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绝望拘禁】第25回:娇躯依旧是盛宴(复更,TXT,回后记)

第一文学城 2022-07-07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hmhjhc
字数:9320   《绝望拘禁》   第25回:娇躯依旧是盛宴   今夕何夕。   「我握着一把冰冷的军刺,在初夏的夜色包围中,躲藏在树荫下,在『溪花

字数:9320

  《绝望拘禁》

  第25回:娇躯依旧是盛宴

  今夕何夕。

  「我握着一把冰冷的军刺,在初夏的夜色包围中,躲藏在树荫下,在『溪花
苑』小区的门外发呆。我在纠结着、思考着,我想要上楼来,闯入一户人家,强
奸一个叫璐璐的女孩,作为我悲剧人生的某种报复。」

  这一幕,在我的印象里,就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而其实只要
理性的算一算,那不过也只是不到30小时前的事。

  这种漫长感,可能是因为过去的30小时,我真的经历了太多,以前连春梦里
都不太敢去梦见的事。我甚至觉得,单纯从刺激的性快感来说,我甚至已经经历
了很多和我一样平庸的男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过的刺激美好。

  我闯进了一个十七岁女孩的家,却发现除了这个我刻意要来奸污的纯洁高中
女生之外,这家里另外只有一个十一岁的混血小萝莉。我用武力和威逼那个小萝
莉作为威胁,胁迫着这个女孩为我「服务」;我在她的房间里,脱光了这个美到
校花级别的女高中生的衣服、裤子;逼着纯洁无暇的她,用裸体和我亲热,一直
到让我愉悦的射精;我让她穿上衣服,却又再次脱光,胁迫她陪我一起洗澡;我
用温润的水柱冲刷她,也用最羞耻的姿态凌辱她;我逼她献出少女的矜持和人格,
乃至淫魅的为我口交、乳交、臀交,直到我们各自精疲力竭;我把她绑在床铺上
侮辱;我在她亲姐姐那干净、温暖、典雅的大床上像个男主人一样的睡觉;我逼
她给我做早餐,甚至放在乳房上喂我吃掉;我一次次的猥亵她,玩弄她,又一次
次的逼迫她脱衣服、换衣服,像个换装娃娃一样任凭我淫玩,我甚至让她穿上她
姐姐的性感内衣来取悦我;她逃跑……我捕捉,我打她的屁股来惩罚她,逼迫她
哀求我,逼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停的放弃底线来用最淫荡的语言取悦我,甚至
是哀求我彻底的奸污她;尽管此时此刻她生理意义上的童贞一直都还在。我利用
她对十一岁小外甥女的亏欠感和亲情,不仅在肉体上侮辱她,在精神上也不停的
摧残她。甚至在这个过程中,我也一再的享受着一个十一岁混血小萝莉的某种气
息……至少是某种意淫吧。

  一直到此时此刻,我又逼着这个十七岁的处女,穿着牛仔短裤,弹力背心,
在我面前再一次表演脱衣秀,而且要脱到彻底的裸体。而这一次……等待她的,
是破身,是性交,是插入,是龟头和子宫颈的强烈撞击,是真正的奸污和糟蹋。

  这24小时里,事情太多、信息太多、画面太多、香氛太多、回忆太多,我有
一种前所未有的不真实感,怎么说呢,就有点像……有点像人在梦境中,时间会
变得特别漫长那样。

  而且,我本来以为,再一次看璐璐脱衣服,我至少会熟练的多,得意的多,
游刃有余的多……

  但是我错了。在本质上,我并没有什么改变,我依旧是30小时前,那个人生
唯一的性经验就是姿色平庸的工地女友或者发廊里其实有点恶心的洗头妹的那个
破产小中介。

  璐璐再一次在我面前脱衣服的画面冲击到我的感官时,我依旧……痴了。

  ……

  而璐璐,也一样。

  即使经历了30小时翻来覆去的淫玩和亵渎,她的本质上,也没什么改变,依
旧是30小时前,那个冰晶玉洁,却也已经情窦初开,一片天真烂漫里却也知道分
寸,原本是绝对不会对我这种人敞开心扉,别更说肉体的女高中生。

