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都市偷香贼】 第265章 先抓到人质再说

第一文学城 2022-09-23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411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字数:6411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谁让你们出来的!回去!”又有士兵的喊声出现,除了能听懂的这句,还
有许婷听不懂的几句外语,不过大概是同样的意思。

  很幸运,即使是临时住户的权限似乎也比这些卫兵要高,回去的命令没有覆
盖之前的安排,一边拥抱过去一边开始脱衣的性感女郎们成为了奇怪的攻坚武器。

  许婷收起军刀,转而拿过了尸体手上的突击步枪。

  骚乱到这个程度,楼上睡着的其他人应该都惊醒了。

  那个伊迪丝的身份是不是真的,就让她来亲自验证一下吧。

  啪,屋内的灯亮了。

  许婷转身端着枪冲了进去。

  哒哒哒!

  她的枪法很一般,但这种距离不需要瞄准直接自动扫射过去,把最先冒头的
两个女人打伤让她们倒下打滚并不难。

  走楼梯的时间她浪费不起。

  迈开长腿一踩桌子,她飞身跃上了二楼,正好堵在桥本梅里亚打开的门外。

  看见那黑洞洞的枪口,参加过残樱岛游戏的前辈胜利者立刻乖乖举起了双手,
明智地说:“非要打腿的话,请打低一点,挖弹头留疤影响也不大。”

  “谢谢配合。”许婷笑了笑,垂下枪口往她左右小腿各来了一发,跟着转身
跑向另一头。

  伊迪丝就住在那里。

  但还没跑到,门窗就在巨响中被打破,外面的卫兵纷纷走捷径冲了进来。

  而外面的女人们,都已经停止了行动。

  伊迪丝的反应,看来比她预想的还快。

  “不许动!”一个会说汉语的卫兵举起枪大喊。

  可这种时候,许婷怎么可能真的乖乖停下当俘虏。

  她猛跑两步,纵身一跃,在响起的枪声中就地翻滚一圈,蹲在了伊迪丝的门
前,用枪托往后一顶运力砸开门板,转身扑了进去。

  伊迪丝不在。

  房间的窗户开着,两个在这里待机的女郎一个趴在窗台内,抓着另一个的腿。

  许婷飞快跑过去,一枪托砸开碍事的女人,探头一看,下面白花花的女人堆
已经接住了跳下去的伊迪丝。

  第一时间用最正确方法离开危险地带的伊迪丝毫不犹豫命令那些女人挡在她
的身前,而她,蜷缩在后面大喊:“欣婷,你知不知道自己正在犯多么可怕的错
误?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许婷转身对着门口点射几发,暂且压制了一下准备进来的士兵们,跟着向着
窗口就是一记伪信仰之跃。

  卫兵都进来了,那傻子才不往外跳。

  伊迪丝怎么也比这帮五大三粗的职业士兵好对付多了。

  可刚落地,那群女人就在伊迪丝的指示下包围了过来,远处似乎还有外围放
哨的特种兵一边奔跑一边大喊着什么急速接近。

  许婷放低枪口,果断扫射打腿放倒了一片碍事的人造人,向着还穿着睡衣的
伊迪丝飞扑过去。

  是不是真的亲女儿,就看之后的效果了!

  可没想到,保护伊迪丝的优先级对那些人造女郎来说相当高,中枪倒下的那
些依然挣扎着伸出手,抓住了许婷的腿。

  她猝不及防,颇为狼狈地失去重心,倒在了那些没有自己思想的肉垫子上。

  楼上的卫兵从窗口探出了枪,赶来的特种兵也把瞄准器的红点晃动到了许婷
的额头。

  她侧躺着想要抬起手举枪,可那些女人的手就像游戏里的怪物一样,疯狂地
抓着她所有能抓的地方。

  不过,一切还没有结束呢。

  许婷丢开枪,大声说:“好吧,我认输了。我认输。”

  伊迪丝喘息着停下脚步,转过身,抬手示意卫兵不要开枪,很失望地说:
“欣婷,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冒险?你以为凭你和你男友两个人的力量,就能征
服我们这个岛吗?”

  “不好说。但既然你这么重要,征服你应该没错。”

  随着那戏谑的语气,低沉悦耳的嗓音,韩玉梁魁梧的身影像是一只巨大的蝙
蝠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了伊迪丝的身后。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贴住了她纤细雪白的脖子,“婷婷,这女人好使?”

