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血雨沁芳】 第四十四章 阴差阳错

第一文学城 2022-09-23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420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字数:6420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都市偷香贼》、《女神代行者》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看得开心合口味,有
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叶飘零从未如此刻这般思念他那位名义上的师弟——南宫星。

  他只擅长杀人。而他的师弟不仅擅长抓人,还很会对付女人。

  他现在就急需一些对付女人,而不把女人弄死的本领。

  无奈本事和书一样,到了用时方恨少。不会,就是不会。

  陶嬉春已经被制住。

  叶飘零抢先出手,又打了她一个出其不意,对一个百花阁中没怎么将心思放
在武学上的女人,他都想不出自己怎样才会输。

  但赢下来,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他坐在床边,皱眉沉思。

  依照和卫香馨的演练,他之前想得颇为简单——悄悄摸进来,把女人制住,
扒了裤子汗巾,作势欲奸,若毫无抵抗之意,便转而拔剑,按他原定的计划来审。

  问题,出在了制住这一步。

  叶飘零记得卫香馨那脱困所用的缩骨功,为防万一,他着实将陶嬉春制服得
彻彻底底。

  院中的晾衣绳都被他借用,把她胳膊反剪在后面,从手肘交叉绑到腕子,还
额外用挂床帏的细线,将她拇指与绳结捆在一起。

  嘴巴自然要塞住,塞得严严实实,用割下来的绳子脑后打结固定。

  练轻功的女子腿上大都结实,阴囊要害吃上一记勾踢极其麻烦,不可不防,
他便将她双足扯开,绑在了两边床脚。

  然后他才松了口气,点燃灯烛,小心翼翼用袖剑割开了她的裤子,抽掉汗巾,
露出了那一团蓬松毛丛,和黑红相间软软皱皱的下阴。

  等他自己也解开腰带,准备褪下裤子凑近胁迫的时候,他忽然发觉,这女人
被他弄成这样,即便有抵抗之意,要从何抗起呢?

  莫不是阳物近了,紧紧夹住屄?

  单看割破裤子的时候,陶嬉春还是挺了几下的。可这种程度该不该算作抵抗,
哪里计算得出?

  难不成,要拿掉嘴里的东西,凑到耳边问她:“我要来日你了,你愿不愿意?”

  叶飘零揉了揉额角,大感头痛。

  兴许有什么旁证?他灵光一闪,想到了那个毒死土夫子后甘心自尽的女人。

  若陶嬉春也备下那种防范清白有损的手段,卫香馨说过百花阁没有那样的东
西,岂不是水落石出?

  他立刻起身,将灯台拿近,放在半裸女子双股之间。

  “呜呜呜!”陶嬉春一串闷哼,双腿颤抖,眼泪一颗颗掉在床上。

  被照亮了羞处,有这等反应也不奇怪,叶飘零在心中叹了口气,起身去妆奁
里找到两根木簪,摘掉尾饰,用清水擦洗一番,回来坐下,扒开肉缝,先后刺入,
跟着往两边一分,撑开了本缩成一团的膣口。

  一片艳红,挂着零落黏液,尽头肉冠上隐隐发赤,但整条腔子,并无明显异
物。

  他担心看走眼,将木簪插深了些,略略一搅。

  “嗯——!呜呜……”陶嬉春羞得屁股都红了半边,以额砸床,抽泣不绝。

  叶飘零抽出木簪丢到一边,心下烦躁,索性将袖剑架在她后脖子上,略一变
嗓,哑声道:“我问你几句话,你若叫,我便将你先奸后杀。听懂了么?”

  陶嬉春连连点头,等绳子割开嘴里东西被掏出去,哆哆嗦嗦道:“好汉,你
……你到底要干什么?”

  “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叶飘零将剑换了个位置,从下面挑着她的脖子,
若是大喊,当即便将她斩了。

  “你……你问……”

  这会儿要是开口问王晚露的死,等于前功尽弃,叶飘零思索一番,哑声道:
“你多久没和男人交合过了?”