  即使已经被我亵渎了24小时,再次在我面前接受我的淫辱,她依旧很羞耻,
很痛苦。

  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她这一次,她羞耻的、痛苦的只是她的表
情,那种绝望和抗拒,都在她眉宇间、嘴角旁、瞳孔里;但是在动作上,语言上,
她已经不会忤逆我或者徒劳的抗拒了。

  都到了这种地步,也许璐璐已经放弃了幻想,即使是为了实践她的承诺,即
使是为了保护小艾,她也知道,这次,她是一定要被我奸污破身的了,这次,她
要用她最纯洁肉体的最终玷污,来满足我最原始的快感。

  她就这么交叠着两条细润雪白的长腿坐在地上,一条腿伸着,一条腿盘着,
目光躲闪着,像一副少女的静坐油画。

  因为只穿着牛仔短裤,两条腿赤裸着,白乎乎的,上面的毛孔、静脉我都看
得很清楚;大腿和牛仔裤边沿的交界处,一些散碎做旧的流苏贴着她光洁的腿肉,
更显得美妙迷人;最可爱的,还是她的两只赤裸裸的小脚丫,足踝、足弓那种像
雕刻品一样的曲线,还有脚背上迷人的几根筋,全部都被白玉一般的足部肌肤微
微的包出一些肉感来,还有那肉呼呼的脚趾,大脚趾像颗宝石,其他的脚趾更是
小巧玲珑,可爱的像颗白玉蚕豆。

  更美妙的地方,是璐那牛仔裤包得紧紧的小屁股,圆溜溜的,这会儿「坨」
在地板上,虽然她的三角地带被她弓着的身体掩藏着,但是她的臀瓣还是描绘着
一道漂亮的圆弧,那是璐璐青春活力的象征。而璐璐的上身,一件充满了青春诱
惑的米色弹力背心,不仅露出了璐璐的雪白的膀子、肩膀、锁骨、天鹅一样的脖
子;更重要的是,包出了璐璐两座浑圆的乳球的碗形。还有此刻璐璐贴身穿着的
那套粉红色的蕾丝抹胸内衣,也露出了一条可爱的抹胸,在璐璐的胸口扎出一条
粉红色的纤薄却挺拔的桥梁。这座桥梁之上,那清秀的肩胛骨骼用一抹艳丽的线
条,画出了迷人的光晕。

  我知道,无论如何说,抹胸都遮挡了璐璐的乳沟,但是对于璐璐这样年纪的
女孩来说,「露出内衣」,甚至比露出一些胸前的春光,都更加的性感逼人吧。
想想刚才这对尤物在吃饺子时和我身体的接触,那些厮磨、哀求,那些酥软和弹
力,都是为我而存在的。

  这所有的一切美好,都是为我而准备的,甚至这套弹力背心和这套粉射抹胸
的内衣,都是璐璐按照我的命令去,去选来穿的,再我的指令和她的苦痛承受中,
这都是「穿点好看的让石头哥哥看和玩」的,在等待这我尽情的占有和临幸。

  然后,伴随着我「脱吧」的邪恶命令,璐璐就这么坐着,两只白乎乎的小手,
在自己的背心下沿轻轻的卷着那背心的边,从她的牛仔裤下拉着拉着,剥出来,
然后,一咬牙,卷了起来,露出了她腰肢、小腹和肚脐。

  雪白,平坦,看不出任何的骨感,女孩子的腰肢,真是不可思议的细,简直
怀疑我一直手掌就可以握起来了,那种线条感和肌理感都像是油画,而且女孩的
腰肢就是有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最可爱的,当然是璐璐圆溜溜的那颗肚脐眼了,
在昨天之前,我都没想过女孩的肚脐眼有那么可爱,当然,这两天的凌辱,璐璐
这可爱的这个也算是「小秘密」已经被我淫玩好几次了……

  我正在一边欣赏着璐璐的小腹,一边舒服的抚摸自己的阴茎,享受着这又一
场美艳的脱衣秀。我的眼神,又迅速的被璐璐渐渐褪去的弹力背心,她那精致的,
骨骼感和肉感并存的腋窝、肋骨,当然,还有她美妙上身套着的那件粉红色的抹
胸乳罩;乳罩下拉扯、包裹着的两座高耸的奶包,吸引走了注意力。

