娇嫩肥硕
的美肉。

  我的口水都流淌在璐璐的肋骨和乳尖,我的手指甚至在璐璐的腰肢这里按出
血印来,我的龟头即使是感受到来自那泳衣的包裹,都仿佛激动的在颤抖,末梢
神经在疯狂的舞蹈。

  而这一次,好像连璐璐,都进入了「另一种状态」。

  她还在呜咽,她还在哭泣,她还在喘息,她还在呻吟,但是这一次,我能清
晰的感受到,这一次,连璐璐,都进入了那种「性爱勃发」的状态。

  尽管,这种性爱渴望的勃发,明显的伴随着少女彻底的绝望。

  也许,她已经彻底的接受了,她即将被我奸污,任我蹂躏,处女的小穴要任
我探索和侮辱,光洁的处女小膜要乖乖的被戳破,那一抹鲜红要乖乖的流淌出来,
让她的贞洁不再,让她的童贞沦丧,让她的处女时代,结束在此时此刻此分此秒
……

  而这过去40小时的淫玩,一次次的进入激烈的性爱高潮,是璐璐的不幸和绝
望,也是璐璐不得不接纳的命运吧。

  即使隔着泳衣,我甚至都能感受到了,璐璐的少女幼穴,在蠕动,在绽放,
在吐纳,那一抹抹滚烫的汁液,在浸透她泳衣裆部的布料。即使那种抗氨布料是
根本不会被体液侵润的,也无法阻挡那少女体液的气味、粘稠和热力。

  「强奸我……强奸我……强奸我……」

  璐璐仿佛都陷入了疯狂,口中隐隐约约,除了哭泣,还是在呢喃着这声声的
哀恳。

  她居然已经开始哀求我奸她。尽管她用的词语还是「强奸」。

  她甚至好像开始若有若无的,用嘴唇在我的头顶,亲吻我的顶心,当然,这
也是因为我的脑袋,依旧埋在她粉嫩的乳沟里享受,可能这个动作让她无力的头
颅自然的搭在我的顶心上吧……谁知道呢?

  最有意思的是,一方面,我像个傻瓜一样,用我的鸡巴在璐璐的裆部,一下
下的顶弄,再怎么样,隔着泳衣的丝滑布料,我也无法就这样插入璐璐的幼穴;
但是另一方面,好像璐璐也开始配合我的动作,我甚至能感觉到,被我压迫在地
板上的璐璐,开始若有若无的做着一个动作,迎合我:把她的小屁股,一下下的
抬动着,虽然这幅度很小,但是等于是配合着,把她的美穴,和我的鸡巴,做着
一下下的配合撞击。

  我们两个赤裸的身躯交融的肌肤上,都已经一层层一股股的渗透出汗液来,
璐璐的汗水要温一些,我的汗渍则要粘稠一些,一滴滴一段段的,将我们两个的
肌肤都浸润到滑腻不堪,我的指掌在揉动璐璐的肩膀时,甚至都有汗水滴答滴答
的在我的指缝中渗透出来。

  而就在这种体液混杂的氛围里,我已经嗅到了璐璐的身体散发出来的一种浓
郁的香气。那是荷尔蒙的味道,那是女孩皮下脂肪散发的味道,那是女孩进入情
欲状态后身体几乎软酥成液体的味道。

  但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另一个更加敏感的器官,我的肉棒,我的龟头,
却感受到了……另一种液体。

  那是暖暖的,那是比汗水还要粘稠一些的,那是温润的,却也是最异样诱人
的……

  天啊,我的龟头可以明显的感受到,璐璐的下体,居然渗透过那极度吸水的
泳衣裆部布料,有一种暖意的体液。

  我虽然没玩过几个女孩,但是我也知道女孩的基本生理特征,我知道巨大多
数的女孩虽然会所谓的分泌淫液,但是那本质也不过是润滑阴道,方便男人更加
顺利奸污的体液而已。但是璐璐此刻的淫水的体量……居然已经能够渗透出那泳
衣的下档部,用一股股暖流,来迎接我鸡巴龟头隔着泳衣的侵犯,简直是……如
同梦中一般。