  “好汉……问这个作甚?”

  “本大爷盗亦有道,采花也有几不碰的规矩。不然,你们百花阁遍地女人,
我何必费这么大功夫找你这个老屄。”他回想着任笑笑那些朋友的语气,捏着陶
嬉春的屁股,道,“瞧你这年纪,定然不是处子之躯,人在这里,自然也未出嫁,
你若是没有什么情比金坚的相好等着,我便不客气了。”

  “那……那和你先前问的话,又有何干?”

  叶飘零皱眉道:“自然有关。我方才已看过你的穴,看出了答案。问你多久
未和男人交欢,就是看你答得老不老实。你这狼虎之年的骚货,若真有情郎在外,
必定时时幽会,次次春宵。岂能瞒得过我?说吧,你这风水宝穴,闲置多久了?”

  陶嬉春似是松了口气般,止住哭啼,喃喃道:“好汉问的若是与男人,那…
…总有个十六、七年了吧。我没什么情郎,好汉只是为了采花,那……但取无妨。”

  “要是嫌我不够青春貌美,还请解开我的双脚,我自有本事,能令好汉满意
而归。你若不信,可先将手指放进来,我为你演示。”

  “你在我这里过夜,就……饶了我那些同门吧。我对天发誓,绝不声张。你
既然能闯过迷香阵,今后……我仍在此处住着,你随时可以来找我。若嫌不便,
也可在外找个地方,通传我一声,我过去伺候。人在江湖,技不如人,那自然该
任凭发落。如此可好?”

  叶飘零等她说完,思忖片刻,道:“若我问的不只是男人呢?”

  他本还不容易想到这边,但今晚来之前,骆雨湖去牵制住了石碧丝,他自然
生出了别的念头。

  陶嬉春幽幽一叹,道:“好汉武功深不可测,我……没什么好隐瞒的。若问
的不只是男人,那我上次交合,便是这个月初。你看我下阴发现的,实乃角先生
所为,并非情郎。我与同门师妹,时常悄悄幽会。我们这种女子门派,此事并非
罕见。还请好汉莫要嫌弃。”

  叶飘零心中一动,冷冷道:“你说的同门师妹是谁?我可以去问问,若你们
感情甚笃,我饶过你们两个就是。”

  “不必。”陶嬉春忙道,“我师妹畏惧男子,也不如我容貌端正,好汉不必
饶过我,只管……在此过夜就好。若不放心,就这般绑着我……上来吧。就是…
…还请稍稍抹些灯油,免得被日裂了口子,隔天早课被人看出不对。”

  叶飘零听她言辞恳切,并不似装模作样,将心一横,剑锋贴着脖颈压紧,沉
声道:“你说的师妹,可是王晚露?”

  陶嬉春一惊,勉力抬着脖子,颤声道:“你、你到底是……何人?你为何…
…会知道……”

  叶飘零心想,这女人应当不是内鬼,方才抠屄看穴稳婆一样的功夫,纯属白
费。

  他一阵恼火,冷哼一声,挥掌砸下,劈在陶嬉春下颌旁侧,将她震晕过去。
跟着一抖床单,将她双脚解下捆到手腕上,犹如四蹄倒撺的待宰牲畜。

  他把床单四角提起,将她裹在里面打了一个大包袱,整好衣裤单手一拎,快
步离开,径直送去那陈尸地窖。

  卫香馨果然已经换了一身轻便衣裳,等在下去的坡口,提前给里面点上了壁
灯。

  见叶飘零拎着包袱过来,卫香馨迎了两步,轻声道:“这是小师叔?”

  “陶嬉春。”叶飘零下去把包袱放好,简略一说问出的事,道,“由此看来,
王晚露的确不是内应,她们两个才是相好,每年分别休假出去,恐怕是为了掩人
耳目。”

  卫香馨神情惆怅,轻轻一叹,道:“真是苦了两位小师叔。”

  叶飘零不解,道:“你们这里外嫁的女子倒也罢了,留守的这些,为何也要
禁止同门对食?”