  我说了,璐璐的身体虽然不能说彻底发育完成了,还是带着一些青涩的,而
她也当然不会有什么无敌巨乳,但是总体来说,从昨天到今天,璐璐在我面前一
次次的被迫脱到内衣甚至裸体,把十七岁少女纯洁无暇的圣洁奶儿,让我玩了又
玩;她的胸乳的规模、形态、手感,对我来说,还是非常惊喜的。虽然璐璐的容
貌五官也可以算是清纯可爱,一尘不染的模样,但是脱下衣服后,她的乳房,却
是颇有规模,甚至都可以产生「晃悠悠」的荡漾感,很饱满,很坚挺,明明是两
坨挺有质感的肉团,却会骄傲的挺拔的翘起来。

  而璐璐此刻身上这件抹胸胸罩,真的是非常的精致、可爱、性感。估计也挺
贵的,看材料和绣工,应该可能是璐璐最贵的内衣了吧,我让璐璐穿一件性感的
一点的内衣给我观赏,她很驯服的照做了,不过她估计也没什么真正性感的内衣,
才选择这件纹绣的非常细腻的抹胸内衣吧。说是抹胸,其实依旧是两个棉质的全
罩杯,配上了一方若隐若现的蕾丝抹胸,而这种款式,很好的体现了璐璐的奶子
的那种「饱满」和「坚挺」,乳房包在鼓鼓的罩杯下,被裹大了一圈,更显得很
有规模肉感十足,两颗山峰的顶端,却又被抹胸拉扯着,在胸前形成一种直线条,
和乳房的浑圆曲线,混成一种更加迷人的旖旎。罩杯是粉色的纯棉材质,抹胸是
蕾丝的,在粉红色里稍微带一点点白,上面细细的纹绣着密密的月牙图案;文胸
的肩带细细的「抠」在璐璐的肩膀上,把璐璐的圆润的肩膀轻轻的拉出一些肌肉
感,让人有点爱怜,真不知道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会不会被抠出可爱的红印来。

  而璐璐,把那件弹力背心脱下来后,让自己雪白细润的上身,只是穿着这么
一件文胸面对我,她似乎是羞涩而痛苦的看了我一眼……经过过去近三十小时的
默契,我都已经能读懂璐璐这种羞愤眼色的意思,她是在征求我的意见,接下来
脱哪件?是先脱掉文胸,把自己的奶子展露出来供应我先欣赏甚至淫玩一番,还
是先脱牛仔裤,让自己变成一个内衣娃娃。

  「脱下面裤子吧,脱完裤子,再脱奶罩,然后脱你的小内内……就这么一点
点来,顺序都别错了哦,错了我可要不高兴的……如果错了,我就让你重新穿上,
再脱一遍……哈哈……」我得意洋洋的,像个拍什么情色片的导演,在规划这房
间里淫糜和绝望的剧情发展。

  璐璐好像微不可见的点点头,好像还呢喃了一声「嗯」,羞耻的咬着嘴唇,
低下头,伸出两只绵软的手掌,用十根纤纤玉指,开始温驯的解自己的牛仔裤的
门襟扣。

  「扑」一颗。

  「扑」又一颗。

  「扑」第三颗。

  璐璐的身材当然不会有小肚子,但是那种包得紧紧的牛仔裤慢慢的「崩开」
的视觉感,依旧惊艳。我真的很喜欢她这种「解扣子」的动作,这不仅仅是一种
遮掩既然离开身体的象征,更是女孩子主动驯服的表演耻辱的象征。

  门襟扣被解开,璐璐顺着自己圆溜溜的臀,把那件做旧的牛仔热裤从自己的
臀瓣上也摘了下来。露出她那条很窄小的,其实却还是和文胸配套的粉红色的纯
棉内裤。

  这应该是和璐璐的文胸是一套的,女孩的内裤……有的时候真的能让男生看
得眼馋之外有点好奇。那么窄的一小条粉红色的布料,好像还没有纹绣,很是通
透体贴,却还能呈现一种直条形,这种不可思议的窄小的直线条的内裤,我也不
知道叫什么款式,但是看着,甚至比三点式的丁字裤更显的迷人。说清纯吧,其
实那可爱的小内内已经快要遮不住一切,隐隐约约的,似乎连璐璐的阴阜,都快
要裸露出来,说性感吧,到底还是比纯粹的三角裤要多一些布料,顶着她的髋骨,
扎着璐璐的大腿跟,包着璐璐的美臀,护卫着她等一下即将被我彻底奸插淫辱的
那一坨肉鼓鼓的小穴。