  好像在这一瞬间,我都感觉自己已经彻底的占领了璐璐的全部世界,包括身
体和灵魂。

  我甚至怀疑……这么大的量,会不会已经夹杂着璐璐的尿液。

  「强奸我……强奸我……强奸我……喉……喉……喉……」

  璐璐的声音已经嘶哑,她的口液甚至已经不能禁止,而是从她的嘴角滴沥哒
啦的坠落下来,滴落到我的顶心上。用一种更加混沌的状态,更加迷乱的音线,
在邀请我彻底的进入她少女的私密世界。

  汗液。

  口液。

  尿液。

  淫液……

  还有我龟头上已经在疯狂分泌的前列腺液……

  打乱在我们两个人身体上,混杂在一起,仿佛将我们两个人包裹起来用这些
体液去涂染上一层液体的保护膜。

  它们当然还渗透出来,在小艾的那件泳衣上,在那明快的蓝,在那苹果的绿
上,形成涓涓的流汁,一点点的污浊着这少女的贴身衣裳。

  它们还滴落下来,流淌下来,在小艾房间的塑胶地板上,在我们两个做着慌
乱的摩擦运动时无意触及到的卡通毛绒玩具上,形成一股股浓艳的沾染和气味源,
一点点的玷污着这幼童的精致房间。

  当然,无论如何,无论这一切多么的淫糜,多么的荒谬,多么的刺激,无论
璐璐的小屁股在这里疯狂的抬动,还是我的鸡巴在疯狂的撞击……毕竟,基于物
理现实,我们都不可能隔着那一层泳衣的下裆,完成那最后的插入动作。

  「操,你下面还穿着衣服,叫我……呼呼……怎么强奸你?」我依旧蛮不讲
理的呼啸着,混不顾她刚才明明是已经赤裸的,这件泳衣不过是为了助兴穿给我
奸玩的事实。

  但是璐璐已经完全懂得我这样的游戏规则,甚至在此时此刻,我已经能感觉
到璐璐那种绝对的放弃和绝对的欲念……不管出于哪种理由,她都希望这一切快
点结束或者说快点……开始。

  「是,是璐璐的错……呜呜……是璐璐不懂事,还穿着……呜呜……衣服。
挡着……呜呜……下面。石头哥……求求你,呜呜……你松一松,璐璐乖乖的,
璐璐乖乖的脱掉,好给石头哥……呜呜……强奸进来。」

  我呵呵的淫笑着,呜咽着喘息,我只是听着璐璐的哀求,那种疯狂的,淫乱
的,凄迷的语调,根本没细听她在说些什么,至于她哀求我「松一松」,我甚至
在理性上都不知道该怎么松一松。我反而是更加用力的将璐璐整个娇小的身躯更
加的揽紧在我的身体里,仿佛要把她揉进我的肌肉里一样。让她的乳房在我的脸
颊上彻底的压瘪,两颗乳豆坚硬的已经顶着我们各自的肋骨在碾压,让她的胳膊
在我的圈抱下发生几乎要断裂的脆响,让她的臀肉在我的手指的抠挖下,那绷紧
的泳衣布料要被挖出断裂的残破,让她美妙的肥嫩的小穴,继续和我的龟头,在
泳衣布料的阻隔下,互相吞吐着汁液。

  汁液,全是汁液。

  我从来没想到,奸污女孩子,蹂躏女孩子,糟蹋女孩子,会产生那么多的汁
液,那种湿润,那种温暖,那种鲜香……你已经不能用水果去形容,更像是一锅
暖暖的浓汤,滋润我生命全部所需的营养。

  而我就这么抱着璐璐的躯体,磨着她处女身体上所有重要的部位,在满铺的
儿童塑胶地板上,一段段的挪动着。从这里,到那里,从顶着小艾的衣柜,到顶
到小艾的毛绒玩具,从靠近小艾的书桌,到靠近小艾的床铺。

  我和璐璐的身体当然在不停的发生碰撞,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两个的身体,
也不停的和整个儿童房的所有布置发生着碰撞。我甚至感觉到我已经搂着璐璐整
整玩弄了一圈又一圈,让整个儿童房里都没有一块干燥的地方了。

  而我一边蹂躏着璐璐,一边糟蹋着这间房间,一边还在吼叫着提出更加荒诞
的要求:

  「你在求我?哈哈……继续求我啊?继续求我奸你啊。」

  而璐璐,可能都已经脱水了,一边干呕着,一边无力的继续乖巧的抬这屁股,
一下一下的,让她的美穴和我的鸡巴作着无用功的接触,一边凄凉的迎合着我的
淫语。

  「是,是,是璐璐在求石头哥……求石头哥松一松,好让璐璐脱了泳裤,让
石头哥可以奸进来。」

  「哈哈,奸进来,奸进来……哈哈……你不想做处女了么?小骚货,你终于
说心里话了么?」

  「是是是……啊……不是……璐璐想做处女的。可是璐璐不配,璐璐是石头
哥的小新娘,是石头哥的小玩具,是石头哥的小宠物……是石头哥的小……性奴。
璐璐的小穴,应该给石头哥玩,给石头哥插、给石头哥奸,璐璐的处女……应该
献给石头哥。」

  我哈哈的笑着,一声低吼,一把「哬」的用力,将璐璐整个人抬了起来。

  璐璐一声尖叫,忍不住本能的两只胳膊抱着我的脖子,两条腿盘在我的身体
上。而我就这样,一只手捧着璐璐的屁股,配合着璐璐自己四肢的缠绕,就等于
将璐璐整个身体托了起来,而我也终于空出嘴巴来,继续可以亲吻璐璐的口腔。

  我们两个人,本来就已经是浑身沾满了体液了,而我现在,又要从璐璐可爱
温存多汁的嘴巴里,吸吮出更多的汁液来。

  然后,我们两个人,就像合成一个整体一样,在房间里东倒西歪的继续着我
们不知所云的交融。

  我的眼睛,在彻底的享受璐璐的白皙,还有她绝望渴求的表情。

  我的指掌,在彻底的感受璐璐的滑润,还有她弹性娇软的青春。

  我的舌苔,在彻底的品尝璐璐的甜蜜,还有她湿润多汁的体液。

  我的鼻子,在彻底的闻嗅璐璐的香酥,还有她汗渍浸透的迷蒙。

  我的耳朵,在彻底的聆听璐璐的饮泣,还有她发自本能的呼唤……

  其实,我也早就已经进入火山迸发的状态,我的鸡巴,也早就已经饥渴到只
有进入女性最原始的身体深处,才能得到缓解的状态;我也真的很想脱掉璐璐那
最后一丝遮掩,进入她的嫩穴驰骋蹂躏。但是我的五官,依旧被此刻的旖旎绚烂,
淫糜美好浸染,仿佛失去了感知的能力,沉浸在此刻难以自拔。

  我就这么抱着璐璐,滚啊,滚啊,在小艾的房间里滚来滚去。终于,只不过
是一瞬间,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好玩的」,可以顺利的又足够淫糜的,脱掉璐璐
的泳衣下摆的姿态。

  因为在这一段时间里浑浑噩噩的翻滚中,我就这么抱着璐璐,又滚到了小艾
的闺床边……

  小艾的小床,是那种上下层的学生组合床。下层是镂空的,本来应该安装固
定着书桌的,但是可能是因为小艾开始发育了,要考虑她的身高,书桌被拆卸下
来,靠着那张床安置着,对着窗口。书桌一色用的是白色纹木漆,一尘不染、清
新爽洁,桌子边沿和四条床腿,还用一种可爱粉橘色塑胶绵,箍了一层云朵似的
圆角包边。即是为了少女的安全,又显得更加的可爱温暖。整洁的桌面上,有一
盏镶嵌着贝壳的美人鱼阅读灯,一只镂空的粉橘色木质笔筒,一摞作业本,一摞
书本,一个小两层的文具架,文具架上有两个小巧的芭比娃娃,被小艾精心的摆
放成坐姿……四条粉橘色包着塑胶棉的床腿,包围着这一方小小的世界,当然是
小艾平时作息和做功课的地方了。

  在靠近外侧的一条床腿旁,是六格的小脚蹬梯子,也同样厚厚的包着粉橘色
的塑胶棉。小艾平时,应该就是关着小脚丫,踩着这些梯子,从自己做功课的下
层,来到这一方闺中世界的上层,那香软、清洁、温馨、童真的少女床铺上,穿
着睡衣,钻进被窝,进入梦乡的。