  许婷笑着说:“我也是在赌,不过……看起来赌赢了。”

  那些士兵都停止了行动,看来,伊迪丝的身份竟然是真的,她的确是褚佩里
的女儿。

  伊迪丝微微抬起下巴,让肌肤离开金属刃传达的凉意,高声说:“欣婷,我
还是同样的意思,我觉得咱们可以谈谈,咱们根本不需要闹到这个地步。”

  许婷运力挣开那些恼人的爪子,翻身起来,伸手捡起枪,飞快退到韩玉梁身
旁,用枪顶住伊迪丝的后脑,“我愿意跟你谈谈,前提是,我觉得我和我的男朋
友都已经安全。”

  美丽的人质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也许我本就该为我爸爸的任性而付出
一些代价。”

  她向着那些士兵大喊:“够了,都退回去!离开这里,带上所有的士兵,去
外围待命,把里面的三个女人也带走,把这屋子留给我们。快!”

  十分钟后,混乱和骚动暂时平息下来。

  伊迪丝坐在沙发上,双手自由,但双脚被睡袍的带子很简单地捆着。她左看
看,右看看,满脸疑惑,不知道该不该出声插嘴。

  因为这对儿刚重逢的情侣似乎在闹别扭的样子。

  韩玉梁站在伊迪丝的左手边沙发扶手外,笑呵呵地说:“我这不是为了让这
儿的人麻痹大意么,他们那么明打明的色诱,我不上钩反而会被注意的嘛。”

  许婷坐在伊迪丝的右手边,横抱着枪,枪口对着伊迪丝的肋骨,没好气地说
:“那你就一直上钩上钩上钩个没完啊?我看你上钩上得超爽,你什么计划需要
这么表现自己超人的性能力啊?”

  伊迪丝明智地选择了暂时闭嘴。

  “我不是想把那些女的都弄没劲儿,方便我拿她们做掩护,趁晚上开溜么。”
韩玉梁笑道,“你看我不是成功了,要是按正常男人表现,我这会儿还在那帮女
人肚皮下面发愁呢。你是没见到,她们就是奔着榨干我,吸死我来的。”

  “我怎么没见到啊?我看了好几个小时现场直播!你那流氓劲儿……我看得
都脸红!丢人!丢人死啦!”

  如果是正常状态有女人这么对自己撒泼,韩玉梁老早就跑了。

  但以他如今和许婷的默契,第一时间就发现,这小妮子是在演戏给这个女俘
虏看,大概,是为了把俩人的关系敲死。

  他也就乐得配合,演一演好色又惧内的男朋友,“那不是为了让他们相信么,
事出有因,事出有因。”

  许婷的确有演的成分,但目的并不是为了骗过伊迪丝。

  她就是憋了太久,心里太烦,想要找个由头发泄一下,能尽情吃醋而不至于
惹来反感的最好方式,就是让韩玉梁认为这是在演戏了。

  “好啊,那些用舌头给你洗澡的我就不追究了,你倒是说说,被你绑架走的
那俩女的,你碰了没?那会儿总没人盯着你了吧?你做了什么?”

  韩玉梁搔了搔脸颊,陪笑道:“婷婷,我……不是需要逼供么。你说俩挺年
轻挺好看的姑娘,我总不能严刑拷打吧?那最适合我的方式,不就是让她们舒服
到受不了,不说不行么?要没她们的情报,我还不一定能这么及时赶到来救你,
你吃醋归吃醋,该谢,还是得谢谢她们。”

  伊迪丝在中间坐着,一脸茫然听他俩斗嘴了足足十多分钟,终于忍不住小声
说:“不好意思,能不能……先不要因为一些小小的感情纠纷吵架了?咱们不是
该好好谈谈的吗?”

  许婷一脸余怒未消的样子,把枪抬起来,严肃地说:“伊迪丝,我对你的感
觉还不算太差,所以我直接说实话吧,我不考虑和你有任何合作的原因,是你爸
爸举办的这个变态游戏。如果他不为此受到惩罚,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要真
想让我考虑跟你的合作,那么,很简单,帮我检举你的父亲。让他的罪行被公开
在世人的面前,让他受到法律公平公正的审判。你能做到吗?”

  伊迪丝的表情果然变得十分为难,“可……方舟计划所需要的财力物力,我
爸爸是重要的来源之一。不然,实验失败的技术也不会提供给他来制造这种享乐
玩具。”

  许婷皱眉说:“这么说,方舟计划这帮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呗。知道你
爸爸的所作所为,不仅不制止,还提供玩具给他,够无耻的啊。”

  “没有,残樱岛游戏的事情……我爸爸保密得很好。都是通过一个很秘密的
俱乐部来组织的,和方舟计划没有关系,方舟计划那边的人对此并不了解。嗯…
…”似乎觉得说服力不太够,伊迪丝低下头说,“反正,就算知道,也只是一点
点传言,没有很深入的了解过。我说了,方舟计划那边重点联系的是我。”

  许婷的口吻忽然变得凌厉了很多,“伊迪丝,你应该也观看了残樱岛上的事
情吧?不然,你怎么会想要我参与进去呢?看着那样的游戏举行,你的心里是什
么感觉,我能问一下吗?”