  这样,我眼前,坐在地板上的,就是一个只穿了粉色内衣的小处女了。内衣
很华丽,却很清纯,而女孩,肌肤如雪,娇羞难言,眉宇含春也含怒,眼神有羞
也有恨。

  文胸,内裤,粉色,雪腻……璐璐的裸体,对于我,虽然已经看过了好几次,
但是依旧是人生最美味的盛宴。

  我当然选择无视她眼神中那种愤怒和憎恶,到了这个时候,我似乎已经习惯
了我的淫威只能达到璐璐的表面的驯服,而无法彻底控制她的心。但是我又要她
的心做什么呢?我早就绝了让璐璐喜欢我,心甘情愿的和我做爱的念头。胁迫下
的强奸,想要抗拒又不能抗拒的献身……足够了。

  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这样胁迫着她,明明不肯,却又不得不做照做,不得不
被淫辱玷污时,可以享受她的那种痛苦、羞愤、绝望带来的快感,我更满足。

  而依旧伏在地上盘坐着的璐璐,已经反过手去,「啪」的解开了文胸的后背
搭扣,女孩的臂膀折叠反手,真是很轻松,那些臂弯的扭曲,让肩膀的骨感更加
的柔顺,这也是一种美艳的场景。可能是文胸的罩杯设计的好,那文胸并没有因
为搭扣被解开,而一下子掉落下来,依旧很贴服的保护着璐璐上身的奶儿春光。
但是我已经看到,那肩带细微的松弛感。只要再轻轻的加一些外力,璐璐的胸乳、
奶子、乳头、乳晕、乳肉,又要供我肆意欣赏和淫玩了。

  这种最后的保护……多么的无奈和可怜。

  「我说,你别这么单调好不好?这……也是你的大事。脱胸罩的时候,还有
等一下脱内裤的时候,你要说点什么,让你石头哥我高兴高兴才行……」我得意
的狠狠的自己把自己的肉棒抚慰起来,一边气势汹汹的淫笑着胁迫璐璐「你要是
说的不好,我就让你穿回去,重新再脱一次,再说一次……哈哈……说到我满意
为止。」

  璐璐「呼呼」的调整了一下呼吸,可能是想哭,但是她凄凉的看了我一眼,
这次似乎没哭出声来,只是眼眶里含了一些凄凉的泪水……可能是在这方面,她
已经清醒的认识到,做的不好,做的让我不满意,确确实实只能徒劳的增加的自
己的耻辱而已。她似乎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喃喃自语的,按照我的要求,用淫
语来侍奉我:

  「是……」

  然后,她微微的抖动自己圆润细弱的小肩膀,从两个胳膊上,把文胸的吊带
摘了下来……让那一面晶莹如雪、柔媚如玉、饱满得都有点了一点抖动效果,甚
至隔着这么一米多,我都能闻到淡淡的奶香的乳房,暴露在我的面前了。

  「请……石头哥,看看璐璐的胸,啊,不,是看看璐璐的……奶。璐璐的奶
子,石头哥如果没有玩腻,就再玩……一下吧。石头哥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想怎么弄,就怎么弄;想怎么糟蹋、欺负、折磨,就怎么糟蹋、欺负、折磨…
…」

  璐璐其实已经被我折磨了好几次了,说这些话,似乎也已经开始找到一些门
道,她一边说一边偷偷的看看我,发现我虽然在撸着自己的肉棒,但是眼神可能
依旧是阴森森的没有特别的兴奋,可能料到自己的表达,还不能彻底的中我的意,
干脆咬了咬肉嘟嘟的嘴唇,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两只手,挪到自己的乳房
下沿,将自己本来就挺有模样,可爱的嫩嫩的奶包「捧」了一下,像是什么捧着
什么器物,递送、呈现过来一样,恭恭敬敬,又淫荡,又柔媚,却依旧很凄凉的
对我献媚:

  「璐璐的奶子,小奶儿,天生下来,就是……呜呜……给石头哥糟蹋、欺负、
折磨的。就请石头哥……尽情的玩吧。」

  可能是她这些屈辱的语言,让她自己都产生了刺激感,我能听到,她说到最
后「请石头哥……尽情的玩吧」那些字句的时候,音色里已经带上了喘息和娇吟。

  即使是被凌辱,她自己「捧」着自己的奶儿,对着一个异性哀求,也是会产
生最原始的渴望吧?这就是女孩子最羸弱的一面吧?