  而小艾那上层的床褥……怎么说呢,我是真真切切的,仿佛可以闻到一股带
着体温的幼香。也不知道是那被褥、床单的气味,还是小艾留下的气味。

  说是双层床,但是毕竟其实是儿童设计,并不太高,上层床铺也就是到我的
脖子。这一方少女的私密世界,我看的真真切切。那软软的铺着的,先是一层粉
白色的床褥,再是一层细看才能看到的云朵图案的粉白色床单,再来一层却是粉
黄色的带着星星月亮图案的被褥。横在床头的,是小艾的小枕头,也是粉黄色星
星月亮,还有一圈梦幻一般的流苏在那枕沿。被褥、床单、枕头都被摆放的非常
酥软整齐,仿佛连皱纹都没有,也没看到什么其他的杂物或者小艾的贴身内衣。
估计有都收起来了吧,但是即使没有小艾的小内裤、小背心什么的少女衣物,这
一方属于少女入梦的世界的酥软……带给我的感官享受,简直无法形容。

  在这一方少女梦境世界的床铺内外两侧,都有两道五六十厘米高的塑胶棉护
栏。看起来,让这方小世界显得更加的安全、私密、精致。内侧的护栏靠着墙壁,
在刷成粉红色的墙壁上,还挂着一串花朵状的风铃。

  真是一个童话一般的世界。

  我就要在这里,奸污她亲爱的小阿姨。

  我已经有了主意,就这么握着璐璐的腰肢,把璐璐的身体拉直了撞到了这双
层床那条小脚蹬梯子上,等于让璐璐已经光溜溜的背脊靠了上去。然后,努力平
复了一下自己对璐璐身体的缠绵不舍,口舌和指掌,稍微离开了一下璐璐的奶头
和嘴巴,将璐璐的两条细嫩的胳膊,向上猛的一拉。

  「啊……」璐璐本来正由得我搓弄,被我这么一拉,吃了疼,两条胳膊本能
的跟着我用力的方向,向上一个劲的舒展,整个身体也拉成一个更加挺拔的直线。

  「握着栏杆」我呼哧着喘息,继续在璐璐的身体上搓弄,一边下着命令。

  璐璐此时此刻,已经是眉目殇软,除了饮泣、顺从、迎合,等待着我进一步
的凌辱和奸污,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愿了。她只是有点跟不上我的命令的意味,本
能的,两只胳膊抬高了一下,握着小艾上层床铺外侧的栏杆。

  「不是,这样拉的不够挺,握着里面的栏杆……」我摇了摇头,继续着我淫
糜的命令。

  璐璐先是有点一愣,试着再伸起胳膊……

  但是我已经看出来了,经过这两天的折磨和淫玩,璐璐已经变得「懂」了不
少,她似乎已经理解了我要她做出的姿势。

  绝望、屈辱、悲哀和无奈,又一次闪过她的眼眸。但是她没有犹豫,无论是
在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她都已经绝望,都已经崩溃。她知道迎合我。

  以璐璐的身高,靠在床沿,握着上层床铺外侧的栏杆,当然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如果要握着小艾床铺内侧的栏杆,她其实只能做出一个姿势。

  将身体……彻底拉直,将胳膊努力展开,甚至脚尖都要稍稍的踮起。才能勉
强做到「握着」内侧的防护杆。

  而这么一来,她等于做了一个胳膊等于高高举起的拉伸姿势,整个少女的其
实已经接近全裸身体,都被拉得更加的笔直,甚至都带上了一些弓形的弧度。

  这个姿态……真是美到爆炸。

  手脚、仿佛都被束缚。其实却是自愿做出的动作。

  凄美的脸蛋,都要被迫微微扬起,等待我对她口舌任意的侵犯。

  美妙的乳尖,被一个「挺胸拉伸」的姿势,拉得更加的挺拔,仿佛在高高的
昂起乳头,等待我随兴的糟蹋。

  可爱的小肚皮,都被拉的更加的挺拔。

  两条雪白的长腿,尽力的踮着,邀请着我肆意的凌辱。

  而璐璐此刻身上唯一的遮掩,那一小方苹果绿的泳衣保护着的璐璐的小阴户,
那美妙的三角地带,肥嫩的唇状鼠蹊部,更加乖乖的,呈现一个弓形,几乎要贴
到我的身体上。

  真是好一个「请尽情的使用我的身体」的姿势啊。

  我就算是在现实世界中娶到一个绝美的妻子,都未必有这样的福气,可以以
这样的姿态,奸玩她吧?