  对食这词,指的本是大内之中宫女幽怨寂寞,结对假凤虚凰互相慰藉,放在
百花阁这样的地方,倒也莫名合适。

  卫香馨望着那仿佛微微动弹了一下的包袱,道:“在这谷中,有许多事都是
明里禁止了的。就连角先生那种淫亵物件,也有门规,不准弟子购置或自行雕刻。
可……长夜漫漫,孤枕难眠,主事的心里知道大家的苦,自不会管得那么严。”

  “但也决不能放开不管。”她又叹了口气,“这地方,每年走上几十个新嫁
娘,又要来上几十个没人要的小丫头。女人从三岁到五十三岁都有,不将底兜好,
万一出了岔子,损到了谁,都是一个女娃的一生。”

  叶飘零皱眉道:“我不懂。”

  卫香馨无奈一笑,道:“你师父若对你有什么命令,你可会违抗?”

  “不会。”

  “这便是了。”她缓缓道,“门派之中有长幼尊卑,可情欲若是起了,眼中
便只有那鲜活娇嫩的身子,和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乖顺。百花阁留守女子大都在熬
孤寂的苦,又大都是前辈,很有些地位。若教她们有了空子可钻,谁知道会发生
什么。”

  叶飘零不太认同,但也不愿在此争执。门派的规矩,往往是多年继承,难以
撼动。他想说的已说过,便一拱手,道:“她交给你,我去找下一个了。”

  卫香馨感激欠身,道:“辛苦。”

  有了陶嬉春这里的经验,叶飘零再次出手,已有了些轻车熟路的味道。

  这些管事的前辈住处大都相隔不远,赏秋大会将近,少见的外来女客,也大
都安置在附近,比起混入茫茫多的年轻女弟子之中,要好找得多。

  陶嬉春本是他心中最怀疑的,处理完毕,之后便可就近选择。

  稍稍辨认一下方向,叶飘零越过花篱,踩着斑驳月影,真如个冒险偷香的采
花大盗一般,出剑挑开门闩,进到了滕青叶的屋中。

  滕青叶比卫香馨大了四岁,乃是木凌霄的嫡传弟子,卫香馨任代阁主前,滕
青叶的呼声最高,便是到了近日,几乎大局已定,仍有支持滕青叶的弟子,在暗
中自成一派。

  只不过石碧丝、卫香馨和骆雨湖私下走访调查的东西多方结合来看,滕青叶
本人似乎并无什么野心,反倒觉得阁主之位代表着数不清的麻烦,更乐于在自己
的小院子里种种菜,养养花,调调药。

  她的闺房之中,都弥漫着淡淡的药汤味道。

  叶飘零持剑拨开床帏,瞄了一眼,猱身而上。

  一试身手,他就能知道,此人到底是不是虚伪。

  若真如此地弟子们所说,滕青叶无心俗务,只愿意钻研药理,平时只跟管着
药材库的辛盈蜜走得较近,那她的功夫,必定远不如卫香馨。

  而她的武功要是实际上比卫香馨不差,至少,能说明此人心机深沉,暗中有
所谋划。

  因此,他并未如对付陶嬉春那样一击将其制住,而是稍稍给了一点从梦中惊
醒反击的空当。

  结果让他大失所望。

  他都还没用力,滕青叶就投降了。

  那一掌打在她肩头,顶多用了三分真气,还留了至少五处破绽供她反击,可
她吓得花容失色,腰腿不稳,咣当一下就摔在了床板上。跟着毫不犹豫双手抱头,
缩成一团,大叫都不敢,颤声道:“饶命,饶命,饶命呀……”

  瞧她那冷汗涔涔没了半点血色的模样,不知为何,叶飘零忽然想起了林梦昙。

  莫不是百花阁这些女人都不太会教徒弟,一个两个都喜欢当作闺女来宠?