  我嘻嘻的笑笑,盘着腿向前「挪」了几步,之所以这样,是我的手掌还包着
自己的肉棒在那里揉动。老实说,这么一个娇媚可人的女孩,明明知道她内心是
冰清玉洁、一尘不染,甚至贞洁矜持的,却在我面前表演着即使是荡妇都不一定
能表演的出来的妩媚,这场景,我再不揉一下小弟弟,它都要爆炸了。所以我只
能挪动自己的身体,一直到和璐璐的距离靠近到,她的那一只伸长了的长腿,已
经搭到我的腿边。

  然后,我才伸出去手去,又一次,贪婪的攀上了璐璐的雪乳。

  指尖,掌心,又一次触及到那些柔软、滑腻、酥弹和饱满。

  啊,璐璐的乳房,真的是……我其实已经玩过好几次,但是到了这会儿,我
依旧是仿佛第一次触碰这人间尤物。

  璐璐的乳房真的是软,我的手指张开,其实并没有用力,但是仿佛指尖的每
一根末梢神经,都能感受到一种仿佛是「化开」的感觉,仿佛我的手指都可以把
这可爱的一团乳肉像豆腐一样的挤破化成酥粉。但是比起酥粉来,不可思议的就
是,当我的手指开始缓缓的加力,又能感受到微微的反弹力和那种少女才有的乳
核感。如果这一切,都只是在那种小罩杯的平坦乳房上也就罢了,但是偏偏这一
切,都是璐璐那一团已经有点规模的水滴一般的乳团里感受到的。还有就是滑腻
感,虽然并不至于说手指打滑,但是伴随着那乳肉半身的凹陷酥粉,却依旧感受
不到任何的毛孔感,整个手指,像在抚摸一团光洁的白玉的玉面。

  好舒服,我轻轻的揉动,揉动。璐璐含着泪,伴随着我的揉动,开始呜咽呻
吟,仿佛是在为为迎合配乐,我能听到那呻吟中的绝望、耻辱和悲哀,但是也听
到了那呻吟里的原始的情欲。

  我揉动,尽可能的张开我的手掌,包着尽可能多的乳肉,让乳肉从我的手指
缝里蔓延出来,接着揉动,我的动作开始加力,我的眼神还在凌厉的胁迫,胁迫
着璐璐继续这耻辱。

  「继续说啊……」

  她只能一边挺着胸,让自己的处女玉乳任凭我为所欲为,一边还要哀怨的继
续用言语迎合我:

  「是。对……呜呜……石头哥哥,继续玩吧,就这样继续糟蹋……呜呜…
…璐璐的奶儿吧。璐璐的奶儿,长成这样,呜呜……就是为了给石头哥哥玩的。
璐璐做错了事,呜呜……只能用身体来赎罪,先就用奶儿,来赔罪,希望……呜
呜……石头哥玩的开心,玩的舒……舒……服……啊……」

  伴随着璐璐的哀鸣,我的手指越来越用力,可怜璐璐一侧的那颗雪团似的乳
球,被我揉的一片荡漾,我越用力,璐璐的乳头就在我的掌心,拼命的磨我的手
心,而璐璐的乳肉,已经开始泛红、泛红……

  我听到璐璐的喉头咕噜噜的,这是女孩子被男人淫弄胸乳,无法禁止的刺激
和哀鸣。我甚至怀疑她已经到了今夜的第一个高潮了。

  但是,我依旧不满足,一边继续用指尖在璐璐的乳肉上刻出血痕来,一边凶
她:

  「继续说啊,别停啊……」

  「是……呜呜……璐璐今天晚上,要给石头哥……呜呜,各种奸身体了。呜
呜,所以,呜呜,璐璐就是石头哥哥的……呜呜……新娘子。新娘子的奶,就是
呜呜……要穿上胸罩,再……呜呜……脱掉,给新郎官……呜呜……看的、玩的、
摸的、弄的。」

  「……」

  「璐璐是石头哥的小新娘,也是石头哥的小妹妹,小玩具,小性奴,小猫猫,
小狗狗……呜呜……石头哥哥,你稍微轻点,呜呜……璐璐疼。呜呜……」

  我已经情绪高涨,肉棒也涨的发疼,一边手不肯离开露的奶头,开始改着,
用两根手指,夹着璐璐的酥弹紧实的小奶头,先是轻柔的搓动,感受指尖那种
「疙瘩」和「滑嫩」同时存的快感,然后改了按着璐璐的奶头,在她的乳肉上揉
成团,仿佛是把她的奶头当成了一团粉红的颜料,要在她雪白的奶子上揉出颜色
来……奇妙的是,这似乎真的可以,伴随着我对璐璐的淫玩,她的乳晕真的有一
点点在扩大和泛出更加偏红的色泽来。

  我得意的继续占有着这人间尤物的魅力,又该了用力的捏,拇指和食指夹着
璐璐的奶头,甚至将指尖稍稍掐进那酥软的乳头的肉肉里,像是要把她乳尖的神
经都挤出来似的,用力,用力,用力的捏。捏进去……我甚至怀疑那乳肉下的血
管都要爆裂了。

  「啊……呜呜……疼……」

  璐璐憋了半天,眼泪又断了线的珍珠似的顺着她的眼眶流了下来,在她粉嫩
的脸蛋上划过两道泪痕,甚至直接滴落下来,跌到她的胸脯上……

  晶莹的泪,划过雪腻的乳,任凭我肆无忌惮的虐……天啊,这一幕依旧是我
浑然完美的视觉和心理享受。

  「……」

  「石头哥,你轻点……呜呜……我真的疼……呜呜……求你……」

  璐璐可能是真的疼痛了,她的五官都扭曲起来。尽管我也吃不准这种扭曲里
有多少是被挑逗起来的性兴奋,有多少是神经的刺痛。

  「轻点?疼的还在后面呢……好吧,既然你怕疼了?那你自己动,自己用奶
子揉我的手啊……揉舒服了,自己再脱最后一件啊。」

  「好的好的,我自己动,我自己动……」感觉到我的手上用力松懈了下来,
璐璐好像抓到什么救命稻草似的。

  璐璐可能是怕疼,也可能是在寻找她觉得舒服一点的姿态。我的手指一停下
来,她就真的,像个可怜的性爱娃娃似的,贴了上来,并且咬了咬牙,还无奈的
用手好像抹了抹眼角的泪花,似乎是努力安抚了一下快要泪崩的眼鼻,摇动自己
整个上身,开始用乳房、乳头、乳头来磨蹭我的手掌,像个按摩器似的,摇动自
己的乳,摇动自己的肢体,摇动自己的肩膀……

  这房间里,等于换了一幕……有点像某种荒谬不堪的情色剧。我的一只手掌
就这么横在半空,一动不动,而一个女孩,就这么接近赤裸着,抽噎着,痛苦羞
耻而强作欢笑,像个温驯的只知道用身体取悦主人的小女奴,从腰肢开始,将自
己柔媚冰雪的上身,作着一点不敢松懈的逆时针的圆圈运动。而这种运动的目的,
就是让她的乳房在我的手心里挤压,让她的乳肉可以完整的被我的手掌把玩,让
她的乳头可以尽情的磨蹭我的掌心……

  献上耻辱,让我欢愉;献上纯洁,任我玷污;献上人格,让我凌辱;献上女
孩珍贵的第二性征,让我获得指掌间可以操控一切的快乐。

  这如同帝王一般的享受,甚至可以说连帝王都不能企及的享受,不仅仅来自
于我掌心的那些感官细胞的充血和膨胀,更多的,是这种激烈的反差,在画面感
上,在氛围上,在想想都无法承受的荒淫和刺激中,带给我的快感。

  我想,如此玩弄一个女孩的胸乳,是很多男人一辈子都不可遇到的吧。有几
个男人,能享受这种,一个十七岁的女孩,甚至还是个冰清玉洁的处女,为你表
演的「反揉胸」的服务呢?