  「再求我啊……」我慢慢的蹲下来,依依不舍的,从璐璐凄美的脸蛋,移动
到璐璐圆润的乳房,再一路向下,来到璐璐的裆部。

  而璐璐,一边哭泣着,一边却不敢松懈这个拉伸的姿势。她已经完全知道我
想听什么,用一种仿佛是从腹腔里憋出来的声音,在重复着哀求:

  「是……求求石头哥……呜呜……求石头哥哥,脱掉璐璐的小泳裤,看…
…璐璐的下面,奸到璐璐的里面去。璐璐……呜呜……一直都乖乖听话,石头哥
就……呜呜……求求你,真的,糟蹋了璐璐的小穴吧。」

  我哈哈笑着,用牙齿咬着那已经破碎的泳衣的碎裂边沿,从璐璐的肚皮上一
点点的,像剥那种芒果或者枇杷之类的水果的皮一样,剥落着紧紧贴着璐璐小穴
处,最后的遮掩。

  滑腻的一片光洁,在肚脐眼下面,润泽着我的唇皮。

  然后,轻柔的阴毛,轻轻的刮到我的鼻子上。

  然后,一股浓浓的带着体味的汁液气息,冲击着我的嗅觉神经。

  然后,两条光洁、无毛、充血严重呈现红色的肉瓣,一左一右,在我的眼前
展开。

  然后,一颗蚕豆大小,拧成一个旋转的结状纽扣般的小肉肉,擦过我的牙齿。

  然后……当那本身就有贴合功效的泳衣裆部布料,最后一片被撕离璐璐彻底
充血勃起而已经自然而然的绽放的阴道的一瞬间……

  居然,一股充分浓稠充分积累的汁液,都发出一声淫糜到极点的「泼拉」声,
释放下一股体液。天知道是完全是璐璐的淫液,还是带上了一些尿液。

  最后的遮掩被褪到了璐璐的大腿上,我就这么,痴迷的,口鼻零距离的对着
璐璐粉嫩的处女美穴。

  我已经不用去看璐璐的表情,听她的呻吟饮泣,我已经能感知到整个房间里
都是她的绝望、屈辱和淫糜。

  但是我也忍不住,根本不会觉得脏或者别的什么,对着璐璐的美穴……一口
就亲了上去。开始用嘴巴,奸辱她最私密的小穴,她少女温柔的处女地,她最清
洁最童贞最珍贵的所在。

  「啊……」璐璐忍不住发出更加凄冽的声音。因为这最激烈的攻击,她的身
体本能的蜷缩了一下,也许两只手也松懈了。

  「握紧栏杆,不许松开,还要一边说,我在做什么……一边求我……」我又
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璐璐居然也做到了,仿佛是电击一般,整个身体,用尽她最后的力气,又一
次拉伸,估计是又狠狠的拉住了内侧的栏杆,只有这个动作,可以让她可爱的小
美穴,可以以一种最淫魅的姿态,弓着身体呈现过来,让我最舒服的口奸。

  我的嘴唇,上上下下的触碰着璐璐的阴蒂、阴唇。

  我的舌头,已经伸了进去,在两条蚕宝宝保护下的小阴道里开始吸吮汁液。

  我的牙齿,甚至已经可以刮到璐璐的阴道内壁那娇嫩到仿佛随时会融化的肉
壁。

  吸,亲,吐,揉,舔,唑……

  少女的私密处,带着最后的贞洁,成为我肆意凌辱泄欲的乐园。

  而可怜的女孩,不仅要拉伸身体任凭我肆虐,还要按照我的要求,用带着层
层绝望的哭音,给我的耳边,送来激励的淫语配合。因为我的要求,就是「一边
说我在说什么,一边还要求我」。