  江湖是什么地方?你将弟子当闺女宠,等出去,就有人敢将她当妓女弄。

  虽不很合,可他还是带着一股隐隐的怒气想到了一句颇为偏颇的话——慈母
多败儿。

  尽管觉得以这种胆小怕事的性子不太可能做出勾结外人背叛师门的恶行,但
来都来了,该走的流程还是走一遍的好。万一她恰巧是个情种,被蛊惑得胆大妄
为了呢。

  叶飘零抽出袖剑,往她脖子上一搭,哑声道:“要我饶你的命,倒也简单。
只要你乖乖听话就好。”

  “我听话,我一定听话……”滕青叶倒真是一点也不磨蹭,顺着剑锋的方向
往后一躺,一连声道,“床下藤条箱里有银子,是我这些年存下的私房,约莫有
个二十来两。妆奁盒中有些杂拌首饰,都是大事时用的,有几样还值些钱。外屋
……那个樟木箱子,里头是我这些年存下的药,没做签儿的都是还没弄明白药性
的,你可别拿。此外……此外……迷香阵你既然能闯过来,想来也用不到了。”

  叶飘零故意淫笑两声,道:“我要的若不是这些呢?”

  滕青叶一怔,跟着抬手摸摸面庞,似是有些惊讶。

  若论姿色,莫说是比她年轻不少的卫香馨,便是先前比她大出八岁的陶嬉春,
也要更诱人些。

  她过于瘦削,腿脚细长,身子穿戴整齐的时候算是苗条,这会儿只有亵衣衬
裤,看着就十分干瘪。而且比起其他百花阁的女子,她对自身的养护显得差出许
多,发丝都有些枯黄,不知是否睡得太晚,抑或心火郁燥,眼角的干结都堆积起
来,此刻的模样,着实谈不上漂亮。

  即便叶飘零挑剔的并非容貌,这副样子,也入不了他的眼。

  滕青叶将信将疑地偷偷瞄着他,无奈屋里黑漆漆的,只能看到如狼一样发亮
的眼睛。

  她咬唇轻喘,低头看了看颈旁的剑锋,双手摸摸索索拉开腰带,将衬裤褪了
下去,道:“那……那你要是……不挑不拣,我、我倒是也……可以。只是……
能不能求你件事?”

  看她直接将裤子脱了,叶飘零觉得八成又找错了人,烦躁道:“什么事?”

  滕青叶吓得一哆嗦,颤声道:“我、我我……我外面……放着有药酒,你…
…你强奸我之前……能不能,抹上一点。我已三十五了,要是怀胎,怕是得死。
那是我休假……出门解闷的时候用的,你怕有毒,可以给我那里抹上。你、你也
不想……留下一个孽种,还和我……和我闹到一尸两命的地步吧?”

  叶飘零深吸口气,刷的一剑,将她挂在发抖膝盖中间的衬裤劈开两片,沉声
道:“谁要强奸你?我是听说,你原本才是下任阁主的最佳人选,特地来跟你商
议。你来做个傀儡,我家主人,便要将百花阁收归己用。你同意,赏秋大会之后
便有人来帮你。你不同意……哼哼,将你做成被淫贼先奸后杀的模样,也不太难。”

  他剑锋一挺,杀气四溢,道:“想好再说。我能闯过你们百花阁的毒阵,到
你床头,你自然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滕青叶神情越发惊愕,伸手拉过被子,先将裸了的下身盖住,颤声道:“我
们……一群弱女子求个安身之处而已,收归己用?这……能有何用?莫非贵主人
那边,单身的汉子太多?”