  妻子,不会对丈夫有这样的屈辱和悲耻。

  妓女,又不会有眼前的少女的纯洁和稚嫩。

  就算是在战争年代俘虏来任凭士兵奸污泄欲的女奴,又不会有此刻的温驯和
邪淫。

  这真的不仅仅是触觉、嗅觉的问题。我的指尖,我的掌心传来的快感,甚至
让我一边喘息着,一边在下体抚弄自己鸡巴的另一只手用的力气都越来越大,几
乎是掐着自己的输尿管才能控制自己立刻射精的欲望。

  然后,就是璐璐一边「摇」着自己的乳,整个清秀的肩膀带着细润的上身发
出迷人的荡漾,而两颗带着青春活力的肉球却也发出比这种「荡漾」更加激烈的
「荡漾」的乳动,一边,她可能已经陷入情欲,当然,也可能是陷入痛苦、绝望、
失去所有人格和贞操的悲耻,她发出的声音,表情都陷入了一种……难以名状的
激烈。

  她的声音已经「嗯嗯……呜呜……嘤嘤……爱爱……」全是含混的最原始的
女孩的音节,伴随着娇嫩的喘息,仿佛是不是声带发出来的,而是丹田里发出来
的。

  而她的表情……已经从绝望的痛苦,变成一种强制支撑才不陷入昏迷的隐忍
的迷离……甚至她的肉嘟嘟的嘴唇都合不拢了,口水,都已经流了下来。

  想想也是,就这么享受着璐璐的服务,我的手掌都酥麻的仿佛登上了天堂,
何况璐璐和我接触的,是女孩子最最纯洁、细腻、性感的乳房上的末梢神经呢?
是把她昨天还一尘不染还从未示人的私密奶儿,主动的摇动着来服侍一个她憎恶
的男人呢?

  「咳……咳……咳……」再摇了一会儿,璐璐的眼神都已经翻白眼了,身体
在耻辱的抖动,我不用看都猜到她的下体已经在疯狂的高潮和分泌淫水了。

  但是可怜的璐璐,可能是经过过去30小时的疯狂调教,让她面对着我,无论
如何被我玩弄、折磨、糟蹋、凌辱、奸污……都能保持着害怕、畏惧和哀求。

  这种时候,无论我怎么逼迫,璐璐都已经说不出什么淫语来了,但是她凄凉
的眼神看着我,一边摇动这奶子,一边看着我,嘴巴里掉落着细细的口水,眼神
全是迷茫,却依旧看着我……

  她在哀求我,哀求我……

  当然,我也快到了射精的边缘……所以,我才放过了她。

  「好……呼呼……好……呼呼」我是调整了好一会儿呼吸,才恋恋不舍的同
意了璐璐眼神里满满的「暂停」的哀求:「好啦,好啦……别揉啦,先放过你吧,
呼呼……脱……脱内裤吧……我放过你,你脱内裤的时候,说的可要再骚一点哦
……」

  璐璐停了下来,甚至那一刻,我也停了下来,我们两个人,甚至就这么微微
靠着有那么十秒,都在刚才「揉乳」的服务中,才缓过一些精神来。

  璐璐也不敢懈怠,乖乖的,在自己的盆骨这里,拎起自己那条纯棉粉红的内
裤边沿,从自己的雪臀和三角地带,一咬牙,剥落了下来……

  这一次,她的两条腿,可能因为已经没有了气力,也可能是因为知道这种抵
抗毫无意义,甚至都么有合拢;她甚至在那条可怜的最后的遮掩的小内裤,离开
她最粉嫩的美穴那神秘的贝肉部分,都没有再挣扎停留,而是一路……脱了下来。

  无论看多少次,我都会依旧失神……

  又一次,璐璐在我面前,彻底的赤身裸体。

  她那美妙的,小小的一团阴毛,两片粉嫩肥嘟嘟甚至有点小可爱的少女的大
阴唇夹着的粉红色的缝隙……

  这具我曾经朝思暮想的少女身体,这是最初的憧憬,也是最初的归宿。

  又一次,让我彻底的视奸。

               (待续)

附上至今为止全文打包TXT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