  可能在璐璐的世界里,尽力的配合,已经渐渐成为一种本能吧。这让这个清
纯贞洁的小女高中生,仿佛是一个床上经验丰富的荡妇一样,尽力的迎合着我。

  「石头哥……呜呜……是在吃璐璐的小妹妹,在亲璐璐的小洞洞,舔璐璐的
小毛毛。呜呜……璐璐羞死了。呜呜……谢谢石头哥,呜呜,不嫌弃璐璐下面脏,
这么彻底的玩璐璐下面……呜呜……璐璐是应该的,呜呜……这,从来没给人看
过的地方,就是要给我的石头哥随便吃、随便亲、随便玩……呜呜……对不起石
头哥,璐璐的下面,还不够漂亮。但是……呜呜……璐璐有的,一切都给石头哥
了,请石头哥尽情的玩,尽情的奸,尽情的糟蹋吧。呜呜,璐璐的下面,生下来,
就是要给我的石头哥糟蹋的。因为璐璐答应了,做石头哥的小新娘,小宠物,小
性奴。给石头哥脱光光了玩下面,呜呜……璐璐应该的。呜呜……石头哥……吃
过了,要不要……呜呜……用下面来……真的奸进去……呜呜。那才是璐璐…
…这个新娘子,小宠物,小性奴最应该做的。呜呜……呜呜……是,是我主动的,
求,求,求求石头哥哥了,呜呜……别折磨我了。强奸我吧,强奸我吧,强奸我
吧……」

  璐璐的声音,本来随着我的舌奸,声声酥软,但是到了最后几声,更是激烈
的仿佛已经不是我胁迫下的侍奉淫语,而是她内心真正的渴求了。

  是啊,一个女孩……无论如何,被我玩成这幅模样,即使出于生理的本能,
大概也只能嘶哑着哀求:「强奸我吧,强奸我吧,强奸我吧」了吧……

  我也终于无法控制自己下体的渴望,呼的站了起来。扶着璐璐幼嫩细滑的肩
膀。等于把我的鸡巴,就这么搁在璐璐拱起的阴道口。

  龟头,已经开始触碰那阴蒂的褶皱。

  马眼,已经开始感觉那阴道的温软。

  睾丸,已经开始贴合那阴唇的雪腻。

  阴毛,已经开始缠绕上璐璐的阴毛。

  「来了,你石头哥……可要奸进来了……哈哈」我狂笑着,依旧扶着璐璐的
身体,一点点的开始挤我的阴茎。进入那一方神秘的世界。

  汁水,疯狂的包围着我的阴茎,在用尽全部的能量,为这个少女最后的贞洁,
做着温润腻滑的配合。

  我甚至能感受到璐璐的痛疼,因为即使没有触及到璐璐的处女膜,光是在璐
璐阴道前半段的突破,我的龟头,已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和包裹感。

  包得怎么能那么舒服呢……

  璐璐居然没有嚎啕大哭或者悲哀饮泣。

  她居然……靠紧了我。

  她真的像一个新娘等待新郎光临,像一个玩具等待孩童狎玩,像一个性奴等
待主人淫辱一样,主动的抱紧了我。她居然大着胆子,用芳香小口,咬上了我的
胳膊。

  她是不想在这处女的最后一刻,再说什么了?表示就如此吧的绝望?

  还是想用这一口咬痕,表达她对我内心的仇恨?

  继续向里突破,并没有一些小说描写的那么困难,而是一种水到渠成的自然。
真的是舒服,你能感受到,最适宜的体温,最丰厚的汁水,最温暖的褶皱,最美
妙的肉感。

  我的胳膊上,璐璐有点把我咬疼了,但是这已经不重要。

  ……

  「嗯」我用力的继续鼓动我的臀瓣,璐璐咬我的牙齿这里仿佛也小小的发出
一阵力气。

  那是……最后的绝望么?

  ……

  一种突破感,一种肉壁被冲破的感觉,一种撕扯感,一种布料被扯落的感觉,
从我的龟头上传来。

  以为汁液实在太多……璐璐的淫液,汗水,口液……我甚至都吃不准,我龟
头和阴茎上,那一股股的暖流,哪一部分是璐璐的处女血。

  但是我知道,那一瞬间,甚至是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发生……

  璐璐……被我彻底的奸污了。

  她的处女膜,被我的阳具撕开了。

  她的少女时代,终结了。

  她的童贞,被我玷污了。

  她的纯洁,一去不复返了。

  从我闯入这个房间到现在,从我一点一滴的凌辱和淫玩璐璐的一切开始到现
在……有多久了,其实也就是三十多个小时吧。

  最终,在这本来属于小艾的小世界,在这体液纷飞的儿童房。

  一切少女的精致、温柔、矜持、清洁、美妙、童贞、绚烂都仿佛一面在瞬间
碎裂的镜子一样裂开了。

               (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