  “我没有观看全程……”伊迪丝抬手蒙住了眼睛,“是爸爸很高兴的跟我说
他看中了一个厉害的女人,我才去……补了一下关于你的部分。善良和果决能和
谐的共存于你身上,这让我看到了……开拓者最需要的品质。”

  毕竟被抽了腰带,仰靠在沙发上抬手蒙住眼的金发女郎,不知不觉就成了春
光乍泄的模样。

  韩玉梁的眼睛顿时就飘到了那一抹诱人的白腻中。

  许婷哼了一声,给伊迪丝把睡袍拉好,“你给我戴高帽没用,光是制造出那
样的女人来供你爸爸享乐,这一点就足够我不能接受的了。”

  “那其实也是试验的一部分。”伊迪丝小声说,“你知道吗,欣婷,制造出
来的金发女人,使用的原始基因,就是我提供的。”

  哈啊?所以你爸爸和之前岛上来过的男胜利者其实都日过你?

  “那是伟大计划中必不可少的部分,能提供优秀的基因来帮助实验进行,我
觉得很荣幸。”伊迪丝叹息一样地说,“我理解你看到乐园的情况之后产生的排
斥心理,看到……那些和我多少有点相似的女人被……那么对待,我心里也不算
好受。可这就像……就像你们在残樱岛上取得胜利一样。为了获胜,你的男朋友
不得不去强奸女性,而你不得不成为杀人犯,过程中的不道德,只要为了不得不
达成的结果,就有其……正当性。”

  韩玉梁笑道:“这女人的嘴巴真利害,我都想……算了算了,你们继续。”

  许婷瞪回去他随时随地转发情状态的话后,看向伊迪丝,说:“对我来说,
不得不达成的结果就是把你爸爸绳之于法,为了这个目标,我可以接受过程中的
不道德。比如,对你做一些不太友好的事情,甚至……是让我的男朋友来对付你。”

  韩玉梁笑了笑,“乐意效劳。”

  伊迪丝无奈地说:“你们太天真了。不管走什么检举渠道,也对付不了我爸
爸的。他的背后,是一个你们无法想象的庞然大物。这座乐园从兴建到完成,消
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牵涉进来的官僚遍布北美邦,如果有天神来审判,至少会
有三位数的高级官僚得滚下台被丢进监狱。”

  “我爸爸是前西岸特政区最高长官,西岸区是北美邦的心脏,他的人脉遍及
美洲大地,现任西岸区最高长官几乎可以说是他的傀儡。在他身份属地依旧为西
岸区的情况下,你们打算怎样把他绳之于法呢?”她露出一个象是自嘲的微笑,
“你们想要解决的问题,远远超出了你们的能力。我建议,还是尽早放弃吧。”

  “如果有足够的证据呢?”许婷的语气显出几分不悦,“我就不信世联还能
犯众怒包庇他!”

  “你们不可能有足够的证据。”伊迪丝摇了摇头,“残樱岛游戏不会储存任
何影像资料,每轮游戏结束,都会有专人上去销毁各种痕迹。之前我爸爸有两个
俱乐部的同好出事了,那之后,他连乐园这边的备份中心的数据也直接删除掉了。
他本人从没有在残樱岛出现过,所有经手那个游戏的人都和他没有直接关联,你
们顺着任何线索往上查,也只能抓出一个倒霉的傀儡而已。我知道你们东方人比
较信奉好人有好报这样的说法,可这世界并不是这样的,就像强化适格者……他
们本来该是最有好报的吧?但现在连知道他们具体事迹的人,都已经不多了。”

  许婷看了韩玉梁一眼,示意他这会儿追问这个会跑题,不太好。

  但韩玉梁回过来的眼神告诉她,这个对叶春樱可能很重要,跑题就跑题吧。

  “强化适格者的具体事迹?他们也是好人没好报吗?”许婷做出很好奇的口
气,故作不经意地追问。

  “从拯救世界的英雄,到意图控制人类的野心家,短短几个月就完成了的转
变,如果不会觉得有问题,那么只能说,关于历史的书读得太少。”伊迪丝含糊
不清地回答,“这里面我也没有详细了解太多,我年纪太轻,很多东西接触不到
一手资料,只知道跟方舟计划有关的很少一部分。但至少那部分能向我证明,强
化适格者中,恶意和野心并不是主流。否则,方舟计划都不可能进行到如今的地
步。”

  看韩玉梁表情越来越疑惑,许婷先过去小声跟他解释了一通方舟计划的大致
含义。

  “哦,就是觉得大劫难还有可能重演,所以琢磨着怎么离开这里找地方避风
头。”他理解得很快,扭头望了一眼落地窗外,很明显已经有狙击手到位,就过
去拉来了几个柜子挡住了对方的视界,“你又不会跑,他们拉你干什么?”