  “主人说有用,那边是有用。你少问那么多,只说愿不愿意。若愿意,我这
里有颗毒丸,你服下之后,每三十天需要吃一次解药,否则……”

  “我就是做药的,你不怕我自己把毒解了么?”滕青叶不自觉冒出一句,跟
着又是一抖,赶忙道,“解不解……这个……都不行。”

  “不行?”他拉长音调,语气更冷。

  滕青叶用手指小心翼翼捏住剑锋,哭丧着脸道:“这里……这里都是我……
我的亲人啊……”

  她闭上眼,认命似的低下头,缓缓道:“我不知道你到底要把我们拿去做什
么。你能闯到这里,我防不住你,恐怕其他人也防不住你。想来……你要用我们
做的,也不会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好事。”

  “我没出襁褓就到了这山谷,我的一切……都是这儿的人给的。我不聪明,
资质也不好,身体还弱,我什么也给不了师父,给不了师姐妹们。至少……总不
能……成了外人的帮凶。”

  她抽噎着放开手,“你……杀了我吧。”

  “好!”

  叶飘零抬手出剑,一身杀意再无遮掩。

  寒光一闪,滕青叶软软倒下,伏在床上,没了声息。

  他走近半步,捏起被他斩断的颈侧青丝,随手丢到床下,摸了摸她的脉,叹
了口气,又用床单裹了一个包袱,快步离开。

  卫香馨仍等在地窖,只是陶嬉春已经被解了出来,躺在敞开的单子上,鼻侧
放了一个小瓷瓶,仍将她迷晕着。

  叶飘零把这个包袱往下一放,道:“滕青叶。吓晕了。”

  卫香馨略一挑眉,道:“滕师姐胆子的确小些。她被情郎蛊惑的可能不大,
那,她是否遭人胁迫?”

  叶飘零简略讲了一遍,道:“我不知这些话有多少可信。我只知道我最后的
杀气不曾作假,她的确有宁死之心。”

  “我知道。真是……有劳你了。”卫香馨解开包袱,轻轻摩挲着滕青叶没有
血色的脸颊,“滕师姐的嫌疑能撇清,真是叫我松了口气。她若出事,等木阁主
出关,可是我的大麻烦。”

  叶飘零退后两步,道:“我去找下一个。”

  “稍等。”卫香馨起身,从腰间解下一个香囊,挤出两颗小小药丸,递给他,
道,“剩下两个住得远些,还要经过女客居所,你用这包袱直接拎来,路上若是
醒了,免不了要横生枝节。这是我们苦于无法入睡的时候用的安神丸,你喂她们
吃一颗再打晕,路上能稳妥些。”

  叶飘零接过,放入袖袋,忍不住又道:“你们留守此地,连睡都睡不好,值
得么?”

  卫香馨恬淡一笑,道:“这问题不能想。若祖师奶奶也如此想过,就不会有
百花阁。若没有百花阁,我们这些女人,即便还有几个能被家里忍一忍挤口吃的
养活下来,也早就成了生儿育女做牛做马的村妇。这不是一、两个人值不值得的
事,所以一、两个人的不值得,也就成了值得。”

  他点点头,面罩上方的明亮双目,浮现出温和的笑意,“若有空闲,愿与代
阁主小酌一杯。”

  卫香馨微微颔首,道:“花酿与我,共候佳音。”

  下一个,是掌管药材库的辛盈蜜。

  照理,她日常极为忙碌,嫌疑在这几人之中当属最低。

  但既然下定决心逐个问过,总要再去走一遭,将她带来。

  叶飘零快步赶路,转过羊肠弯道,眼前已看到辛盈蜜所住的小院。

  为了方便办事,她住处就在主药材库后面。

  他正要展开轻功过去,耳畔忽然捕捉一丝不正常的异动。

  刹那间,他连后颈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根本不及细思,他左足狠狠一踏,将身子向右抛出,左臂一甩,袖剑恍如离
弦之箭,化作寒光激射而出。

  落地同时,他已将腰带中藏匿的长剑拔出在手。

  叮的一声,袖剑被击飞出去。

  剑光闪动,恍如一泓秋水,又似冷冽清风。

  令人心悸的招式后,是目光中初次浮现逼人杀气的白衣女郎——燕逐雪。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