  于是许婷又耐着性子大致解释了一下伊迪丝想要她加入的原因。

  韩玉梁倒是很有兴趣的样子,“也就是说,他们能以你为原型,制造出外面
那种女人?”

  “你兴奋个屁啊!”许婷忍不住抓起他胳膊咬了一口,“那种没灵魂的肉娃
娃,有我这个真人好?”

  韩玉梁笑道:“用途不同嘛,拿来解解闷,也挺不错的。不过,DNA这玩
意不是挺好弄到吗?你在这儿吃、住,很轻松就能搜集到了吧?”

  伊迪丝摇了摇头,“这不是那种搜集一点DNA信息就能完成的实验。而且,
方舟计划的核心研究员并不是没有底线的疯狂科学家,没有确定当事人意愿,试
验不会进行。韩先生,你的身体条件也极其优秀,好色这个倾向……在开拓者中
算是优势,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也能提供一些必要的细胞。目前我们在
这方面的可用志愿者很少,已经稍微有些影响进度了。”

  许婷上下扫视了伊迪丝几遍,略带讥诮地说:“你都可以做志愿者,我觉得
身体方面的门槛也不高啊。你们这么有钱,很难找吗?”

  “但我的基因在智商方面有很大优势,圆桌俱乐部的未成年正式成员中,我
是入会年纪最小的十个人之一,我还和一位智力型强化适格者保持着很好的友谊,
所以我提供的样本方向,和你们的并不一样。”伊迪丝的脸上露出了有些微妙的
失落,“可惜直到目前为止,生化冯·诺依曼机的自主思考能力依然没有太大突
破。”

  许婷从小就不太爱学习,这个话题让她有点烦躁,确认了解的信息已经足够
之后,果断选择了终止,“那些过后再讨论吧,我现在想的,只是怎么让你爸爸
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在那之前,我不会信任你这个直系亲属。”

  韩玉梁托着下巴,沉吟道:“大义灭亲,这个着实有点强人所难啊……”

  “她不帮忙没关系。”许婷脱掉右脚的鞋踩了他一下,很不满这临阵倒戈的
苗头,“咱们能用她当人质离开这儿就行。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人能处理这
个褚佩里,他是世界之王吗?就算是世界之王,不把人当人,我也要号召大家起
来推翻他。”

  她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最近因为生理问题而分外浮躁的情绪,“伊迪丝,
你愿意帮我,我才会愿意帮你,事情就是这样。”

  伊迪丝轻轻叹了口气,小声说:“你让我……考虑考虑。有没有什么两全其
美的办法。”

  过去把她双手也绑上之后,许婷和韩玉梁站到稍远一点的角落,商量接下来
该怎么办。

  韩玉梁远远瞄了一眼躺下的伊迪丝裙摆下露出的雪白大腿,轻声道:“婷婷,
这人说话挺客气,也不像是恶徒,怎么你对她敌意这么大?吃醋么?”

  许婷摇了摇头,靠在他身上从缝隙望着外面隐隐约约在来回跑动的士兵,
“因为她其实和她爸爸没有本质上的分别。”

  “哦?”

  “他们自以为是精英,有权有势有钱有地位,和普通人不同。在他们心中,
一般人的命,没什么价值。他们是我最讨厌的那一类人,高高在上,不关心下层
的人和事,只会在需要表现自己善良的时候孔雀开屏一样秀出所谓的慈悲。但好
看的鸟毛后面,就是光秃秃的屁股。”

  韩玉梁皱了皱眉,“我搞不懂你在说什么。打哑谜么?”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个你总知道吧?”

  “嗯。”

  “将军眼里的士兵是人吗?不是,是数字,是工具,慈不掌兵嘛,如果死几
百个人能换掉对面几千个人,根本不需要犹豫的。”许婷咬了咬牙,“丹纳父女,
其实比将军还恶劣。将军还能说是为了保护己方的更多生命,而他们对一般人生
命的漠视,其实已经到了骨子里。为了什么什么而牺牲,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动动
嘴巴的事情。”

  “主办者搞出那种游戏,肯定已经不把一般人当人了。这个我没意见……可
伊迪丝,至于么?”

  “至于。这个方舟计划为什么会是绝密?”许婷冷笑了一声,“她知道爸爸
的罪行到了这种地步,为什么完全没有愧疚和悔意?你知道吗,她说起从这游戏
中发现我的时候,眼神里全是高兴,在她看来,这游戏死了那么多,被带走下落
不明了那么多,都没什么关系,发现了我,发现了你,就很值得。”

  她握紧拳头,缓缓给出了自己的结论:“我不屑跟她做同伴,就是这样。”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